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六十六节 苦力

第八百六十六节 苦力

西部商会为了重建蓝风城,准备了大量的物资。重建一座城市,而且还要比之前的蓝风城更加宏伟的城市,所需要的物资是个天文数字,没想到此时便宜了唐天。

唐天两眼放着绿光,就像饿极了的狼,死死盯着面前堆积如山的物资。

“我们的时间不多。”司马笑提醒道。

这些人之中,唯一在如此惊人的财富面前保持冷静的,就只有天蝎王。上次唐天搬空仓库,花费了整整一夜,那座仓库的物资和眼前比起来,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西部商会把如此众多的材料物资运输到这,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想要搬空它们,无疑是个巨大的工程。

他有些担心,唐天因为这些财富,而耽误了时间。

它的数量实在太惊人,没有多少人能够在如此惊人的财富面前的保持冷静。光是血泪宝石,就有七个箱子,它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之前他们洗劫的仓库。大量富含圣晶的材料,堆积出一座座令人目眩迷离的小山。

唐天他们不知道的是,圣域人虽然没有提炼出圣晶,却并非对圣晶一无所知。富含圣晶的材料,往往表现出极为其色的性能,这类材料大多都是高阶材料。而在城市的核心区域、战舰的龙骨等等一些关键区域,高阶材料被大量的运用。

西部商会需要建造一座更加宏伟的蓝风城,需要用的到高阶材料就更多。

司马笑明白圣晶的价值,如此多的高阶材料,所蕴含的圣晶,令人为之疯狂。可是,按照接下来的计划,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

接下来的这一步,偏偏极其关键,如果错过了,想要再得到如此绝佳的机会,便再也不可能。

克制啊,一定要克制啊,司马笑在心里默默地念着。在他看来,眼前的财富固然令人疯狂,可是战略上的主动,更加珍贵。神一样的少年,创造这么多的奇迹,一定能够分得清这其中的轻重吧。

双目泛着绿光的唐天,呆呆地看着仓库里晃得人眼花的高阶材料,就像一座雕塑。

唐天压根没有想过,放弃这些材料。虽然唐天有的时候也相当土豪,可是,放弃这么多的财富,绝对不是他的风格。他当然知道接下来的计划是何等重要,不过他更清楚,一旦开始接下来的计划,他们便绝无可能再回到蓝风城。

开什么玩笑!

无法舍弃的财富,紧迫的时间,唐天仿佛陷入绝境,他少得可怜的智商,此时在疯狂运转。

就在司马笑忍不住准备再劝时,唐天忽然一拍脑袋,两眼放光:“我有办法了!”

三魂城,唐天的突然出现,让枇杷立即紧张起来,她以为又出了什么事。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唐天需要魂将卡。

魂将卡?

枇杷很意外。

大熊座的实力早就今非昔比,以圣者代表的高端战力,而修炼零能量体的武者,则牢牢占据大熊座中坚力量。魂将卡的需要,急剧减少,仓库里堆积了大量的魂将卡。

更让枇杷意外的是,唐天竟然挑选的是最低阶的魂将卡,青铜魂将卡。

许久没来的07兵营,依然如故,带着岁月的沧桑和荒芜。

魂殿依旧,粗犷古朴的青铜门,安静矗立。

唐天想到唐一,想到唐丑,嘴角不自主绽放微笑。时间紧急,他没有时间去感慨缅怀,而是动作飞快,把青铜魂将卡用在魂殿上。

是的,他打的就是魂将的主意。

青铜魂将卡等阶很低,魂殿青铜门光芒一闪,一名魂将便出现在唐天面前。

由于是青铜魂将卡的缘故,魂殿转化成是最低阶魂将。它的气息非常弱,脸部像雾气缭绕,没有实体,好在四肢倒是比较凝实。

唐天尝试了一下指挥这名魂将,它的动作比较木讷,反应迟缓,只能接受一些比较简单的命令。

唐天又试着让它搬运东西,发现它的力气还是相当不错,顿时大为满意。

除了量产一批青铜魂将之外,唐天还把芽芽弄了过来。

一直在突突的芽芽,看到唐天喜出望外,咿咿呀呀个不停,倒是让唐天心生愧疚,好像把这小家伙忘了太久。当唐天把事情和芽芽说了一遍,芽芽把小胸脯拍得砰砰作响,然后把它的机关兽大军拉了出来。

于是,当唐天带着浩浩荡荡的机关兽和魂将,回到西部商会的仓库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人多力量大!

