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三十七节 唐天出手

第八百三十七节 唐天出手

一团团火光,在夜色中绽放,倒映在唐天脸上,忽明忽灭。

少年的脸庞,冷峻如石,眸子漠然如湖,飞散的碎片、紊乱的气流,都没有掀起半分波澜。纷乱的战场,没有对他造成任何影响,觉醒状态的少年,仿佛把情感抽离,却又把他战斗的本能发挥到极致。

偌大的战场,尽在他掌握之中。

西德尼的连续两声怒吼,也立即让唐天注意到他。

“吉泽!”

听到唐天的低喝,吉泽没有丝毫犹豫,如同利箭般冲出去。

一座风刃组成的浮桥出现在吉泽脚下,队伍中二十多名擅长风之法则的队友同时出手。

吉泽拎着妖刀,身形有如鬼魅,踏着风刃浮桥,瞬间消失。

西德尼还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盯上,场面混乱至极。刚刚运输船从毒雾中突围的时候,是朝各个方向,这直接导致他们之间的距离隔得很开。运输船都像无头苍蝇,乱哄哄的一片。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让士兵们向自己靠拢!

西德尼不是无能之辈,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用尽力气放声高呼:“下船!所有人下船!向我靠拢!”

周围的士兵如梦初醒,纷纷从船上跳下来,向西德尼靠拢过来。有一些机灵的士兵更是跟着大声高喊:“下船,所有人都下船,向大人靠拢!所有人向大人靠拢!”

士兵们找到主心骨,镇定了许多,他们纷纷向这边靠拢。

西德尼心中稍安,运输船目标大机动差,容易被击中。而一旦被击中,以它脆弱的防护,只会当场被轰成碎片。对方的偷袭无疑是成功的,但是己方也不是完全没有胜算。哪怕损失如此严重,他们依然占据人数的优势。

只要摆开阵势,他们就有胜利的机会!

西德尼死死咬住嘴唇,不时有爆炸在人群中爆绽,炽热的高温和火焰,像一只只可怕的怪兽,不断吞噬着士兵。冰冷锋利的冰刃,从黑暗中无声掠走生命。粗壮的电蛇蜿蜒,所过之处,便是死亡之途。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古怪的攻击方式。

是的,从来没有见过。

圣域的兵团强调的是同步率,士兵最大的作用是提供能量并且使之和其他队友同步,如何发起攻击,发起何种攻击,皆是由武将主导。换句话说,就是把所有士兵的能量,全都汇集在武将身上,打造一个更加强大的“个体”。

可是眼前的这支兵团,却彻底颠覆他的认知。

他已经发现了好几种属性的能量攻击,也就是说,这个神秘兵团的攻击是由士兵发出的。

若非亲眼所见,他绝对会对这样的战法嗤之以鼻,他可以列举一大堆的失败之处。没有同步效应的强化,攻击的威力会大大削减,攻击之间只能配合却无法融合等等。

自己竟然被这样的战法,打得如此狼狈。

不对,自己是被偷袭,只要自己稳住阵脚,就一定能够扳回劣势。西德尼稳住心神,他手上还掌握人数上的优势,只要自己不乱,那就一定能够胜利。

就在此时,突然挡在他面前的士兵身体一僵。

前所未有的危险感笼罩西德尼,他几乎脱口而出:“刺客……”

士兵缓缓倒下,一道黑影从倒下士兵的后面突然弹出,一抹妖异的殷红刀芒,从令人不可思议的角度,忽倏斩至。

两名士兵瞬间红了眼,怒吼着扑过去,以身体撞向那抹刀光。

妖刀如没豆腐,洞穿两名士兵的身体。

妖刀仿佛吸食了更多的鲜血,红光更盛,妖异的气息更加强烈,发出嗡嗡的颤音。殷红的刀身陡然软化,化作一只无骨的血蛇,穿透士兵的身朝西德尼罩去。

不断的怒吼响起,他周围冲去。

嗤嗤嗤。就像锋利的刀片,几名士兵瞬间被肢解,漫天血雨。

但是就这么片刻,西德尼已经躲入人群之中,更多的士兵挺身上前,保护主将。

吉泽的脸色难看无比,他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失败,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冷哼一声,身形鬼魅一晃,凭空出现在另一侧,血色刀光亮起,几颗人头飞上天空。

“防守!”

西德尼急声道。

棘轮兵团训练有素此时终于展现,士兵们身上纷纷亮起光芒,汹涌的能量在战阵内激荡,西德尼深吸一口气,一个巨大的能量罩,把他们护在内。

一抹妖异的红色刀芒斩在能量罩上。

铛!

