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六十二节 勾成闻刀的处境

第八百六十二节 勾成闻刀的处境

18_18987攻克商洲,整整五天过去,但是勾成闻刀的脸色始终阴沉得像铅云。麾下的将士们知道大人为何心烦,也识趣地不去惹恼他。

心烦再正常不过。

他们夺下的商洲,是一片废墟。所有的民众,早就被提前撤离,而所有的建筑,全都是被人为破坏,连一栋完整的房子都找不到。商洲的入海口过于狭窄,别说大型战舰,就连中型战舰都进不来。来商洲五天,有四天是大雨,以大家的体质,自然不用担心淋雨生病,可是对心情的影响也是实实在在。

看到遍地的泥泞,呆在狭窄的小型战舰内,大家的心情可想而知。

哪怕是清香怡人的太阳茶,此时亦失去了几分滋味。

“大人还在担心南盟?”齐克满脸瞥了一眼远处脸色铁青的勾成闻刀,端起茶盏,神态悠然。

勾成闻刀麾下三名大将各有特色,克利夫性格果决坚毅,肯敦厚踏实,齐克则天生机敏,三人彼此合作多年,默契无间。他们很识趣地避开老大,这个时撞上枪口,惹怒了老大被砍死那也是白死。

不过好歹攻下商洲,前段时间连续的苦战,让大家的神经高度紧绷,心神疲倦。此时终于有个放松休息的时间,三人便坐在一起,围炉品茗,放松心神。

肯点点头,沉声道:“对方这么轻易让出商洲,一定会有后手,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齐克不以为然道:“我觉得你们想多了,他们只能撤退,撤退他们才能获得战略纵深,否则的话,他们难道在这里等着被我们一窝端?”

肯哑然,他也说不出反驳的理由。确实是,一条单薄的防线,无法给商洲足够的保护,一旦被突破,那面临的处境无疑会更加危险。

克利夫淡淡开口:“不要小看对手,齐克。”

他在三人之中,年龄最大,资历最老。齐克当年还曾在他麾下呆过,亦是他亲手提拔上来,并且向老大举荐,才得到勾成闻刀的赏识从而独掌一军。

齐克对克利夫非常尊敬,他有些好奇:“难道您认为他们还能掀得出什么风浪吗?”

克利夫沉默片刻,缓缓开口:“我不知道他们还有什么计划,但是我总是会不自主想到谢雨安。这伙人从来不缺乏斗志,也从来没有那么容易放弃,缴械投降可不是他们的风格。”

克利夫没有从局面上去解释原因,而只是阐述对手的作风和性格,却充满说服力。

肯不自主地点头,而齐克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他们和南盟双方战斗和僵持这么久,对方的顽强,他们体会无比深刻。

是的,无论如何,对方也是轻易投降的对手。

“确实,他们是令人尊敬的对手,真是好奇他们接下来的行动。”齐克的目光闪动,战意高昂。

克利夫见齐克收起轻慢之心,也不再多说,转过脸问肯:“找到通往天路的入口吗?”

“没有。”肯摇头:“我们已经搜索完整个商洲,但是没有找到星门。”

“不一定是星门。”齐克的脑子转得最快,他想了想道:“也有可能星门不在地面和空中。”

“不在地面和空中?”肯愣了一下。

“蓝沼泽,不要忘了蓝沼泽。”齐克提醒道。

“有可能。”克利夫亦点头:“南盟他们最先就是出现在商洲,这个情报经过很多次的证实,绝对不会错。如果地面和空中没有星门,最有可能的地方,那就只能是蓝沼泽了。别忘了,他们曾经卖出去相当数量的冰蓝之枪,显然他们曾经深入过蓝沼泽。”

“如果是蓝沼泽,那就麻烦了。”肯苦笑。

肯的性格敦厚,做事一丝不苟,从来不嫌麻烦。连他都说麻烦,那就是真的麻烦了,其他两人的脸色也不是太好。

如果说,野人洲与外界隔离,从来没有被征服过。那么蓝沼泽的浩瀚神秘,则更令人畏惧。野人洲与光明洲的商路没有断绝,关于野人洲的情报和消息,大家多少还是能够获得不少。

蓝沼泽是另一个世界,蓝侏儒才是蓝沼泽的土著。

蓝沼泽的触角伸及到圣域各个角落,许多洲都有蓝,但是大家担心的,是蓝潮。蓝侏儒这种生物,和人类天生是敌对关系。蓝沼泽深处是什么模样,没有人知道,曾经有许多实力强大的强者想一探究竟,但是没有人能够活着回来。

如果星门真的在蓝沼泽内,对他们而方,那绝对是一件糟糕的事情。

现在看起来,似乎这个可能性很大。

克利夫注意到气氛有些低沉,正色道:“哪怕在蓝沼泽,我们也得找到。大家都知道,天路对于圣殿,对于光明洲,对于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都夺下商洲,岂能在这个时候退缩?况且,我们觉得艰难,那么南盟那些人呢?他们从天路,抵达圣域,难道蓝沼泽的威胁,只是对我们存在?”

