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四十一节 战舰坟场

第八百四十一节 战舰坟场

如果说,之前弗兰克斯还对自己这次的选择充满疑虑和担忧的话,那么现在……

好吧,弗兰克斯也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他到现在精神还是处于一种恍惚的状态。

金洲匪竟然是大人麾下!

刚刚把晓光兵团消灭的金洲匪,竟然也是大人麾下!

弗兰克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些真是活到狗身上了,倒不是觉得自己为何比大人差这么多之类。大人是天才,天才和凡人之间的差距他很清楚。

而是他对自己的眼光产生了怀疑。

弗兰克斯一向对自己的眼光非常自信,岁月积淀、丰富经历,都让他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这也是他最为自负之处。可是,他最自负的长处,在大人身上却一次次受挫,要不是判断失误,要不就超乎意料。

第一次,弗兰克斯觉得一个人是如此深不可测。你永远不知道他手上有多少底牌,每次你以为你已经见识到大人的底牌,但是过不了多久,你就会明白自己是多么愚蠢和目光短浅。

过了许久,他才逐渐平复心情,从震撼中挣脱。

好在自己的决定没有错,这是弗兰克斯最大的庆幸。大人展现出来的力量,绝对不简单,冷静下来的弗兰克斯头脑清醒了许多。

也许大人来自金洲?

这无疑是最自然的联想,金洲匪的数目过万,用的都是机关傀儡,那就绝对不是一般的组织能够做到。

金洲对于光明洲来说,无疑是相当陌生的。金洲位于东域,光明洲位于西域,两者一东一西,相隔何止十万里。像白野洲,更是光明洲的最西部,金洲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于遥远。

他们对于金洲的了解,大多仅止于金洲是东域最大的洲,是东域的霸主。

唯一能让他们感兴趣的,大概是便是金洲的机关傀儡。机关傀儡是金洲的传统,有着几万年的悠久历史,那是另外一个体系。据说金洲武者的修炼,都和光明洲完全不同,他们需要把大量的时间花在如何操控机关傀儡上。

如果大人来自金洲……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再怎么也按不下去。弗兰克斯对于金洲和光明洲是敌对关系一点都不在意,他对光明洲可没什么好感。

光明洲在外界眼中,团结而强大,上下一体,组织严密。但是光明洲一统西域各洲的历史还非常短,不过几百年的光景。在数万年的历史长河之中,光明圣殿只是一个新兴的统治者。尽管他们把各洲的王室和贵族、世家,全都丢进罪域。但是各洲对统治者的反感,一直存在。只不过光明洲对内采取高压政策,大家敢怒不敢言。

光明洲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然而在历史和文化这些看不见的力量面前,却有些无力。

弗兰克斯便是其中的典型,他们故土被征服,无力反抗,失去信仰。他们不敢反抗光明圣殿,但是深藏内心的反感和疏理,却难以消除。光明圣殿同样明白这一点,所以光明洲的利益,永远会交给西部商会这样的自己人,而不是梅斯菲尔德商会。

对弗兰克斯来说同样如此,家族的利益远高于光明洲的利益。离开光明洲去金洲,只要能够让家族得到更好的发展,为什么不?

大人的背后蕴含的力量,一定庞大无比,很有可能大人是金洲的世家豪族。现在大人展现的力量,只不过是冰山一角。

弗兰克斯越想越是激动。

他之前决定投靠唐天,是因为唐天和神装兵团强悍的实力。一支顶级兵团,来庇护梅斯菲尔德这样的商会,绰绰有余。然而一支顶级兵团,后面还有庞大组织,那它的能量,将会大十倍百倍,甚至超乎想象。

这是不同的量级。

这是不同的未来。

弗兰克斯干劲十足。

战舰坟场的位置很偏僻,梅斯菲尔德商会的船队很快离开人潮。神装兵团诸人最近很低调,大家没有像以前那样在船外修炼,而是呆在船内。

一次实战的收获,往往超过长时间的修炼,尤其像神装兵团这样底子深厚只是需要适应的老手。

唐天等人在津津有味地听着弗兰克斯侃侃而谈。

“光明洲的战舰坟场有十几个,西部最多,有八个。毕竟这里荒凉,地广人稀,随便划块地就可以。很多战舰到了退役的时候,会直接行驶到战舰坟场,把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拆除之后,丢在坟场。”

“这也太浪费了,那么大的船,说扔就扔了。”唐天痛心疾首。

他可没忘记当年苦巴巴,为了几万块抛头露面的日子。土豪唐当年也是穷过的,知道人间疾苦,这么浪费简直不能忍!

