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一十三节 一战之威

第八百一十三节 一战之威

一艘大型攻城船残骸内的阴影中,隐约可见一个模糊的身影。∠,→x.

魏婷婷目光如水,注视着远处敌人的动静。

要塞外,到处飘浮着战舰残骸,曾经强大的战争巨兽们,此时只留下焚烧过的残骸,无声地述说着那一战的惨烈。现在这些随处可见的残骸,成为他们的天然暗哨。

战争是最好的老师,连续的争夺战,让魏婷婷他们意识,这片密密麻麻残骸带,是他们最好的防御工事。复杂的地形,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他们的战斗力。

焚烧剩下的战舰残骸,都是战舰最坚硬的部分,能烧的早就化作灰烬。普通的战舰攻击,可以在它们上面留下可怖的伤痕,却无法破坏它们的结构。要把这片障碍区清扫干净,最可行的办法就是用战舰把这些残骸拖走。

对人手充足的勾成闻刀来说,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一旦战舰靠近,便会遭到攻击。魏婷婷他们潜伏在残骸之中,神出鬼没,令人防不胜防。

像这样的警戒无疑枯燥而乏味,没有人说话,四周安静没有半点声音,阴影里昏暗无光。没有经验的新兵,一开始还能打起精神,但是很快便会变得昏昏欲睡。

魏婷婷脸上看不到半点新兵的浮躁青涩,只有老兵的沉稳。战弓摆在手边最舒服的位置,特制的黑金箭搭在弦上。黑金箭由黑金一体铸造而成,半透明的黑色箭羽压制得薄如蝉翼的黑金薄片,箭身布满暗金纹络。

它有一个很奇怪的名字,神金箭,别名神经箭。

这个莫名其妙的名字,简直让魏婷婷目瞪口呆,听了好几次都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而后勤部的解释是,神金箭,是【神一样的黑金箭】的简称,这个解释,更是把大家雷得外焦里嫩。

如此不拘一格的品味格调,简直让人心生仰望。

若非此箭确非凡品,魏婷婷绝对会拒绝使用。

魏婷婷的一只手,下意识地抚摸着黑箭,这支制作精美有如艺术品的黑箭,散发特殊的波动,就像秘宝一样。每一根神经箭都加入一具商洲最新出产的生魂,这是商洲最新的秘密武器。

魏婷婷想起大家口中流传的一个笑话,嘴角不由弯起一抹弧线。

神经箭之所以这么厉害,根不是在每支箭里面加了什么生魂,真正的原因是,往每支箭里面加了一个神经病!

这次送来的神经箭总共只有十支,魏婷婷分配到一支。

或许自己永远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变成这般吧。有的时候,魏婷婷也会想以前的生活,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她一点都不想回到过去,自从亲眼目睹长辈们的牺牲,复仇就成为她人生的第一目标。

光明洲,她要摧毁它。

仇恨并没有让她失去理智,甚至连她望向对面敌人舰队的目光,那也是那么冷静沉稳。

她已经长大。

如果说,能量海徒步拉练磨砺她的意志,让她变得更坚强更自信。那么这场战争,让她真正明白,战争的残酷性。她无比庆幸,她有一位出色的长官。

据说鹤大人也是新手,和他们一样,可是完全看不出来啊。

从接到求援到出发,鹤大人果决利落令人吃惊,完全让人无法和他平时的清秀温和联想在一起。他们抵达要塞的时候,比预期更早。鹤大人强自压制住大家求战,而是藏在卫海要塞的后面,就像老练的猎人,等待最佳的出手时机。

鹤大人从来不大声说话,他的声音清朗,永远那么自信。他永远那么镇定自若,风度翩然,哪怕下令出击的瞬间,扶剑徐行的沉静,帅得令人迷眩。

魏婷婷脸上浮现一丝红晕,鹤大人是几乎所有女子的梦中情人。

虽然战况艰苦,但是他们并没有与外界隔绝。

当时在卫海要塞远处窥伺的探哨不计其数,这一场战斗吸引了整个圣域的目光。战斗的全过程,都被各家探哨录下影像。这些影像如同飓风般,在极短的时间引爆圣域。

此战,最引人注目的,便是谢雨安和鹤。

谢雨安还好,毕竟擅守的名头已经打出来,不过此战过后,已经没有再说什么天下防守第三了。换成另外两个,在这样绝对劣势下能坚持六个小时?

