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二十三节 荒洲大改造计划

第八百二十三节 荒洲大改造计划

杜克的信心,并非没有由来。

除了他自己,罪域兵团几乎囊括了罪域的大半精英,战力榜前十就有过半,每一位都是经过无数残酷考验的天才。当这么多精英汇集在一起,齐心协力,所产生的效应他非常期待。

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他们很快便有所突破。

他们首先需要克服的,是能量对感应法则的干扰。在这一点上,杜克的猜测发生了偏差。能量对感应法则的干扰无处不在,越是境界高,受到的影响越大。但是杜克对法则的理解,远超其他人,当他发现了这一独特的现象,稍一思索,便明白其中关键。

nbsp…£wan…£书…£ロ巴,a→ns◎≯om;低境界的罪域武者,用血肉之力激发法则线,法则线直接与血肉相连,受到的影响最小。而领悟了法则面的罪域者,其力量来源于法则面的投射,法则面并不与血肉相连,能量对这种感应产生强烈的感应。法则领域的武者也同样如此。

杜克他们很快想到了办法,改变召唤模式,先用血肉之力激发法则线,再用法则线衍变出法则面、法则领域。

而这些才华横溢的精英们,开始思考,如何用法则去支配能量。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法则种类浩如烟海,能量的属性,同样有着繁如星辰。如果说,法则是一把钥匙,他们需要找到与之相配的那把锁。

荒洲稀薄的能量,让干扰没有那么强烈,大大缩短了他们摸索的时间。

为了不影响要塞的建设,他们远离星门。初步可以用使法则之力,他们已经能够浮空,但是想像以前那样自如飞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飘浮在半空中,他们或入定,或静立,或手舞足蹈,或念念有词,各不相同。

“我找到了!”

一声充满惊喜的高呼,立即引起众人的骚动。

只见他的指尖,亮起一个黄豆大小的光点,释放着柔和的橘色光芒。他手指轻轻一挥,无数橘色光点,纷纷洒洒,煞是好看。光点如雨,翻腾变幻,看得让人眼花缭乱。

周围人无不羡慕地看着他,他修炼的光之法则,此地最浓郁的就是光能量,第一个领悟也不奇怪。

大伙的士气大为振奋,有一个人成功,说明他们走的这条路是正确的。

唐天看着远处光点散发的能量波动,不禁摸着下巴。波动不弱啊,他略一沉吟,便明白过来。以法则来支配能量,事半功倍,而且这些人对法则的浸淫极深,一旦找到诀窍,战斗力会迅速飙升。

唐天忽然觉得荒城有守住的可能。

之前他其实不太看好荒城,荒城的能量虽然稀薄,但到底不是罪域。光明洲武者被削弱不少,可罪域武者被削弱更多。相比之下,守住罪门要容易得多。只要把光明要塞摧毁,罪门和罪域其他地方就没什么区别,光明武者进入就是找死。

最重要的是,按照兵的计划,他要尽量从内部破坏光明洲,需要的是机动性,不可能固守要塞。

但是看到罪域兵团的突破,唐天开始考虑这个可能性。

如果背后有这么一个要塞,那就是真正的如芒在背啊,光明洲绝对无法忍受,一定会想尽办法把它摧毁。

那也意味着,荒城可以吸引大量的兵团。荒城吸引了大量的兵团,那光明洲的腹部,岂不是更加空虚?

唐天摸着下巴,两眼放出贼光。

太高深的计谋他想不出来,但是这么一合计,他却是觉得相当不错。怎么才能让荒城,变得固若金汤?

摸着下巴眼放贼光的唐天绞尽脑汁,咔咔咔,他仿佛听到自己脑袋里无数长满铁锈的齿轮在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铁锈如下雪般簌簌而落。但是,经过长时间的努力,皇天不负有心人,他想到一个绝妙的办法——把问题交给聪明人!

他刷地转过脸问杜心雨:“你觉得怎么样才能守得住荒城?”

