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五十二节 全都没有了

第八百五十二节 全都没有了

唐天的身体舒展,两百根与众人相连的法则线,就像两百根弓弦,缓缓被拉开。

朴实无华的一拳,击在空处,同样击在共鸣的节点上。

所罗门只觉得如遭雷殛,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死死抱住的光柱,陡然亮起银色光芒。

唐天脸色微变。

闷哼一声,扯着众人,便往外冲。

所罗门最后一个意识,是无尽的银光,他曾经熟悉无比的银光,把他吞噬。

轰!

失控的银光,就像崩塌的海洋,肆意横流。

银光是经过【光剑哀鸣曲】共鸣不断强化的高阶能量,充满惊人的破坏力。西部商会的护卫第一时间被吞噬,他们来不及发作任何声音,便消融在银光之中。撕裂者士兵们体内绽放一道道耀眼的银光,银光刺破他们的皮肤,映透出他们的骨骼,银色的火焰从他们体内燃烧,哀鸣惨叫声不绝于耳,他们拼命想挣扎,体内的银焰已经透体而出,他们个个化为火人。哀鸣声渐息,他们在银光之中逐渐变淡,直至消无。

可以抵挡战舰武器攻击的围墙,花费重金打造的层层防卫,在银光面前有如纸糊,一瞬间便飞灰烟灭。

银光如水,沾之即燃。

银光中,唐天他们正在拼命往外冲。

银光的威力超出唐天的预料,他全部心神空前集中,拼命地模拟着银光的波动频率。失控的银光,波动频率也同样失控,一改之前的稳定,变化无常。

必须把他们的能量波动,和银光保持同步。

只有这样,银光才会把他们视作同类,他们才不会受到伤害。只要稍有点差池,银光就会变得致命,他或许可以凭借神装,逃出生天,吉泽他们就会被银光吞噬殆尽。

死亡的直接威胁,空前集中的注意力,唐天进入一种奇异的状态。

时间仿佛变得缓慢,周围的银光,波动的频率变化在唐天的眼中,变得愈发清晰。清晰到,他甚至看到绚烂而危险的银光下,一张无形而不断波动的网。

那是……

唐天猛然醒悟,法则面!

那张无形的网,就是法则面!

他的头脑变得更加清晰,许多地方此时豁然开朗,他没有欣喜,而是依然冷静如故。空前集中的心神,让神装状态的唐天心神剔透无尘。

银光无序的波动,变得如此明了。

吉泽他们立即感受到唐天的变化,原本滞碍的脚步,突然变得游刃有余。他们就像生活在这片银光中的鱼,和银光异常合拍,仿佛和银光融为一体。

呼!

银色光海中,一群人影从冲天而起,带起一蓬银光流焰。

他们越飞越高,银光流焰就像荷叶上滑落的雨滴,纷洒成一片银雨,煞是好看。

直到此时,唐天他们才松一口中气,刚才看似从容,实则危险至极,稍有不慎,大家都要交代在那里。

“离开这里!”

唐天说完这句话,眼前一黑,失去意识。

大家还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后怕中,忽然看到大人突然向下方坠落,个个愣住。幸好吉泽反应最快,身形一闪,接住唐天。

当发现唐天已经陷入昏迷,他脸色一变,急声道:“离开这里!”

恰好此时,神色苍白的詹森也飞了过来,道:“这边!”

其他人连忙跟着詹森,朝城外飞去。

一行人不敢作半点停留,他们速度全开,飞出百里外,才停了下来。

哪怕飞到百里外,依然可以看到黑夜中远处的银光。众人不约而同沉默下来,喷薄的银光在夜色中如此醒目,可以想象蓝风城只怕已经是人间地狱。

詹森此时才发现,自己的腿在抖。

当知道【光剑哀鸣曲】的时候,他以为唐天他们死定了。能够从黄金级兵团杀招下活着出来的兵团,能有几个?或者唐天能够凭借其强悍到变︶态的个人实力活下来,其他人绝对没有幸存的可能。

可是,后面的变化,让他再次目瞪口呆。

他和撕裂者打过交道,见识过光剑哀鸣曲,可是后面不断攀升的能量波动,以及那超他想象极限的银色光海,让他本能的恐惧。

他第一时间后退了大段距离,这救了他一命。

当他看到撕裂者的士兵被银光吞没,飞灰烟灭,难以形容的恐惧占据他身体的每个部分,但这也让他突然生出一丝希望,战况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也许唐天他们赢了呢?

正是这一丝希望,让他没有落荒而逃,而是选择了坚守。直到他看到唐天他们带起一蓬银光,从那片银光海洋中冲出来的时,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真的赢了!

哦,老天!