这一战具备着诸多不可复制性,但是在如此恐怖的攻击下,坚持了整整六个小时,无论是筑防的水平,还是其战斗意志,都让他一跃成为圣域最强防守悍将,声望甚至盖过另外两位。

但是真正横空出世的,却是鹤。

火速迟援的果决,等待时机的冷静,强悍的个人实力,都令人眼前一亮。在极短的时间内,便意识到残骸带的价值,说明他对战斗极其敏锐。

有序的撤退,再到返身冲杀、渗透,都足以说明,这是一个拥有冰一般冷静头脑的战将。

从谢雨安的一鸣惊人,到鹤的横空出世,人们赫然发现,南盟远非大家想象的那么脆弱。加上白越,南盟拥有的顶级战将,已经达到三人。人们惊叹于南盟的人才济济,更觉得南盟的神秘莫测,南盟到底还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天才?

没有人知道。

但是当此战的影像流传开来,它开始展现出它的威力。

在其他地方,这段影像是爆炸性的,令人震撼的,但是在南域,它的影响远不止于此。这段影像就像一个火把,把早就干透了淋透了油的南域轰然点燃。

光明洲的入侵,令南域前所未有的陷入恐慌。

南域各势力糟糕的表现,更是让民众的陷入绝望。

光明洲的大军势如破竹,摧枯拉朽。南域就像早就腐朽烂透的木屋,光明洲只不过轻轻一推,它就要轰然倒塌。

就连南盟之前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防线的全面崩溃,除了谢雨安这唯一的亮点,其他地方同样糟糕至极。白越重挫秋旭华,让南域人欢呼,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对于全局来说,白越的胜利,除了帮助联军稳住局势外,没有其他实质性的改变。

另一侧的莫心所向披靡,无人可挡。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需要绕个大圈子,才能威胁到商洲。

可那又有什么用?那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悲观的念头,充斥着每个人心里,战争是如此失衡,南域就像一个儿童,面对一个成年人的狂殴,没有半点还手之力。

可是,当这一战的影像,在街道的每个角落播放。

亲眼目睹令人窒息的六个小时决战,目睹密密麻麻的战争巨兽,目睹不绝于耳轰鸣的战火,目睹着恐怖的能量紊流,人们被战栗和绝望笼罩。

可当他们目睹被爆炸淹没的卫海要塞,悍不畏死的反击,疯狂而决绝的对射,惨烈决死的战斗意志,从爆炸绽放的炽亮火光和颤抖的画面中扑面而来。

可当他们目睹突然横空出世的支援,悍不畏死的突袭,后撤、返身,反复争夺,顽强如铁的战斗志意,从那些破碎残骸中闪现,直击人心。

无数人泪流满面,笼罩他们全身的战栗和绝望,就被沸腾的鲜血烈焰烧成飞烟。

绝境深渊之中,阳光如利箭,刺破厚重如铅的阴云。

希望,他们看到一种名叫希望的东西,他们看到他们失去的勇气,面对血与火的勇气。

这里是南域,是他们的家园,烈火在每个南域人心中燃烧。

南域在燃烧。

第一个感觉到这种变化的,是莫心。他忽然发现,以前一触即溃的敌人,突然变得坚韧起来,他们就像坚韧的藤条,不断地试图缠住他前进的脚步。

像以前那样的一触即溃越来越少,这些实力低微的家伙,就像吃了药一样,悍不畏死地对他们发起冲击。战斗开始变得艰难,他觉得自己突然好像陷入泥沼之中。这样的低强度战斗并不足以让他感受到威胁,但是当它们的数量多到一定的程度,局势就变得微妙起来。

他甚至遭遇到好几支佣兵团的偷袭,情况太反常!

佣兵团向来只认钱,怎么可能如此悍不畏死?

莫心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

此战南盟的声望在南域达到空前高度,尤其在民众之中,大半南域民众都认为只有南盟,才有可能阻挡光明洲。那场残酷惨烈至极的战斗,比任何言语都有说服力。

一家家商行,纷纷连夜挂出笔迹还未干的航线图,最醒目处赫然写着“商洲”两个字。

无数人开始打点行礼,踏上前往商洲的船。

燃烧的南域,开始向圣域,展现它的决心和意志。

罪门的文康并不知道战争的节点,已经出现。他同样沉浸在自己的描述之中,整个岗哨一片死寂。

大伙被震住了。

哪怕被时间消磨了斗志,但他们也是战士,对战争的理解远超普通人。也正是如此,他们受到的冲击和震撼,更加强烈。

忽然,一阵奇异的声音,惊动大伙,大家如梦初醒。

什么声音?

当他们的目光投向远处,所有人瞳孔骤然收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