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二十七节 分头行动

第八百二十七节 分头行动

赖特双手被绑得死死,黑色的绳索不知用何种材料制成,异常坚韧,无论他如何用力也无法挣脱分毫。他身边,其他队员也被绑得结结实实,坐在矿船上。

几架机关武甲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稍有异动,便会遭受攻击。

赖特暗中观察这些机关武甲,眼前的机关武甲和他所知的金洲武甲,有着极大的差距。古老的东域,金洲武甲风格精细,制作精良,绝对不会像这样粗制滥造。

简直就是用边角料好不容易拼凑在一起,他第一次见到如此丑陋的机关武甲。

“你们是什么人?”

fwanf书fロ巴,$ansh■uba.

赖特忍不住问。

没人理他,几架机关武甲好似没有听到。他们眼角余光早就瞥见不时来回巡视的钟离白,唯恐稍有动静,吸引钟老大的注意,那是找死。

性格散漫是土匪流贼的天性,想要他们听话,简直比登天还难。奈何恶人自有恶人磨,遇到钟离白这个更加狠辣无情的家伙,这些家伙被整治得没有半点脾气。

钟离白虽然作风狂野,但是传统的学院派出身,对纪律的重视是一种本能。而且上次还被聂秋嘲笑了一番,钟离白心头憋着一股邪火,他如今对兵团纪律工作的重视,到令人咋舌的地步。

赖特和队长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惊骇。他们之前以为遇到了金洲的流贼,可现在才发现,这伙流贼绝非寻常,流匪怎么可能会有如此森严的纪律。

钟离白驾着怪兽,轰隆轰隆,来回巡视。

他操控的【怪兽王】是由赛雷亲手打造,使用了大量的新合金,性能远超过普通的【怪兽】。全身黑色的涂装,粗矮的身体,敦实而强壮,猩红的双目,无不昭示着这是一只极其危险的超级怪兽。

钟离白对【怪兽王】爱不释手,怪兽的战法太对他的胃口,势无可挡的冲锋,以硬碰硬,酣畅淋漓的感觉,美妙得有如毒瘾般令他无可自拔。

他舔了舔嘴唇,操控着【怪兽王】,大步流星朝矿船走去。

他居高临下俯视着矿船上的俘虏:“我只需要一名向导,其他人挖坑埋掉。”

刷,矿船上的俘虏们脸色大变,一阵骚动。

赖特一咬牙,站了起来。

“大人,您的兵团如此雄壮,数量庞大,您需要更多的向导。在白野洲,我们熟悉这里每一个矿洞,包括每一座城市。大人,请让卑微的我们为您尽绵薄之力,用来换取我们的性命。”

赖特恭敬而不失风度的话,让钟离白有些意外,他上下打量着有些瘦弱的赖特。

在这样的时候,还能保持镇定,挺不容易。

其他俘虏安静下来,赖特的话让他们看到一丝生机。

“这要看看你们的价值够不够让你们活下来。”钟离白语气满不在乎:“离这最近的城市是什么?”

赖特没有废话:“大人,是阿瑟城。”

钟离白舔了舔嘴辰:“我需要战舰,小子,你有什么办法告诉我?”

赖特脑子转得飞快,几乎没有半点犹豫:“晓光城和红土城。这两座城市都可以购买到战舰,我们购买矿船一般都在这两座城市。”

钟离白嘿然:“可是我们没有钱。”

赖特心头一颤,暗骂了句果然是土匪,但是却不敢有丝毫停顿:“那也只有去晓光城,除了商会可以购买到一些战舰,晓光兵团的战舰也停泊在晓光城。”

“很好,我喜欢聪明人,希望你们像他一样聪明。”

钟离白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那一丝杀意,还是让这群人心中一颤。

钟离白提着赖特,转身离开。

返回到营地,钟离白正准备向唐天汇报,刚走进会议室,便被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这就是你们的水平?”

“怪兽放在你们手上简直是糟蹋,我从来没有见过素质如此低下的机关武者!”

“如果我是你,马上去找块豆腐,一头撞死!”

“这是什么冲锋?简直就是一堆狗屎!”

……

钟离白完全被骂懵了,怒从胸中生,一抹杀机不受控制地弥漫,可是当他看清楚骂他的人,顿时一个激灵,老老实实收着手听着。

螺丝简直出离了愤怒,足足骂了十分钟才停下来。

钟离白完全一副服服帖帖的模样。螺丝刚来的时候,他相当不以为然,但当他搞清楚螺丝是【怪兽】的发明者,态度立即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在听完唐天说起螺丝的一些事情,所有人受到极大的震撼。万年足以让金属腐朽,让山河消失,却未曾湮灭一具残魂心的执念。

这是一位真正的战士!

每个人面对螺丝,都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哪怕钟离白这等桀骜不驯之辈,心中也只有敬仰。更让他心服口服的是,螺丝立即向他这个半路出家的假和尚展示了,什么才叫专业。

他自己臆想出的战术,被螺丝批判得一无是处,改得面目全非。关键是,每一处修改,都是极具针对性。

就连聂秋,每次跑过来,都恭恭敬敬坐在一旁,像学生般听讲。

直等螺丝骂完了,钟离白才抬起头,有些底气不足地争辩道:“这次冲锋,应该完成得还好吧。”

“还好?”螺丝一脸嘲讽:“一次冲锋,三人受伤。哦,原因还是被自己人踩的。这也叫还好?”

