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五十五节 狭路相逢

第八百五十五节 狭路相逢

穆之霞盯着透着肃杀之意的青铜丛林,目光沉凝,心中震惊万分。

他一直在苦苦搜寻英仙王庭,传说的女战神才是野人洲统一的关键。穆之霞早就下定决心,无论花费多大代价,哪怕他葬身野人洲,也要把那个女人干掉。只要干掉了那个女人,刚刚团结起来的野人洲,会立即崩坍,四分五裂。

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不仅没有找到对方的踪迹,反而在野人洲遭遇到机关兵团。

从机关傀儡的风格来上,这是绝对的金洲机关傀儡。修长的体形没有半点的臃肿,清一色的双刀,倒插在背上,刀柄朝下。背上六对羽翅的经典配置显示出它有着出色的机动性。青色的金属护甲上刻满繁杂玄奥的花纹,这是最顶级的机关傀儡才会出现的配置,它们有一个特殊的称呼,【金洲纹】。

金洲纹能够大大提升护甲的强度,能够大大地提升对能量的亲和性,增强操纵者对能量的控制,能够大大提升机关傀儡的性能。但是它的工艺极其复杂,造价高昂,只有最顶级的机关傀儡,才舍得配置。这个级别的机关傀儡,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市场上。若非光明洲的情报系统确实出色,穆之霞只怕都认不出来。穆之霞还知道,拥有金洲纹的机关傀儡,都是金洲权力最高层的护卫所用。

可是,这样的机关傀儡,在他面前有整整两千之多!

若非亲眼所见,穆之霞都不会相信,他满是风霜的脸庞,此时表情凝重。

难道金洲找到解决【金洲纹】造价高昂的办法?

这个想法,在穆之霞脑海中一闪而过,这令他的表情更加严肃。他知道这对光明洲意味着什么,野人洲只要干掉那个女人就从根本上解决,南域始终分散不足为惧。除了光明洲之外,还有另一个势力也同样强大而团结,那就是金洲。

金洲是东域最强大的洲,拥有悠久的历史,亦是东域的实际统治者。

但是,更让穆之霞担忧的,却是金洲的机关兵团,出现在野人洲,这背后的战略意图。

侵占野人洲吗?不对。侵占野人洲,远不如进攻南域得到的利益丰厚。

如果金洲和光明洲同时进攻南域,腹背夹击,瓜分南域轻而易举。而野人洲的历史上,可从来没有被征服过。和富庶的南域比起来,野人洲荒凉贫瘠。就算金洲想进攻野人洲,也绝对不会只派两千人的精锐,这点人能有什么用?

除非,对方的也和自己的想法一样?

穆之霞的眼前一亮,是的,一个统一的野人洲同样不符合金洲的利益。很有可能,金洲也看出野人洲统一的危险,想一举击杀那个女人。

只有这个理由,才有可能解释,一支两千人的精锐兵团,出现在野人洲。

越想越有道理,但是生性谨慎的穆之霞没有放松警惕,他仔细地观察对方的。当他注意到对方的战旗,却有些意外,是一个醒目的青铜十字。

穆之霞对金洲精锐兵团的旗帜非常熟悉,他从来没有见过这面战旗。

看来对方是想伪装,穆之霞如是想。

想了想,他决定派人去询问一下。

就在此时,他的目光扫过一具机关傀儡,顿时愣住。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古怪的机关傀儡,两头,四臂,就像两具身体粘合在一起。两具身体一黑一白,泾渭分明,一边白体黑眸,一边黑体白眸。躯体分界处黑白分明,清晰可见四个朱红的篆体“双子王座”。

双子王座?

真是奇怪的名字,穆之霞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么古怪的名字。

可是,为什么又有一点熟悉感?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

穆之霞有些疑惑。

“真是糟糕的运气,你的乌鸦嘴显灵了。”

双子王座内,一张酷似唐天却又要英俊几分的脸庞,露出略带嘲讽的笑容,他的鬓角间一片花白,华丽的黑色礼服一丝不苟,气质高贵。

“哈哈,终于有架打了!”旁边的舱位上,一名魁梧大汉仰天大笑,神色亢奋:“跑跑跑,跑得嘴里都淡出鸟味,终于可以打架!还是穆之霞,哈哈哈哈,老子都热血沸腾了!”

如果细看,才会发现,这名大汉竟然是一名魂将。

他们在光明洲发动南征,便悄然出发。

“你没有血。”一旁的老唐提醒他。

团长暴怒:“要打架吗?”

“淡定,大敌当前,难道你想让对方看笑话吗?”老唐慢悠悠道:“呵呵,穆之霞居然出现在野人洲,不用说,肯定是打我儿媳妇的主意,简直不知死活。”

到最后他的语气冰冷,杀气凛然。

团长火上浇油:“他还打你儿子的主意!”

