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四十二节 螺师

第八百四十二节 螺师

登上光明号,才更加直接体会到,它的体积是何等庞大。

船体被拆除得很彻底,只留下最核心的主体,不过龙骨确实如弗兰克斯所说,异常坚固。大伙用尽办法,也没办法在上面留下丝毫痕迹。就连唐天的神拳,也没办法撼动它分毫。

唐天顿时眉开眼笑,嚷道:“都站着干嘛,全都过来打扫!”

想想也是,战舰之间的战斗,强度可比个人要强得多。而作为最强战舰而设计的光明号,用无比昂贵材料的堆积起来的龙骨,又怎么会如此轻易被摧毁?

之前大家对弗兰克斯的话半信半疑,亲手试过之后,才发现光明号确实厉害。听到唐天让他们打扫,个个充满干劲。这也不是一个小工程,它实在太大。两百多年的时间,让它变得面目全非。大片大片的藤蔓,几乎爬满船体,看上去就像绿色的瀑布。船体内部便是野兽的乐园,随处可见野兽的粪便和尿迹。每个角落都布满蜘蛛网,各种昆虫到处横行。

好在大伙都不是娇气的人,非常利落地干活。

弗兰克斯的年纪太大,这样的体力活难以胜任,便坐在唐天不远处。至于梅莉莎可就没那么好的运气,灰头土脸地跟着一起清理,唐天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怜香惜玉。

唐天一边干活一边疑惑问:“这么好的龙骨,怎么会没人要呢?反正不要钱啊!”

弗兰克斯轻笑道:“怎么会没有人要?是大家不敢要。超级兵团战舰是战略性武器,就像大型攻城船一样,没有哪个商会、家族敢向这上面伸手。难道你想和圣殿对着干?只要谁胆敢把手伸向这里,圣殿马上就会上门,找你好好谈谈心。”

唐天恍然大悟,愈发眉开眼笑:“没错没错。这就只能白白便宜我们了,反正我们是土匪,总是要去找圣殿好好谈谈心。”

弗兰克斯表情一滞,大人,您有多喜欢土匪这个职业?不过,找圣殿好好谈谈心……这话真是霸气!

“改装大人可有什么想法?”弗兰克斯面露忧色:“商会在红土城也有造船师,他们的能力只怕很难应付光明号这个级别的战舰。”

他不是推脱之辞,超级兵团战舰是最顶级的战舰,有能力修缮改装的,绝对是大师级的造船师。不要说梅斯菲尔德商会,就连整个光明洲,也没几个。

弗兰克斯自言自语:“光明洲有能力修缮光明号的造船大师,应该有三人。柳夫子远在柳洲,距离遥远。卡梅伦大师和德里克大师都在圣殿。哎,难道真的要随便找个造船师?真是可惜了……”

他之前想得没有那么清楚,只是灵机一动。现在真的找到光明号的残骸,却发现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而且随便找个造船师,就连他都觉得可惜,白白浪费了这么好的船体。

“没事。”唐天一挥手,大包大揽道:“这个我来解决。”

弗兰克斯一愣,难道大人手下有造船大师?

他立即否定了自己这个猜测,造船大师可不是随便就可能达到的成就。南域和光明洲造船的水平最高,南域擅长商船,而光明洲擅长战舰。南域有两名造船大师,而光明洲有三位造船大师,天下就总共五名造船大师,无一不是声名赫赫。

唐天也不解释,埋头苦干。

经过两天没日没夜的清理,光明号的残骸焕然一新。银晶圆木的光泽,美丽得令人窒息。掺入了光明原石的星辰铁,一到晚上,便会释放柔和的白光。

饶是弗兰克斯这样见多识广的老江湖,听闻过光明号的各种传说,但亲眼所见,依然被光明号用料之奢华所震惊。

若非整个船体被一体晶化,随便撬下一块边角料,就可以卖个大价钱。现在大家看着已经化为一体的船体,只有流口水的份。

忽然,远处飞来一支舰队。

弗兰克斯的年纪大了,看得不太清楚,就听到身旁的詹森惊呼:“晓光兵团!”

虽然战舰上的徽章被铲掉,但是詹森对晓光兵团的战舰非常熟悉,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晓光兵团不是被金洲匪干掉了吗?

金洲匪!

詹森露出凝重之色,弗兰克斯浑浊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而梅莉莎则露出好奇之色。金洲匪的名声在如今的白野洲可谓如日中天,逃离白野洲的商队把他们描绘得像妖魔鬼怪。

当舰队飞抵战舰坟场上空,一群人从战舰上跳了下来,带头的赫然是钟离白。

“这地方真不好找!”

