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一十四节 罪门

第八百一十四节 罪门

远处的天边,忽然出现密密麻麻的小黑点,它们的数量是如此之多,就像数不尽的黑蜂。,.2≯3wx.

细碎的颤音,像蜂群扇动翅膀。

找到声音的源头,并没有令吕开他们感到开心,相反,一股彻骨的寒意从他们的脚底板直窜上来,在他们的身体迅速蔓延,他们就像一群被冻住的雕塑,一动不动。

咔咔咔,牙齿颤抖的声音,突然响起。

刚刚还口若悬河的文康,身体抖得像筛糠,惨白如纸的脸,瞳孔中只有无尽的恐惧。

那是多少人?

数也数不清。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甚至没有想象过这样的场景。通往罪门的通道,叫做死亡归途,沿途铺满累累尸骨。惨白风化的骨头,已从森森白色变成黯淡的灰色,死亡归途是一条灰白色的通道。

在被驱赶到罪域的最初百年间,有多少人死在这条路上?数也数不清。那时候,这群罪民桀骜不驯,悍不畏死,疯了一样冲击罪门。

当时驻扎在罪门的不是一个兵团,而是两个兵团。

血腥的镇压,让这条通道铺满白骨,死亡归途之名渐起,从那之后,冲击罪门的罪民越来越少。在文康他们驻守的这些年,几年才能见到零星几个。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壮观的场面?

数不尽的人潮黑压压如同忽倏而至的铅云,遮天蔽日。

原本如蜂群般的颤音,像靠近的潮水,愈发清楚,那是他们飞行搅动的气流声汇集而成。

颤音之中,伴随着如同战鼓般的震音。

咚、咚、咚……

却只见一只五千余人的兵团,整齐如同刀切,每一名士兵脚下赫然可见一面透明的空气盾。五千人同时踏碎空气盾飞速前进,声如重鼓,伴随着肉眼可见的空气流轰然向四周迸散,令人窒息的压迫感,笼罩罪门。

杜克有些眼红地看着零部。

此次出战,可谓倾巢出动。不仅唐天杜克的兵团全都出动,还有一些匆匆组建的其他兵团,也跟着一起。唐天懒得理会,杜克也不反对。这群乌合之众,杜克压根没有想过他们的战斗力,但是罪域终究是他的家乡,他希望这一战能够给血性渐失的罪域带来更多的改变,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更多的人,见证此战。

少有人知道杜克曾经闯过罪门,罪门有多难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哪怕有唐天之助,他依然下了死战之心,胜则生,败则亡。

已有死战之心的杜克,反而更加心静,看到的东西更多。

他最关注的就是零部。零部展现出来的战术水平,远超过其他兵团,杜克总是不禁幻想着,自家的兵团有一天也能做到这般地步。

唐天打量着罪门。

罪门依山势而建,厚实的墙体,雄踞山谷,巨大的城门就像水闸把山谷切断。城门由一种雪白的金属制作而成,表面上是巨大的光明洲太阳纹浮雕,浮雕散发着耀眼的白光,有如太阳一般。

“光明要塞!”钟离白脸色不是太好。

杜克闻言,连忙问:“其中可有什么讲究?”

“比较麻烦。”钟离白嘟囔道。

光明武会是黄道十二宫最忌惮的存在,亦是黄道十二宫研究最多的目标。与其他星座多研究光明武会的武技不同,盛产武将的狮子座,更偏向对光明武会军事方面的研究,其中自然少不了光明要塞。

一旁的聂秋开口道:“光明武会,哦,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光明洲,他们对于要塞的建设,有一套他们标准的模式。非常严谨,弱点很少,它最出色的地方,便是它拥有大量的辅助压制。”

杜克有些疑惑:“辅助压制?”

“所谓辅助压制,是指并不直接攻击目标,而是通过一些辅助手段,削弱和压制目标。”聂秋侃侃而谈:“它的城门那轮太阳纹放出的白光,叫要塞之光,是光明要塞独有手段,它能够增加此地的光明属性能量浓度。”

杜克喃喃:“原来如此……”

他是罪域第一人,对法则的理解之深,在罪域无人可敌。他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为什么每次冲关会失败。

“这种作用是持续性的,时间越久,这里的光明能量就会越浓郁。此地位于山谷之间,地势狭窄,更是利于能量堆积。这就是光明要塞的最厉害之处,别的要塞经历时间久远,只会越来越脆弱,但是光明要塞却是相反。我们作过推演,如果光明要塞建成的时间超过五百年,它的墙体会被光明能量不断强化,并且发生晶化。晶化的光明要塞,是无法攻破的。”

