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一十九节 白热化

第八百一十九节 白热化

石林沙洲,敌人像疯了一般,一波波不断突进。

阿娅已经不记得他们战斗了多少场,六天六夜,战斗没有片刻停歇,对方像潮水一般。她的大剑布满缺口,娇艳的脸庞布满硝烟,唯独火红的头发,如烈火般耀眼。

终于获得宝贵的休息时间,阿娅拄着剑,喘着气:“我们还有多少人?”

三角眼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片刻后,方道:“全在这了。”

阿娅身体一僵。

她环顾四周,一张张熟悉的脸,满是疲倦,没有一个人完好无损。

只剩下几百多人了……

阿娅的眼睛浮现一丝哀伤,沉默片刻,轻声道:“对不起,大家……”

“大姐头别说这话。”三角眼轻笑一声,带着几分自嘲:“咱们比卢洲雇佣兵,谁不是出来卖命的?大伙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老何,你还记得你当时用的那把破刀吧,用了六年,崩得都可以当锯子了。当时听到有土豪要买兵团,好吧,虽然咱是佣兵团,也勉强算是兵团吧。大伙都想着,抱一根金大腿,总比当下强。”

所有人都在静静听,他们嘴角浮现会心的笑容,他们不自主想到以前的生活。

“大人这样的老板,挑不出第二个。钱多,装备管好上的,要不是训练苦得让人想跑,老子都以为遇到肥羊了。可这时间一长啊,老子心里就有点虚,为啥啊,待遇实在太好了!咱们自个啥水平,大伙心里都清楚。老子没好意思和大人说,咱们配不上这样的待遇。再到后来,老子心里就怕了,咱是卖命的,这么好的待遇,这命只怕保不住了。现在发现,大人才是大奸商啊,乖乖让我们自己卖命,嘿,咱还卖得心甘情愿!”

大伙发出一阵轻笑。

人群中有人起哄:“得了,老三,你那条烂命,值个啥钱!”

三角眼挑了挑眉,嘿然道:“所以说为啥咱们心甘情愿?咱是卖命的,卖的就是命!现在把一条烂命卖到这等价钱,大伙说,值不值?”

“值了!”

“小唐大人没话说!”

“我觉得老三有句说得最对。”

“啥?”

“训练累得让人想跑!”

“哈哈哈哈!”

……

大伙七嘴八舌,个个言笑无忌,慨然自若,面无悲色。

阿娅耳朵一动,从泥土中拔出大剑,神情一冷:“准备战斗!”

卫海要塞外的残骸带。

尖利的警报声,响彻阵地。

一艘艘体积庞大的战舰,组成的一字纵列,全速向残骸带冲过来。

魏婷婷他们露出疑惑之色,这样的举动有什么用?这些体形庞大的战舰,动作笨拙,根本无法通过残骸带,要用也用小型战舰才对。

鹤立即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心中泛起强烈的不安。

忽然,他想到什么,蓦地露出震惊之色,厉声下令:“射手座,攻击第一艘战舰!”

魏家弟子纷纷张开弓箭,瞬间,雨点般的箭光,扑向第一艘战舰。

但是大型战舰的防御强大无比,箭光落在其防护罩上,只泛起点点涟漪。大型战舰势无可挡,以惊人的速度,全速向他们残骸带驶来。

魏婷婷第一个反应过来,高喊:“用神金箭!”

她手上唯一的一根神金箭搭在弦上,崩,神金箭瞬间消失。

吼!

一声恍如虎啸的怒吼出现在战场。

飞行中的神金箭箭身的细纹陡然亮起耀眼的光华,沿途的能量,疯狂地被它吸入。箭身亮起一抹如雾的光芒,光雾不断膨胀,宛如流淌变幻的星云,在空中变幻不定。

当它轰在第一艘战舰的防护罩上,防护罩剧烈振荡,就仿佛狂风吹得随时可能破碎的肥皂泡。

又是一声尖利有如野兽的啸音。

另一支神金箭破空而至!

大型战舰的防护罩彻底崩溃。

第三支神金箭挟着绚烂斑斓的光雾,一头扎入失去保护的战舰。

轰!

一团比太阳更加明亮的光芒,陡然亮起。

刹那间,所有人的视野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恐怖惊人的爆炸声,让大伙的耳朵嗡嗡作响,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恐怖的爆炸冲击波,犹如怒涛般,四下横扫。体形和重量都极其惊人的大型攻城船残骸,都被这股刚猛无俦的力量硬生生推出数十丈开外。

炽亮的光芒黯淡下来,众人的视野也逐渐恢复。

战舰彻底解体,一团巨大无比的火焰,出现在距离众人不到五百丈的距离。

嘭!

