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四十六节 兵的战略构思

第八百四十六节 兵的战略构思

庞大的船队,就像黑压压的鸟群,朝远处飞去。

钟离白远远地眺望,负责护送的是零部舰队,白野洲的势力几乎被他扫荡一空,不需要担心半路被抢之类。看到零部舰队还算平稳的飞行姿态,他不由露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看来这帮家伙最近没有浪费时间。

他转身环顾身旁如同森林般的青铜怪兽,胸中豪气顿生。

以前他非常羡慕统率零部的聂秋,零部队员的素质实在太好,拥有强劲的个人实力,钢铁般的意志纪律,绝对的服从性,韩冰凝等人个个都能独挡一面,相当出色。

他们是任何一位将领都梦寐以求的士兵。

相比之下,他手下的这些土匪山贼们,是一群乌合之众。

但是如今,他已经不羡慕聂秋,零部依然是一支强悍的兵团,但是他的怪兽团,也同样毫不逊色。眼看着一群乌合之众,在自己手上,慢慢蜕变成一支骁勇凶悍的雄师,这样的成就感让他为之沉迷。

不,现在还只是个雏形,距离真正的雄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钟离白充满信心。

一想到接下来的战斗计划,体内的战意骤然被点燃,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焰,在他体内流淌激荡。

前途密布的荆棘危险,他却视作乐趣,在生和死之间的挣扎的刺激,让他为之沉迷。在敌人的腹地,破坏,肆无忌惮破坏,像狼一样在敌人的重围之中寻找战机,这才是他想要的战斗,这才是他想要的人生。

真是让人热血沸腾!

“出发!”

低沉有力的命令,就像头狼的低吼。

怪兽团轰然行动。

白野洲的战舰坟场的,如今已经成为一个热闹无比的工地。巍峨的光明号船体人头攒动,在上面忙碌的工匠们看上去就像密密麻麻的蚂蚁。

光明号周围的空地上,堆满了各种材料,五颜六色,散着不同的光芒,这些都是怪兽团在晓光城的战利品。

弗兰克斯的目光在螺丝身上停留片刻,感觉有点怪异。

当唐天和螺丝带着一堆图纸回来的时候,他心中还是有些嘀咕。并非对唐天的不信任,而是他深知像光明号这样的超级兵团战舰,建造的难度有多大。虽然最难的船体已经不需要他们考虑,但是哪怕其他部分的建造,也非易事。

新鲜出炉的战舰图,立即印证了弗兰克斯的担心绝对不是多余。图纸上的新战舰形状奇怪极了,看上去像用一堆泡沫堆成,他甚至会担心它们会不会掉下来。

这是什么怪船,他当时目瞪口呆。

好吧,只要能飞就行,回过神来的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本来按他的想法,找不到造船大师,那找一个高阶造船师凑和一下也行。没想到大人竟然把这个工程直接交给了螺丝,他也终于弄明白了螺丝的职业,机关大师。

能够在任何一个领域获得大师称号的人都令人肃然起敬,机关大师也不例外。但是一位机关大师出任造船总监,别说弗兰克斯没见过,他连听都没听说过。并不光是技术方面,更多的是工程方面。机关傀儡才多大,一个人甚至几个人就完全足够。可是再小的战舰,都需要一支队伍团队协作完成。而像光明号这样的超级兵团战舰,需要数十支,甚至上百支队伍合作,才有可能完成,这对造船总监的要求苛刻。

但是连续几天下来,他却惊讶地发现螺丝的指挥有条不紊,相当老练。

难道机关师也这么厉害吗?

弗兰克斯心中疑惑无比,他负责材料的调度,对工程的了解绝对不止于表面。且不论战舰的制造水平,螺丝表现出来的调度能力,绝对是经手过大工程的人。

可是他想破头也想明白,一个机关大师,怎么会精通大工程?

唐天正在和兵沟通着。

“螺丝自己要来……”兵沉默了片刻,才道:“也好,无论是生是死,战场永远是我们的归宿,你帮我照顾好他。”

“放心放心,我可没蠢到让他上前线。”唐天得意洋洋道:“他在造战舰呢,一艘超级兵团战舰,光明号听说过吗?光明洲第一代超级兵团战舰,现在只剩下船体了,我们打算废物利用一下。没有造舰大师,只能让螺丝凑和着上了。”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兵对螺丝充满自信:“记得我们基地吗?还有军械库,这些大工程,以前都是螺丝负责,当时他可是我们兵团头号工头。他建的东西都上万年,都还能用。”

“我对螺丝有信心。”唐天信誓旦旦道,随即又补充了一句:“反正也没有其他选择。”

