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四十三节 说破

第八百四十三节 说破

当螺丝的手一碰到青铜箱,半米高的青铜箱就像鲜花绽放,无数形状各异的青铜零件翻飞,令人眼花缭乱。片刻后,一个全青铜的工作台出现在螺丝面前。

弗兰克斯梅莉莎等人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何曾见过如此神奇的机关术?

青铜工作台上摆满各种样式奇特做工精巧的工具,琳琅满目,就连唐天也被震惊到,他没有想到,看不去并不大的青铜工具箱里,竟然装了这么多东西。

站在青铜工作台面前的螺丝气势为之一变,就像换了一个人。木然的脸庞突然变得鲜活灵动起来,而那双始终迷茫的眸子,此刻却是异常的专注,像夜晚苍穹的星辰,闪耀着令人无法逼视的光芒。

所有人不禁摒住呼吸,而钟离白等人,更是露出敬色。

唐天此时才恍然大悟,难怪钟离白他们对螺丝如此敬服。

但是螺丝接下来的举动,却让唐天愣住了。

螺丝手中多了一件小巧精致的银色绘架,那熟悉的波动,让唐天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件秘宝。但是让唐天觉得难以理解的是,螺丝竟然会用秘宝?螺丝什么时候会用秘宝了!

“绘架座?”唐天有些不确定地问。

绘架座实在太偏门太小,它是南天星座之一,而且它的用途很特殊,一般是专业的人员才使用。

“银光绘架,赛雷送我的。”螺丝头也不抬地道。

哦,唐天恍然大悟,但是下一刻,他又看到螺丝手中另一件东西,眼睛忍不住再次睁得老大,一只精致小巧的银圆规,像陀螺般滴溜溜在螺丝手掌转动不休。

“圆规座?”唐天脱口而出,这特征实在太明显。

“圆规陀螺,枇杷送我的。”螺丝头也不抬地道。

唐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圆规座同样是南天星座之一,和绘架座一样,也是典型的偏门小星座,少有武者使用。

螺丝又取出一把流光溢彩的银尺,上面无数细小的刻度,仿佛在变幻不定。

“矩尺座,这个又是谁送的?”唐天语气肯定,这个星座他还是相当熟悉的,井豪很早以前修炼的就是这个星座的传承。不过井豪早就打破矩尺座的樊篱,踏入更广阔的领域。

“浮光矩尺,叮铛送的。”螺丝语气淡然。

唐天现在充满了好奇,螺丝一下子拿出了三件白银秘宝,也让唐天对他如何丈量光明号充满了期待。螺丝会用白银秘宝,已经让他非常吃惊,更让他吃惊的是,他居然一下子拿出三件白银秘宝。

螺丝掌中的绘架投射出一道光束,光束在众人眼前扩展,化作一道光幕。

另一只手掌的陀螺圆规嗖地化作一道流光,没入光明号的残骸,只见光幕中出现一个黑点,片刻后黑点开始游走,勾勒出一道黑线。

螺丝又把浮光矩尺丢进光幕之中,只见矩尺化作一道流光,无数刻度瞬间出现在光幕之中,就像一蓬蓬细小的红色血针飞舞不定。

光幕这中,光明号的轮廓不断完善,如同瀑布般的数据,在光幕的右侧倾泄而下。

唐天的眼睛都看直了,螺丝能够使用秘宝便已经让他感到吃惊了,而且还能把秘宝组合在一起使用,这……这也太厉害了点吧!

螺丝看上去呆呆木木的,但是一碰到机关的东西,就像换了一个人,充满了灵性。

果然不愧是南十字兵团首席机关师么……

一旁的钟离白反倒没有太吃惊,螺师的厉害之处,他们这些天早就深有体会。螺师厉害才是正常,不厉害才不正常。这些天,他们的怪兽兵团,早就焕然一新。一开始的几天,螺师沉浸在对各种材料研究分析之中,钟离白也没想太多。但是几天之后,当螺丝开始对怪兽进行强化,钟离白彻底被震住。

强化后的怪兽,性能增长起码超过30%。

钟离白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大熊座能越打越强,也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机关大师。狮子座研究了那么久的大熊座,倘若他们知道真相,不知道是什么心情。

不过钟离白现在没有兴趣去关心狮子座,他现在是大熊座的武将。而且,【怪兽】战斗力的提升,也让刚刚扬眉吐气没几天的钟离白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机关武者战斗力提升跟不上机关魂甲性能的提升,说出去,他丢不起这个人。

钟离白不敢有丝毫松懈,更加疯狂地操练着部属。

弗兰克斯目瞪口呆,眼前的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而且,那是魂物……

一名魂将,手上出现三件魂物,还是三件如此厉害神奇的魂物,这绝对超出他的想象。等等,魂物,他忽然脑海中灵光一闪而过,脱口而出:“南盟!”

