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四十五节 兵不刃血

第八百四十五节 兵不刃血

地面的轰隆声,惊醒了沉睡中的红土城民众,人们纷纷穿上衣服,飞上天空。

一个个身影冲天而起,转眼间天空便密密麻麻飘浮许多人,每个人脸上都隐约可见惊慌之色。

当深沉的青铜洪流,踏着晨曦的光芒,出现在地平线的尽头时,整个红土城一片死寂。

片刻后,惊慌失措的尖叫几乎同时响起。

“金洲匪!”

“金洲匪来了!”

……

绝望的死灰在一张张惊恐的脸庞漫延,他们想过金洲可能会来红土城,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

轰隆,轰隆。

怪兽营前进的步伐整齐如一,扬起遮天蔽日的灰尘。沉重的怪兽,每一步沉重无比,一万多的怪兽脚步同时落地的威势,地动山摇。哪怕隔着老远,每一步的轰鸣,都仿佛如敲在众人心中的重鼓。

扬起的黄沙飞舞,一具具狰狞的青铜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

这就是金洲匪,凶名赫赫、如日中天的金洲匪!

它们速度不快,如同一座移动的青铜丛林,缓缓向红土城逼近。

他们从容不迫,好整以暇,沉重的步伐汇集成的洪流,如同万钧重锤,一锤接一锤地落在红土城上空众人的心上。所有的抵抗意志和坚心,在这样一锤一锤的重击之下,开始迸裂,蔓延,直至崩溃。

红土城彻底炸开窝,无数人像无头苍蝇般在城内乱窜,见机得快的人已经带着随身的包裹,从另一个城门,向远处逃遁。

青铜洪流挟着飞舞的黄沙,来到红土城外,骤然停了下来。

呼!

大风吹尽黄沙。

一具具狰狞的怪兽,终于呈现在众人面前。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所有目睹这一幕的警卫、民众,都不自主摒住呼吸,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他们的喉咙,几近窒息。

他们大脑一片空白。

“降还是不降?”

蓦地,钟离白狂野的咆哮如雷般在死寂的天空炸开,浓郁到几乎要溢出来的杀意,让众人仿佛骤然进入凛冬。

还未待他们反应过来。

城下如林的狰狞怪兽同时跺脚,地面仿佛被狠狠敲了一记的鼓面,城墙的尘土被震得飞场。

“降还是不降!”

万人齐声怒吼,上万道音波汇集成震颤人心的洪流,带着嗡嗡的尾音,缓缓消散在空中。

排山倒海的杀意凌空扑面而至,天地色变,红土城仿佛下一刻就要被碾压得粉碎!

所有的抵抗意志,还未燃烧,便被洪流冲散。所有的热血,还未冷却,就被彻底拍得粉碎。

如死一般的寂静,如死一般的灰白。

红土城,投降。

运输船上的梅莉莎和詹森此时完全被震住,两人的表情如出一辙,张大嘴巴,表情凝固,他们大脑一片空白。

足足过了半分钟,两人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刚才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极限。

红土城的守卫虚弱,他们很清楚。他们从来没有觉得,红土城能够抵挡怪兽兵团的脚步,但是他们也从来没有想过,怪兽团竟然能够可以兵不刃血拿下红土城。

这里是白野洲,凶徒横行、盗匪肆虐的西部,任何一个城市的警卫,都不是意志薄弱之辈。城内的商会,稍有身家,便有数百护卫,个个骁勇善战。像西部商会这样的顶级商会,各种护卫加起来上千一点都不奇怪。加上大大小小的采矿团,雇佣兵团,红土城战斗人员的数量,远远超过怪兽团!

可是,红土城投降了。

这是令人无法想象,若非亲眼目睹这一幕。

但是亲眼目睹,就连梅莉莎,都无法抱怨红土城缺乏抵抗意志。

没有人能够在这样的威势,保持抵抗的意志。作为一位旁观的队友,梅莉莎自己在那一刻,被震撼得大脑一片空白,她可以想象,红土城上空的那些人,心中的惊骇会达到什么地步。

这是一群真正的怪兽,他们凶悍、骁勇、疯狂,当他们以钢铁一般的纪律组成一支兵团,他们只会带来绝望和死亡。

詹森同样神情呆滞,脸色苍白。

但是片刻之后,他喃喃自语:“心理战……”

他曾经在兵团担任过,自然能够看得出来,钟离白使用的是心理战。可是,能够把心理战运用到这般地步,钟离白的水平绝对不低。

就詹森的经历来看,他见过的那些武将,没有一个人能够做到。

真是一名可怕的武将!

