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五十节 【光剑哀鸣曲】

第八百五十节 【光剑哀鸣曲】

所罗门脸色大变。

当他嗅到危险,到对方发动,其间的时间短暂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刚刚的隐隐危险,就像黑暗远处微弱的火光,但是此时,对方恍如实质的杀意,有如黑暗中的太阳,如此耀眼。

对方完全不在意暴露自己。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目标赫然是自己。

为什么对方会知道自己躲在这里?自己的隐匿哪里露出破绽?

他没有时间想这些问题,杀意如剑锋直指眉间,极度强烈的危险感让久经沙场的所罗门心惊肉跳。若是一般的武将,面对如此突然的变故,如此强烈的杀意冲击,要么茫然无措,要么大脑一片空白。

凶名极盛的所罗门立即展现出他过人的一面。

“集光!”

所罗门的厉喝在夜色中的突然响起,西部商会的护卫们个个神情茫然,而撕裂者队员却本能地弹地而起,早就在最合适位置的武器,朝所罗门方位挥去。

无数如箭银光,雨点般飞向所罗门,把所罗门隐藏在黑暗中的身形映照得雪亮。

所罗门脸上不见半点惊慌,他不知何时手中多了一把银色刺剑。他面色凝重肃然,手中银色刺剑闪电般划过一道弧线,银色的剑光仿佛有莫名的吸引力,漫天激射而至的银光在空中一偏,像被磁石吸引,朝所罗门手中的银剑飞去。

所罗门面前的围墙此时无声粉碎。

所罗门腹部骤然内收,手中弯曲的银色剑身,蓦地下压。

雨点般飞来的银光,此时恰恰汇集成一个竹篮大小的银色光球,下压的剑身,像鞭子抽在银色光球上。

银色光球倏地爆裂!

轰!

汹涌的银光束,如同开闸的洪流,轰然向前方倾泄。

黑暗中的蓝风城瞬间被照得亮如白昼。

一出手,所罗门便没有任何留力,他事先有准备,突然爆绽的银光没有影响到他的视野,百分之九十的敌人在这一招面前,都会被突然的强光晃花眼。但是心头萦绕的强烈危险感,让他不敢有须臾停顿,也不管击中还是没有击中,身形暴退。

早在选择地点时,他便选择好退路。永远不要只考虑胜利,这是他无数次战斗总结下来的心得。他的身形如同闪电般在半空中划出一个“z”字形。

高速移动中的所罗门,眼角余光瞥见看刚才【集光】轰击的地方,一个巨大的缺口,深深的沟痕延伸到几十丈开外,沿途只剩下焦黑的断垣残壁。

没有尸体!

没有击中!

所罗门瞳孔一缩,心中凛然。刚才对方的气息如此强烈,他几乎不费力就锁定对方的位置,难道是虚晃一枪?

嘶!

一道红色刀芒擦着他暴退的身体,掠过两名西部商会护卫,两蓬鲜血飞溅还没散开,竟然诡异地被吸入红色刀芒之中。余势未绝的红色刀芒悄无声息没入墙体,墙体如同松脆的饼干,瞬间碎成粉末。

冷汗瞬间布满所罗门的鼻尖。

那道红色刀芒十分不起眼,但是如此诡异。

更糟糕的是,刚才的【集光】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损伤。

【集光】是所罗门独创,威力强劲,能够形成一个扇形的攻击面。只要对方在攻击面内,那就在劫难逃!

心念电转,所罗门身形没有半点停顿,快如闪电,没入早就准备好位置。几乎是他刚刚抵达,呼啦,他就被部属们层层围住。

所罗门心头微松,他终于感觉些许安全。

吉泽眸子一冷,心中懊恼,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刀竟然落空。

唐天没有理会吉泽的心情,对方的反应之快,反击和后撤之果决,都让他感到意外。自打他领悟神装之后,他就像战场上的神,没有什么能够逃脱他的手掌。

今天所罗门惊艳的表现,让他古井不波的心境,泛起一丝波澜。

但是这丝波澜一闪而逝,他重新恢复冷静。

他脚尖轻点,法则线的带动下,神装兵团就像一团虚影,瞬间消失在空中。

所罗门的身体微微战栗,眼中却没有多少惧色。

上一次如此狼狈是什么时候?他已经不太记得。他到现在还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如影随行的危险感,仿佛在刀尖上起舞,随时可能丧命。

心悸之余,他心中却升起一丝罕见的兴奋,好久没有这么刺激的感觉。

战斗开刚刚开始,他重新眯起眼睛,口中发出一声古怪的嘶声,就像黑暗中的毒蛇吐出舌信:“嘶!”

嘶嘶嘶!

