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零九节 杜心雨的判断

第八百零九节 杜心雨的判断

当唐天从天空飞下来,杜克迫不及待上前。∴,w

“这是什么战术?怎么和零部不一样?”

解除觉醒神装的唐天脸色略有些苍白,想要开启觉醒神装,必需达到临界点,而且法则面共振给唐天带着的负荷巨大。虽然绝大多数负荷都被觉醒神装吸收,但是身为控制者,唐天也需要承受相当的负荷。

“法则面共振。”

唐天没有藏私,看着杜克眼巴巴的神情,心里不得意那是假的,换作平时一定要好好炫耀一下。奈何实在累得快趴下,没力气,只能简单解释一句。

“法则面共振?”杜克瞪大眼睛,失声惊呼:“怎么可能!”

论起对法则的理解,整个罪域没人比得上杜克,唐天只是稍稍提一句,他就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他能够理解法则面共振,甚至法则面共振为何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威力,他只是略一沉吟,便能够想清楚。但是,他同样明白,想要实现法则面共振,那需要多么苛刻的条件。

就像这个世界没有完全相同的两片树叶,这个世界也同样没有完全相同的两个法则面,修炼的法则不同,天赋不同,修炼的时间不同,理解的深浅不同等等,最后造成每个人的法则面都完全不相同。

两个法则面需要完成共振,这需要何等的默契。

如果只有一两个人,杜克绝不会如此吃惊,这是多少人?

两百人!

唐天是怎么做到的?

杜克对法则的理解无人能出其右,他看到的东西,远比一般人更多。这支两百人的小兵团,唐天是真正的核心,是他连通了两百个法则面。

这才是杜克感到不可思议的地方。

两百人的法则面共振,汇集而成的波动,会恐怖到什么地步?

只需要稍稍计算,杜克便知道它的威力,足以轻松夷平几座城市!

没有人能够承受这样强度的力量,没有人!哪怕是他,号称罪域第一人的杜克,在这样的力量面前,都会在瞬间灰飞烟灭。

怎么可以做到?

他看着面前这张还有稚嫩的脸庞,一时竟无言。

短短的喘息,唐天已经恢复些许,立即抖了起来,一脸得意:“怎么做到的?这个说来话就长了!”

接着唐少年用极度夸张的语气,把自己领悟觉醒神装,发现法则面共振的过程描述了一遍,重点是突出神少年的英明神武。哼哼,老杜这个没见识过世面的土鳖,吓死他!

杜心雨精神恍惚,她还没有从刚才的冲击中回过神来。

但是眼前的情景,还是让她觉得有点滑稽。

一群东倒西歪瘫坐在地的人群之中,一位少年站在那里,对着大哥,手舞足蹈表情夸张地哇啦哇啦,而大哥的表情却是呆滞、怪异、震撼。

她的表情茫然,耳朵嗡嗡,完全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只是下意识地看着这滑稽的场面。

比起对法则的理解,她比大哥要差得远,但是杜克能把组建兵团的任务交给她,她自然有独到的地方。她修炼的法则,和聂秋的【阴阳阵】颇有几分相似,而且她性子冷静果决,无疑是最适合的人选。

她也没有辜负大哥的重托,把兵团梳理得井井有条,根据零部的战术,她也很快开创了属于他们自己的战术。便是杜克见了,也赞不绝口。

这也是令她感到骄傲。

可是,所有的骄傲,在今天看到这场训练时,彻底粉碎。

她被深深震撼。

这支只有两百人的兵团,演练所展现出来的力量,远远超出她想象的极限。闻所未闻的法则组合,充满无以伦比的想象力。罪域几百年,从来没有人想过,法则竟然可以组合。

他们的攻击强大致命,极富层次感,变化多端,令人防不胜防。

她曾把自己假想为这支兵团的敌人,如果是自己率领的兵团面对这支小兵团该怎么办?十多秒后,她浑身不自主地战栗,她骇然发现,无论她用什么方法,都绝对无法抗衡这支小兵团。

双方完全不在一个层面。

这才是让她备受打击的地方,没有什么比令心高气傲的她,承认这点更加使她感到痛苦。

她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有如木偶。

扶正之他们体内最后一丝力量都被榨干,大伙东倒西歪躺在地上,每个人都在抓紧时间恢复体力。尽管听着大人哇啦哇啦,把杜克大人说得一愣一愣,让他们也觉得心里暗爽。这可是杜克大人啊,罪域第一人啊,能把他惊到,说出去那可不得吓死一大片。

不过没人敢凑过去,他们可是清楚大人体力恢复速度是多么恐怖变︶态。连续的训练,他们早就把唐天的习惯摸一清二楚,如果不抓紧时间恢复体力,下一轮的训练没力气,就等着吧。

果然,没过一会,就听到唐天意犹未尽地对杜克道:“下次再和你说啊,我先训练。”

说罢便转过声嚷道:“起来,全都起来,准备开始了!”

