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五十七节 骄傲、战意、小径

第八百五十七节 骄傲、战意、小径

地面的颤抖跳动,迎面呼啸而至的青铜洪流,都没有让穆之霞的表情有半点变化。

他横握在身前的制式长剑如同磐石,纹丝不动。

直到看到双子座王的四把长剑,以相反的轨迹,斩出两个一模一样的十字,穆之霞的瞳孔才微微一缩。

两个青红十字光,印在一起。

机关傀儡的浑身绽放的青红光芒,受到吸引,倏地没入十字之中。

铮!

如刀剑出鞘清鸣,在震天动地的轰隆声中,清晰钻入每个人的耳中。

下一刻,青红十字便出现在穆之霞的面前。

穆之霞横握在身前的制式长剑不知何时剑尖直指前方,目光暴涨,迎着青红十字,长剑直刺。缓缓荡漾的能量光海,仿佛突然找到一个宣泄点,疯狂向他的剑尖涌去。海量的能量,疯狂被压缩,压缩到极致。

剑尖一个光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成形。

它的亮度不断提升,转眼间便炽亮有如太阳,释放的耀眼白光,把周围照得一片雪白,包括穆之霞的脸。

穆之霞神色如常,但是浑身的气势却陡然暴涨,仿佛水底的凶兽浮出水面。

倒映在他脸庞的雪白光芒一黯,光点黯淡下去,一粒米粒大小的能量晶体,出现在他的剑尖前。这是海量的能量,经过恐怖压缩后形成的能量晶体。

雪白的菱形能量晶体,散发微微白光,温暖有如阳光,没有丝毫霸道的气息,只有令人说不出的舒服。

能量晶体一出现,整个战阵的能量,顿时变得极度的活跃。

雪白的能量晶体沿着剑尖所指的方向生长,就仿佛长剑在生长,速度之快,肉眼难以捕捉。

一道雪白匹练,快若闪电,准确刺中青红十字的正中心。

雪白的晶体剑身温暖令人欣喜,青红十字幽然冷冽直入骨髓。

时间在这一刻静止。

不知过了多久。

幽然冷冽的青红十字犹如松脆的饼干,蓬地粉碎。

同时粉碎的,还有雪白的晶体剑身。

青红碎芒如萤飞,雪白碎芒如扬雪,两者泾渭分明。轰然巨响此时方响起,青红碎芒如同被狂风吹起,向南十字兵团倒飞而去。如雪纷飞的碎芒,也以同样的姿态,向穆之霞的兵团飞去。

两支兵团的选择却截然不同。

面对迎面飞来的如雪白芒,穆之霞兵团有如磐石,纹丝不动,雪芒犹如同撞上铜墙铁壁,砰地化作两股洪流,从战阵的两侧呼啸而过。

而面对倒飞的青红碎芒,南十字兵团却如同轻盈的昆虫,顺势向后倒飞。

穆之霞兵团的表现令人赞叹,但并不出人意料。南十字兵团的表现,却令人有些意外和惊叹。很难想象,庞大笨重的机关傀儡,竟然能够作出如此轻盈的动作。而且,不是一架,两架,而一整个兵团。

之前的冲锋,排山倒海刚猛无俦,突然间的倒飞,却轻盈如蜓,前后就仿佛两支截然不同的兵团。强烈的矛盾感揉合在一起,令人心生敬畏。

当一整支机关兵团,却有如枯叶般轻巧落地,片尘不惊时,这种强烈的矛盾感达到极致。

轰隆隆!

两旁的山峰上半部分,缓缓下滑,最终垮塌,化作无数碎石倾泄而下,只留下半截山体和整齐的切口。

这成为这次对抗最好的注脚。

双子座王内,满脸狰狞的老团,神色却变得异常平静,深邃的目光,落在对面的兵团,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像是在缅怀。

小鬼,这可是你不曾学过的青红十字镰绝招哦。

它叫做,正反十字杀!

老团收回缅怀的思绪,目光落在远处,眼中毫不掩饰赞赏之色。

穆之霞,名不虚传!

正反十字杀,在他曾经的经历中,从来没有人挡住过,这是第一次。虽然这支南十字兵团,和当年的那支南十字兵团完全不同。这支全新的兵团,比起当年的南十字兵团规模,小得忽略可以不计。和当年那支名将辈出的南十字兵团比起来,这支全新兵团,也寒酸无比。

但是金洲的全力支持,更新更强大的机关武甲,更丰富更广袤的兵团体系,优中选优的精锐,加上他十多年精心打造,都让这支南十字兵团同样有其独到之处。

没有以前那么大的规模,没有那么多的名将,对战局的影响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毕竟新兵团只有两千人,连缩微版的南十字兵团都算不是上。

但是它的战斗力之强,却毋庸置疑。

穆之霞能够轻易挡住自己的正反十字杀,果然不愧是天下最强名将之一。结束缅怀的老团,彻底兴奋了。

没有什么比遇到一个好对手,更让人兴奋!

