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二十八节 西部商会

第八百二十八节 西部商会

“有什么问题?朋友。+◆,.”

吉泽眯起眼睛,上前一步。

壮汉等人只觉得一股阴寒之气扑面而至,好似被阴影中的毒蛇盯上。吉泽气质阴冷,手中的妖刀刀锋绯红,更多了几分难言妖魅。

壮汉冷哼一声:“你们想替他出头?这小子欠了一屁股赌债。”

吉泽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他有些忌惮。

扶正之此时问文康:“你欠了多少钱?”

文康脸色煞白,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前段时间趁着好不容易出来的机会,在回来的时候路过阿瑟城,便玩了一把,输红了眼,借了赌资,没想到又输了个精光。他这下怕了,连夜逃回要塞。对方再怎么厉害,想来也不敢到要塞去要债。

哪知道……

文康知道这伙人杀人不眨眼,不敢隐瞒,嗫嚅道:“五万光明币。”

“五万?”壮汉冷笑:“那是本钱,连本带息二十万,这事就算了结。”

文康抖得像筛子一样。

壮汉也不想节外生枝,能够要回钱才是最重要。他的经验丰富,深知像这般来历不明的人,不要轻易得罪。万一对方大有来头,那就是麻烦大发了。

不远处的楼上,有一名中年男子盯着下面对峙的两伙人。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妖气男子手中的那把刀锋绯红的刀,眼中不禁闪过贪婪之色。

做矿类生意这么多年,各种金属材料了然于胸,眼力老辣,可是打第一眼开始,他的目光便被那把刀牢牢吸引。

那是一把有生命的刀!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惊艳的武器,它是用何处材料铸造而成?有何神妙?

他的目光愈发灼热,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或者,让阿莱探探这些人的底?

片刻他便作出决断,他的目光骤然深沉,低声对身边的仆人吩咐几句。

扶正之看了一眼唐天,唐天点点头。

他们手上的光明币是从俘虏身上搜刮而来,有两百万光明币,被唐天干掉的伍轩贡献最多。反正不是自己的钱,唐天一点都不心疼。为了二十万而惹出事端,没有必要。

“我们接下了,二十万。”扶正之语气平静。

就在此时,有人在壮汉阿莱耳边低语。

阿莱立即变得有恃无恐,脸上的忌惮一扫而空,冷哼道:“不好意思,现在已经不是这个价了。”

扶正之玩味道:“哦,那是什么价?”

“一百万!”阿莱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手指点了点吉泽:“还要加上这把刀!”

扶正之笑了。

“你想要这把刀?”吉泽似笑非笑地看碰着壮汉。

阿莱丝毫不惧,满脸骄横:“没错,小爷看上你这把刀了,识趣的……”

一道妖异绯红的光芒,一闪而逝。

阿莱的话戛然而止,他呆若木鸡。他的脖子上,一道极细的血丝缓缓浮现,片刻后,无数血沫喷涌而出。壮汉仰面而倒,他的眼睛睁得老大,似乎还无法相信,对方竟然敢动手。

“谁也别和我抢!”

吉泽语气森寒,英俊妖异的脸庞阴云密布。他本身就不是什么善茬,年纪轻轻就是罪域战力榜强者,骨子里的傲气,怎么可以容忍阿猫阿狗羞辱?

扶正之提醒道:“别把场面弄得太血腥。”

话还没说完,吉泽的身形就在原地消失。

对方如梦初醒,也怒吼着扑向吉泽。

西部边陲的阿瑟城,从来不是治安良好之地,想要在这里生存下去,没有几分实力,会很快被人连骨带皮吞个干净。壮汉身边的这些人,个个身手都不弱。

刚才他们谁也没想到吉泽真的敢动手,加之吉泽出刀太快,他们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

阿莱竟然被他们杀了!

阿莱后面是谁,是西部商会!一想到将要面临的惩罚,恐惧瞬间占据他们心底。这些混混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此时个个浑身光芒暴涨,红着眼睛,疯狂地扑向吉泽。

吉泽立即陷入危险。

白野洲的能量要比荒洲浓郁得多,他们在此地受到的削弱,更加严重。如何用法则去控制能量,他们才刚刚摸到门槛。眼下吉泽只是凭借出色的身体,以及娴熟的刀法,来和这些小混混对抗。

无数白色刀芒剑芒,如同雨点般笼罩整条街道。

街道两边店铺的防护自发开启,不过这些店主脸上没有半点惊惶之色,他们对这样的火拼早就习以为常。

不过很快更多的人注意到吉泽手上妖刀的特别之处。无论何等暴烈、霸道的能量,这把刀都能轻松劈开。而且他们同样注意到,吉泽身上根本没有能量的波动。

也就是说,完全依靠蛮力,对抗能量。

这把刀……

越来越多的目光,被这把刀牢牢吸引。

街道对面阁楼上的中年人,此时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把刀弄到手。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土包子,竟然身怀重宝,白白便宜了自己。

眼前这群人身上没有半点能量波动,这些土包子难道天真的以为,仅仅靠蛮力就能在阿瑟城混下去?