兵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转而问:“钟离白应该出击了吧,他的计划不错,就是他自己的危险比较大。不过这家伙比较疯狂,挺适合干这种脏活累活。说起来我们还得感谢狮子座,送了两名大将给我们。”

兵吹了声口哨,唐天可以想象到这家伙吞云吐雾沾沾自喜的模样。

“你那边能守得住吗?”唐天有些担心地问。

兵想了想,才吐出一个字:“悬。”

唐天模仿兵刚才吹的口哨:“不会吧,南十字兵团硕果仅存的名将,居然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现在竟然连守住的信心都没有。唐丑要是知道,他努力追赶的家伙,就是这水平,一定会痛哭流涕。”

兵哈哈一笑,不以为意:“真是个悲伤的家伙。”

他语气一转,变得严肃认真:“勾成闻刀已经发疯了,你知道最近他手下伤亡多少吗?超过六万,但是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光明洲支援的兵团已经在路上,超过二十万人。二十万炮灰,再加这么一个不要命的疯子,防线已经快到临界点。”

唐天没想到情况变得这么糟糕:“那你那边是什么打算?”

兵嘿然得意一笑:“你不觉得这对我们是好事吗?”

“防不住了还是好事?大叔,你脑子没有烧坏吧。”唐天皱起眉头。

“哦哦,忘了以你的智商,想要看明白这里的玄机,是完全不可能的。”兵又吹了个口哨:“以前我们坚守商洲,因为这是通往天路的通道,是我们的后路。可是现在,我们胜利的关键在哪?恭喜你,少年,你将成为整个战场最关键的胜负手!”

“这个我知道啊。”唐天还没太弄明白。

“胜负手变成你之后,我们的作战计划就需要围绕着你来进行,坚守商洲已经不是那么必要。那是通道口,需要进入蓝海,他们很难在短时间找到。何况我们有巴巴拉他们的觉醒兵团,在蓝海有着绝对主场优势。无法阻止大军,干扰他们探路是绝对没有问题。也就是说,在短时间内,哪怕勾成闻刀占据商洲,他也去不了天路。”

兵的语气异常冷静。

“你既然成为胜负手,那意味我们现在需要实现两个目标,一个目标是时间,争取什么时间呢?你发动的时间。而另一个目标则是迟滞他们回援的速度,也就是说,在你直插光明洲心脏之前,拖住他们。让出商洲,就是这目的。”

兵冷静得像冰一样,没有一丝感情,唐天完全被他构想的战争计划吸引。

“他们占据商洲,第一件事,就是需要守住商洲。我会留一个废墟给他,然后不停地骚扰攻击他。勾成闻刀善攻不善守,四面环敌,想要守住商洲,另外两路大军也一定会同时在商洲附近布防。而我们的攻击重点,是他们的补给线。只要我们切断他们的补给线,他们的补给压力就会很大。”

兵忽然轻笑:“他们一定会考虑这个问题,比如这次他们带的补给肯定相当多。商洲距离光明洲遥远,想要保证漫长的补给线,他们的力量会大大分散。甚至为了确保补给线的安全,他们会从光明洲内再调兵团过来。如此一来,光明洲内部就会变得更加空虚,你也更加容易得手。而我们只需要集中力量,切断他们的补给线。补给线不是我们的真正目标。我们真正的目标,是拖住他们回援的脚步,为你的致命一击创造机会。”

“有点厉害啊。”唐天喃喃,他不得不承认,兵的构思非常出色。

关键是,相当有实现的可能性。在不知道他存在的情况下,光明洲是绝对猜不到他们真实的战略意图。

兵不为所动,此时他的散发着强烈的气场,沉声道:“为了让对方上当,我们不会那么快放弃,相反,我已经下令小鹤子死守防线,还派了大量的增援。不仅如此,我们的撤退也会一步步来,尽量给你争取时间。你的任务也不轻,这次和光明洲三个家伙交手,发现他们真的水平确实厉害。虽然光明洲只剩下家亚一个,也绝对不好对付。你一定不能给他反应的时间,家亚擅守,一旦他决定死守,你不能迅速解决战斗,形势就变得对我们非常不利。而且,少年……”

兵的话语一顿,变得异常的认真:“你一定要抓紧时间,你现在的每一秒,都是别人用生命换来的。”

唐天浑身一震,杀意骤浓,眼中精光大盛,表情变得沉凝认真,没有半点平日的嬉笑,他用力点头,郑重无比道:“我会的!”

兵重重道:“必胜!”

唐天用力握紧拳头:“必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