更不能忍的是,土豪唐这么浪费不起!

壕比壕得扔,当然,唐天绝对不会想扔自己。

等着,好好给我等着,少年心中默默积蓄怨念。

“这些战舰基本已经到了使用寿命,没有什么价值,而且拆除的成本很高。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战舰的材料都经过处理,不能反复使用,自然也就没有回收的价值。至于武器,磨损得厉害,再加上技术的发展,也没人要。武器这种东西,是要保命的,有钱自然得买好的。”弗兰克斯解释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这点倒是没错。大家都是战斗狂人,只要稍有点身家,都不会吝啬在武器上花钱。

弗兰克斯年轻时走南闯北,经历丰富,口才又好,各种趣闻拈手便来,路上一点都不乏味。

两天后,他们终于抵达弗兰克斯所说的战舰坟场。

唐天等人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

一艘艘灰蒙蒙的战舰堆积如山,密密麻麻,绵延数十里,陈旧的灰色,一眼望不到尽头。这是一片灰色的坟场,战舰的归宿。大大小小的战舰,伤痕累累,有许多已经腐朽,残破不堪。蛛网随处可见,偶尔可见野兽出没。

这里有多少艘战舰?没有人知道。

面对眼前这片灰蒙蒙的世界,大家第一次直接而深刻地感受到,光明洲是何等强大!

良久,众人才从震撼中恢复过来,但是每个人脸上都多了一丝敬意。废弃的战舰如尸骨累累,每一艘战舰上都布满伤痕,足见其一生历经多少战火。

宛如百战老兵,安静地沉睡。

腐朽灰色的坟场,阳光之中,再也看不到它们当年在炮火中穿梭的雄姿,风声呜咽,再也听不到它们当年令敌人为之胆寒的怒吼咆哮。

岁月带走了它们并肩作战的伙伴,也让它们变得老迈,它们在这里沉睡,慢慢逝去。

无论立场为何,当面对这些沉睡的“老兵”,无人不为之动容,无人不为之肃然起敬。

唐天的脸上没有了平日的嬉笑,他满脸肃穆,凝视着灰色的坟场,凝视百战老舰,他想起兵,想起南十兵团,他也想到了自己,想到了大熊座,想到了南盟。

他们不曾屈服,他们并肩作战,他们坚守着梦想。

他们踏着先辈走过的路,在刀光火影之中,在战舰咆哮之中,并肩前行。

当岁月的流逝,他们也会老去,也会离开,那时的人们,还会记得现在的他们吗?

唐天忽然咧嘴一笑,他的眸子重新变得清澈。

哪怕他们的名字消散在历史长河之中,哪怕他们没有做成丰功伟业,但是大家一起并肩作战,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鲜活真实的,每一份情都是真诚的,每个人心中的理想,都伴随大家一生。

一生永存就够了,万世永存和自己何干?

唐天深吸一口气,忽然向面前无数老舰行礼致敬。

他身后神装兵团众人,也齐齐一礼。

梅莉莎被大家的举动吓一跳,下意识脱口而出:“你们不是土匪吗?你们和他们不是敌人吗?”

“是啊。”唐天头也不回道:“尊重敌人有什么不对吗?”

梅莉莎哑然。

司马笑若有所思,深深看了一眼唐天,他终于有些明白,这个家伙为何能够闯下一个又一个的奇迹。

弗兰克斯的眼中流露出一抹赞赏的光芒,意味深长道:“大人气度非凡,土匪岂能有如此气度?”

唐天转过脸,盯着老头看了半天。

弗兰克斯觉得大人一定听出了他的弦外之音。

“你这是看不起土匪吗?”唐天神色不善地瞪着老头,当土匪虽然是暂时的,但是也要捍卫土匪的尊严。

弗兰克斯愕然。

司马笑目睹这一幕,实在按捺不住,哈哈大笑。

弗兰克斯知道光明号就停在这片战舰坟场,但是具体位置却并不清楚。一行人便在偌大的坟场搜寻起来,足足花了一个小时,他们终于找到目标。

一艘如山般的巨大战舰骨骸,寂然无声。

它在坟场的正中心,和随意堆放的其他战舰不同,它周围两百米的范围内,空无一物。

哪怕在坟场,它依然像高傲的君王,保持着威仪。整个坟场的战舰,有如众卫环拱,守立在侧。

曾经的传奇,曾经的王者,光明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