能量罩一荡,但是很快恢复稳定。

西德尼松一口气,从被偷袭到现在,他第一次挡住对方的进攻。更让他大受鼓舞的是,这也证明了他心中的推测。对方这种古怪的战术,固然更加灵活,但是同样,也更加分散。一旦他完成队伍的集结,那就是对方失败的时候,他信心十足。

他身边士兵们一阵欢呼,士气大振。

“稳住阵脚!”西德尼借机大声呼喊:“所有人向我靠拢!”

此时西德尼底气十足,遭受如此猛烈的偷袭,兵团陷入混乱一点都不奇怪。但是只要他站住脚,他还活着,兵团就不会溃败。

对方个个勇悍无比,实力高超,但是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人数实在太少。以这点人数,根本无法封锁其他的士兵归队。他只要牢牢守住战阵,每多一名士兵,他距离胜利就更近一步。

果然,一看主将稳住阵脚,接近崩溃的棘轮兵团士兵,士气大振,疯狂地朝西德尼所在的位置冲去。

唐天面无表情。

吉泽的一击落空,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吉泽的实力恢复状况没有扶正之好,这和法则有关。吉泽修炼的是血之法则,由己及彼,圣域浓郁的能量,让他难以影响到敌人体内的鲜血。而扶正之的绿首剑,走的是毒和空间的路子,受到的影响要小得多。

倒是对方主将能够如此从容镇定,让他有些意外。

果然不愧是光明洲,随便一个兵团的武将,水平便相当不俗。

吉泽彻底被激怒了,连续攻击,都无法敲碎这个乌龟壳,胸中就像堵了一口恶气。他性子本就骄傲,眼高于顶,除了在唐天手上吃过亏,何曾在其他地方吃过亏?进圣域第一战,就被对方克制,这让他如何受得了?

他狂性大发,疯狂地进攻,速度快到极致,漫天的血色刀芒,如同雨点般扑向能量罩。

铛铛铛!

密集的撞击声,令人牙酸。

西德尼脸色大变,他眼中流露出不能置信,这怎么是个人能够实现的攻击密度?

足足半分钟的狂攻,如同狂风暴雨。

西德尼的身体微微颤抖,每一记刀光,都让能量阵一阵颤抖,都有一股力量传递到他身上,虽然经过分流,强度已经不大,可是它实在太密集!

不过当他看到吉泽如同从水里捞出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满脸凶相地瞪着他,西德尼笑了。

没错!

就算你的实力强悍,但是如此强度的超负荷攻击,绝对不可能持久!

尤其是当他注意到,如同潮水般向他靠拢的士兵,最近的士兵,距离他不过十米,他脸上的笑意更盛。

忽然,一抹耀眼如阳光的光芒毫无征兆刺入他的视野。

紧接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气息,笼罩整个战场,就仿佛一头沉睡万年的凶兽,从沉睡中醒转,睁开眼睛。就连空气中的能量,也仿佛受到惊吓,倏地静止。

西德尼的笑容骤然凝固在脸上,他的身体僵在原地,这是……

原本潮水般的人群,也骤然停滞,每个人惊骇地看着西德尼方向。

一道有如亘古永存的魔神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能量罩外。金色的铠甲把他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一双宛如万年冰原的眼睛,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但是整个战场的目光,全都被那个笼罩着太阳的拳头吸引。

如同披甲魔神般的少年,拧腰扬臂。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缓慢下来,他的动作就像慢放,异常清晰。随着他挥拳的动作,空气中的能量,骤然苏醒,它们疯狂地涌向唐天的拳头。

炽亮如日的拳芒,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

嘶嘶嘶,如万蛇吐信,那是能量高速流动产生的啸音。唐天的拳头就像无底洞一般,疯狂地汲取着周围的能量,汲取的能量越多,它的光芒愈发黯淡,散发的波动便愈发令人心悸。

一道道黑色的纹路,浮现在唐天的头拳芒上,好似一道道通往不可预知虚空的空间裂缝。

少年的身体,如同张开的弓,充满无以伦比的美感和爆炸力。

冰冷的眸子闪过一抹寒光。

吐气开声,如巨兽呼吸轰鸣,闷音之中蕴含雷音。

如弓的身形仿佛瞬间被注入汹涌狂暴的力量,他的拳头倏地消失。

咔嚓。

厚实的能量罩如同松脆的饼干,手腕没腕而入。眼前的一幕,好似画面定格,巨大的光罩表面,一道凶悍有如魔神的伟岸身影,挥拳而击密布的金乌烈日,坠落大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