他当时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嘴里发出无意识地感叹。

直到现在,他看着周围筋疲力尽的大家,看着远处照亮夜空的银光,他终于确信,他们真的赢了!

他们在黄金级兵团杀招之下,干掉了撕裂者!

老天……

他喃喃自语。

在他身边,所有人都望着远处银光中的蓝风城,集体失神。

他们不知道,这一战将会引起何等轩然大波。

奥利弗中将面无表情地听着手下的禀报,他今五十四岁,整齐干净一丝不苟的军装,头发有些花白,保养得很好的脸上还依稀可见当年的风霜。能够在人才辈出的圣殿,跻身中将之列,他所经历的竞争是极其残酷的。

能够在这个位置上的武将,没有一个是无能之辈。

“……我们失去了他们的踪迹,他们潜入比尔达大峡谷,我们的人也失去踪影,很有可能已经遇难。”

真是个糟糕的消息。

奥利弗眼中闪过一丝阴霾,比尔达大峡谷的地形非常特殊,绵延数千里,有着数不清的分支和暗洞,绝对是一个躲避追踪的好地方。

“我们已经把探哨分派出去,在主要区域的上空巡视。金洲匪的战斗力强悍,但是飞行能力很弱,我们有空中优势,只要我们锁定峡谷的上空,他们一定无法从我们的眼皮下逃走。”

奥利弗满意地点点头,手下的反应不慢,而且表现得很老练,能够抓住对方的弱点。

“不要着急,对方孤军深入,我们有足够的主动权。只要他们暴露了形迹,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对他们形成包围。”

奥利弗淡淡开口,他的声音低沉有力,令人不自主地信服。

“是!”手下犹豫了一下,道:“西部商会那边,催得比较急。”

“不用管他们。”奥利弗慢条斯理道。

他虽然和西部商会关系密切,但是从来不是西部商会的傀儡。他和西部商会之间的合作不过是各取所需而已,至于如何打仗,西部商会可干涉不到他。

奥利弗很清楚,他能够在中将这位置呆这么多年,固然有西部商会的帮助,但更多的还是他自身没有犯错。

西部无大仗,但是大大小小的剿匪,他的表现非常稳健,这才是真正的关键。只要他表现稳健,地位便相当牢固。功劳少?那有什么关系?五虎将之首穆之霞不也如此么?

而他只要一场败仗,看似牢固的地位,便会迅速瓦解。下面不知道多少人在盯着他的位子,中将只有十二位,想上就必需有人腾出位子。

圣殿从来不缺厉害的武将。

只要他自己稳,西部商会不仅不敢向他翻脸,还必需拉拢他。

“沃伦长老,您不能进去!大人正在举行军事会议!”

“我有急事向大人禀报!”

“抱歉,军事会议期间,任何人不得打扰!”

“不行,我有急事!我必需马上见到奥利弗大人!”

……

门外传来一阵喧哗,奥利弗微不可察地皱起眉头,心中产生强烈的不满,西部商会越来越不像话了,竟然如此嚣张跋扈。

“让他进来。”

奥利弗淡淡道,眼中的那丝不满迅速掩藏起来。

手下连忙去打开大门,一道身影立即冲了进来。

当奥利弗看清沃伦长老,不由一愣。这还是沃伦长老吗?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多岁。

奥利弗心中一突,生出一丝不详的预感,他连忙问道:“沃伦长老,您这是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沃伦长老色苍白,带着一丝惊惧,嘴唇微微哆嗦:“大人,不好了,不好了!”

奥利弗心中不详的感觉愈发强烈,声音也变得尖厉起来:“沃伦长老,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干掉了撕裂者,蓝风城……蓝风城……”沃伦长老哆嗦得更厉害。

撕裂者?奥利弗眼角一跳,怎么跑出来撕裂者?但是后面的话,让他莫名惊慌起来,他霍地站起来,厉声喝道:“蓝风城怎么了?”

沃伦长老浑身哆嗦,道:“蓝风城……蓝风城没有了!”

“没有了?”奥利弗呆了一呆,但是下一刻,他的表情就变得凶狠起来:“什么叫没有了?沃伦长老,你给我说清楚!”

“全……全都没有了。”沃伦长老就像梦呓般,他的眼中尽是恐惧。

全都没有了……

偌大的会议室一片死寂,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惊得呆住,只剩下沃伦长如梦呓般的声音。

“蓝风城分部请了撕裂者来帮忙,没想到当天晚上就遇到袭击。撕裂者用了光剑哀鸣曲,但是他们全都死了,蓝风城……蓝风城受到波及,彻底被抹去了。”

蓝风城彻底被抹去……

大家面面相觑,莫名的恐惧充斥他们身体的每个角落。

奥利弗跌坐在地,脸色惨白如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