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一十节 钟离白的小怪兽构想

第八百一十节 钟离白的小怪兽构想

“神经唐这是什么鬼战术?”

阿莫里神情面色凝重地望着远处那群小黑点,嘴里喃喃,从那里传来的波动,令人心悸。没有人理他,其他人也看得极入神。大伙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到神装兵团的训练,但是每一次观看,都有更直接的体会。

论起光华的绚烂,罪域民众或许大为震撼,但是对于天路出身的众人来说,却不算什么。在天路,武技的光华,更加细腻,更加绚烂。但是在众人眼中并不算绚烂的光华,散发出来的波动,却让每个人头皮为之一紧。

司马笑目光未曾离开唐天片秘,心中又惊又骇。

短短的时间,这家伙已经成长到这地步吗?

罪域的经历,对司马笑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一身实力跌落为零,天蝎勾玉失去感应,在天路叱咤风光的天蝎王,竟然沦落到这般地境地。不过,他毕竟是白手起家,踏上枭雄霸主之位,性情坚忍自非寻常。他机敏的反应和出众的头脑让他很快获得相当的自由。

他的处境比起其他人要好得多,他也并没有满足于此,而是投入艰苦修炼。

但是比起那个家伙……

司马笑心中五味陈杂。虽然现在和唐天是一条船上的,但他的身份更加敏感,他是这群人之中,唯一非唐天派系。从短期来看,双方是盟友,但是从长期来看,双方却是竞争对手。

眼睁睁地看着对方一手扭转乾坤,而自己却碌碌无为。本来还为自己的进步有几分欣喜,现在看到唐天的进步,他忽然有些明白光明武会的心情。

【光明磨剑石】,当年光明武会给唐天起这个外号时,对唐天还有几分轻视。可是时光流逝,磨剑石还在,剑却被磨没了,光明武会再面对这个称号时,一定比自己的心情更加复杂吧。

这么一想,司马笑觉得胸闷稍稍缓解些许。但是一想到,如此强悍的唐天,假若回到天路,谁又能与之争峰?他的眸子深处,掠过一丝阴霾。

眼睁睁看着自己争霸天下的对手,把自己甩得越来越远,没有人会开心。甚至有的时候,他心底都会升起一丝无力感。

和司马笑的心情复杂不同,其他人震撼之余,更多的是喜笑颜开。

唐天的实力越强,意味着他们有更光明的未来。

唐天的神装兵团不仅仅给杜克、杜心雨和司马笑他们带来巨大的压力,给聂秋和钟离白同样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神装兵团开启了全新的战斗方式,这是一种全新的、开创性的兵团。

聂秋和钟离白受到极大的冲击,这颠覆了他们所学,这也直接促使两人的联手。两人上一次联手还要追溯到了训练零部的时候。

两人已经讨论了两天,激烈的争吵更是经常发生。

“神装兵团的原理是法则面共振,我们有没有借鉴的余地?”

“除非我们找到另一种可行方案,目前来看,大人的方法没有推广的可能。”

“如果不是法则面,法则线呢?能不能完成共振?”

“应该可以实现,但是威力太小,没有实用价值。”

“天路武将是通过控芒来控制战斗,我们能不能从这方面找到突破口?”

“从理论上可以,但是对将领的要求很高,我们目前达不到这样的要求。”

……

两天的讨论,让两人筋疲力尽,但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地方,也逐渐清晰起来。

钟离白胡子拉茬,但是脸上浮现亢奋的红晕,双目精光毕露:“神装兵团是典型的高端小兵团,就像以前的银霜骑,难以复制。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受此影响,我们要从全局来看待。我们未来的主战场在哪?圣域和天路!那地方都是玩能量的,法则会不会水土不服,我们不知道,但是我们得想办法。我觉得我们可以走战舰。那才是适合我们的战法。”

“机关魂甲也是不错的补充。”聂秋道。

钟离白想了想,两眼不由光芒愈炽:“没错,还记得那架很丑的机关魂甲吗?就在我们第一天到三魂城看到的那架机关魂甲!”

“记得!”聂秋的呼吸一窒,他同样无法忘记那宛如怪兽的气息。

“如果我们装备那种机关魂甲,谁能挡我们?”钟离白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不自主颤抖,他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彻底点燃。

一想到那头丑陋狰狞的怪兽,在训练场睥睨傲慢的模样,他就不自禁地热血沸腾。

至于战舰早就被他抛到九霄云外,战舰什么的,哪有机关魂甲冲锋来得更爽快?

