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六十五节 勾成闻刀

第八百六十五节 勾成闻刀

能量漩涡挟着令人头皮发麻的轰隆呼啸迎面碾压而来。

“我们要反击吗?”

士兵的声音带着颤抖。

军官们此时终于镇定下来,光明洲的武将,战术素养不需要担心。而这些武将能够被进入勾成闻刀的麾下,个个水平不差。尤其是这些战舰的舰长,每一位都是经验丰富,水平过硬的武将。经过一连串猛烈而超出常规的袭击,他们也渐渐反应过来。

舰队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大型战舰全部被摧毁,小型战舰也被摧毁了近九成,现在还保持着一定战斗力的,只剩下一些中型战舰。

可是,就是中型战舰,也只剩下不到三成。

幸存的军官们,从震撼和茫然中回过神,眼睛骤然充满血丝。什么时候,他们吃过这么大的亏?在光明洲的历史上,如此规模的舰队覆灭,这还是第一次。

奇耻大辱!

这些骄傲无比的武将们,已经把个人的生死荣辱抛之脑后。在这样的耻辱面前,生死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们只盼着能挽回一些尊严!

反击,当然要反击!

剩下的舰长们,正在激烈的讨论。

所有人的意见非常统一,一定要把这个能量漩涡干掉。洗刷耻辱也好,为了今后的补给线的安全也好,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个能量漩涡干掉。

南盟竟然能够控制能量漩涡,这样的秘密武器,威胁实在太大。

他们的战斗经验丰富,之前只是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加上缺乏统一指挥。如今已经抱着必死之心,没有那么多顾忌,他们很快找到能量漩涡的弱点。

速度慢!

能量漩涡的破坏力惊人,但是它的速度比战舰却要差许多。加之体形巨大,瞄准起来也异常容易。

唯一需要担心的,便是能量漩涡爆炸,会导致商洲被破坏。勾成闻刀和三位大将都在商洲,倘若能量漩涡在此地爆炸,商洲绝无幸免。哪怕商洲安然无恙,入海口被破坏的话,情况也同样糟糕。

跟着它,等它撤退的时候,把它干掉!

他们迅速制订作战计划,战舰的速度比能量漩涡更快,也更灵活。能量漩涡绝对逃不掉!

大家没有拖延时间,迅速作出决断。

当能量漩涡扑来时,幸存的战舰,如同灵活的游鱼,迅速地避让开。为了避免被能量漩涡吸住,他们保持着相当远的距离。他们甚至没有主动占据能量漩涡撤退的方向,以避免能量漩涡见无法撤离,而选择玉石俱焚。

然而,当他们看到能量漩涡,就像绞碎机般,在战舰的残骸之间吞噬一切时。所有人的眼睛再次变得通红,他们目眦欲裂,那些残破的船体,还有许多幸存者。但是现在,无论是船体,还是尸体,还是幸存者,全都被能量漩涡吞噬。

对方这是要赶紧杀绝!

但是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没有任何办法。他们只能等,等着对方撤退,等着把对方轰爆!

能量漩涡慢条斯理地清扫着残骸带,飘浮的碎片和船体,全都消失不见。它就像一头吃饱喝足的巨兽,看上去懒洋洋。

当最后一块碎片消失不见,所有幸存的战舰精神一振,他们知道,对方要撤退了!

对方一定会撤退!

能量漩涡这样的秘密武器,刚才偷袭他们的那支队伍,他们同样很熟悉,那是他们在残骸带的老对手。无论哪一个,南盟都不会把他们视作弃子,所以,他们一定会撤退!

也许南盟在他们撤退的路上安排了支援力量,但是那又怎么样?

这些心存死志的战舰,已经把生死置之肚外,他们现在只想战一场,不顾一切地厮杀一场。死炮火和硝烟之下,在和对方的厮杀中死去,远比现在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要痛快得多!

太窝囊太憋屈!

到现在为止,所有还活着的人,心中都有一团怒火,他们现在只想把这一团怒火发泄出去。

等等!

能量漩涡移动的方向……

满脸怒火熊熊燃烧,准备决一死战的光明战舰上众人,此时个个呆若木鸡。

暗流区!

能量漩涡的一半,已经没入暗流区。能量漩涡的外层,多了一层黑色的外罩,它在高速旋转。

到此时,所有的答案全都揭晓,南盟根本没有准备什么撤退的路,没有什么支援,他们的目标,一开始就是冲着暗流区。光明洲所有的武将,全都脸色铁青,双目直欲喷火。

他们此时才想来,对方的偷袭,就是来自暗流区。对方在暗流区已经埋伏起码五天的时间,对方有办法在暗流区生存下来!

该死!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能量漩涡没入暗流区,消失不见。

战场重新恢复平静,幸存战舰上,无论士兵还是军官,此时全都抽空力气般,他们瘫坐在地上,神情灰败。

完败!

