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二十五节 永远与你并肩作战

第八百二十五节 永远与你并肩作战

“为什么?”

杜克几乎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在他身边,其他人亦是面面相觑。

唐天很坦率道:“因为我觉得只有你们才有可能守住荒城。”

杜克哑然。

“如果你们跟着我,荒城怎么办?他们肯定守不住荒城。”

知道自己肚子里有几两墨水的唐天,一回到三魂城,就找来唐丑枇杷给自己出谋划策。唐丑的水平自然不消说,枇杷的大局观,也相当出色。然而让唐天没想到的是,他的想法竟然得到两∟↘wan∟↘shu∟↘ba,⊥anshub≠a.人一致称赞。

因为这一点,唐天得意了好几天。

两人在唐天构想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他们认为想要荒城吸引光明洲的注意力,那就必需闹出大动静。而想要闹出大动静,那就需要足够的力量。而且一旦光明洲反应过来,肯定会大军压境,没有足够的战斗力,荒城不可能守得住。

荒城就像钉在光明洲背后的一颗钉子。

荒城吸引的注意力越高,对整个战局而言,发挥的作用就越大。

听唐天解释完,杜克再度默然,心中颇为不甘。好不容易返回圣域,他以为自己能大干一场,与光明洲的强者一较高下,哪知道却被安排固守荒城。可偏偏他又知道唐天的布置大有道理,半天说不出话来。

“大人放心,我等一定全力以赴,守住荒城。”

出人意料,杜心雨突然开口,淡淡的语气,一脸平静。

杜克有些愕然地抬头,再环顾诸将,见大家脸上都露出松一口气的神色,便明白过来。自己果然还是不如妹妹冷静,而是一味逞勇。对于罪域兵团的诸将来说,圣域是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绝大多数人都有一丝恐惧。

能够固守荒城,身后便是熟悉的罪域,是自己的家人,对大伙来说,无疑更让他们放心。

能量枯竭的荒洲,更有利于他们发挥。

想通这些,杜克的念头通达,心中的不甘消失不见,咧嘴笑道:“光明洲不来则已,倘若敢来,我们会让他们好好尝尝我们的厉害。”

罪域诸将齐声应和,士气高涨。

钟部驻地。

胡子拉茬的钟离白,头发蓬乱,眼窝深陷,目光却如同刀子一般,盯着前方正在对练的钟部。

聂秋在他身边静立。荒洲的能量汲取完之后,零部便一直担任着钟部的陪练。零部未来的发展方向是战舰,在光明洲,他们能够补充到战舰的唯一方式,就是去抢敌人的。

已经决定走机关魂甲的钟离白部便成为关键。

“还是不行!”钟离白神情凶狠,就像一匹欲择人而噬的狼。

凶狠的目光,掠过全场,大熊座机关武者的水平,称霸天路。眼前的这群乌合之众,虽然拥有出色的身体素质,但是比起大熊座的机关武者,差得远。

这些天他不眠不休,都在抓训练。

“进步已经很快了,毕竟以前他们没有接触过。”聂秋道,比起钟离白的疯狂偏执,他要冷静得多:“你我同样没有统率过机关兵团,那些战术都只是纸上谈兵,能不能发挥作用,要经过实战才知道。”

钟离白很清楚自己的问题,很光棍道:“学费总是要交的,谁都免不了。”

“想好了学费怎么交?”聂秋有些意外。

“以战养战,优胜劣汰。”钟离白淡淡道。

聂秋有些担心:“他们不会想有什么想法?”

“想法?”钟离白哈哈一笑,不以为意道:“他们可不是你手下那些乖乖仔,他们是盗贼,这一套才是他们熟悉的生存法则。在他们的世界,强者才有资格生存。”

聂秋也不以为忤:“真是让人期待,万事俱备,只等机关魂甲。”

钟离白看着热火朝天的训练场,森然的目光有如烈焰在翻腾,语气却异常淡然平缓:“探哨都撒出去了吗?别到时候要出发,两眼一抹黑,让我也跟着丢人。”

聂秋微微一笑:“虽然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得到的情报不够充分,但是勉强够用。好不容易有个翻身仗的机会,你可不要手软。”

两人这段时间的关系要缓和许多,虽然双方还在较劲,但是现实情况经常让他们不得不联手,但是语气上,双方还是丝毫不让。

钟离白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冷哼一声,连招呼都不打,掉头就走。

他心中不是没有担忧的,他设计的战术,和机关魂甲的数量有着直接的联系。机关魂甲越多,能够发挥出的威力超强,而如果机关魂甲的数量不够,能够发挥的威力就相当有限。

大人到底能运来多少机关魂甲?