钟离白嘟囔着,他的精神因为坐了几天的战舰,有些恹恹。不光是他,他身边的其他队员,也都个个有如霜打的茄子。一旦习惯了【怪兽】的狂奔,反而不习惯坐战舰,那种空荡荡的感觉,让这些威猛悍将们个个萎靡不振。

尤其是操纵战舰的还是一群新手。

轰隆!

一艘战舰在停泊的时候,不小心撞进一堆战舰残骸之中,扬起漫天尘土。

“噢!”钟离白以手掩面,露出不忍卒视的表情,然后正义凛然对唐天道:“大人,我觉得我们需要更多的长途奔袭训练,用这样的方式融入到赶路之中,效果一定非常显著。大人不用心疼这帮小兔崽子!”

打死他也不想再坐战舰,简直是一种酷刑。驾驶着怪兽风驰电掣才是真男人!

钟离白最近终于扬眉吐气。

在进圣域之前,他一直被聂秋压制。不过有了【怪兽】之后,他们的战斗力终于发挥出来。第一战便由令人眼前一亮,消灭了晓光兵团。

零部现在的战舰,全都是他们抢过来的。再看看这些摇摇晃晃时不时像喝醉了酒一样的战舰,钟离白充满了优越感,更加坚定了自己绝不再坐聂秋战舰的决心。

唐天反而对零部的表现不在意,战舰的操纵十分复杂,想当年他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

零部诸将出现在唐天面前,个个灰头土脸神情尴尬,在大人面前表现如此糟糕,简直太丢脸了。反倒是聂秋,神情自若,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不过,零部诸将看到光明号的残骸,不由个个张大嘴,露出惊容。

弗兰克斯始终在暗自观察大人的部属,他阅人无数,这些人个个气度非凡,一看就

“神经唐,这以后就是我们的战舰?”阿莫里两眼放光,就像看到一个大玩具。

“能修的话。”唐天一脸得意,转过脸问:“螺丝呢?”

“螺师在那!”钟离白提起螺丝脸上不自主浮现敬色,如今的怪兽营上下全都会喊一声“螺师”。

人群自动分开,露出螺丝的身影。

螺丝仰着脸,呆呆地看着光明号残骸,有些出神。

“螺丝!”唐天喊了一嗓子。

“嗯?”螺丝转过脸,不明白地看着唐天。

“这船能修吗?”唐天充满期待地问。

弗兰克斯几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螺丝身上,他们满脸震惊,难道这名看上去呆呆木木的魂将其实是一名造船大师?

“不知道。”螺丝摇头:“我对战舰不熟悉。”

不知为何,弗兰克斯心中松一口气,如果突然冒出来一位造船大师的魂将,他觉得自己会疯掉的。造船大师魂将,大人其实圣殿大长老私生子之类才对吧?

但是始终注意唐天的弗兰克斯心中一动,为什么大人脸上没有失望之色,难道大人还有其他的办法吗?

果然,只听见唐天道:“那你能不能把它测绘出来?我们去和赛雷墨冷好好研究一下。”

赛雷?墨冷?还是赛雷墨冷?这又是谁?

无数疑问在弗兰克斯的脑海中盘旋。

唐天充满信心,这才是他的底气,三位机关大师的通力合作,只要给他们时间和材料,就算重造一艘光明号他都有信心。对于任何一位在领域内成为大师的人来说,他的理解力和积累是相当可怕的。唐天在很久之前,就曾经把圣域战舰的一些资料给了赛雷,只不过苦于没有材料,赛雷没有制作战舰。

以赛雷那么疯狂钻研的性格,肯定已经有很多设想。再加上螺丝和墨冷的协助,他相信,绝对不是问题。

唯一让他担心的,便是时间。棘轮兵团和晓光兵团的覆灭,消息是肯定捂不住的,许多商队已经逃离了白野洲,附近的驻扎兵团和西部商会如今一定会收到消息。

说不定剿匪的大军已经在路上,零部越早形成战斗力,对他们越有利。

“好。”螺丝没有废话,干脆地点头,他转过脸对钟离白道:“工具箱。”

“这就取来。”钟离白二话不说,转头狂奔。

唐天倒是有点诧异,钟离白这家伙桀骜不驯得很,没想到对螺丝却是如此服帖,让人有些吃惊。

片刻之后,钟离白扛着一个半米高的金属柜,一路狂奔而来。

跑到螺丝面前,他动作轻柔地把金属柜放在地面,那小心翼翼的神态,就好像手中是一碰就碎的瓷器。

青铜箱上没有其他花纹,只有一个硕大的南十字兵团标记。

唐天忍不住看了一眼螺丝,南十字的烙印,早就深入螺丝灵魂深处吧。

螺丝却一无所觉,把手伸向青铜工具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