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五十九节 千惠!

第八百五十九节 千惠!

“你是谁?”

卡尔强自镇定,他毕竟是西部商会这样的顶级豪门掌权人,此时流露出的恐惧,对改善自己的处境,没有任何用处。对方的年轻,让他有些惊讶。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需要知道你要做什么。”

唐天已经不是以前的初哥,虽然在很多时候,还是让人有不靠谱的担忧,但是绝大多数时候,他所表现出来的成熟,依然超乎他的年龄。

他一开始的目标是查尔斯和光明骑士团,但是对方流露出的气势和实力,让他果断放弃。他的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去挑战光明骑士团,显然不理智。

从昏迷醒来之后,他仿佛成熟了许多。他的目光总是明亮得直刺入人心扉,就仿佛在他眼前,没有任何秘密。过了好几天,他眼中的光芒,才渐渐黯淡下来。所有的锋芒,好像骤然消失,唐天变得再普通不过,总是不自觉地被人忽视。

唐天明白自己的进步,这亦给他更大的信心。

他知道为何查尔斯和光明骑士团会匆匆离去,兵的计划,开始实施了,商洲是圣殿根本无法拒绝的诱饵。不过,唐天同样知道,这仅仅是兵那个庞大计划的开始。

而真正的关键,在他身上。

卡尔便成为唐天的目标。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卡尔都是最佳的选择。大伙和西部商会之间的仇怨根本无法化解,而且想要在西部搞风搞雨,首先就得把西部商会搞掉。

这几天,唐天真正深刻感受到西部商会在西部强大的实力。连重建蓝风城,查尔斯都交给西部商会,而西部商会展现出来号召力,也让唐天暗自吃惊。詹森专门打探过,西部有名有号的商会,几乎全都加入到蓝风城的重建之中,西部商会的号召力可见一斑。

也更加坚定了唐天除掉西部商会的决心。

卡尔脸上没有半点惊慌,他摊了摊手:“虽然不知各位是什么来历,但是我想这并不影响我们可以成为朋友。西部商会对朋友从来吝啬,如果各位手头紧张,不如说个数字?”

“我们不缺钱。”唐天摇头:“只是有些事需要你配合,如果你能配合的话,我们不会危及你的生命。”

唐天的语气很平淡,却令卡尔心中一紧,对方根本不是冲着钱而来。

心思电转,卡尔却没有表露丝毫,嘴上道:“你们需要我配合什么事?”

“把那位光明骑士喊过来就行。”唐天一脸微笑。

卡尔一呆,但是下一刻,无边的恐惧从心底涌上来,失声尖叫:“你们竟然敢与圣殿为敌!”

“没错。”唐天很干脆地应下来:“我们是死敌。怎么样?考虑一下?”

“不,我是绝对不会做出危害圣殿的事情,哪怕你们杀了我,我也不会。”卡尔脸色铁青,是的,他是绝对不会同意。在光明洲没有人敢与圣殿为敌,如果他做出这样的事情,西部商会转眼间就会被碾压得粉碎。他亲手把西部商会打造如此庞大的帝国,哪怕死,也绝对不会毁灭它。

他忽然反应过来,瞳孔骤然收缩:“你……你们是那伙土匪!”

唐天有些无奈朝黑暗中道:“果然还是得你来。”

一声轻笑在黑暗的阴影中响起,一个栗发少年走出阴影,脸上是温暖有如邻年少年的微笑。但是不知为何,卡尔看到这张人畜无害满是微笑的脸庞,就如同被蛇蝎盯上,浑身一阵发紧。

“虽然我向往光明,但是不得不承认,我好像更擅长黑暗里的勾当。”司马笑站在那里,身后是颠倒众生的勾玉。

他是紧急赶过来的,圣殿派出调查团的消息一落到他耳中,他就连夜动身。一起并肩作战这么长时间,他对唐天相当了解,唐天无论是冲锋陷阵,还是搏斗厮杀,都是一等一的厉害,但是阴谋诡计方面,就有点为难他来。

但是司马笑见到唐天的时候,他为唐天的蜕变感到吃惊。

他能够隐约感受到,无论是气质,还是实力,唐天都有着质的飞跃。这让他震惊之余,也不由有些苦涩。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天赋,都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和唐天比起来,这差距之大,他连愤怒都提不起来。他一路看着唐天如何成长,两人之间实力的差距,也以惊人的速度不断拉大,直到现在,有如不可逾越的鸿沟。

更让他觉得无奈的是,他甚至不知道这种差距是如何拉开的,不知不觉,不明不白,就这么拉开了。

司马笑是一个骄傲的人,从骨子的骄傲。只身跟着唐天前往圣域的时候,他是暗中存着和唐天一较高下的心思,但是……

真是令人绝望的现实啊。

“幸好有你在。”唐天明显松一口气。

司马笑耸耸肩,自嘲道:“还好我还能发挥点作用。”

卡尔这个时候,生出不妙的预感,他厉声喝道:“你们想干嘛?来人!来人!”

