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二十九节 危险的人

第八百二十九节 危险的人

司马笑有多久没有露出这样的笑容,他自己也不记得。

卷入罪域之后,他失去了往日所有的骄傲。权势、武力,全都离他远去,他再也不是那个令人战栗的天蝎王。他努力地适应着周围的一切,捡起谦卑的伪装,甚至努力去适应零部的修炼。

从小他就明白,没有价值的人,总是最先死的炮灰。

而生活失去的色彩,从踏入荒洲开始,重新回到他的世界。

勾玉在源源不断汲取能量,终于,就在昨日,勾玉苏醒。

那张颠倒众生的魅惑脸庞,那具曼妙令人血脉贲张的躯体,还有那强大得让众生为之臣服的力量,全都回到他的世界。他又成为那个无所不能、呼风唤雨的天蝎王。

“出来吧,勾玉。”

轻声呢喃如微风拂过,少年栗色柔软的短发,在空中飘扬。

空灵如雾的叹息,没有半点征兆地在众人心头响起,所有人脸色骤然大变。

从出现便始终没有半点面情的奥登,此时终于色变。他没有察觉到任何波动,这声叹息,飘飘渺渺,好似从四面八方传来,又好似突兀地在他心头响起。

他瞳孔骤然收缩。

不知何时,粟发少年身边,多了一个曼妙的身影。

她什么时候出现的?

自己竟然完全没有半点印象!

一股寒意,从奥登心头泛起,他的拳头不自主攥紧。第一次,他坚定如铁的胜利信念发动一丝动摇。眼前这群人,透着古怪。

勾玉一出场,便夺去整条街道的色彩,所有的光华全都汇集在她身上。

素臂轻舒,她伸了个懒腰,有如刚刚从沉睡中醒转。正是这个带着无比慵懒风情的动作,一缕难以形容的波动,悄无声息扩散。

奥登觉得有些不对劲,好似在太阳底下,周围暖洋洋,说不出的舒服。

不对!

他蓦地惊醒,脸色再变,他终于回过味来,空气中的能量变得异常的活泼。

这是什么手段?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类似的手段,强自按捺心中的震惊,沉声喝道:“阁下何人?”

“想来你是没有听过。”

栗发少年脸上绽放一缕微笑,声音温暖有如阳光。

“这是怎么回事?怎可对贵客无礼!胡闹!”

忽然一声怒喝响起,一道身影从天而降,赫然是阁楼上的中年人,他满脸怒容喝斥奥登。刚才那番对峙尽入他视野,当奥登问“阁下何人”时,他就知道踢到铁板上了。

奥登从来不是喜欢废话的人,尤其战斗之前,如今却按兵不动,反而出声询问对方来历,那就说明他没有必胜的把握。

中年人反应极快,知道马上需要补救,便立即出现。

奥登心中暗松一口气,却装作不知情,向中年人行礼:“大人!”

中年人转过脸,满脸堆笑:“在下管教不严,手下冲撞各位,还请大伙给在下一个赔罪的机会。在下乔纳森,西部商会的长老,亦是附近几洲的负责人。大家以后都是乔纳森的朋友,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

司马笑歪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乔纳森。

不知为何,眼前这位栗发少年笑得如此阳光,却让他觉得异常的危险。他强自定了定心神,台阶已经给出来,若是对方真的不识趣,那他也不惧。西部商会可不是阿猫阿狗,他有足够的底气。

在光明洲西部,没有人敢在西部商会面前放肆。作为整个光明洲最顶级的商会之一,西部商会和光明洲官方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几乎垄断了光明洲矿类的业务。更何况在西部,这是他们的势力范围,他们不惧怕任何人。

让手下去试探,如果对方不是很强,便可以强吃对方。而如果对方很扎手,他跳出来找个台阶,黑锅丢给手下。

这一套他屡试不爽。

靠山不够硬的,自然被吃得死死。若是靠山有点扎手的,他大可把过错都推到手下,然后态度好一点,给个台阶,对方一般都会给个面子。

谁会在这里和西部商会闹翻?还想不想活着走出去?

在西部这种荒凉的地方,出点什么意外,再正常不过。

司马笑看出对方的有恃无恐,他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身后那个家伙……

司马笑脸上的笑意更盛,那可是一个无法无天的家伙!

“杀了他。”

风吹起少年栗色软发,也吹起少年的呢喃。

乔纳森愣了一下,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杀他?这家伙难道脑子不好使了吗?

突然,一声幽幽叹息在他耳边响起,一缕凉风在吹在他脖子后面。乔纳森浑身的汗毛瞬间根根直立,心中暗叫不妙。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剧痛在胸口弥漫。

“大胆!”