“好想法!”聂秋也对这个提议感到心动。

那种丑陋有如怪兽的机关魂甲,仿佛天生为钟离白打造,他可以想象,装备了这种可怕的杀戮机器,钟部的冲击力绝对恐怖绝伦。

从风格上来说,钟离白才是典型的狮子座武将,悍勇、果决,冲击力强悍,就像一把势大力沉的重锤。

自己这种精细控制流,反而才是异类。

聂秋没有被冲昏头脑,保持理智:“我要先看看战舰适不适合零部。”

“战舰更适合你。”钟离白也点头,战舰的体积更大,安置的武器更多,更强调配合,对聂秋这样的大局观出众,控制精细的武将来说,最合适不过。

聂秋微笑道:“这要到了圣域具体研究才能确定。”

被自己构想撩起战意的钟离白嘿然道:“既然大致确定方向,我们的训练也要调整一下,法则的修炼需要的时间太长,我们没有时间给他们慢慢修炼。马上就要闯罪门,大人绝对不会停太久,我们马上就要返回圣域。不管是战舰、还是小怪兽,都是要拼身体,训练的重点,应该放在天魔重斩上。”

天魔重斩对身体的锤炼效果极佳,更何况还有大量的金刚砂补充生命精元。

至于闯罪门,他想象不出来,谁能阻挡大人的神装兵团。假如对方真的能够阻挡大人的神装兵团,那零部和钟部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是的,你的队伍还是需要一些战术训练。”聂秋善意地提醒。

钟离白的脸顿时黑如锅底,他的钟部大部分成员以前都是盗匪,绝对没有侮辱“乌合之众”四个字。盗匪们可没有什么战术素养可言,虽然钟离白已经紧抓这方面的训练,但是想要达到零部现在的水平,那他们还有很长的路可走。

大熊座的崛起,和机关兵团强势分不开。如今,机关兵团在天路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物,各家哪怕没有,也一定会研究一下。

组建机关兵团一个重点就是,士兵需要极高的战术素养。这方面,大熊座的士兵,声誉显赫。

身体好练,有天魔重斩和金刚砂,加上罪域人本身的身体就相当强横,这都不是问题。

该死的!

一定要把这群王八蛋操练得生不如死!

想到那青铜怪兽洪流,一路摧枯拉朽,势不可挡,钟离白体内的战意沸腾,连多坐一会都觉得多余。他腾地站了起来:“我去督促他们训练。”

他杀气腾腾从聂秋的房间冲了出去。

唐天对于杜克要加入他们,很高兴地答应,他没想那么多,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倒是把扶正之和吉泽看得傻眼,杜克和唐天结盟已经让他们的眼珠子掉得满地都是,杜克加入唐天阵营,这这这……

不但他们看不明白,其他人也看不明白。无论影响力还是实力,在罪域人看来,唐天和杜克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但是事情的发展,超乎他们的预料。

唐天的人,自然是欣喜若狂,杜克麾下却难免一片反对。

杜克索性把这些人召集起来,把杜心雨的话说了一遍,大伙一下子哑口无声。他们虽然嘴上叫嚣得厉害,但是一想到回到完全陌生的圣域,大伙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他们连光明洲现在是什么光景都不知道。

就像一个在房间关得太久的人,突然有一天知道自己要走出去,心底的不安和恐慌,再正常不过。

但是让大家真正心服口服的,却是聂秋来访,对杜心雨的兵团给出大量实用而有针对性的建议。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一开始以为自己已经理解了兵团作战的杜心雨和麾下那些眼高于顶的战力榜强者们,这才发现,比起人家他们还是太嫩了。

天路的武将,早就发展成为一个严谨的体系,有着悠久的历史和各种流派。

聂秋提出的建议,很多都是看似微小的细节,但是当这些不起眼的细节汇集在一起,杜心雨才发现,兵团展现出来的战斗力,有着极大的提升。

闯罪门、重返圣域的消息,已经不是什么新闻,早就传遍整个罪域,成为当下最热门的话题。

罪域人的心情是复杂的,恐惧、彷徨、茫然、期待混杂在一起,但是每个人都明白,无论成不成功,罪域都要变天。

但是在风暴中心的唐天,却是无比沉静,他在耐心地训练和尝试,等待战斗的来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