“那没事,尽管打。”老唐满腔的怒火仿佛瞬间消失,慢条斯理充满缅怀道:“反正他皮厚,经得起揍。哎,从小没揍到他……呃,是从小没让他感受到父爱如山,好遗憾。”

“你就不怕他在三长两短?”团长一脸不信,他嘿然带着嘲笑:“哦,我忘了小二。当年你寄予厚望的小二,人性的黑暗面汇集一体,狡诈、阴险、冷酷。又有无数名师指点,啧啧,那个什么来着,想起来了。可以体现双子座王族的气质风范,可以掌管双子座的基业,他才是你翻盘的杀手锏。结果……哈哈哈哈!神经唐人家已经不稀罕你那破王宫了!”

遥远的商洲,埋头苦干小二仿佛听到有人提醒他,神色呆滞地抬起头。

神经唐怎么还不回来?

什么时候自己才能结束这样的苦力生活啊!此刻的小二,无比地怀念唐天的回归。

暴笑声中,老唐脸黑得像锅底。说实话,他也没有想过,占主导权的,竟然是唐天的光明面。

他以前之所以把小二封禁在王宫,就是想让他有足够的时间成长。而只有光明面的唐天,天真乐观,没有太多的心思,不容易引起别人的警惕,这样对他是一种保护,才能让他安然无恙的长大。

哪知道事情的发展,超出他的预料。小二最终突破了封禁,但是却依然没有占据身体的主导权,始终被唐天的光明面压制。而他认为没有心机、智商不够的唐天,却莫名其妙成就一番霸业。自始至终,小二始终处于辅助的地位,这也让老唐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

唐天安然无恙让他心头最大的一颗石头落地,他之所以让妻子带着唐天去星风城,就是让他们躲避灾难,不引人注意。

但是唐天的成就,让他感到非常意外和震惊。

他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完全被颠覆。

就好像他有两个儿子,一个阴险狡诈腹黑冷酷无情接受过名师指点的儿子,比不过另一个天真粗神经头脑简单生活在偏僻地区散养的儿子?

不应该啊!

可是事实活生生就在眼前。

唐天的成就,不仅仅比小二强,甚至连老唐自己,都觉得羞愧。

团长说得没错,双子座的基业,和唐天打下的基业比起来,真是小巫见大巫。

再看看他们进入圣域这么多年,团长出身于金洲,地位崇高,虽然以魂将之身回归金洲,但是依然有极大的声望。两人就打造出这么一个兵团。

可一对比唐天,赤手空拳就在南域折腾出一个南盟。再给他一点时间,统一南域的可能性非常大。

老唐到现在也不明白唐天是怎么做到的,就感觉自己这个儿子,特别能折腾,特别能占便宜,一折腾就占便宜。

但是对老唐这样脸厚心黑的家伙来说,这样的嘲笑起不到任何作用,他羞愧了两秒,就调整过来,得意洋洋充满骄傲:“那也是我儿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可见我当年的安排,是何等绝妙!太有远见了!老团,知道一个男人最强悍的武力是什么?”

团长想了一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错!”老唐斩钉截铁道。

团长有些不明白:“错?哪里错了?”

老唐云淡风轻,却又带着俯瞰天下的睥睨之势:“作为一个男人,最强悍的武力,就是播下一颗种子,就改变了世界!”

团长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来吧,直接打架吧,就当活动筋骨。”

“我们之间的架可以慢慢打,不着急,都打了这么多年。”老唐慢条斯理道:“但是遇到穆之霞的机会,啧啧,那可是可遇不可求。你从几万年前的垃圾堆里把南十字兵团战旗翻出来,安在咱们这兵团身上,我也就勉为其难答应了。不过,对面小穆他不认识这旗吧,也是,南十字兵团的战旗,都消失几万年了,有谁记得?既然我们举起这战旗,就不能丢人,怎么样,老团,不会以前的本事都忘了吧……”

听着耳边老唐的絮叨,团长的思绪有些飘远,那些风化得已经接近虚无的记忆浮上心头,那些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彻底忘却的面孔,清晰如初。

他仿佛回到遥远的战场,回到那熟悉的风声,那熟悉的呼喊,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熟悉的味道,硝烟的味道。

粗豪的脸庞布满沧桑,岁月在上面刻蚀下痕迹。

战士堆满岁月铁锈的心,突然缓缓运转,铁锈簌簌而落,锋芒如冰雪,炙热如烙铁!

团长咧嘴一笑,他抬起头。

那面战旗,一如当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