无数火花四溅,一艘战舰的舰首,突然从火焰中伸出来。赫然是第二艘战舰!它竟然没有丝毫闪避,硬生生从火团之中,硬闯过来。

所有人这时都明白过来,脸色骤然大变。

这些大型战舰,全都装满爆炸性能量,一旦受到撞击,便会发生剧烈的爆炸。

勾成闻刀打算用这些战舰,把残骸带炸出一道通道!

一定要阻止他!

所有人不约而同地浮现同一个念头,这些天的战斗,所有人都清楚,假如没有这片残骸带,他们绝对无法坚守至今。而勾成闻刀同样明白这点,所以他不惜浪费几艘大型战舰,也要把残骸带撞出一条足够宽敞的通道!

只有这样,他们兵力上的优势才会发挥出来。

大型战舰的体积庞大,转向困难,但是速度却一点不慢。

轰!

第二艘战舰在距离残骸带不到三百丈处爆炸。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大家的反应还好许多。

然而对方同样悍勇至极,后方的战舰再次从前一艘战舰爆炸的火光中穿出。

每一艘战舰之间的距离显然经过精心的计算,让人领略到勾成闻刀疯狂下的缜密精细。

哪怕所有人都疯狂攻击,但是第四艘战舰一头扎入残骸带。

惊天动地的爆炸,无以伦比的冲击波,立即在残骸带清扫出一大片空白区域。

鹤阻止手下的士兵拼命,他凝视着一艘艘疯狂如同飞蛾扑火的巨舰。一团团爆炸的巨型火花,构成一条笔直的直线,它们在熊熊燃烧,然后缓缓熄灭。

失去残骸地带已成定局,接下来的战斗不好打。

果然不愧是勾成闻刀!

一块残骸上方,黑衣扶剑而立的鹤,身形修长,眸子清澈如水,深深望了一眼对面的大军,转身组织大家后撤。

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满地的烟头。

兵面前的地图上,被他标满各种符号箭头。扑克脸一动不动,陷入沉思。

谢雨安出任征兵大使只是一个小插曲,战况的激烈程度并没有半点下降。倘若说,卫海要塞之战,勾成闻刀还带着强烈的自信和一丝轻视的话,那么现在,这个疯子一定清楚自己的处境。

现在的勾成闻刀就是一匹受了轻伤的狼,不仅不会退缩,反而会愈发疯狂。时间,连续的受挫让勾成闻刀失去了太多的时间,这也让勾成闻刀丢掉所有的包袱。

除了破釜沉舟,他别无选择。

接下来的战斗,才是真正严峻的考验,他们需要迎接勾成闻刀疯狂的反扑,不计伤亡不顾一切的反扑!

对于勾成闻刀来说,这才是最适合他的战斗方式,这也是最能发挥出他战斗力的战斗。

对南盟来说,也别无选择,防线犬牙交错,他们占据防守之利。有人提出后撤,引诱敌人深入的计划,但是被兵全盘否决。

士气,连续的血战,不仅稳定了防线,也稳定了南盟的士气。南盟的兵团,再也不像以前那样一触即溃,必胜的决心还谈不上,但是像之前那般的绝望,也已经消失。如果此时撤退,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士气,便会迅速崩溃。

现在双方都是一口气撑着,谁先泄了这口气,谁就输了。

战争,开始进入白热化阶段。

兵的预测没有任何偏差,连续的战报,令所有人都感到心惊肉跳。

他沉默着,扑克脸在缭绕的烟雾中,看不真切。

他心中被什么东西堵着,那熟悉的痛楚,让他浑身有些颤抖。没有什么,比看着同伴一个个离开,更让人揪心。可是身为统帅,他需要的却是绝对的理智。所以,他同意了巫天马的计划,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计划。

他想起团长,想起阿信,想起螺丝,想起那一张张消失在岁月中熟悉的脸庞。

自己还是太嫩了啊,兵苦涩地自嘲,这点压力就把自己煎熬成这样。

要是神经唐在就好……

兵的脑海中,忽然冒出这个念头。

忽然,一缕难言的波动,在他心头浮现。

“嘿,兵大叔,好久不见!”

他的身体一僵。

幻听了吧。

看来最近真是太紧张了,都幻听了。

说起来也真是奇怪,神经唐这个怪胎,天天看到怎么看怎么嫌烦,又是碍事又是惹麻烦。没想到这段时间没见,倒是怪想念的。

真是够了!自己居然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这么个不的家伙身上,什么时候自己竟然沦落到这步?

兵自嘲地笑了笑,深深吸一口烟,肯定是最近压力太大,得补补了。

呃,魂将得怎么补?

“咦,没反应?听不见吗?出问题了吗?南十字的老古董果然就是不靠谱!完了完了,这得到哪去修……”

熟悉的嘟囔,叽哩呱啦说了一大堆。

兵呆若木鸡,咬在嘴里的烟嘴,啪地掉落地上,溅起一小蓬火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