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六十八节 刺杀

第八百六十八节 刺杀

兰斯一脸惬意,如今正是他春风得意之时。查尔斯殿下的青睐,让他的行情水涨船高。这一点,从西部商会送来的“礼物”的份量,便可以看得出来。

奥利弗中将获罪,兰斯成为西部最有权利的人,西部商会自然需要大力巴结。兰斯不仅没有对西部商会拒之门外,反而对其大加笼络。

“现在的日子,真是太滋润了。以前哪会想到,咱们有一天也能富得流油!”诺曼一脸感慨。

“就是太没劲了点。”兰斯声音懒洋洋:“没仗可打啊!”

“打什么仗,不用打仗就有钱,多少人看着咱们流口水啊!”诺曼不以为然。

“战场才是武将的归宿,诺曼。”兰斯提醒道:“你得有出息点。”

“我们现在这样,已经很有出息了啊!”诺曼反过来劝兰斯:“别整天想着打仗,反正你又去不了商洲,我们得先干完自己的活。查尔斯殿下把调查的任务交给我们,我们不能搞砸。”

兰斯精神稍稍振奋了一些,他坐了起来:“我有些猜测。”

“猜测?”诺曼愣了一下。

“比如罪域。”兰斯打了个响指。

诺曼的瞳孔骤然收缩:“罪域!”

他当然知道罪域。如果说光明洲统一西域的历程上,有什么不太光明的历史,那大概就只有罪域了。事实上,光明洲内部对于罪域制度,亦是持不同的立场。许多人认为像这样的失败者,应该直接全都杀掉了事,以免留有后患,罪域这样的掩耳盗铃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

但是,无论对于罪域持何种立场,光明洲的高层都很明白,罪域永远都只会是他们的敌人。

不死不休的敌人。

所以听到兰斯说起罪域,诺曼才会如此紧张。

“他们最早出现的地方是白野洲,你知道的,那离罪域入口很近。”兰斯的表情亦变得严肃起来。

和流寇一样的金洲匪比起来,罪域的危险性要大得多。

诺曼脸色变得难看起来道:“该死!罪门驻扎的兵团呢?”

“这是另一个糟糕的消息。”兰斯露出苦笑:“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收到他们的任何消息。白野洲闹得那么厉害,可他们就像睡着了,你不觉得有点反常吗?”

诺曼呆了一呆,半响,苦笑道:“看起来我们遇到了大麻烦。”

兰斯耸耸肩:“说的一点没错。”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诺曼问。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啊。”兰斯淡淡道:“要不然查尔斯殿下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估计他已经有所猜测了吧。诺曼,这世界可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们的帮他解决这个大麻烦,要不然,我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炮灰的命运就只能拼命么?”诺曼脸上的苦笑更浓。

“向来如此。”兰斯一脸镇定。

“你好像挺有把握?”诺曼瞥了一眼兰斯。

“不不不,我只是充满乐观。”兰斯哈哈大笑:“放松点诺曼,这里是光明洲,罪域这些在历史垃圾堆都快腐烂的家伙能掀起什么风浪?”

“希望如此。”诺曼还是一脸愁苦,并没有因为兰斯的话而有所轻松。他本来只是想占个便宜,哪知道却碰到块硬骨头。

忽然,手下急匆匆进来禀报:“大人!西部商会遭遇袭击!蓝风城方向火光冲天!”

“西部商会!”

“蓝风城!”

兰斯和诺曼面面相觑。

诺曼连忙道:“派人去打听清楚!”

“是!”手下连忙应命,转身出发。

兰斯啧啧到:“这金洲匪和西部商会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不死不休啊!卡尔得罪了什么人吗?”

诺曼却是想到蓝风城,脸色难看:“蓝风城出了问题,我们一样要跟着倒霉。”

蓝风城重建是查尔斯殿下负责,出了意外殿下脸上无光,那他们俩也要跟着倒霉。在很多人眼里,他们可是不折不扣的殿下党。

兰斯也觉得有点麻烦:“卡尔这家伙怎么这么不小心?哎,这下我们还得给他擦屁股。哎,我就知道西部商会的钱没有那么好拿。走吧,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总不能眼睁睁看他被干掉,以后我们问谁要钱?”

诺曼用兰斯刚才的话回敬:“战场才是武将的归宿。”

兰斯哑然。

还没飞多远,探哨就发现狼狈不堪的卡尔,他身边只有几名护卫,个个浑身带血,显然经过一场苦战。

“看上去有点惨。”兰斯摸着下巴。

“这才合理。”诺曼反而觉得理所当然:“就不知道光明骑士是活是死。”

在他眼里,西部商会的实力虽然不错,但是和正规兵团却无法相提并论。之前只不过没有遇到硬茬,才能耀武扬威,一遇到真正厉害的家伙自然原形毕露。反而光明骑士的实力是实打实,每一位都是高手。

卡尔大老远就悲呼:“大人救命!”