唐天也懒得劝,这个房间的能量,完全被他冻结,这里发生的任何动静,外面根本察觉不到。

司马笑轻声道:“勾玉,看你的了。”

勾玉如同一缕轻烟,忽倏出现在卡尔面前。

卡尔再也无法保持镇定,满脸惊慌:“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

当他看清楚勾玉的脸,整个人顿时愣住,那张颠倒众生,美得几乎令人窒息的脸庞,牢牢吸引他的目光。如弯月般的眸子,缓缓转动,仿佛吸引光芒的漩涡,充满极致的美和莫名的神秘,卡尔所有心神被其吸引,跟随着它缓缓转动。

卡尔的目光逐渐发直,表情也变得呆滞起来。

唐天有些好奇,魅惑这类本事,他从来没有见识过。他始终仔细观察勾玉,当他接触到勾玉光芒流转的双眼时,他立即感受到一缕无形的波动,正在试图影响他的心神。

不过唐天的琉璃心境,早就坚若磐石,纤尘不染,瞬间便挣扎出来。

但是唐天还是啧啧称奇,这缕波动虽然看上去并不强大,但是无孔不入,对心神的影响极大。若是没有修炼专门的心神武技,非常难以抵挡。

卡尔便是如此,他身居高位,靠的不是个人实力,而是手腕和权谋。在这样最直接的个人对抗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唐天若有所思,在圣域,像这样的个人对抗获胜,远比用其他方式要有效率得多。

就像勾玉的魅惑,别说卡尔抵挡不住,便是像谢雨安他们,也未必能够挡得住。

勾玉停下来,悄无声息回到司马笑身后。

“成了。”司马笑一脸云淡风轻。

他心中却并没有太过于失望,自己的实力也在持续不断地进步。不知不觉中,自己已经比以前强大太多。当他的实力变强,勾玉的实力会变得更强。而勾玉的实力变强,同样能够提升他的实力。

他的生命和勾玉的生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是一体。他不想由起了师兄,体弱多病却实力深不可测的师兄,永远像一把大伞帮助自己挡风遮雨。

是的,自己的生命里,还有师兄,还有勾玉。

也许比不上唐天这个变︶态的家伙,但是,这又岂是自己自暴自弃的理由?

司马笑的眼睛,恢复清明,心中好像有什么地方豁然开朗,说不出的心旷神怡。他心中充斥着淡淡的喜悦,不仅仅是明白自己的心境更上一个台阶,更开心的是自己终于想清楚,什么才是自己人生中最宝贵的一部分。

司马笑身后勾玉,似乎感受到司马笑的心,嘴角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笑容,那妖冶魅惑颠倒众生的脸上多了一丝生机。原本她的脸庞,虽然绝美无双,但是却总令人觉得冰冷不似活物,直到此时,那张绝美的脸庞一下子鲜活起来。

唐天敏锐无比,司马笑和勾玉的变化,几乎第一时间便被他捕捉到。

但是突然一缕波动在心中颤动,他如遭雷殛。

长长的青铜甬道,轰隆隆声如雷滚滚,一个身影快若闪电向前飞掠。他像利箭般破开空气,脚下每一次空踏,空气便被压缩极致,紧接碎裂,轰隆如雷,强烈的冲击波在甬道激荡不休。

从昏迷醒转之后便始终平静无波的脸庞,写满激动。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满脑子都是那张日夜思念的脸庞。

千惠!

他心中一遍又一遍,反反复复地喃呢,不知厌倦。

当青铜星门忽明忽暗光芒映入他的视野,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强烈的窒息感之后,难以言喻的欢愉充斥他心中。

忽然,唐天有些紧张。

是的,紧张,这种在唐天身上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出现过的情绪,突然毫无征兆地占据着他的身心。他击败过无数敌人,经历无数战斗,遭遇数不清的险情,他从来没有紧张过。

但是这个时候,他紧张了。强烈的紧张,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身形一闪,他凭空出现在青铜星门前,强烈的紧张,让少年只剩下的本能。

“千惠!”

“天哥哥!”

仿佛心有灵犀,仿佛天生默契,仿佛命运安排,两人异口同声喊出那个自己朝思暮想的名字。

青铜星门的两端,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颤。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