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七十节 胜利

第八百七十节 胜利

18_18987原本如羊角的战阵,分开的羊角不断靠近。他们就像两道银色的闪电在空中纠缠,整个战阵就像旋转翻滚的闪电,拖着长长的银色光尾,光尾后是无比密集的放射状波纹。

附近的能量海彻底被搅动。

战舰上的士兵和军官们被银霜骑一往无前的气势震慑,出现一个短暂的失神。但就这么一个短暂的失神,银霜骑就闯入他们的攻击范围。

军官们如梦初醒,嘶声怒吼:“开火!”

士兵们一个激灵,纷纷开火。

战场上,气势是一种非常微妙的东西。它深刻地影响着战斗各个方面,决心、专注、自信等等,战士的发挥和它有着直接的关系。

三艘小型战舰,每艘战舰的战舰武器都有六处,十八处战舰武器是光明洲军官们最大的信心。在他们看来,操作战舰武器,比起兵团攻击的优势大得多。

在能量海战斗,有战舰和没战舰有着巨大的区别。没有战舰,需要面对能量海无处不在的能量侵蚀,能量同步也变得异常困难。战舰武器只需要操控,能量由战舰提供,船体还能为战士提供保护。

最重要的是,他们驾驶的虽然是小型战舰,但却是小型战舰中的精品,战斗力强劲,绝对远超市面上的那些普通战舰。

可是,所有的信心,在这次冲锋面前,瞬间崩塌。

整个能量海仿佛都在震颤,哪怕在战舰内,士兵们都能清楚感受到这股可怕的震颤。

强烈的恐惧从士兵们心中弥漫开来,他们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对危险往往有一种特殊的直觉。不用军官催促,他们疯狂的攻击。耀眼的光芒像雨点般朝迎面冲来的敌人轰去,战舰上的都是老兵,他们很清楚面对恐惧和危险最好的办法就是竭尽全力。

凌旭没有半点动摇,橘瞳如烈火,熊熊燃烧。

对于战斗的理解,他从来没有变过。

一枪扎死!

哪怕如今带着队伍,这一点亦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直来直去,干脆利落,无论对手微不足道,还是如大海深不可测,他永远全力以赴,永远不留后路。这才是他的枪法,这才是他的战斗方式。

随着他们速度的不断增加,凌旭的位置也在不断前移。

而当凌旭冲到队伍的最前方,冲锋的气势达到顶点。

羊角印洒下的银光,忽然燃烧起来,凌旭浑身的光芒骤然变得异常耀眼,锋锐至极的气息,瞬间笼罩交战的海域。原本纠缠的两到银光,合二为一,笔直如枪,而光芒刺眼的凌旭就是最锋锐的枪头!

凌旭的作风直接影响银霜骑,悍不畏死已经是这支队伍最显著的特征。

燃烧的银光被急剧地压缩,形成一层凝实恍如实质的光膜。

粗壮的光柱、剑芒,毫无花俏地撞上这层薄薄的光膜。

光柱、剑芒就像脆弱不堪的饼干,砰地粉碎,化作漫天的光雨,银霜骑前冲之势完全不受影响。

如果说刚才还只是危险的直觉,那么现在再蠢的人,也知道情况多么不妙。

该死!战舰的攻击竟然连对方那层薄薄的光膜都没办法!

“攻击!全力攻击!”

军官们歇斯底里。

士兵们同样陷入疯狂,死亡的威胁把他们的潜能彻底激发,他们不顾一切地发起攻击,哪怕为之受伤。许多士兵的嘴角有鲜血溢出,这让他们狰狞的脸庞看上去更加可怖。

剑芒、枪芒骤然密集了许多,陡然亮起的光芒甚至让战舰上士兵视野受到影响。但是此时没有人关心,他们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攻击!攻击!全力攻击!

银霜骑没有进行任何闪避的动作,这给三艘战舰攻击极大的便利,他们几乎可以毫不费力地瞄准锁定。

一道道剑芒枪芒,不断击中敌人,炸成一蓬一蓬碎芒。

攻击实在太猛烈,碎芒来不及消散,又有新的碎芒炸开。转眼间,银霜骑的身影被不断膨胀的碎芒吞噬,看不清楚。但是三艘战舰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们不敢停下来,只能不断的攻击。

轰轰轰!

浓郁而狂乱的能量,产生剧烈的爆炸,橘红色的火焰就像个破茧而出的怪物,吞噬周围的一切。战斗区域不稳定的能量实在太多,它们成为最好的引燃物。一连串连锁爆炸在极短的时间发生,疯狂向四周蔓延。

爆炸的威力之大,连舰队都被波及,硬生生被横推出去二十多丈。

视野内所有的东西全都消失不见,只有可怕的红色,战舰的防护罩开到极限大家依然能感受到灼热的气浪。

可怕的爆炸!