聂秋的语气平静,但是却让周围诸人倒抽一口冷气。

钟离白沉声道:“而且光明要塞的辅助压制并不仅仅只有这一种,浓郁的光明能量,可以让他们自由组合压制的手段。这些手段,都混杂在白光之中,不容易察觉。但是,进攻方的实力会受到极大的削弱。比如体力会加快流失。我们作过实验,光明属性看上去很平和,但是当它的浓度超过一定的数值,就会呈现极强的排他性。其他属性的能量会受到压制,现在来看,不仅仅是其他属性的能量会受到影响,法则受到的影响更大。”

唐天身边的许烨等人听到两人的说法,脸色不禁微变。聂秋和钟离白的实力早就等大家的认同,但是许烨他们早就习惯两人较劲的模样,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俩人对同一件事的意见如此统一。

杜心雨等人也露出惊容,尤其是一些战力榜强者,他们纷纷尝试激发法则的力量,紧接着,大家脸色刷地全变了。

他们发现有什么东西,阻碍他们与自己的法则面沟通。

杜克心中的猜测被印证,却没有半点高兴。他对法则的理解极深,但是对能量却是十分陌生。罪门散发着他不喜欢的气息,他以前只是以为这里死了太多人的缘故。没有想看似柔和的白光,竟然是罪魁祸首。

可是,就算知道是白光的原因,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他的法则领域,受白光的影响并不大,但是他知道那些雪白的墙体,有多么坚实。

越靠近越城,受到的影响越大。

杜克蓦地抬头:“两位可有办法?”

聂秋沉吟道:“办法不是没有,但是能不能有效果,要试过才知道。听说杜先生曾经闯过罪门,不知能否和我们讲讲上次的情形。”

唐天对于指挥作战完全是门外汉,若是兵在这里,像这样的准备工作,一定会提前完成。

“没问题。”杜克爽快道。

杜心雨等人这才大吃一惊,他们都不知道杜克曾经闯过罪门。

文康他们经历最初的慌乱,很快便镇定下来。当初为了镇守罪域,这座要塞修建的规格极高。当时他们之所以那么如临大敌,一是因为当时闯罪门的人很多,另外一点就是当进的要塞还比较弱小。

如今,这座建成已有两百多年的光明要塞,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强。罪门就是一把套在罪域脖子上的锁,越锁越紧。

原本驻守的两个兵团,削减为一个兵团。而原本的主力兵团,变成普通兵团。

一切的原因,都是这座不断变强的要塞。

唯一让他们觉得不安的,就是来的罪民数量实在多了点。文康等人如梦初醒,连忙拉响警报,惊慌失措的士兵,纷纷登上城墙。

醉熏熏的伍轩登上城墙,看到下面黑压压一片的大军,酒劲顿时醒了。

不过当他看到人群竟然在往后退,顿时心中一松。

想到身下的这座固若金汤的要塞,畏惧之心一扫而光。拥有两百多年历史的罪门,虽然距离晶化还有两百多年,但是它依然强大无比。比如要塞之光,笼罩的范围就超过六十公里,它最初建成的时候,要塞之光笼罩的范围,只有区区不到五公里。

而原本的只有初阶的要塞之光,现在已经跃升到中阶,它的威力也有质的飞跃。

要塞之光并不算霸道,但是它笼罩的范围内,法则被浓郁的光明能量淹没,这是光明能量之海。

伍轩虽然是遭到排挤来的,水平还是有的,他很清楚,只要法则受到影响,那群罪门就是一群弱鸡,除了给他们斩杀,别无他途。

“大人,这是个机会。”伍轩的副官忽然开口。

“嗯?”伍轩不明其意。

副官眼中泛起一丝激动:“大人,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么多的罪民,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可是实打实的功劳啊!以前的事都过去这么久了,说不定连事主都忘了。咱们手握这大的功劳,再找人说说情,我们说不定可以调走啊。”

伍轩身体一僵,旋即脸上狂喜:“没错!只要把这些罪民全都杀了,咱们就立大功了!”

他越想越激动,想到兴奋处,不禁仰天长笑。

这个该死的地方,他早就呆腻了!

只要立下大功,自己就有活动的借口。伍轩甚至在梳理,自己还有哪些可以动用的关系,虽然坐了这么多年的冷板凳,但是关系多少还是能找到的。以前没有借口,他找人也没用,现在老天开眼,给他送来这么大一份功劳。

他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人盯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