聂秋很配合地发出一声轻笑。

钟离白的脸色刷地通红,羞愧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从一进来,赖特几乎傻眼了。这么刚猛绝伦的冲锋,在这群人眼中竟然不合格的?看到钟离白羞愧的表情,不知为什么,赖特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直蹿上来。

聂秋瞥了一眼赖特,轻咳一声:“大人已经提前出发,前往红土城。”

想到这,聂秋也有些头痛,大人的性情还是跳脱了些。虽然身边的护卫不少,大人本身的实力也没话说,但是身为主君,完全用不到去冒这个险。

生性谨慎的聂秋,觉得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完全可以稳打稳扎。

“大人已经去红土城?”钟离白瞪大眼睛。

“是的。”聂秋不动声色:“大人问清楚了。白野洲有两个地方有战舰,一个晓光城,另一个是红土城。晓光城的战舰主要是掌握在当地的兵团手上。大人说,这个难题就是交给你。大人前往红土城,看能不能购买一些战舰。”

“买战舰……”钟离白一脸疑惑。

“是的,人说他这方面的经验很丰富。”聂秋话题一转:“晓光城是白野洲首府,亦是白野洲最大最繁华人口最多的城市。驻守的晓光兵团,实力相当不错,关键是,他们很警觉。我建议等大人回来,再作计较。”

钟离白知道聂秋没有瞎说。

由于采矿团众多,遍布荒野,这些采矿团是天然的探哨。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很快就会向最近的城市汇报。这让白野洲的消息很灵敏,离他们最近的阿瑟城,很有可能已经得到他们的消息。毕竟这么大股人马的前进,声势又如此骇人,大老远就会被人发现。

如果他们前往明晓城,想要不被敌人发现,根本不可能。

最让人担心的反而不是晓光兵团,而是采矿团。一旦白野洲遇到大股的盗匪,白野洲就会号召采矿团协助对抗敌人。采矿团的实力都相当不错,战斗经验丰富,加之对本地非常熟悉,如果人数众多的话,足以对他们构成威胁。

明知道聂秋最后一句话是激将法,钟离白也毫不犹豫冷哼道:“区区一个明光城。”

“冲锋出现伤亡的兵团总是会让人情不禁担心呢。”聂秋悠然道。

钟离白勃然大怒:“要打架吗?”

赖特一脸呆滞。

螺丝却没有听见两人争吵,他的目光被送来的战利品吸引。

蓝色的晶体,被切割成整齐的立方体,晶莹剔透。

他第一次遇到定蓝晶,但是曾经和无数材料打过交道的南十字兵团首席机关师,对新材料有着异乎寻常敏锐的直觉。

“这个是什么?”

螺丝忽然开口,打断两人。

钟离白看过来,恍然大悟道:“定蓝晶,当地的一种矿物。”

“我们需要它。”螺丝直接道,他的目光亮起异色:“它可以增强怪兽!”

唐天一行人先抵达阿瑟城,阿瑟城是前往红土城的必经之地。

抬头看着前方的阿瑟城,唐天有些惊讶。阿瑟城灰扑扑的,黑色的城墙,看上去很厚实。但是它看上去实在有点落后,见惯了南盟那些繁荣的城市,眼前的阿瑟城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镇。

不过想想阿瑟城的位置,唐天也有些理解。

采矿团出入频繁,他们往往性情桀骜不驯,火拼实属家常便饭。还有大量的流匪生活在这片土地,因此阿瑟城的城墙很高,各种岗哨如森。

阿瑟城是一座典型的矿产城市,这里最繁荣的是和矿产相关的行业。矿物的冶炼、买卖,是这座城市的支柱行业。

入城之后唐天感受特别明显。

街道两旁,随处可见冶炼工坊,赤红的火炉,沸腾的铁水,都让唐天感到异常的熟悉。

简直就像一个小型的三魂城,唯一的区别就是街道上完全看不到机关武甲。光明洲和金洲一西一东,而此地又是光明洲极西边缘,与金洲相隔极远。

这些工坊,把冶炼好的金属和晶体矿,整齐地摆放。不时有矿船降落到工坊后院,把新挖的矿石倾倒在后院。

与野外的荒凉不同,阿瑟城颇为热闹。

不过这里生活的民众并不多,大多的是从事矿类相关的人员。

文康极为识趣,只要唐天一露出对什么感兴趣,他便会连忙介绍。唐天一行人,看上去就不好招惹,路上行人纷纷闪避。

“文康,你还有胆量来阿瑟城!”

一声狞笑,从街道的另一边响起,一名身上布满刺青的壮汉,带着一群人堵住唐天他们的去路。他的目光,盯着文康,满是怒火。

文康脸色刷地白了。

壮汉的目光从文康身上挪开,转到唐天身上,显然唐天才是主子。他有些疑惑,文康不是在罪域要塞吗?怎么会陪此人?难道此人是伍轩兵团的客人?

不过伍轩兵团他也丝毫不惧,比靠山,伍轩还差得远。

他打量了唐天一眼,看不出深浅。

但是当他的目光扫过唐天身边诸人,心中蓦地一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