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六十九节 银霜骑!出击!

第八百六十九节 银霜骑!出击!

“罗杰死了。”

苏菲面若冰霜,浑身散发着可怕的杀意,就连附近的光明骑士也有些承受不住,忍不住后退两步。就在刚才,圣殿看管圣炎的长老神色慌张前来禀报,罗杰的生命圣炎熄灭了。

每一位光明骑士,都把生命交给圣殿,他们的生命圣炎长燃于圣殿,只有当他们死亡,圣炎才会熄灭。

大家的脸色同样非常难看,光明骑士的作用不仅仅是捍卫圣殿的至高权力。在光明洲,光明骑士的地位极为崇高,他们是圣殿的象征之一。

在必要的时候,光明骑士可以插手任何事务,可以接管任何兵团。

没有人敢与光明骑士为敌。

上一次光明骑士的伤亡是什么时候?光明洲还未统一西域的时候。

查尔斯英俊的脸庞异常冷静:“罗杰的实力不弱,一般的情况下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如果对方是兵团,或者罗杰认为没有胜算,罗杰一定会逃离,他很清楚把消息传回来才更重要。只有罗杰错误判断形势,或者掉入陷阱,罗杰没有察觉危险,才有可能被杀。对方的人数肯定不多,而且实力极强,才有可能击杀罗杰。”

“没错。”苏菲也冷静下来,罗杰的实力和水平她非常清楚。

“很快就会有消息的。”查尔斯表情依然严肃:“我这里有一份情报,我怀疑和罗杰的私有关系。希望我的预感是错的。”

苏菲注意到查尔斯脸上有点苦笑,她很少在查尔斯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在她的印象中,查尔斯永远挂着微笑,自信得让人讨厌。

她问:“什么情报?”

查尔斯深吸一口气:“关于罪域的,他们死灰复燃了。看起来我们驻罪们的兵团,没有守好门。金洲匪,罪域,咱们西部现在简直热闹非凡。而且我怀疑两者只怕已经勾结在一起,罪域开始上跳下串。虽然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队圣殿还是忠心耿耿,可是在这关头,我们不得不防。”

苏菲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变得如此复杂。

查尔斯眼中闪过一抹阴霾,沉声道:“我有一种非常危险的预感。前线的战斗连续失利,罪域死灰复燃,金洲匪到现在还没找到,时间如此吻合,你不觉得有点太巧了吗?”

苏菲娇躯一震:“你是说……”

“如果这是个圈套,那就太可怕了。”查尔斯喃喃。

“不可能。”苏菲摇头:“这里面的巧合太多,偶然因素太多。我觉得更有可能是金洲,他们想破坏我们的南征。南盟是来自天路,他们对我们的了解不可能这么深刻。金洲的可能性更高,罪域只怕是他们早就瞄准的目标。”

查尔斯闻言连连点头:“有道理。金洲大概也明白,一旦我们完成南征,统一圣域便指日可待。不过这时机挑的可真够好。”

金洲和光明洲,一东一西,是最强大的两个势力。双方遥遥相望,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却又相互忌惮。

一位光明骑士急匆匆进来,他带来最新的情报。

查尔斯看完,脸色铁青。

苏菲接过来,看了一眼,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兰斯诺曼被刺客所杀,卡尔勾结外敌,兰斯兵团损失惨重。

“卡尔!”查尔斯咬牙切齿,英俊的脸此时异常狰狞,森然道:“西部商会勾结外敌,意图谋反,立即清查。给我查清楚!我要看看,对方给了他们多大的好处,他们竟然胆敢背叛圣殿!”

“是!”一名光明骑士立即转身离开。

“看来我们要要清洗一下,免得某些人有不切实际的想法。”查尔斯的语气没有半点温度。

罪域的死灰复燃已经令查尔斯心生警惕,西部商会勾结外敌,彻底坚定了他大清洗的决心。

如此敏感关键的时期,光明洲内部的稳定超过一切。

苏菲没有说话,她还沉浸在震惊之中。在诸多中将中,兰斯最有可能升为虎将,他的实力天赋,都极为出众。查尔斯之所以敢那么果决把奥利弗押解到圣殿,就是坚信兰斯可以稳住局势。

如今兰斯被杀,就意味着西部完全空虚。

再想想死灰复燃的罪域,还有神出鬼没的金洲匪,西部的局势岌岌可危。

“我们需要派人过去。”查尔斯恢复冷静:“我们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搞清楚那里到底发生吧什么,并且解决他们。时间拖得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奥利弗?”

“不。”查尔斯摇头:“我们刚刚给他定罪,现在起用他,有损圣殿的威信。让科林去,统管西部所有事务,任何人任何兵团,胆敢违抗命令,就地格杀。”

科林这个人苏菲知道,能力出色,比起有点懒散的兰斯,做事更加稳健。

“那我们?”