在战场上,最可悲的不是对方占据绝对优势而你只能拼命,而是连拼命的机会,对方都不给你,你却已经完败。

当勾成闻刀赶到时,看着稀稀落落的战舰,他的脸色立即变得铁青,脸颊抽动,眼中的怒火就像火焰般跳动。所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大人要杀人了!

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勾成闻刀沉默下来,他眼中的怒火一点点黯淡下来,一抹苦笑在他嘴角绽放。

克利夫知道,大人这次是真的受到打击了。勾成闻刀年少成名,战功赫赫,虽有败绩,但是他战斗力极强,哪怕是输,狼狈的也是对方。

像眼前这般狼狈的情况,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大型攻城船被毁!

这一下克利夫也不由苦笑。

南盟就像他们的命中克星一般,交战以来,除了初期他们在南盟身上占了点便宜,后来这样的情况再也没有出现。南盟的抵抗越来越顽强,对方的武将水平也越来越高,光明洲的损失也越来越大。但是像这次整支舰队几乎全军覆灭,这样的情况也是前所未有。

抛开心中的震撼和痛心,克利夫开始思考,如此惨重的损失,将会对战局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很快,他已经不是苦笑,而是满嘴苦涩。

南盟这一击,实在太狠!

缺乏战舰的保护,商洲就意味被裸露在南盟面前,随时有可能遭受敌人的攻击。商洲地势狭小,没有战略纵深,更要命的是,圣殿绝对不会同意他们撤离商洲。他们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固守求援。

他们失去了战略的主动性。

对方接下来的应对,克利夫甚至可以猜出大概,围点打援。但即使他知道,他也没有半点办法,这是阳谋。他们在敌境内,漫长的补给线,无论是补给,还是支援,代价巨大。对方却是全民皆兵,占尽便利。

眼下最好的办法,是主动撤出商洲,重新获得战略的空间。可是他知道,圣殿绝对不会同意,此次南征的真正目标,就是商洲!

他们的处境开始变得艰难,克利夫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夺下商洲,处境却越来越艰难。

忽然间,克利夫有些怀疑,放弃商洲不会是对方主帅故意为之吧?他的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如果真的是这样……

一时间,无数念头在他脑海闪过,他仿佛看到无数杀机,但是却不得要领。

克利夫对那位从未谋面的南盟主帅,不自主升出一丝敬意。若非这次舰队遇袭,他们绝对想不到商洲是对方主动放弃,连勾成闻刀大人都被骗,真是厉害。

战局不知不觉中,就拖入到对方的节奏。克利夫想明白,哪怕舰队没有遇袭,他们的处境没有如此糟糕,但是战局依然会逐渐落入对方的节奏之中。

敢于放弃商洲,真是令人赞叹的果决。从这一战开始,对方就开始获得战略的主动。

真是个可怕的家伙!

克利夫叹息一声,他甚至希望自己不要想明白。除了那些可看得见的布局,对方一定还有后手,只是他现在还想不明白对方的意图。

沉默半晌的勾成闻刀,艰难无比地吐出三个字:“求援吧。”

“是!”克利夫心中一凛:“属下马上向圣殿求援!”

“不!”勾成闻刀的声音仿佛从牙缝中挤出来,冷入骨髓:“除了圣殿,还有莫心和秋旭华,告诉他们,全速赶到商洲!”

克利夫一怔,旋即想明白什么东西,脸色不禁一白。

“他们能帮我们分散南盟的注意力,我们的任务只有一个,在莫心和秋旭华被消耗完之前,找到通道!找到了,我们就赢了!找不到,大家一起死!”

勾成闻刀的声音,如同寒冬里的风,令人遍体生寒。

夜色中的蓝风城,一片混乱,西部商会驻扎的地方,火光冲天。熊熊燃烧的烈焰,把天空照亮,哪怕远观,也能感受到火势的凶猛。

“土匪来了!”

“光明骑士大人被杀了!”

充斥于耳的尖叫、惊呼,在夜色中以惊人的速度蔓延,各个工地轰地炸窝了。蓝风城如今是个巨大的工地,为了重修蓝风城,西部商会几乎把西部有头有脸的商会全都组织起来。

连西部商会都抵挡不住,甚至商会哪还生得出半点抵达之心?

黑夜和火光,把人心底深处的恐惧,化作本能,驱使着他们疯狂逃离。

西部商会仓库,院子里火光冲天,大伙正在不断拆下各种能燃烧的东西,丢进火堆里。

“小心别烧着仓库了!”

“火不够大啊!再加一把!”

“还有什么能烧的,快丢进去!”

仓库内,唐少年听着院子里大家的吆喝,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仓库,目瞪口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