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二十节 我回来了

第八百二十节 我回来了

三魂城。

熟悉的青铜大门,巍峨庄严,城墙好似又高了几分。

一个个灯火通明训练场,热火朝天,喝斥声呐喊声不绝于耳。一张张布满汗水的倔强脸庞,一个个竭尽全力奔跑的身影,有重重跌倒发出的闷音,有毫无花巧全力冲撞溅起的火花。

灯光下,如此分明。

一切都和以前都没有太大的变化,

唏嘘和感慨,浮上唐天的心头,恍如隔世。

灿烂的笑容浮上唐天的脸庞。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这句带着几分搞笑的话,此时却是无比的应景。如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如那荡起的涟漪,不断扩散,唐天叉着腰,对着天空,尽情开怀大笑。

“哈哈哈哈!”

响彻三魂城的大笑,让所有人都情不自禁地停下手上的动作。

唐天胸中激荡,经历无数苦难、危险、绝境,当看到此情此景,如何不激动?那一个个少年身影,那灯光下挥洒如雨的晶莹汗水,那满脸的倔强和不屈,那眼睛中燃烧的火焰。

他看到了斗志,看到了希望,看到了自己,看到了大家。

胸中就仿佛有团火焰在熊熊燃烧,浑身的血液早就沸腾,迎着那雪亮的灯光,迎着那充满汗水的训练场,迎着那巍峨的青铜大门,他开始奔跑。

风在耳边呼啸,在惊呼声中,少年旁若无人,穿过一个个训练场,穿过一束束灯光,尽情奔跑。

只有奔跑才能宣泄心中的激动,他没有停止,跳上城墙,沿着城墙发足狂奔。

他像一阵风,但更像一束光,穿超层层乌云,穿过呼啸寒风,穿过迷雾,穿过绝望。

唐天一口气跑到最高的墻尖,雄伟的三魂城尽收眼底,他喘着气,不是累,是激动,莫名的激动,他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这座青铜城。

深吸一口气,他忽然想起当年的星风城外山顶,他就像现在这般对着山谷高喊鼓励自己。

当年的青涩少年,今天已是王者。

可少年的初心、坚毅和热情,却从未有丝毫之变。

张开双臂的少年,环顾全城,像当年一样,对这个世界宣布。

“我回来了!”

数秒之后,震天欢呼,直入云霄。

凛冬已过,春之将至。

每一位刚刚抵达三魂城的客人,都有着无比深刻的感受。路上每个人脸上都洋溢都难以形容的光芒,他们斗志满满,就像火焰一般,散发着光和热。

现在的三魂城,就像一座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万年的沉睡,让它积蓄了太多的能量。它是如此迫不及待发出自己的声音,是如此迫不及待展现它的力量。

机关实验室,每个人都是喜气洋洋。

“大人终于回来了!大人不在,总是让人心中不安。”

“是啊,这下好了,只要大人没事,谁是咱们对手!”

“也不知道大人遇到啥麻烦了,这次消失这么久?”

“这要大姐头回来才知道吧!”

“哼,光明武会那帮家伙,这下要倒霉了!”

“是的,以大人的脾气,肯定要把这群龟孙子揍得他们妈妈都认不出来。”

……

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唐天的回归,让大伙心头最大一块石头落地。大人没有音讯,大姐头的脾气糟糕,就像个火药桶,一点就炸。这也正常,在大熊座的历史上,唐天还从来没有消失过如此长的时间。

这次大人安然回归,早就被惊吓到的大熊座高层,几乎是第一时间赶到三魂城。

大熊座最近的处境并不好,大家心情都很压抑,现在虽然大人只是刚刚回来,但是压抑的气氛却是一扫而空,所有人对未来都充满了信心。

嗒嗒嗒。

急促密集的高跟鞋声,让所有人都是凛然,大姐头回来了!

围在一起的诸人顿时化作鸟散,每个人都做出在工作的模样。

赛雷就像一阵风般冲进来,她的脸上充满自信,一进门劈头便问:“我们有多少架【怪兽】?”

“大约九百架。”一名工作人员连忙道。

其他人的注意力顿时被吸引,【怪兽】就是螺丝帮科林折腾出的机关魂甲,模样奇丑无比,风格也大大迥异于他们设计的机关魂甲。【怪兽】的设计确实有许多可取之处,比如结构简单、皮实,维护成本低,最关键的是,它适合武魂弱的武者使用。

【怪兽】各方面表现不俗,但是在三魂城,它依然不是主流。它缺乏再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结构上的改变远比武魂变强更困难。它可以成为不错的补充,却无法成为主力机关魂甲。

实验室都是一群机关魂甲狂人,都研究过【怪兽】,受益匪浅。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大姐头回来第一个问【怪兽】。

“一万架【怪兽】需要多长时间?”

