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五十一节 唐天的办法

第八百五十一节 唐天的办法

【光剑哀鸣曲】,撕裂者佣兵团最负盛誉的杀招,黄金级的兵团杀招。

兵团杀招只是一种通俗的说法,往往特指那些威力具大的特定战术,是每个兵团的杀手锏。在兵团制霸的圣域,兵团战术的发展有着悠久的历史。兵团杀招便是这样的产物,这类战术威力具大到甚至可以一举扭转战局,但是实施条件苛刻。它们有的会对士兵体力的透支,有的会对武将产生惊人的负荷,甚至可能导致受伤。所以不到关键时刻,往往不会发动,这也是为什么大家认为撕裂者佣兵团充满了干劲的原因。

每个兵团的杀招皆不相同,武将不同,士兵不同,自然杀招也不相同。

兵团杀招的威力,也同样天差地别,因此也有着严格的分阶,从最普通的青铜级,到白银级,再到黄金级,而最高则是无双。

黄金级的兵团杀招,放眼整个圣域,都是令人瞩目。

很少有人知道,拥有黄金级兵团杀招,是成为中将的硬性条件之一。

在人才济济的圣殿内部,黄金级兵团杀招都是强者的门槛,在民间,拥有黄金缓兵团杀招的武将,更是凤毛麟角,所罗门的天资可见一斑。

若非所罗门的性格过于阴冷嗜杀,实在不得圣殿的喜爱,他早就被招入圣殿。

所罗门亦不喜欢被管束,他创立撕裂者,很快便把它发展成光明洲最著名的佣兵团之一。佣兵团在光明洲的地位很低,光明洲兵团体系十分成熟,它们数量众多,等阶森严。光明洲壮大的历史,更是一部征战史,战功赫赫的兵团多如牛毛,许多白银兵团都有着辉煌的过去。

在如此环境下,佣兵团的地位可想而知,他们大多成为一些财大气粗商会的附庸。撕裂者没有,因为所罗门,因为【光剑哀鸣曲】。

【光剑哀鸣曲】第一次出现,便轰动光明洲,

黄金级兵团杀招出现在一个佣兵团上,这样的事情,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撕裂者佣兵团名声大噪。

耀眼的银色光剑,在黑暗中如此醒目,令人心悸的轰鸣声,挟着恐怖的威势,笼罩全城。

果然不愧是黄金级兵团杀招!

大家睁大眼睛满脸惊叹,他们绝大多数都充满了好奇,能够亲眼目睹黄金级兵团杀招的机会,可遇不可求。

每个人都是信心满满,这段时间的风雨飘摇,导致人心惶惶,他们无比希望撕裂者能够获得胜利。此时最得意的,无疑要属里奇。聘请撕裂者他是需要冒一定风险的,如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白白花费了这么巨款,他的死敌一定会抓住这点攻击他。

他赌对了!

视野内的银光威严肃穆,让他无比激动,如此强悍的威势,谁人可挡?

如果能诛灭这股悍匪,如此巨大的功劳,足以让他再上升几个台阶,跻身商会最核心的权力圈。他面色泛起亢奋的潮红,那是他无数次幻想,如今却离他如此之近,触手可及。

当这片光芒消散,自己的梦想就实现了吧。

他的身体不自主地微微战栗,呼吸亦得急促,眼睛瞪大,这是无比美妙的历史性时刻,他不要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眼前的一幕确实美妙无比。

唐天面无表情。

对方能量共鸣,确实有独到之处。最特别的地方,对方的共鸣并不是在一个特定的频率上,而是通过共鸣增强,增强之后再次达到共鸣,再次增强……

如此循环下去,从理论上来说,这可以无限增强。

但是唐天很清楚,不可能无限增强,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对方挑错了敌人。对于罪域出身的神装兵团来说,能量共鸣,从法则的角度来理解,其实更加简单。而模拟能量,也是他们踏入圣域后的每天都需要进行的基本功。

当光剑开始共鸣发出令人心悸的清音后,炽亮耀眼的银光,就像一种可怕的毒素,开始以惊人的速度蔓延。那两百人身上五彩斑斓的光芒,正在逐渐被侵蚀成银色。

场内的银光变得愈发强烈耀眼,整个蓝风城亮如白昼。

好可怕的【光剑哀鸣曲】!

所有目睹这一幕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如此厉害的能量侵蚀从来没有听过。他们几乎看到结果,一旦银色完全蔓延,也就意味着这伙土匪的死期。

耀眼的银光已经连成一片,如同一片浮动的银色光海,银光如此强烈,哪怕远远观看,众人的眼睛也有如针扎。大家震撼之余,也更加充满信心。

汇集成一片的银色光海过于耀眼,这也导致它的下方在视觉上是一片深沉的黑暗。

正是在这片视觉的盲区里,一滴汗珠,沿着所罗门的鼻梁无声滑落。

他瞪大的眼睛中,尽是震骇!