好似黑暗中蛇群起舞,一道道银色光丝浮起,所罗门的眸子里也泛起一抹银光,他就像一条蛇王,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冰冷。

银色光丝如雪花般向他飞来,没入他手中的银色刺剑。强烈的银光遍布剑身,尖锐细小的剑身,消失不见,所罗门如同握着一把光剑。

就在同时,错落分布的岗哨同时亮起银光。

岗哨的人数不一,少则十多人,多则五六十人,他们身上同时亮起银光。他们身上银光迅速向周围蔓延,和队友身上的银光汇集一片,化作更大的银色光团。

黑暗中,突然亮起十几个银色光团。

唐天再次感到有些惊讶,共鸣,他感受到非常强烈的共鸣。对方手中的光剑,和周围十多个光团,产生非常强烈的共鸣。

这种共鸣严重干扰了附近的能量,这片空间的能量近乎停滞。

唐天漠然的眸子亮起一丝精光。

视野中,每一个光团正在急剧地变化,它们和光剑之间的共鸣,变得更强烈。空气中杀机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攀升,好像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在破茧而出。

很厉害。

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迟疑,唐天开始反击。

眼前看似完美的共鸣,在他眼中的世界中迅速分解,一道道看不见的波纹,被准确捕捉。唐天心中赞叹,不得不说,对方对能量共鸣的理解非常深刻,才能创造出如此另类的共鸣。

十六个光团,就像十六个子音腔,而手中的光剑,却有如音源,它们的共鸣,在激荡中不断地增强。

但是,从来没有什么攻击无懈可击。

唐天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几乎是他心念一动,周围的两百人有如花朵绽放,划着弧线呼地向四周飘散开来。

接受到法则线传来的指令,两百人同时出手。

两百道各色光芒,在空中骤然亮起。

所罗门手中的光剑一颤,十六个光团几乎同时一颤。

他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共鸣!

对方的两百记攻击,竟然同样形成共鸣!对方用共鸣的方式,扰乱己方的共鸣。

他第一反应是,这不可能!

他觉得不可能的,不是对方的反应如此迅速,而且想到以共鸣破解共鸣的办法。让他觉得不可能的,是对方的两百记攻击,颜色各异,明明是不同属性的能量。

如此驳杂的能量,怎么可能形成共鸣?

这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忽然间,他心中生出一丝寒意,这伙神秘人是谁?

他们真的是土匪吗?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有如此强悍的土匪,对方对能量共鸣的理解,显然不在自己的水平之下。这绝对不应该是一个土匪头子能够拥有的素养。

这个实力级别的精锐……只有一个地方可能拥有,那就是圣殿!

难道上面要对西部商会动手?

他脑海中不自主闪过这个念头,但是很快他便强自镇定下来,高层的斗争和他也没什么关系。

他需要考虑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完成任务。

圣殿?

能够与这样的敌人交手,也是难得的机会啊,来吧,那就看看谁对能量共鸣的理解更深刻!

泛着银光的眸子闪过疯狂之色,所罗门背后全都汗湿,但是他阴鸷的脸庞此时狰狞无比。

共鸣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他手中光剑振动的频率,也达到他能够控制的极限。

是时候了。

手中的光剑一寸一寸扬起,他的动作非常缓慢,就好像手中的光剑重若千钧。

一处岗哨五十人撑起的银色光团一颤,一道银色光束缓缓从光团上升起,当银色光束升起到一半,大家才赫然看明白,这是一把光剑!

十六个岗哨,十六把光剑,轰然齐鸣。

嗡!

震颤人心的嗡鸣声响彻整个蓝风城。

被刚才动静而惊动的蓝风城民众们刚刚起来,便看到如此壮观的一幕,每个人都不由倒抽冷气,露出骇然之色。

塔楼上的詹森此时如堕冰窖,脸色惨白如纸,一个名字闪电般闯入他脑海,撕裂者佣兵团!

撕裂者佣兵团最著名的兵团杀招,【光剑哀鸣曲】!

竟然是撕裂者佣兵团!

如果他知道撕裂者佣兵团驻守在这,他一定会想尽办法让唐天取消计划。他心中无比懊恼,该死的,今天白天的侦察他完全没有发现撕裂者佣兵团,他的这个致命疏漏导致全面的失败。

他知道撕裂者有多么厉害,和其他人道听途说不听,梅斯菲尔德商会曾经和撕裂者打过交道。他对这支冷酷无情却又老辣的佣兵团印象深刻,尤其是他们强悍的战斗力。在那次任务中,他们没有动用【光剑哀鸣曲】类似的杀招,就已经完美地完成任务。

他们这样的游击作战,完全没有必要去碰撕裂者这样的硬骨头。

都怪自己……

真是该死!

难道这是个圈套?

他蓦地惊醒,手脚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被惊动的人们,此时亦有人认出来【光剑哀鸣曲】,惊呼声不时响起,但是这些惊呼声之中充满了惊喜。大名鼎鼎的撕裂者佣兵团驻守在蓝风城,蓝风城的安全性大增。

最让大家感到安心的是撕裂者佣兵团看上去充满干劲,连【光剑哀鸣曲】这么强悍的杀招,都毫不犹豫使出来。

能够在【光剑哀鸣曲】下活下来的兵团,能有几个?

他们充满信心和期待。

但是没有人看到所罗门泛着银光的眸子流露出难以形容的惊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