三魂城。

何九走在街道上,他心惊胆战,小心翼翼。他光明暗探的身份隐藏得很好,他担心的并不是身份泄露。而是这个城市,这个他曾经无比熟悉的地市,变得如此陌生。

它就像疯狂的野兽,就像熊熊燃烧的火山,难以言喻的无形力量,激荡、燃烧在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每一家店铺都开着,但是几乎没有伙计,空荡荡的。

路上也是空荡荡的,没有行人。

他路过一座机关工坊,刺耳的合金切割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工坊的大门是敞开的,循着声音望去,一个上半身赤裸的中年机关师,正在切割合金。一蓬蓬耀眼炽亮的火花,几乎遮住机关师的脸庞,唯一能看清楚的,便是纷洒飞扬的火花中,一双充满血丝却异常专注的眼睛。

暗探所具备的敏锐目光,让整个工坊尽收他眼底。

角落里的阴影处,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名浑身油污的壮汉,睡得极香,显然累极。

八十多架刚完成的怪兽,安静立院子里的空地上,它们没涂装任何油漆,丑陋如伤痕的焊缝、没有磨平的粗糙边角、随处可见的毛刺,让它们看上去丑陋而强壮。

但是当它们在刺耳的切割声中,在忽明忽暗的光芒中,安静地立在那,一言不发,难以形容的恐惧,从何九的心底深处骤然弥漫扩散,他全身发冷。

第四十五家。

同样的景象,同样的画面,这条工坊街道上,这是他看到的第四十五次,他沿路数过来。

工坊门前的铁牌上标着:工坊大街四十五号。

何九遍体生寒。

忽然,铛,悠扬的钟声敲响,全城可闻。

沉睡中的机关师,如梦初醒,纷纷跳了起来。

“时间到了吗?该死!早知道我就不睡了!”

“快算算,我们做了多少?”

“八十五,不对,八十七架!”

“厢车装备好了没?装车装车!不要耽误时间!”

……

这些机关师们手忙脚乱地开始把怪兽一架架往厢车上运,他们的神情亢奋,额头青筋毕露,满脸的油污尘屑,让他们看上去就像怪兽一样的狰狞丑陋。

专门用于运货的货厢车,十分简陋,没有顶蓬,只有护栏。

一架架丑陋的怪兽,沉默整齐立在厢车,森然如森,如那出征的战士。

机关师们吆喝着,他们神情激动,坐在怪兽厚实的肩膀上。

“走咧!”

“交货咧!”

原本空无一人的街道,突然像洪水入城般,骤然涌现无数厢车。

何九被厢车的洪流淹没,他神情茫然,不知所措。

基地高塔之上,枇杷注视着下方,汹涌的厢车洪流把街道塞得满满,她心中生出无比的骄傲和感动。

大人,也许您是无意中缔造这一切,但您的请求,便是我等号角,您的意志,便是我等荣光,您长剑所指之向,便是我等赴死之地!

永远与您并肩作战。

枇杷神情肃然朝下方不见边际的厢车洪流行礼。

刚回到三魂城的唐天,被人挡住。

“你要跟我去圣域?”唐天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螺丝,完全弄不清楚情况。

啊咧,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的,我比他们更清楚怪兽该如何战斗。”螺丝没有闪躲唐天的目光。

“不行!”唐天断然摇头。

开什么玩笑,兵大叔如果知道自己把螺丝拐到战场,那绝对要和自己拼命。

螺丝直视唐天,苍白的脸异常平静:“虽然什么都不记得,大概时间实在太久远,久远到把记忆都抹灭,只有感受留下来。连如此久远的时间,都无法抹灭的感受,我想应该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唐天张了张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的生命残缺不齐,我的记忆空白无物,只有这段感受还在,我想它是在提醒我,我的生命因何而存。”

他躬身向唐天行礼:“拜托了。”

唐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赛雷那,他的精神恍惚,螺丝的话给他太大的冲击。

“你没事吧?”赛雷有些关切地看着唐天,她注意到唐天的神情恍惚。

唐天如梦初醒,连忙道:“哎,怪兽准备得怎么样了?”

“你就是不相信我们的实力吗?”赛雷挑了挑眉,一脸鄙视地看着唐天,一旁的枇杷掩嘴轻笑。

“这不是时间紧迫吗?”唐天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嘿然作了鬼脸。

赛雷带唐天来到一座门前,满不在乎道:“你推开门就知道了。”

唐天愣了一下,这门,有点熟悉啊,咦,这不是通往……

他下意识推大门。

熟悉的雪亮灯光闯入他的视野,远处的青铜大门巍峨依旧,听不见往日的呐喊呼喝,看不到往日不断奔跑的身影,连尘土也嗅不到往日如雨的汗水气息。

一架架丑陋狰狞的青铜怪兽,在灯光下,沉默地占据每一块训练场的第一个角落。

望不到尽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