“准备去商洲。”查尔斯断然道:“无论他们刷什么花招,只要我们找到通道,胜利就是我们的。”

看到查尔斯脸上的坚毅,苏菲用力点头。

凌旭深吸一口气,为了这场突袭他准备了很久。

在这场战斗之前,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鹤是如何大杀四方,立下一场场功劳,名声都传到他这里。就连之前只能守商洲的井豪,都控制能量漩涡和鹤联手,几乎把敌人整支舰队给葬送。

自己呢,寸功未立!

可恶!

这段时间,他都在训练他的银霜骑。比起历史上那只战功赫赫的无敌铁骑,他麾下的这支西贝货实在差得太远。好在他有银霜羊角印,里面有如何训练银霜骑的方法。凌旭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天才人物,没有鹤聪明,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有着绝对的信心,那就是拼!

舍身忘死的拼,在修炼中拼命,在战斗中拼命,才有今天的凌旭。

有什么样的主将,就有什么样的兵团。

虽然他没觉得自己浪费时间,但是找借口的事情,凌旭从来不会做。晚了就是晚了,没立功就是没立功,没什么借口。

“今天谁要掉链子,就等着被我一枪扎死!”

凌旭杀气腾腾,目光不善。

“是!”

大伙个个杀气毕露,他们也憋得慌。谁没点骄傲啊?看着自己的小伙伴在战场呼风唤雨,自己只能在泥地里摸爬滚打,心里哪能不憋着股火?

他们的目标是光明州的补给舰,夺下商洲的勾成闻刀,舰队被干掉,现在就等着支援。离勾成闻刀最近的,就是他之前布置在补给线上的兵团。他们一方面要支援勾成闻刀,一方面要保证补给线的安全,他们的人手相当紧张。

而凌旭的任务就是让敌人紧张的人手变得更紧张。

缺乏舰队保护的补给船,是他们最好的狩猎目标。

“来了来了!”一名探哨激动道。

远处,一支小规模舰队出现在他们的视野。

三艘补给船,保驾护航的是三艘小型战舰。想起之前勾成闻刀麾下遮天蔽日浩浩荡荡的舰队,凌旭不由感慨,鹤和井豪实在太狠了。

看得出来,这支舰队也担心遭遇袭击,看上去小心翼翼。

凌旭脸上杀气密布,二话不说,语气冰冷:“准备!”

所有声音消失,每个人脸上神情肃穆。

他们的阵型非常独特,左右两翼像羊角一样,带着弧形向前伸,而凌旭的中军却押后。凌旭的头顶,银霜羊角印漂浮,洒下淡淡的银光,笼罩整支队伍。一道道银色条纹出现在士兵的脚下,就仿佛羊角上一圈圈螺纹。

凌旭的表情同样肃穆,不知道为什么,他想到了老师。

老师如果知道自己把银霜骑折腾出来,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吧。

微不可察的温暖笑意在凌旭如同岩石般冷峻的脸上一闪而逝,他的目光重新落在前方的敌人,万丈豪情从胸中升腾而起。

消失的英雄,曾经的传奇,白羊座无上荣光。羊角风铃无风自动,悠扬的风铃声中,古朴苍凉的战歌从头顶的羊角印飘出。

“银枪烂雪,若云不染。羊角铃音,清风不传。日照吾影,枪直不阿。浩然一心,卫我星辰……”

每个人不自主挺直背脊,握紧手中银枪。

“银霜骑!”凌旭沉喝,高高扬起手中银枪。

“银霜骑!”众将轰然应诺,哗啦扬起手中银枪。

战阵巍然,纹丝不动。

银枪如林,呜咽回鸣。

羊角如霜,锋芒耀眼。

凌旭双目陡然圆睁,暴喝:“出击!”

回应他的,是如同洪水决堤般轰然咆哮:“杀!”

消失千年的银光,在遥远的异域,重新绽放。

高度戒备的战舰第一时间发现敌情。

“敌袭!”

凄厉的警报响彻舰队,三艘战舰迅速做出反应。原本处于补给舰两侧的战舰,迅速上前,摆横舰身。战舰上的士兵动作麻利,飞快进入战斗位。战舰上的战舰武器一个接一个地亮起,它们准备完成,随时可以发动攻击。

光明州的士兵们同仇敌忾,他们眼中流露出怒火。

哪怕他们驾驶的是小型战舰,他们坚信他们依然可以击败任何敌人!

“我们是光明洲的精锐!我们所向无敌!这些肮脏的家伙,只敢用偷袭这样下作的手段来对付我们。他们害怕我们,他们不敢正面和我们交锋!”

“来吧,让我们来告诉这帮肮脏的蝼蚁,他们不配做我们的对手!”

军官们充满愤怒的咆哮,在战舰的每个角落回荡。

对方这么点人,就敢直接朝他们冲锋,这是对他们裸的藐视!

对方的速度越来越快,就像一道银色闪电。

军官正准备下令攻击,瞳孔骤然收缩。

那……那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