只花了三个小时,他们就把整个仓库全都搬空。

看到干净得连张纸都没剩下的仓库,就好似蝗灾过境,大伙不由一个哆嗦,大人太狠了。

司马笑目瞪口呆。

过了一会,他突然意识到这些魂将的出现,将对两个世界产生极其深远的影响。之前,唐天虽然掌握着连通两个世界的星门,但是他极其有限的运输能力,就像一根纤细的输血管,能够运输的物资非常有限。如今这些魂将的出现,意味着这根输血管壮大成百上千倍,两个世界能够运输的物资将变得极其惊人。

大量新世界物资的涌入,将深刻地改变着天路和圣域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这也意味着,两个世界将开始真正的融合。

院子里的大火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司马笑满脸的震撼。看着空无一物的仓库,看着目瞪口呆的众人,他忽然不由笑了。大概连唐天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在这个火光冲天的夜晚,一个全新的时代已经悄无声息开启。

光明洲大概想不到,他们一代代人奋斗的目标,在这个夜晚,在这个时刻,在一位少年手中悄然开启。

司马笑忽然觉得自己挺幸运的,能够亲眼目睹这么历史性的一刻。

“准备出发!”

唐天的声音打断了司马笑的思绪,他不由看了一眼唐天。这家伙目光清澈,哪里看得到半点之前绿幽幽像饿狼的贪婪?

真是个让人看不透的家伙。

司马笑和唐天同行也有不少时间了,但是依然觉得很难看得懂这个看上去懵懂天真的少年。贪婪也好,冷静也好,都是如此真实,可是转化又是如此突然。

一个火把扔进空无一物的仓库,仓库顿时化作一片火海。

“走吧。”唐天腾空而起。

司马笑手上提着神色木然目光呆滞的卡尔,紧随其后。

秋旭华盯着窗外,有些出神。

激烈的战斗,照亮了能量海。白越就像狗皮膏药般,想尽一切办法死缠烂打。双方交锋不知多少来回,彼此都很熟悉。相比已经显出老迈的圣塔兵团,灵活多变的白越,秋旭华更加头痛。

他也曾尝试过,用各种手段先对付白越,哪怕因此遭受一些损失,他愿意。哪知道白越这家伙实在太贼太滑溜,每次都把饵吞掉把钩吐掉,几次眼看就要得手,但每次都在最后关头,被他溜了。白越高超的水平,让秋旭华倒有几分欣赏,他甚至想到此战胜利之后,一定要把白越招降到自己麾下。

好在虽然秋旭华拿白越没什么办法,白越也同样拿秋旭华没什么办法,双方保持着一种诡异的默契。

可是,这种诡异的默契,在收到勾成闻刀的求援后被打破。

秋旭华现在都无法忘记,自己收到勾成闻刀求援时的不能置信。他几乎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勾成闻刀的水平如何,他很清楚。五虎将风格各异,但彼此水平,都在伯仲之间。

所有的战舰,几乎全军覆没。

如此惨重的失败,出现在勾成闻刀身上,没有人会相信。

可是求援是勾成闻刀亲自发出的,他把失利的前因后果,非常详细地解释了一遍。看完之后,秋旭华的脑袋都是懵的,过了足足一个小时,他才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他便生出强烈的恐惧。

看上去,只不过一路大军的战舰覆没,可是对整战局产生的影响,却是根本性的。

勾成闻刀也正是看到他们将逐渐失去战略的主动性,才亲自向秋旭华发出求援。

秋旭华没有犹豫,立即全力向商洲进发,但是白越这块狗皮膏药,疯狂地扑上来,不断纠缠,舰队的速度立即被拖了下来。

秋旭华很清楚,再这么下去,情况只会变得越来越糟糕。

“我需要有人断后。”秋旭华沉声道,他的目光扫过诸将。

他没有点将,这是一个必死的任务,几乎没有生存下来的机会。可是他别无选择,如果不能摆脱白越的纠缠,他们根本赶不及支援商洲。时间拖得越久,他们只会越被动。

壮士断腕,别无选择。

“属下愿去!”一名壮实的大汉,越众而出。

魏月,秋旭华的左臂右膀,他的神情坚定。

秋旭华凝视魏月良久,心中悲怆,出征之前,谁能想到这一战竟然如此惨烈。他麾下三将,风云曼已经牺牲,如今又多了一个魏月,三大将只剩下子车嘉静。

魏月率部冲出,大部队借机摆脱纠缠,全速远遁。

听着身后逐渐远去的爆炸声,看着窗舷逐渐消失身影,秋旭华再也忍不住,眼泪无声而落。

他不明白,为什么战局竟然不知不觉,就已经变得如此糟糕。

谢雨安非常忙碌,但是接下来的战斗,却让他有些激动和期待。

担任了一段时间的征兵大使,成果斐然,但是远离硝烟的生活,让他非常不习惯。幸运的是,兵是绝对不会把这么一名出色的武将丢到后方不闻不问。

在迅速补充完兵源之后,谢雨安接到一个秘密任务,他悄然离开南盟。

他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狙击莫心。

用尽一切办法,狙击莫心,拖延莫心的回撤脚步。

一开始,谢雨安对这个任务有些疑惑,但是他没有多问,而是认真地去执行。直到昨天,勾成闻刀的舰队覆灭的消息传来,他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他对兵大人佩服得五体投地,完全想不通大人是如何做到的。

现在,是考验他的时候。

他浑身充满斗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