怎么可能?

对方的能量波动频率,正在和逐渐向他们接近!

他们这是想干什么?

五彩斑斓的光芒逐渐被染成银色,在外人眼中,这是【光剑哀鸣曲】的特殊威力,可是,所罗门却异常清楚,这根本不是什么敌人被能量侵蚀,而是对方的能量波动,正在不断地向光剑的能量波动靠近!

若非亲身体验,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事上还有如此诡异的作战方式。

【光剑哀鸣曲】是他所创,银光的能量波动非常特殊,银丝的能量波动在不断共鸣中,发生变化,才形成独一无二的【光剑哀鸣曲】现在释放出来的能量波动。

对方竟然能够直接模拟,这完全颠覆了他所有的认知。

光剑的银光不仅没有给对方伤害,反而像找到了同类,和对方的银光在融合。

所罗门强自镇定心神,对方竟然能想到用这样的方式躲避【光剑哀鸣曲】的伤害,实在太厉害。

不过,你们又能坚持多久呢?

共鸣在不断持续,银光也在发生变化,越到后面,银光的威力会越强,对士兵的负荷就越大,没有经过专门修炼,根本无法承受。只要对方承受不住,就会露出苗头,到那时,变得更加霸道的银光照映之下,对方的血肉会在瞬间飞灰烟灭。

来吧!

想用我的绝招打败我?真是痴心妄想!

所罗门胸中战意炽烈,双目银光更盛,啪,另一只手也握上光剑,他闭上眼睛。

他要让共鸣变得更强烈!

嗡!

清越的颤音在银光所化的海面掠过,原本平静的银色光海,骤然变得汹涌。

银光之中的神装兵团,每个人的肌肤都染上一层水银,看上去他们和撕裂者兵团其他的小队没什么区别。

神装兵团修炼光之法则的可不多,他们之所以能够模拟这种能量波动,全都是跟着从法则线传来的波动变化。一开始他们觉得很新奇,这可是全新的体验。

但是随着共鸣的变化,他们也不得不全神贯注捕捉法则线传来的波动,因为波动在变化,在不断变得更加强烈。

唐天在众人中间,他周围的银光浓郁到有如实质。

冰冷的眸子,闪过一丝杀机。

那我就给你加把火吧。

神装兵团的银光变得更加炽亮,他们主动加强了共鸣效应。

所罗门立即有所察觉,但他心中冷笑,找死!

对方这是找他拼对【光剑哀鸣曲】的控制力,简直不自量力!

十六把光剑,感受到他的战意,颤动得更加厉害。

原本令人心悸的轰鸣声,反而越来越小,直至完全消失。但是无形的威压,却变得恍如实质,围观者只觉得心头压了颗大石头,说不出的难受。这种难受感在不断增加,许多人承受不住,纷纷飞远。

双手握剑的所罗门双目紧闭,全身心提升共鸣。

银光之海的海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不断上涨。

所罗门从来没有把【光剑哀鸣曲】提升到这般地步,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要被撕裂,时间一点点流逝,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在他的心头慢慢滋生。

手中的光剑传来的振动越来越强。

它就像一头从沉睡中惊醒的远古荒兽,蠢蠢欲动。但是真正让所罗门感到惊恐的是,它在失控!

光剑传来的力量,已经接近他控制的极限。

怎么会这样?

他们怎么可能还在坚持?

恐慌一旦开始,便再也难以扑灭,他愈发觉得手中的光剑对他的冲击强烈。

银色光海中,众人完全如同白银铸造的雕塑,每个人神情肃穆。大家脸上没有半点嬉笑之色,一开始他们还很从容,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变得有些吃力。

这已经超出他们平日训练的范畴。

银色的光海依然以惊人的速度上涨。

手中的光剑已经变成光柱,所罗门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抱住它,就像死死抱住一头狂暴的凶兽,他的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到这一刻,他终于弄明白唐天的意图。

对方要撑爆他!

手中的光柱,随时可能爆炸,他心中一片绝望,但是骨子里的狠劲却让他不甘于这么失败。

一起下地狱吧!

迎接他心中怒吼的,却是一双冰冷到极点的眸子,哪怕如此强烈的银光,也无法遮住它的存在。

等等!

所罗门蓦地看清对方的动作,身体有如弓弦,拳势已拉开。

这是……

所罗门的思维仿佛顿住,大脑一片空白,眼睁睁看着这朴实无华的一拳,击在空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