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一十七节 大家,我来了!

第八百一十七节 大家,我来了!

杜克位于战阵的最前方,他是战阵最锋利的矛尖。所有的法则之力,全都汇集在他身上,光芒万丈,恍如战神。法则领域的强大掌控力,展现得淋漓尽致,举手投足间,数量惊人的法则之力被调动,化作一道道威猛绝伦的攻击,重重轰在下方的白光之中。

位于战阵中心的杜心雨,完全消失在杜克的光芒之下,毫不引人注目。她的操作简洁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有条不紊地控制着兵团。

她才是这支兵团真正的核心。正是在她润物细无声的控制之下,她的个性也一点点渗透到兵团,影响这支兵团的战斗风格。

竟然是出奇的霸道!

没有谨慎的试探,一出手就是强力攻击。

犹如巨人挥舞重锤,每一击必然地动山摇,罪门的要塞之光,剧烈翻腾,不断缩小。

法则之力经过杜心雨的梳理和协调,汇集至杜克处,只有领悟了法则领域的杜克才能承受如此惊人的力量。杜心雨仔细观看了零部是如何运转,但是她并没有一味地模仿零部的战术,而是专门针对罪域兵团设计了一种全新的战斗模式。

杜心雨很清楚罪域兵团的士兵们绝对做不到零部那般精细,但是他们同样有一个零部所没有优势,他们有杜克。

整个罪域,唯一领悟了法则领域的杜克。

兵团的战术便围绕着杜克来设计。

战术千千万万,但是核心的理念却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归于根本,就是把分散的力量有效集中。杜心雨大胆地设计了一种极端的战术,所有的力量,全都把汇集到杜克身上,让杜克来发起攻击。

“好强!”钟离白仰着脸,满脸震惊。

他本来对什么罪域兵团,心中不屑得很。若论法则修炼,他是拍马也赶不上人家,但若论起指挥兵团作战,他有足够的资格不把对方放在眼中。听说杜克要组建兵团,他心中冷笑,兵团是那么容易组建的吗?

可是,眼前这支怪异的兵团,彻底颠覆他的认知,尤其是杜心雨的表现,虽然还有一些细节上的瑕疵,但是依然展现出惊人的天赋。

“有些过于极端。”聂秋半晌才冒出这句。

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极端的战术,这个兵团可以说,完全是杜克一个人的兵团。士兵们除了提供法则之力,几乎没有其他的作用。没有所谓的配合,没有各种变化,所有的战斗,全都交给杜克一个人去决定。

一旦失去杜克,这支兵团将没有任何战斗力。

“你得承认,这种战术最适合他们。”钟离白对聂秋的说法嗤之以鼻,他眼睛流露兴奋的光芒:“简单、完美、强大!几乎减少了任何失误的可能,力量的损耗非常小。把战斗交给杜克,还有更好的选择吗?我想不到,除了大人,还有谁的战斗本能能够和杜克相比。杜克是他们最强的一点,杜心雨作了一个无以伦比的选择,她把所有的筹码,全都用来加强这最强的点,真是可怕的女人!”

聂秋不得不承认钟离白说得对。领悟了法则领域的杜克,战斗本能绝对达到非人的级别,战场在他眼中没有秘密可言。而杜心雨没有任何保留,把所有的力量和选择,全都投到杜克身上,这份眼光和果决,同样令人震惊。

但他又觉得可惜,那么多战力榜的高手,都完全摒弃了自己的风格。

聂秋摇头:“这种模式没有复制的可能性,除非你能再找一个杜克出来。”

“顶尖兵团哪个可以复制?”钟离白哂然。

两人同样是學院派出身,但是理念迥异。聂秋更喜欢探索一些战争内在的规律,而钟离白更重实效,对于胜利更加执着。

“也是。”聂秋点点头,罪域兵团拥有杜克和杜心雨,确实有资格成长为顶尖的兵团。

杜克的表现,是理所当然,因为战斗依然是他熟悉的模式。杜心雨却让人眼前一亮,也让聂秋看到她出色的天赋。初建兵团,便能有如此表现,她的前途不可限量。

杜克的存在,决定了这支兵团起始高度。但是杜心雨的成长上限,将决定了这支兵团未来的上限。

钟离白却是想到自己,聂秋的零部已具雏形,杜氏兄妹的兵团如今也是强悍非凡,唯独自己的兵团,看上去有些遥遥无期。只有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返回圣域,才有可能和大熊座取得联系,才能得到令人热血沸腾的钢铁怪兽!