这一战,不,并没有战,彻底颠覆了他之前对钟离白的印象。之前他对钟离白的印象并不好,粗鲁莽撞暴虐,带着一丝神经质,总是会让人放心不下,觉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做出出格的事情。相比之一下,另一位武将聂秋,却是气度非凡,无论什么时候,都那般云淡风轻。

詹森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

看似粗豪暴虐的外表之下,这个家伙有着极深的城府。

南盟,果然非同寻常!

詹森心生感慨,光明南征刚刚开始的时候,光明洲上下都极为乐观,大军一鼓而下。战争的初期,也确实是如此,南域也好,南盟也好,都是一触即溃。但是随意战争的进行,南域虽然也组织了抵抗,但是威胁不大。而刚刚成立的南盟,却出人意料地稳住局势,展现出惊人的韧性。

以前詹森没有想太多,但是如今近距离接触,才知道这群人是多么厉害。

每一位都有其独到之处,大人麾下竟然聚集了如此众多的人才,詹森的心头莫名火热起来,对未来多了几分憧憬。

梅莉莎一见到钟离白便道:“恭喜将军。”

钟离白摇头:“没什么可恭喜的。”

梅莉莎以为钟离白是在谦虚,不由笑道:“到底是一场胜利。”

“这也叫胜利?”钟离白不以为然,满脸不屑和轻蔑:“一群废物,也配做我对手?你们速度快点,不要浪费时间。”

说罢,转身离去,留下的梅莉莎和詹森,一个满脸怔然,一个满脸佩服。

红土城家家大门紧闭,他们躲在门后瑟瑟发抖,在西部如果发生土匪破城,烧杀抢掠才是常态,屠城都不令人奇怪。

钟离白带着亲卫队,杀气腾腾沿着街道巡视。

学院出身的钟离白匪气十足,但是对于纪律的恪守,几乎如同本能。他的纪律只有一条,服从他的命令。他很清楚自己的手下是一群什么货色,这是一群真正的土匪,十多年养成习惯没有那么容易改变。

钟离白面色阴沉,他身边十多名士兵被亲卫队抓住,痛哭流弟,不断哀求。

“一个不留。”钟离白的语气冷酷得没有一丝温度:“尸体吊在红土城最高的地方,敢违背我的命令,就要有死的思想准备。”

他可以容忍自己的士兵以前是土匪,也可以容忍他们现在还是土匪,只要是他的命令。

至于未来,他们要先在自己手下活下来再说。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不是什么爱兵如子的好将军,他相当有自知之明,而且深以为荣。

当梅莉莎看到吊在高处的尸体,脸色发白,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冷酷的将军,连对自己人都是如此残酷。他难道就不怕手下的士失反抗吗?

而詹森脸上的敬意更重,钟将军治军之严,真是超乎想象啊。

两人对于红土城非常熟悉,在他们的引导下,他们很快找到红土城的内库,包括西部商会在内一些大仓库。钟离白他们来得太快,仓库的物资根本没有来得及运走。

抢船、抢工匠、抢材料……

钟离白忽然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和土匪也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依然不断地催促着士兵加快效率。

看到热火朝天的场面,他相当满意。

士兵们没有遭遇任何抵抗,市政内库也好,商会仓库也好,对于那些警卫们来说,反正不是他们的东西,犯得着为之拼命吗?

这才是钟离白之所以不去抢那些民众的原因,而非是什么秋毫不犯之类古板的训条。抢民众的东西,那是他们辛辛苦苦积累下来的财产,肯定会有很多人会拼命。

流血冲突之类,钟离白压根不在意,他只是嫌这种方式效率太低。

至于被斩杀的士兵,不是因为他们抢掠民众,而是因为他们违背了他的命令。

“动作快点,十个小时后,我们撤退。”

钟离白突然沉声道。

梅莉莎一呆,看了一眼堆积如山的仓库,忍不住道:“十个小时,我们搬不完!”

“搬不完就不要了!”钟离白斩钉截铁道。

“可是……”梅莉莎急声道。

钟离白一挥手,冷冷道:“没有什么可是,这是命令!”

詹森连忙拉住梅莉莎,他知道钟离白一旦下了决定,便一定不会更改。

钟离白没理会两人,他的目光仔细盯着地图,心中默算着时间。他有着出色大局观,他知道,在零部没有形成战斗力之前,他必需承担起吸引敌人注意的重任。

如今怪兽团的规模和战斗力,对方也差不多摸清了。

现在对方一定在集结兵团,准备前来剿灭他们。兵团的集结,是需要时间的。

这段时间,就是自己的机会。

钟离白眼中凶光一闪而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