他不知道,在他对面,面色如常的穆之霞,心中是何等的震惊。他刚才那招,看似轻描淡写随手而为,实际上却是有名堂,【光明生长剑】。并非兵团杀招,但是在他手中,威力却绝对超过普通的黄金级兵团杀招。

而且……

他不用低头看,也知道手中的长剑上,多了一道细小的裂痕。

他手中制式长剑,跟随他多年,上面伤痕累累,然后所有的伤痕,全都是他在修炼中形成,无一是因为战斗而形成。

第一次,第一次有人能在他的剑上,留下伤痕。

他凝视着对面的机关兵团,眼前这支神秘的兵团,强得超出他的预料。

是的,强得超乎他预料,金洲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兵团?

他对金洲战力强大的几支兵团了如指掌。金洲距离光明洲遥远,亦不是光明洲的首要目标,但是光明洲深谙准备工作之重要,对金洲的渗透力度并不算强,但是却持之以久。

情报系统送来的资料中,没有半点这支兵团的消息,它就好像凭空出现一般。

能够抗衡他的兵团,这样的战力,绝对不应该被忽视。那就只有一个理由,金洲故意雪藏。

没有想到,金洲竟然隐藏了一个如此厉害的杀手锏。穆之霞也很快也摆平心态,金洲的历史比光明洲悠久得多,有一些出人意料的底牌,没有什么奇怪。他虽然内心非常骄傲,但是他绝不会自负到以为自己天下第一的地步。

一个难缠的对手。

穆之霞有些兴奋起来,他为人低调稳重,光明洲也把重要的任务交给他,驻守尾野关洲。他一直以来兢兢业业,一丝不苟。面对野人洲,他举重若轻,从容布局,知道计划的高层大为赞赏,他超乎寻常的战斗力,根本没有机会得以发挥。

哪怕他并不是太在意这一点,面对所有人,他都能保持低调谦逊,因为他知道,他比他们更强。他体内的战意,就像一头凶兽,没有天敌,没有对手,给自己套上无害的伪装,安然沉睡。

直到今天,当他真正遇到一个对手,一个他能感受到危险的对手。本以为永远不会被挑起的战意,如同挣脱桎棝的凶兽,睁开腥红的眼睛。

陌生的兴奋感,在他体内激荡。

他已经不去想,对方是何人,也不去想,对方进入野人洲是何种目的。

他只有一个想法,痛快一战!

谁也不知道,野人洲一个不为人知之地,一场足以轰动天下的大战,正在进行。

野人洲和光明洲接壤的边界线非常漫长,除了尾野关洲这样的重镇,其他地方异常的危险。

一支不引人注意的队伍,悄然前行。他们的速度极慢,每一步都必须特别小心,周围到处可见通往不知哪片虚无的空间裂缝,它们交叉纵横,不知已经存在多少万年。这些空间裂纹,比最锋利的刀都要危险,只要稍稍碰到一点,甚至连痛觉都不会有,身体就可能被切割成碎片。

每个人脸上,都是小心翼翼,就连阿信这样大大咧咧的家伙,在这个时候,都不敢有丝毫懈怠。脚下的地面,与其说是说道路,不如说是一个个石桩。

这片布满空间裂缝的地带,被称为黑色死亡带,连野兽都不敢进入。这里的地面,不受被空间裂纹的侵蚀,已经变千疮百孔。有许多地方甚至是悬崖,需要飞渡,好在大家的实力都足够强。不过看到下方一条条交错纵横的黑线,每个人心里都发毛,大家还得睁大眼睛,小心避开空中的那些空间裂缝。

最危险的是那些比发丝还细的空间裂缝,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忽略。

走在最前面的是商北,他不时提醒大家,让大家避开那些不容易发现的危险。

长久的神经紧绷,让大家看上去有些疲倦,连铁棘这样的强者,此时亦露出倦容。他们在这片危机四伏之地,走了整整两个月。实际上,路程并不远,只不过每一步都需要非常小心,他们的速度有如龟爬。不过没有任何人脸上有半点不耐烦,因为他们亲眼见到同伴被这些空间裂纹,切割成碎块。

哪怕有商北这样的老人带路,哪怕大家打起十二分精神,非战斗减员依然达到三十七人。好在大家都是心志坚韧之辈,倒没有受到太大的打击,只不过更加小心。

商北也累得够呛,这条不是路的路,是黑水部落最大的秘密。

这是条走私小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