聂秋忽然道:“罪门快支撑不住了。”

钟离白收回思绪,目光重新投向战场,撇了撇嘴:“看来对方的士气比我们预计得还要低啊。”

自始至终,罪门都没有一次反击,而要塞之光的防御,在不断地被消耗。原本以为是一场艰难的攻防战,变成一场乏味的攻城表演。

天空中的杜克,猛地手掌下压,汹涌的法则之力化作一道斑斓炫目的光柱,毫无花巧地轰在只剩下薄薄一层的白光之中。

轰!

巨响中,要塞之光消散,罪门的大门上太阳纹四分五裂,厚厚的乌龟壳终于被敲碎。

唐天一方响起震天的欢呼。

然而,就在此时,沉重的要塞大门缓缓打开。

敌人投降了。

短暂的寂静之后,更热烈的欢呼声,几乎要把罪域的天空掀翻。

杜克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多年心愿就这么实现,他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好像在做梦一样。

这是真的吗……

聂秋率领零部,第一时间进入罪门,确保安全之后,早就迫不及待的唐天带着大伙冲进罪门。

唐天心中激动无比,终于要重返圣域了,只要回到圣域,他就能够与兵取得联系。

杜克脸上的表情很奇怪,像是想哭又像是想笑,尤其是当他看清楚投降的士兵,心中更是复杂。这些士兵身上,斗志早就消磨殆尽,等搞清楚这些士兵的日常训练情况,他心中更加堵得慌。

整个罪域,竟然被这么一群斗志全无的家伙给挡住。

杜心雨明白兄长的心情,轻声道:“我们胜利了,一切都重新开始。”

杜克身体一震,眼中迷茫一扫而光。没错,他们胜利了,他们终于要冲出罪域了,一切都重新开始。所有丢失的信念、勇气、荣耀,都将重拾!

神智清明的杜克,当他看到唐天等人,已经开始审问光明洲的士兵,打听情报,顿时一阵羞愧。

唐天脸上,看不到半点胜利的骄傲,那双眸子依然清澈如水。自己年纪比唐天大这么多,但是和唐天一比起来,却比人家差得远。

这也更加坚定了他加入唐天阵营的决心。

别看这场胜利十分轻松,但是杜克很清楚,没有唐天,仅凭他们自己的实力,想要获得胜利,几乎是不可能。

审问没有费什么力气,这些投降的光明洲士兵,早就没有半点抵抗之心,知道的全都一股脑倒出来。

要塞内的星门,通往荒洲。

荒洲面积不小,是个中型洲,位于光明洲的最西端,但是十分贫瘠荒凉。不知是不是受到罪域的影响,能量浓度比一般的洲低许多,也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矿产,因此一直没有人类居住。

以前光明洲在此地曾经有驻军,但是随着光明洲实力日盛,已经没有人能威胁到此地,荒洲的驻扎点也被撤销。

至于罪域,那只不过是个大的地牢,早被光明洲高层遗忘。

他们需要横穿整个荒洲,进入白野洲,才能够遇到第一个城镇。

好消息是,光明洲的西部不与其他势力接壤,所以兵团的数量少得可怜,而且实力也偏弱。坏消息是,如果他们想返回商洲,意味着要横跨整个光明洲。

他们这么多人,横穿整个光明洲,想不引起注意都不可能,这可是人家的地盘。

西部没什么兵团,但是到了中部,也是光明洲最繁华最发达的地区,可是有着重兵镇守。尤其,光明五虎之一的家亚,坐镇中枢。如果说仅仅只有家亚一人,而且还是以擅守而闻名的家亚,这让大家的压力要小一点的话,那么家亚可以调动的兵团数量,让所有人的脸色发白。

南征可谓精锐尽出,但那都是最精锐的兵团,大量的普通兵团还留守在光明洲。

大大小小的兵团,超过六百个。

可以想象,一旦陷入这些兵团的沼泽之中,那就是大麻烦。

这些情报,大大冲淡了胜利的喜悦,大家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量变引起质变,当数量达到一定的地步,淹都可以把他们淹死。

杜心雨瞥了一眼唐天,见他神情如常,丝毫没有被这么多兵团吓倒。

唐天注意到杜心雨的目光,朝她咧嘴一笑。

杜心雨微怔,脸上神情不变,却注意唐天咧嘴一笑,让沉凝的气氛顿时松动了许多,心中不由佩服,这家伙仿佛永远不知道害怕。这样的首领,值得大家信赖。

她哪知道,唐天压根就没有听聂秋说话,他听到大伙虽然情况不容易,但是都安好,心头的大石头落地,心思也早就飞了。

大家,我来了!

圣域,我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