“住手!”

……

人群的惊呼和奥登的怒吼响起,但是却仿佛如此遥远。

知纳森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一只洁白如玉的纤纤素手,从他的胸膛穿出。素手雪白有如艺术品,纤尘不染,没有一丝血迹。它仿佛有种难以言喻的魔力,他竟然挪不开目光。

美到极致的素手凭空消失,鲜血汩汩流出,洇湿他半边身体。

周围的声音在远去,意识在逐渐变得模糊,乔纳森呆呆地看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胸膛,直到黑暗吞噬他的意识,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敢杀他。

为什么……

奥登脑袋嗡嗡作响,脸色铁青,无边的恐惧吞没了他的身体。

乔纳森被杀了!

乔纳森竟然在自己眼前被杀死,他的命运便已经决定了。如果他敢逃跑,他的家人一定逃脱不了被杀的命运。在乔纳森手下干了这么多年,他知道西部商会的势力有多么庞大,有多么可怕。他们甚至可以影响光明洲的决策,他们能够垄断光明洲的矿类业务,靠的可不是会赚钱。

自己今天一定要死在这里。战死在这,起码不会牵连家人。

奥登意识到这一点,反而平静下来。

他紧紧盯着面前这群人,这群人绝对不是没有来历的人。对方丝毫不畏惧西部商会的权势,这太反常了。奥登粗中有细,在光明洲,势力比西部商会更大的家族屈指可数。就连五虎将这样的强人,也不会如此肆无忌惮和西部商会撕破脸皮。

难道是商会的仇敌?

奥登很快否决自己的这个想法,西部商会不是没有对头,但是没有哪个对头,胆敢跑到西部商会的地盘,众目睽睽之下,杀死一名西部商会的长老。那只会挑起战争,像西部商会这样的巨头之间的战争,对光明洲的破坏是巨大的。没有人敢挑起这样的战争,光明洲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战争发生。

那会是谁?

好强的魂将!

不知何时回到司马笑身边的勾玉,美得令人窒息,仿佛刚才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奥登心中绝望,他知道自己遇到了传说中的最顶级的魂将。她身上没有流露出半点气势,这说明她对自己的控制力,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若非亲眼看到她是如何杀死乔纳森,奥登绝对不会把她视作危险的对象。

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谁的魂将能够如此强悍。

光是这个女魂将,就足以杀死他们所有人。

奥登到底忍不住厉声问:“你们到底是谁?”

司马笑脸上露出如邻家男孩般的阳光笑容:“勾玉,杀光他们。”

勾玉的身形再次消失。

吉泽等人完全吓傻了,他们个个呆若木鸡。司马笑和和气气的,没有半点存在感,大家对他都没有什么印象。大伙都没有见过勾玉,勾玉就像突然冒出来一般。司马笑主动请战的时候,大伙还有些犯嘀咕。

可是看到在人群中所向披靡的勾玉,大家被震撼到。

勾玉的身形诡异飘忽,有如幽灵,没有人可以摸到她一片衣角。但是最可怕的,却是那双纤尘不染的纤纤素手。好似白瓷般细腻柔美,令人担心它一碰便碎,然而只要被它碰到,非死即伤。

她的动作优美,身形飘忽,如同雾气般捉摸不定。

奥登双目通红,他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锁定这个可怕的幽灵。她的动作完全违背常理,他们密集的攻击,竟然没有一次击中她!她所过之处,人仰马翻,每一个都是七窍流血,生机断绝。

第一次,他生出无力感。

“杀了他!”

前所未有的恐惧,让奥登歇斯底里。一缕似远似近的叹息,突然在他耳边响起,奥登一个激灵,手中的杀招下意识轰向身后。

什么也没有击中。

颈上一痛,然后他看到,下面一具无头尸体轰然倒地。

终于结束了吗?

他脸上竟然浮现几分解脱之色。

司马笑脸上的笑意更加灿烂,勾玉变得更强了呢。

三分钟。

鲜血染透长街,尸横满地,空气中弥漫着浓郁呛鼻的血腥味,除了那个素白绝美的身影,没有人还站着。

死一般的寂静。

大伙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人,但是像眼前这般血淋淋的屠杀,还是让他们不禁倒抽一口凉气,面色发白。

“抱歉,好像有点过头。”

司马笑有些不好意思,露出羞涩腼腆的笑容。勾玉静静地飘浮在他身边,美得像仙子一般。

大家有如见到毒蛇般,齐齐转过脸庞。

以后要离这家伙远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