“真惨。”兰斯小声嘀咕,但是马上换上严肃的表情迎上去:“卡尔,到底怎么回事?”

卡尔一行落在他面前,卡尔的表情有些木,看上去似乎还没有从遭遇袭击中恢复过来。

“我们遭受袭击……”

话音未落,兰斯眼前一花,卡尔身旁的一位护卫突然朝他扑来。

不好!

兰斯脸色大变:“有刺客……”

他知道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自己竟然让人闯到自己面前!对于一名武将,被刺客摸到身前,愚蠢而幼稚的错误。没有士兵保护的武将,像稻草一样脆弱。

西部商会勾结外敌……

这是个陷阱!

唐天牢牢锁定兰斯,在这么近的距离,他绝对不可能失手!

他就像一头超重量级野兽,狠狠撞入兰斯的怀里。兰斯试图做出反应,但是他的动作在唐天面前慢得就像乌龟。

砰!

令人头皮发麻的闷响,那是全身骨头粉碎的声音。

诺曼同样没有逃过一劫,在唐天出手的瞬间,司马笑同时出手,勾玉鬼魅般出现在诺曼的身后,一缕微光一闪而逝,诺曼的首级落入勾玉手中。

整个过程发生在一瞬间,兰斯的护卫们没有反应过来,他们的两位首领已经一命呜呼。

所有的护卫双目充血,他们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惊呆了。短暂的死寂之后,士兵们完全失去理智,疯狂扑上来!

“卡尔,你竟敢背叛圣殿!”

“杀了他们!”

唐天没有半点惧色,兰死一死,这些士兵在他眼里就是一群羔羊。他不退反进,如同一根利箭,冲入人群,没有什么花哨的招式,恐怖至极的力量让他成为最强大的杀戮机器。只要被他碰到,非死即伤。

砰,比刚才大数倍的闷音,无数身影被撞的四下飞散,还未落地,气息全无。

唐天根本不给这些士兵组织起来的机会,只要发现有士兵聚集或者军官,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第一时间扑杀。在如此近的距离,兵团的威力完全发挥不出来,他们不断被唐天冲散,一片混乱。

形如鬼魅的勾玉同样效率惊人,转眼间尸横遍野。

士兵们的勇气一点点被消磨,他们眼中的血色一点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恐惧。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强大的刺客,速度快如闪电,没有人能撑过一招。他们就像从地狱里走出来的魔鬼,没有一丝感情,冷酷收割生命,永远不知道疲倦。

怪物!

这是怪物!

失去主将的士兵是一团散沙,恐惧牢牢占据他们的身心,他们开始转身逃离。

这成为崩盘的信号,越来越多的士兵假如逃跑的行列。

唐天他们也不去追击。

战斗结束,唐天还有些不敢相信,一支实力强大的兵团就这么覆灭。

如果是双方对垒,想要击败兰斯兵团,无疑是极为困难。对任何一支兵团来说,主将都是灵魂,失去主将对兵团来说是毁灭性打击。圣域的兵团制霸,强调武将的指挥水平,无论武将还是士兵,都不强调个人实力。

唐天看了一眼司马笑,勾玉的魅惑能力可谓意外之喜。

司马笑有些不甘心的看着卡尔的尸体:“可惜了。”

看到主将被杀的瞬间,士兵们爆发的血性和疯狂,同样让唐天和司马笑感受到极大的压力,也是在那时卡尔被疯狂的士兵撕成碎片。

司马笑是觉得卡尔还有利用价值,这么死了有点太可惜。

但是能干掉兰斯和诺曼,大家还是非常满意。

奥利弗被押解到圣殿,兰斯兵团是西部唯一一支战力完整的兵团。兰斯兵团被瓦解,意味着光明州西部完全空虚。

圣殿是绝不会坐视罪域死灰复燃,增派兵力成为他们唯一选择。

唐天已经收到兵那边最新战报,勾成闻刀舰队损失惨重,莫心被逼入陌生海域,秋旭华壮士断腕,圣殿的兵力开始紧张。而唐天的任务就是让圣殿紧张的兵力变得更紧张,这样才能让圣殿暴露它柔软的腹部,给唐天创造一击必杀的机会。

这才刚刚开始!

罪域的暗中行动已经开始了吧。

千惠提醒了唐天,罪域的消亡不过几百年的时间,他们在这片土地的影响力没有那么容易消亡。他们曾经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只要他们的身影出现,圣殿的神经一定会紧绷。

唐天对接下来的战斗充满期待。

虽然再也不会出现像这一战这么轻松,但是酣畅淋漓的战斗同样是唐天的最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