大家惊悸之余,更多的是如释重负,如此可怕的爆炸,没有战舰的保护,没有人可以存活下来。紧绷的的弦松开,早就精疲力尽的士兵们纷纷瘫坐在地。刚才战斗虽然短暂,但是对大家来说,就像在地狱门口逛了一圈来回,惨烈异常。

忽然,目光恰好扫过窗外的士兵,就像被闪电劈中,呆如木鸡。

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脸色刷地白了,用尽全身力气高喊:“他们还活着!”

鲜红的火焰中,冲出一群银色的身影,赫然是银霜骑。他们的光膜上,残留着许多火焰,比起刚才,光膜要暗淡许多,几乎接近透明,像气泡般随时可能破裂。他们身上的衣物也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实力较弱的银霜骑队员更是受了不轻的伤。

但是没有人退缩,每个人死死攥住手中的银枪,汹涌的能量从它们体内喷涌而出,注入头顶的羊角印。羊角印光芒陡然大涨,洒下更加浓郁的银光。原本风雨飘摇的光膜,迅速变得凝实,甚至比刚才更加凝实。

锋锐的气息暴涨。

之前三艘战舰感受到的锋锐气息,只是银霜骑笼罩整个战场,而现在,当浓郁到极致的锋锐气息,从整个战场压缩,全都汇集到他们身上,那种感觉截然不同。战舰的防护罩无法给他们任何安全感,他们就像被刀锋抵在喉间,浑身的血液几乎被冻僵,肌肤传来被刀片切割的痛感。

士兵们呆呆地看着银色光影在他们的视野中急剧放大。

轰!

坚不可摧的防护罩犹如纸糊一般,瞬间四分五裂。

银霜骑就像一把锋锐至极的银枪,毫不费力地没入一艘战舰的舰体。坚固的船体,无法阻挡银霜骑分毫。银霜骑所过之处,木屑和残肢横飞,很多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凌旭带着银霜骑,已经透船而过。

咔嚓,战舰就像被一把巨大的刀拦腰斩断,一分为二。船上的士兵们此时彻底慌了神,他们拼命地朝外冲,他们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命!

还没等他们逃离,轰地一声巨响,耀眼炽目的光芒骤然亮起,把来不及逃出的士兵无情吞噬。

凌旭他们已经完成转身,再次开始冲锋!

没有人悬念,有若烧红的餐刀划过牛油冻块,第二艘战舰同样被拦腰斩断,化作两团火光。

这艘战舰爆炸也彻底摧垮敌人的斗志,仅存的一艘战舰和两艘运输舰分头逃逸。但是刚刚为了追求更加密集的攻击,三艘战舰彼此的距离非常近,第三艘战舰还没逃出百丈就被凌旭带着银霜骑追上,彻底被摧毁。

运输舰可怜的速度,让他们根本无法逃远。

光明洲森严的纪律此时也体现无疑,哪怕明知道没有胜算,剩下的两艘运输舰无一投降。

航道上,只剩下团火团在熊熊燃烧,没有幸存者。

银霜骑的队员们看着自己的战果,也渐渐从兴奋中回过神来。

有人忍不住感慨:“这些家伙真是顽强。”

“是啊,没有一个人投降,难怪光明洲这么强。”

胜利的喜悦似乎被冲淡了许多,就连那些洲南五族的弟子,脸色都变得不是太好看。见微知著,光明洲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击败的对手。洲南五族和光明洲有血海深仇,仇敌比自己想象得更加强大。

凌旭反而一点都不奇怪,在天路,他早就见过圣殿如何对待自己的武将。他很清楚,这些士兵不是不想投降,而是不敢投降,因为这会牵连自己的家人。

这样的高压政策,也许收效显著,但是并非源自信念,一旦达到临界点,它会迅速崩溃。

不过他没有向队员们解释,免得这些家伙一场小胜就把尾巴翘上天。

凌旭心情不错,好歹自己的战果实现零的突破,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大人。我们真的能击败光明洲吗?”

冷不丁有名队员问到,所有人都不自主停下来手上的动作,看向凌旭。

凌旭皱起眉头:“废话。”

“可是敌人这么顽强……”那名队员呐呐,连运输舰都如此顽强,对他们的冲击极大。

凌旭霍地停下来,目光如刀,扫过所有人,许多人不自主低下头,但是更多的人看着他,充满期待。

“只要你比他们更顽强。”凌旭冷冷道。

看着面前目光仿佛被点亮重新寻回斗志的队员,他心中有些恼怒,自己的银霜骑居然自信不足,凌旭面无表情宣布:“明天训练加倍。”

银霜骑顿时哀鸿遍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