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一十二节 奇迹之战

第八百一十二节 奇迹之战

爆炸的光芒,不时照亮要塞废墟。

士兵们在疯狂把剩下的秘宝投入战斗,平日里珍逾生命的秘宝,此时被粗暴地引爆。一张张狰狞疯狂的年轻脸庞,已然有布满泪水,他们舍不得。

他们以前只不过是一个地方负责治安的小兵团。一件魂物,就足以买下他们整支兵团,哪怕过了这么久,其实打心眼里他们还依然是一群土包子。

谁还记得当地那群土包子?谁还记得当年的双飞燕?

一支被买来的地方小兵团,一位已到中年却还默默无闻彷徨的战将,一桩生意的添头。

不敢奢望理想,不敢奢言信念。那时的他们,就那么浑浑噩噩,蹉跎了年华。

谢雨安的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强烈的爆炸和冲击,导致他的耳朵失聪。但他拼命挥舞着手臂,干嚎嘶吼着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的话,鼓励士兵,鼓励自己。

哪怕自己听不见,哪怕大家全都听不见。

爆炸不时闪现的光芒这下,颤抖的画面静默无声,状若疯狂的谢雨安,心中却异常平静。思绪飘零,往日岁月如烟。

成不了黄金战将了,有点遗憾啊。

大人那么便宜买下他们,真是赚大了。也是,做生意自己怎么比得过大人?

可是,一点都不后悔呢。

……

睡梦中的谢雨安睫毛颤动了一下,他缓缓睁开眼睛,阳光从窗户投射进来,照在他脸上,暖洋洋的。恍如隔世的感觉油然而生,这几天他做着同样的梦境,每次醒来,胸中都充斥着莫名的感伤。

那场战斗已经结束,但是他知道,这一生都永远无法忘记这场战斗。

他坐起来,穿好鞋子,便在病房巡视。病房里全都是他的士兵,雨燕兵团这次损失之惨重,远超过以前任何一次。整个兵团只剩下不到五分之一的幸存者,就这些幸存者,也没有一个全身完好无损。

谢雨安默默地巡视着病床上安静熟睡的士兵,他的动作很轻柔。

检查完最后一位士兵,他环顾四周,许多病床空着,熟悉却已永别的面庞混杂在往日一幕幕,浮现在他眼前。

他沉默着走出病房。

阳光下长椅上,他泪如雨下。

卫海要塞之战,轰动天下。

这一是场足以载史册的战争,其惨烈程度震撼得整个圣域失去声音。二十二艘大型攻城船,如此恐怖的阵容,足以任何一位名将感到绝望,甚至缴械投降。

没有任何一座要塞能够抵挡二十二艘大型攻城船。

但是南盟奇迹般做到了。

谢雨安驻守的卫海要塞坚持了整整六个小时,摧毁近半大型攻城船。就在勾成闻刀以为胜利在即的时候,鹤率领秘宝兵团,突然杀入战场。

无法移动的大型攻城船,一旦被敌人靠近,立即成为活生生靶子。

所有的大型攻城船被付之一炬,不仅如此,中型攻城船也几乎被破坏殆尽。勾成闻刀勃然大怒,全线出击。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支神秘的兵团,竟然没有退却,反而依托攻城船的残骸,对他们进攻狙击。

惨烈的战场,到处是残骸。

大型攻城船大小就像一座要塞,中型攻城船也有如小山一般,战场到处散落着残骸。勾成闻刀的舰队,在这样复杂的地形中,反而施展不开,然而对方,却借助残骸的排掩护,对他们发起一的攻击。

让勾成闻刀几欲吐血的是,这支兵团同样人手一件秘宝。

光明武会普通的士兵只知道滴洲有魂物,但是勾成闻刀却知道,商洲的魂物,是来自天路的秘宝!

战舰举步维艰,但勾成闻刀不为所动,虽然二十二艘大型攻城船被灭让他感到恼火,但是他拥有人数上的优势。

勾成闻刀立即下令,下船战斗。

战场的局势,再一次让勾成闻刀感到吃惊。敌人在能量海中,竟然异常灵活,双方一接触,拥有兵力优势的光明大军,立即出现大量的伤亡。

勾成闻刀眉头拧成一团。

他发现自己确实太小看南盟了。战争推进到现在,磕磕碰碰,说不出别扭,对方总是在他意想不到的地方,冷不丁地给他一下。这和他以前经历的任何一场战斗都不相同,别的敌人自然也会有让他感到忌惮的地方,但是对于信奉“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勾成闻刀来说,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他就像一把只攻不守却又锋利至极的刀,他不在乎自己被敌人砍了多少刀,但是没有人能够挡住他的刀。

可是这次的感觉,却和以往截然不同,他感觉自己砍在一堆绵纱里,砍在水里,滞涩无比。

他是个疯子,却是个聪明的疯子。

他对战场上的伤亡无动于衷,而是眯起眼睛,仔细观察战场。

敌人非常擅长在能量海战斗,显然经过专门的训练,这点令勾成闻刀有些意外。在能量海,是战舰的天下,没有战舰的保护,无处不在的能量侵蚀,足以瓦解任何一支兵团。哪怕是海盗,也不会去训练在能量海中徒步战斗。而且个人的战斗力,在战舰面前,不值得一提。

没想到,南盟竟然平时竟然会有这方面的训练,难道他们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情况?