杜心雨显然早就思考过这个问题,她语气平静道:“守住荒城其实不难,我们只需要一定的时间,待兄长他们找到支配能量的办法,荒城便很难被攻破。有守城之利,后方可以得到罪域源源不断的支持,我们可以安枕无忧。”

有道理……

“我们最缺时间。”唐天老老实实道:“一周之后,我们就要出发了。天路和南盟现在面临的压力很大。”

杜心雨没有惊讶,身为一位出色的将领,她很清楚,一城一池的得失并不重要,全局的胜负才是真正的关键。一旦他们出发,离开荒洲,那一定会惊动光明洲,荒城也会随之进入光明洲的视野。

“那我们可以放弃荒城,专心防守罪门。”杜心雨冷静道。

“但是我希望荒城能够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最好多吸引一点兵团。”唐天老老实实道。

杜心雨大致明白唐天的意思,她想了一下,摇头道:“不太现实。没有完成突破的话,我们缺乏对抗光明洲的能力。荒城是罪域类型的要塞,虽然也可以发挥一定的作用,但是作用被大大削弱。这里不是罪域。”

唐天脑海中像有一道灵光闪过,他急声道:“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哪句?”杜心雨愣住,但她随即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当杜心雨说到“这里不是罪域”时,唐天猛地一拍巴掌,脸上露出难以遏制的狂喜:“没错,这里不是罪域!”

杜心雨一脸疑惑,她不明白这句话有什么问题,这里本来就不是罪域啊。

“这里不是罪域,我们可以把它变成罪域啊!”

唐天语不惊人死不休。

杜心雨一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反问:“把荒洲变成罪域?”

“没错!”唐天为自己这个绝妙的主意感到万分得意。

哈哈,只有神一样的少年,才能够想出这么天才的主意!

“这不可能。”杜心雨摇头,恢复冷静。

唐天得意洋洋道:“你到时就知道。”

说罢,他转身朝零部营地走去。杜心雨毫不犹豫地跟上,看到唐天如此信誓旦旦的模样,她心中充满好奇。把荒洲变成罪域,这么荒谬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

广袤的荒洲,一行人飞掠。

“前面有一个山谷,应该符合要求。”

文康指着前方,山谷若隐若现。

“去那!”梁秋没有废话,直接带着队员朝山谷冲去。

山谷空无一人,寸草不生,这里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出现过人类的踪迹。

梁秋很快选好位置,然后取出一件秘宝。这是一件双鱼座的白银秘宝,两条栩栩如生的银鱼首尾相连,宛如游动。

秘宝陡然亮起耀眼的光芒,周围的能量疯狂地向他手中的秘宝涌来。转眼间,一个巨大的能量漩涡形成,山谷里飞沙走石,其他队员不得不飞出山谷。

文康看着那个宛如风暴般的能量漩涡,一阵失神。

这群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

他被喊到零部,要他作向导。反正已经投降了,他也没有什么抵抗之心,作向导就作向导呗。可是当他迈入零部营地,他就如同施了定身法一般,呆若木鸡。

魂物,价值连城的魂物,释放着迷人的光芒和美妙波动。

然而,当这些价值连城的魂物,以堆为单位出现、有如一座座小山时,所带来的冲击力无以伦比。

在那一瞬间,文康仿佛看到金光灿灿的光明币铺满荒洲。

他就那样大脑一片空白地看着,看着堆积如山的秘宝,被一件件分给零部的队员。人手一件,文康的大脑已经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

不光是他,跟着他一起来的昔日队友们,亦是如出一辙。

足足半个小时,文康他们都陷入一种诡异的茫然和安静之中。当他们渐渐回过神来,堆积如山的魂物消失不见,没由来,他们感到钻心的肉痛。

连他们自己都不明白,明明不是自己的啊,可是为啥还是这么肉痛……

肉痛只持续了一秒,他们就被唐天宣布的计划给吓傻了。

“大家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用你们手上的秘宝,把荒洲的能量全都吸干净!一滴都不剩!当然,仅靠你们手上的秘宝,肯定不够。不过没关系,我会给大家准备更多的秘宝!一周,我们的时间只有一周!每个人负责一个区域,不能有死角。出发!”

,把文康他们直接吓得尿裤子。

这……这简直太疯狂了!

把一洲的能量全都吸食干净,天啊,什么样的疯子才能有这么疯狂的想法,而且还会去实施它?

就连一向冷静的杜心雨,在那一刻,同样呆若木鸡。

零部就像撒开的豆子,带着秘宝,朝荒洲每个角落奔去。一个个能量漩涡,在广袤的荒洲,源源不断地出现。

荒洲的能量稀薄,这仅仅只是相对圣域而言,它的能量浓度比起天路的一般星座,还是要高得多。但是在秘宝的疯狂吸食之下,仅仅第一天,荒洲的能量浓度直接下降百分之二十。

太疯狂了!

然而让他们觉得更疯狂的是,第二批秘宝送至。

第三批、第四批……

荒洲的能量浓度以肉眼可见速度噌噌往下掉。

所有人吓得像被掐住脖子的鹌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