最近圣域以魂物多而著称的,只有南盟!

说一出口,老头便知道糟糕了,脸色刷地一下惨白。

梅莉莎和詹森随即也反应过来,脸色同样为之一变。大家私底下暗中猜测过这伙人的来历,但是谁也没有往南盟上猜。南盟和光明洲之间打得如火如荼,正处于劣势,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这里可是光明洲的最西端,难道南盟横跨整个光明洲,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但是当弗兰克斯说出“南盟”两个字的时候,他们才猛然惊醒。

唐天笑了笑,没说话。

弗兰克斯一看唐天这表情,顿时心中一沉,个个面色如土,战战兢兢。之前的时候,他们觉得投靠唐天他们没有什么了不起,毕竟梅斯菲尔德商会在光明洲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角色。比如金洲,那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金洲和光明洲之间相隔遥远,彼此之间的利益冲突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南盟不一样,南盟正在和光明洲激战,如果梅斯菲尔德商会此时投靠南盟,光明洲绝对会赶尽杀绝。弗兰克斯如坠冰窖,嘴唇微微哆嗦着。之前他有半点怀疑唐天等人和南盟有关系,那他绝对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

他更不该说破。

如今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别看唐天无所谓地笑着,一旦他们选离开,那他们一个人都无法离开。这些天他已经看出来,大人虽然平时看上去颇为无害,但是到关键时刻,手段之狠辣,令人心寒。

无数念头在弗兰克斯掠过,片刻后,他心中便作出决断。实际上,到此时他们已经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哪怕唐天不杀他们,他向南盟谋划光明号,传出去圣殿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圣殿对光明洲内部的高压政策从来没有变化,这样的罪名,梅斯菲尔德商会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我真是老眼昏花了。”弗兰克斯满脸自嘲,他旋即神情一肃,郑重道:“梅斯菲尔德上下,从此唯大人马首是瞻!”

梅莉莎满脸骇然,而詹森心头却是松一口气。也许对梅斯菲尔德商会来说,这是一个赌博,但是对他来说,这意味着他的性命暂时保住。

唐天很高兴摆摆手:“不会让你们吃亏的。”

梅斯菲尔德是本土商会,有他们的帮助,整个作战计划成功的概率大大提高。

弗兰克斯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问:“不知大人在南盟身负何职?”

“我是唐天。”唐天没有遮掩,坦然道:“南盟的老大。”

三人呆若木鸡,一片死寂。

半天三人还是没有反应,唐天有些尴尬,又有些恼怒:“难道不像吗?”

他不知道三人心中是何等惊骇绝伦。

南盟的兵团突然出现在光明洲最西部,已经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而统率这支兵团的,还是南盟首领,这……

他们此时猛然想起来,从南征开始,前线战报无数,但是确实没有看到南盟首领的消息,哪怕是南盟的魂将统帅,都出现过很多次。

唐天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带着兵团出现在光明洲最西端!

再蠢的人,也明白这将会对战局产生何等的影响。南盟竟然悄无声息,布下一招致命的杀招。这是真正的杀招,五虎将三将出击,穆之霞镇守边关,偌大的光明洲,只有家亚坐镇。

这是光明洲最虚弱的时刻。

他们亲眼见识过神装兵团的战斗力,如今的光明洲能引发能量风暴的,只有家亚的直属兵团。如果唐天再能把光明号修复,加上金洲匪这支机关兵团。

嘶,三人齐齐倒抽一口冷气。

他们突然意识到,圣殿危险!

一旦唐天他们发动,前线巨大的优势起不到任何作用,远水不解近渴。战争的态势,会进入极其微妙而且危险的地步。

到时战争的关键,便成为时间之争。

家亚能不能挡住唐天,成为战争的胜负手。如果他能够拖到三路大军粉碎南盟,或者拖到前线回援,那么深入南盟内腹的唐天,就等于自陷牢笼。而且如果家亚无法抵挡,那唐天统率的兵团,将会成为插入光明洲心脏的致命匕首。

这无疑是一个极其大胆、冒险、激进的战斗计划。

但是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极其出色的计划,从理论上来说,它有相当大的成功可能性。

而能够亲身犯险,以无畏勇气,执行这个计划的唐天,绝对是一位令人敬佩的首领!

这是一位值得追随的首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