吉泽的处境确实有些艰难,这群混混的实力,比他预想的要更强。而且他们进退之间,隐有法度。想起大人曾说,圣域崇尚兵团制霸,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连混混都知道配合。

吉泽的心态平稳不波,丝毫没有因为处境不佳而心生波动。法则之力虽然受到影响,但是血肉之力丝毫无碍。充沛的血肉之力,让他的动作有如鬼魅。每次眼看就要被击中,结果险而又险地避过。

“杀!”

对面众人齐声怒吼。

十多记刀芒、剑芒,骤然齐发,瞬间笼罩整条街道,吉泽无处可避。

吉泽眸子一冷,身形微矮,手中妖刀斜向上斩。

一道完美的刀光,带着一丝妖异的气息,斩上一记白色刀芒。

白色刀芒被硬生生斩开,但是吉泽身体一震,手腕一阵酸麻。

吉泽的眼睛不由亮起,能量汇聚成形的刀芒,威力真是不容小觑啊。

刀换左身,猱身而进。

阁楼上的中年人目光终于从妖刀上挪开,投向人群间的那个少年,心中在猜测对方的来历。如此年轻,却带着这么多护卫,想必哪个家族的少爷。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

他嘴角浮起一抹无所谓的笑容,忽然开口:“怎么看?”

他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光头大汉。光头大汉满脸横眼,一道伤疤自左眼眉骨蜿蜒而下,颇为吓人。

光头大汉名为奥登,是他的护卫统领。奥登年轻时,曾经担任过兵团长之职,而他当时的上级,则是五虎将之一的家亚。

因为一次作战身受重伤,奥登不得不选择退役,名将麾下,竞争极其激烈残酷。但是耀眼的履历,让他炙手可热,中年人花费巨金,亲自拜访才挖来。

奥登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在其精心调教之下,护卫团的实力,已经远非一般兵团可比。好几次遇到流匪,但是在护卫团面前,都像豆腐渣一样。

中年人对奥登极其信任。

奥登惜字如金:“体力强悍,刀法入神。”

中年人继续问:“哪方能胜?”

奥登:“刀客。”

中年人没有问为什么,转而问:“如果你率领护卫团的话,能胜吗?”

奥登:“一鼓而下。”

中年人露出满意之色。

吉泽年纪轻轻便能够在战力榜有一席之地,全是凭厮杀上去,战斗经验丰富,适应能力很强。在对方的围攻中苦苦挣扎,渐渐,他便大致摸清楚这些圣域武者的强弱之处。能量芒的攻势确实很吓人,如果被击中,肯定要受伤。但是在吉泽眼中,这些人的攻击看似威猛,但只是借助能量的力量,武技本身的水平相当一般。

圣域的配合比罪域强,但是武技的精细,却远不如罪域。

摸清楚敌人弱点的吉泽,眸子闪过一抹妖异的光芒。

手腕一抖,妖刀划出一道绯红的光圈,如暴般激射而来的能量弹,好似泥牛入海,消弥于无形。吉泽身形微微一晃,带起几道残影,顿时诱骗好几人的攻击偏转,他却借势如鬼魅般冲入人群。

刀光绯红若霞,一闪即逝。

血光迸溅,娇艳若花。

几人缓缓而倒,伤势都是一模一样,皆是喉咙浮现一抹血线。

观战之人无不倒抽一口冷气,他们谁曾见过如此精妙的刀法!

“这绝对是领悟了法则!”

“没想到真有人能够领悟法则。”

吉泽收刀而立,神情如常,微微有些喘气。他的体力消耗有些大,正准备退回来。

忽然,整齐的身影,出现在街道的另一头,为首的是一名光头大汉。

凛冽的杀意在街道上弥漫开来,看热闹的众人无不噤声。

“奥登大人这是要亲自动手吗?”

“肯定啊,死了这么多人,西部商会能善罢甘休?这些家伙一个都跑不掉。”

……

在距离唐天三十米远的地方,奥登停下来,面无表情:“投降,或者死。”

他身后,两百名红甲武者,肃然而立。

吉泽脸色微变,他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强大,这些人能量波动,比刚才那些混混不知强多少倍。他们队形严整,训练有素,而且杀气……

他太了解杀气,如此凝实的杀气,这群人不知杀过多少人。

早就跃跃欲试的唐天正准备出战,结果被一个人抢先。

司马笑露出宛如邻家男孩般羞涩腼腆的笑容。

“这一战,让给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