嘶,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一万架!

“大约需要两个月的时间,我们手上的项目很多……”

“所有的项目全部停止。”赛雷没有任何迟疑,断然道。

实验室鸦雀无声,大伙呆呆地看着大姐头。

“有什么意见?”赛雷挑了挑眉毛,目光如剑。

“没有没有。”大伙如梦初醒。

“如果所有项目全都停止的话,大概需要一个月时间。”副手估算了一下。

“时间太长。”赛雷断然道:“我们只有一周的时间。”

“这不可能!”副手连连摇头。

“别和我说不可能。”赛雷蓦地转身,面沉如水,一字一顿道:“我要听到的是怎么才能做到。”

大伙面面相觑,终于意识到,这只是一个死任务,心中顿时凛然。

“【怪兽】的结构简单,生产难度不高。我们可以委托城内其他的机关师来生产,这样可以缩短我们的生产周期。”

“没错,还有那些工坊,也可以代为生产,我们可以临时雇佣一些机关师,来组装或者打打下手也不错。”

“我们可以让科林他们来帮忙,他们有专门的修理科目,可以在一定的程度上帮忙。”

“南十字兵团的军械仓库内的那些老机关武甲我们也可以利用起来,只要作一定程度的修改,就可以直接使用,而且风格很搭。”

“我们可以问问螺丝,南十字兵团时代,他们是怎么处理这类情况。”

……

大家纷纷出谋划策。

赛雷面无表情点头:“分头行动,抓紧时间,马上!”

“是!”众人轰然应道。

赛雷眼中闪过异样光芒,一个礼拜内一万架机关魂甲,她听到唐天的要求时,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听唐天一点点阐述兵的计划,才恍然。她没有半点时间浪费,便火急火燎开始。

这的确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但是她心中充满斗志。

没错,无穷的斗志,她就是要用这样一种近乎不可能的方式,告诉唐天,无论他遇到什么样的危险,他们都会成为他最坚固的后盾。

她让唐天看看,经过发展壮大的三魂城,它所蕴含的力量。

无比强大而惊人的力量!

荒洲。

“这就是圣域?”

杜克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圣域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境之中,可是当它真的在他面前,一切都是如此不真实。他身边诸人,都激动莫名。

重返圣域!

他们终于重返圣域!

这个被无数先辈鲜血和生活浸泡过的梦想,终于在他们手上完成。

“你们得抓紧时间习惯这里。”钟离白瞥了他们一眼,提醒道:“就像我们以前适合法则一样,我们接下来,可不是一路坦途。”

杜克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心中激动,郑重道:“我等必将全力以赴。”

荒洲无比荒凉,放眼望去,是一望无际的红壤平原。

“白野洲在哪个方向?”钟离白问。

“那个方向。”文康嗫嚅指着前方道,他脸色苍白,神情萎靡。这些天的经历,就像噩梦一般,迅速摧毁了他消磨多年的意志。他能说会道,对这一带也很熟悉,是合适的向导。

“白野洲的能量浓度比这边高多少?”钟离白继续问。

“大概五倍左右。”文康道。

杜克神情凝重,刚刚抵达圣域的激动消失一空。

荒洲的能量浓度偏低,他已经觉得非常不习惯。无处不在的能量,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浸泡在水里,隔阂感无处不在。连他都尚且如此,其他人的战斗力削弱程度,只会更大。

没有战斗力,他们根本不可能在圣域立足,更别说跟上唐天的步伐。

他需要找到办法,在这一点上,他责无旁贷。他是罪域第一人,论起对力量的理解,无人能及,是最有可能解决这个问题的人。

杜克神色稍缓,他对自己充满信心。

钟离白嘿然一笑,他只是友情提醒一下。杜氏兄妹统率的罪域兵团,加入他们时间尚短,双方还远没有达到信任无间的地步。

对于这支兵团去留,他和聂秋讨论,但是大家都不是太在意。罪域兵团固然强大,但是他们手上牌只强不弱,神装兵团、零部都只强不弱,唯一弱的,便只有钟离白所统率的钟部。

一想到这一点,钟离白心口便是一闷。

虽然明知弱小只是暂时的,但是对于心高气傲的他来说,还是觉得憋屈。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大人把机关魂甲送来之前,继续操练这帮蠢货。让他有些安慰的是,比起什么法则,机关魂甲他要熟悉得多。

小兔崽子们,你们的好日子来了!

钟离白大步流星,满脸狞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