肯和齐克闻言,精神齐齐一振。

“没错!”齐克脑子转得最快:“既然他们能够出现在商洲,那星门一定在距离商洲不远的地方。”

肯毫不犹豫道:“我马上派人去搜索附近的蓝沼泽。”

克利夫果断道:“我们分三个方向同时搜索,增加效率!”

三人立即冲进雨幕,集结队伍,着手搜索附近的蓝沼泽。

寻找到传说中,那条通往天路的星门,是他们眼下最迫切的目标。哪怕不能马上找到,起码能够锁定星门的大致方位。南盟当然不会束手就擒,但是只要他们找到星门,南盟所有的反攻,便成了笑话。

借助天路的生魂,他们能够急速壮大,原本就更加强大的光明洲,会把南盟远远甩到身后。光明洲多年的魂研究,虽然没有能够大规模生产生魂,但是他们却找到如何利用生魂的方法。

只要有生魂,他们的实力,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生质的蜕变。

商洲入海口外,停满了战舰,桅杆林立,场面壮观至极。勾成闻刀麾下所有的大中型战舰和运输舰,全都无法进入商洲,只能停泊在入海口外。

入海口刚刚建成的要塞,被彻底破坏,大家只能驻扎在战舰上。不过从往返的人员口中得知商洲内环境更加糟糕,大雨连绵,连大人都没有房屋,只能挤在小型战舰上,大伙心理平衡得多。

大型战舰体形惊人,十分宽敞,非常舒适。

出于谨慎的考虑,勾成闻刀让命令近一半的战舰保持战备状态,以应对有可能出现的袭扰。除此之外,灵活的小型战舰更是组成编队,数十支战舰以防止敌人小规模的偷袭。

不过,大家并不是太担心这些,连续的交战,大家对南盟的战斗方式也比较了解。南盟擅长洲内阵地战,擅长借助工事防守,擅长复杂地形的缠斗,比如巷战,比如利用战舰残骸带的战斗。

他们擅长的内容绝对不包括战舰对决。

现在双方易地,占据了入海口,大型战舰群就像一座森严的要塞。

进攻要塞,那需要庞大的战舰群,才能够实现。潜入几十个人,对这么一个庞大的战舰群,产生不了任何威胁。

所以整体上来说,大家还是相当放松的。虽然碍于上面的严令,大家不敢来一场狂欢,尽情发泄,但是大家已经在憧憬凯旋。

大局已定。

这是许多中层军官和士兵们的想法,敌人的老窝都被他们端了,对方还能掀得起什么波澜?从他们手上重新夺走商洲?

别开玩笑了!

刚刚巡逻完的武凯,来到战舰上的餐厅,加入一群正在闲聊的队友之中。

“今晚有什么活动?真是闲得发慌。哎,打仗的时候,盼着休息,这才休息了几天啊,就觉得无聊得很!”

“只能打牌,还能有什么活动?”

“噢老天,我看到牌都想吐了!谁能来些新花样?比如找个妞来?”

“整个商洲连个人影都没有,还找妞?”

“要是老大知道他们在淋雨,而你在找妞,噢,这画面太美,我不敢看!”武凯适时插话,满脸夸张。

其他人哄然大笑。

“那你有什么好乐子?”被取笑的士兵瞪着眼睛看着武凯。

“或者我们可以来点刺激的!”武凯心中暗自得意,抛出他早就想好的主意,他指着窗外那个巨大的能量漩涡:“看到那个大玩意没?”

众人看到能量团,吓一跳。

那个巨大的能量漩涡,据说是在一场大战中形成,就在入海口附近。他们停泊战舰的时候,都刻意远离它,大伙实在很担心,它会突然爆炸。

“知道这个能量漩涡的来历吧。”武凯嘿然道:“听说里面可是好几百件魂物!”

“魂物!”

“几百件!”

……

士兵们无不失声惊呼,满脸震惊。魂物这样的宝贝在他们眼中是无价之宝,怎么也无法和几百件联系在一起。

“这个消息绝对错不了!”武凯满脸神秘,接着唆使大家:“既然我们这么无聊,为什么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寻宝活动呢?那里面可是躺着整整几百件魂物,如果能从里面弄出一两件,我们就发了!”

短暂的安静之后,所有人都蠢蠢欲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