勾成闻刀摇头,眼前的场面只是误打误撞,如果没有这些残骸,面对舰队恐怖而密集的攻击,这些兵团会在眨眼间灰飞烟灭。

能量海中能找到掩体的地方少得可怜,绝大部分都是广袤无边和紊乱的能量乱流。

至于这支兵团擅长利用秘宝,勾成闻刀反而一点都不奇怪。唐天的来历,光明洲高层早就打听清楚,南盟擅长利用秘宝无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唯一让他感到意外的,便是秘宝在能量海中的威力。

它竟然能够对战舰构成威胁!

勾成闻刀亲眼看到好几艘战舰被摧毁,他升起几分不祥的预感。

他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战场的另一端,鹤同样想起兵说起的一些话。

“你不要太担心兵团战法之类,因为圣域的战争形式,注定会被秘宝改变。不要觉得我过于夸大秘宝的作用,这一点,请相信一位经历过最残酷战役将领的眼光。战争的形态不会永恒不变,相反,任何一个变量都有可能改变它。而秘宝,就是这样一个变量。”

“秘宝在天路,因为能量浓度的问题,它的威力大大被削弱。但是在圣域,有源源不断的、极度浓郁的能量补充,它的威力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提高。”

“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一种强大的单兵装备出现。它的出现,极有可能打破圣域现有兵团模式。我说的并非兵团会退出历史舞台,而是指将来的兵团,会更加灵活,更加注意个人能力。”

“现在还没有人意识到这一点,除了我。把你在天路修炼的经验传授给他们吧,他们本身便拥有不错的战术素养,一旦个人实力提升,便会很快自发形成战斗力。”

战场的形势,印证了兵的预言。

洲南五族,除了白羊座外,其他四族全都在鹤的麾下。鹤没有藏私,他在天路,本身就熟读经典,學识渊博,虽然很多没有修炼过,但是理论还是知道不少。但是最强的还是射手座,毕竟射手座天后可是他的阿姨,他自己本人也被视作最有可能继承射手座的继承人。

四族从小在圣域长大,战术素养相当出色,团队配合早就成为他们的本能。在个人能力得到大幅度提升之后,鹤惊讶地发现,不用他去督促,他们自发地开始思考如何配合,如何才能发挥更大的威力。

换句话说,他们开始自发地思考战术的问题。

能量海的远距离徒步拉练,不断提升他们的实力,而沿途的剿灭海盗,也让他们有更多的练手机会。

所以,战斗从一开始,洲南四族便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

当单兵装备,让个人的实力有可能对战舰构成威胁,它又具备战舰所没有灵活性,而当拥有它的士兵并不单打独斗,而是同样热衷配合,它的威力直接爆发。

一艘艘战舰不断爆炸,被熊熊烈火吞噬。

远远望去,战场仿佛飘浮着一团团篝火,壮观至极。

这条布满残骸、飘浮着数不清火团的区域,成为一条死亡地带。

战斗激烈而短暂,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但是这半个小时,勾成闻刀付出惨重的伤亡,损了约三十多艘白银战舰,而青铜战舰更是多达一百二十三艘,死亡人数达到一万五千人。有相当一部分,是在战舰中活活被烧死。

哪怕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勾成闻刀,看到这份伤亡报告时,眼角也不禁抽搐一下。

更让勾成闻刀感到憋屈的是,并非他们迫使敌人退却,而是对方主动退却。更让他觉得吐血的是,对方选择了退入卫海要塞。

卫海要塞几乎被轰成废墟。

但是,废墟要塞也是块硬骨头,谢雨安当初对卫海要塞的改造非常彻底。包括要塞内部的结构,全都更换、加固。别看要塞外层完全被轰烂,所有的战斗位也被摧毁,但是内部结构依然完整。

如果还有大型攻城船,拿下这么一个要塞废墟,简直轻而易举。奈何所有的攻城船,全都被摧毁。

勾成闻刀突然发现自己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

只是,他大概也想不到,这一战掀起的涟漪,才刚刚开始泛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