躺在地上的众人,一个个满脸悲壮努力挣扎地站起来。

呜呜,就知道是这样……

忽然,杜心雨冷不丁开口:“他们的体力没有完全恢复,就急着训练,这样不会影响训练效果吗?”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唐天坦然点头:“会啊。”

正在她感到疑惑间,唐天接着道:“但这才更符合战斗状态嘛。如果他们能够在极限状态还能够完成战术,那其他时候,他们一定能够完成。而且极限状态更容易突破。这么多好处,只需要累一点点而已嘛。”

累一点点而已?

扶正之他们脸都绿了,满脸的悲壮变成悲愤,大人,这是只累一点点而已吗!

但是他们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极限训练法效果显著,他们每个人的实力,都有不同幅度的明显增长。要知道,像扶正之这个年龄,按理说已经错过了实力增长的黄金年龄,但是他依然有了相当大的进步。而像吉泽这样的年轻人,实力增长就更加明显。

杜心雨怔住。

这……这也太狠了吧!

极限状态下容易突破,她不是不知道,但是知道是一回事,能够做到却是另一回事。这不仅需要对士兵狠,而且需要对自己狠。

杜克重新打量唐天,他觉得自己要重新认识一下看上去很浮夸的少年。

一个能够对自己这么狠的少年,哪怕在罪域,也非常少见。

杜克的心情很复杂。选择和唐天结盟,现在看来,这是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神装兵团的强大战斗力,也让他对闯罪门充满信心。

哪怕罪门,也无法抵挡如此恐怖的攻击!

但是想到唐天的年龄,如此年轻,便有如此成就,杜克罕见地升起一丝妒嫉。哪怕他已经是罪域第一人,但是在唐天面前,他也没有半点得意之情。

他不由苦笑,果然人比人气死人,货比货得扔。自己真是坐井观天,罪域第一人也就只是这样罢了。想到这,他对冲出罪域更加充满渴望,那是更广阔的世界,那里有着更多的英雄。

想想就令人激动。

杜心雨忽然道:“我们能够学会法则面共振吗?”

“学不会。”杜克摇头,他知道妹妹今天受到的打击一定很大,但还是很坦然道:“唐天能够实现,是因为他有觉醒神装。他的觉醒神装是由他自创的神拳、天魔六印和特殊的临界状态组成,我唯一有可能达到的,就是临界状态。”

杜心雨沉默不语。

“看来我们这次一定可以闯进罪门了。”杜克故意缓和气氛道。

杜心雨沉默片刻,忽然道:“我们也要采用极限训练法。”

杜克知道妹妹这次是真受刺激了,不由苦笑。

杜心雨抬起头:“倘若我们重返圣域,该何去何从?”

杜克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有想过。他突然明白过来妹妹这话的用意,神装兵团如此强大,那重返圣域的可能性不小,返回圣域,该何去何从呢?

杜克认真道:“还请妹妹指教!”

杜心雨犹豫片刻,方道:“跟着唐天。”

杜克有些吃惊,他虽然与唐天结盟,却没有想过跟着唐天。但他知道妹妹的性格,素来不会乱说话,不由沉声道:“妹妹还请说仔细点。”

杜心雨轻声道:“其一,唐天和我们有共同的敌人。其二,我们远离圣域太久,在圣域不仅无半点根基,圣域种种也全然不知。孤身独行,只怕处处碰壁。况且,罪域是法则,圣域是能量,究竟会对我们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届时我们战力几何,难以预料。”

杜克点点头,没有打断妹妹的话,这两点分析都直指要害。

杜心雨言语间轻叹道:“其三,倘若我们自谋一地,势单力薄,那势必以罪域为后盾方能生存下去,可是想必兄长也知道如今罪域风气。像兄长这样有志气想走出去的人,在罪域并不多。没有人,心不齐,何以成事?”

杜克默然,片刻方艰难道:“假以时日,他们也未必不能觉醒。”

“那需要时间,很长的时间。”杜心雨一针见血:“兄长能捱到那时候吗?只怕光明洲不会让兄长如意。”

“唐天又岂会在意罪域?”杜克沉声道。

杜心雨浅笑:“唐天在不在意不重要,兄长在意便可。所以,兄长,你需要活下去。活得时间越长,不忘初心,才能一点点改变圣域。”

杜克精神一振,慨然道:“我这就去和唐天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