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零五节 新妖刀

第八百零五节 新妖刀

飞马城和盗匪之间的默契令中庭四城的高层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

盗匪对于眼前的局面非常满意,既不违反和中庭四城的交易,又可以避免自己的实力受到太大的损失,拖到时间一到,可以拿了佣金走人。至于中庭四城会不会反悔,大伙一点都不担心,这次的行动几乎汇集了整个罪域近九成的盗匪。哪怕是中庭四城,也得掂量一下,把大伙都得罪了的下场。

但不是所有的盗匪都满意,比如钟离白,他一点都不满意。

别看之前钟离白折腾得厉害,但在盗匪界,他还是菜鸟一只,和那些老牌盗匪们在一起,丝毫不引人注目。而且钟离白糟糕的个人实力,更是让人轻视。在很多人眼中,这完全是一支不入流的盗匪。

之前大伙觉得飞马城是块肥肉,争先恐后,钟离白根本捞不到机会。而自打双方打起默契战之后,盗匪们又赫然发现,这简直是绝佳的学习机会,钟离白更是捞不到上场的机会。

比起这些盗匪,钟离白对于兵团的理解何止深刻一星半点。≡ .

盗匪们洋洋得意的进步,在他眼里不值一提,真正让他关注的是零部的进步。亲眼目睹零部战阵从生涩到日益娴熟,看着零部在聂秋的手中迅速成长,他的心情糟糕至极。

聂秋是他最直接的竞争对手,两人的出身、来历都很相似。零部已经逐渐捏合成形,可是自己呢,却是一事无成。

没有比这感觉更糟糕。

心高气傲的钟离白看到司马笑,脸黑得像锅底:“这就是你们的计划?”

上次来找他谈交易的,便是司马笑。本来说好的,钟离白混入盗匪之中,在盗匪的时候充当内应,没想到却沦落到眼下这般尴尬的处境。

司马笑无所谓地摊了摊手:“谁能料到杜克居然会对兵团感兴趣?中庭大半的权力都在杜克手上,他不发话,这些人能掀起什么风浪?只能雷声大雨点小。”

说起来,司马笑也胸闷得很。

他和司马香山好不容易混到不错的地位,也被授予重任。尤其是当收买盗匪对付鬼脸的任务交给司马笑,两人都认为他们的机会来了。

计划初期实施得很顺利,然而俩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杜克竟然不主动对付鬼脸。中庭高层的分裂,出人意料。他们也低估了聂秋整合零部的速度,四名战力榜强者攻城却落败,顿时把这些盗匪全都吓到了。

本来叫嚣着要尽屠飞马城的盗匪们,个个玩起水磨功夫,有一搭没一搭。

原本的计划,立即变得千疮百孔。

“那我只能这样耗在这里?”钟离白冷哼道。

“暂时不要动。”司马笑想了想道:“杜克已经开始着手建立兵团,以杜克那般骄傲,怎么可以容忍自己的兵团比别人差?他一定会让自己的兵团击败零部。无论杜克到时出于什么心理,战胜零部之后,中庭一定会动手。你这枚暗子,只有到个时候,才能发挥真正的作用。”

钟离白兴致缺缺,但还是没说话。

事实上,除了呆在这里,他也没什么地方可去。这个时候也不是他想撤就能撤,这么多盗匪汇集在一起,他想抽身而退,很有可能会引起其他海盗的群起而攻。

盗匪可没有什么规矩可讲。

他的手下人数不少,但是没有什么高手,而且性情散漫,尽管他狠抓训练,但是和纪律性绝佳的零部队员比起来,差得太远。纪律差得远,实力就差得远。零部可以这么嚣张有底气,对抗如此众多的盗匪,那是实力使然。钟离白没这个实力,自然也不敢在盗匪集中地乱来。

“杜克都来搞兵团,你说,其他人难道不会?”司马笑敛起笑意,面色凝重:“这是我们在罪域最后一战。如果胜了,那杀回圣域,再不济这罪域也没人是我们的对手。但假若败了,那我们就死无葬身之地。零部再强,又岂能整个罪域抗衡,而且还是发展兵团的罪域?”

钟离白神情也严肃起来,司马笑的话并非危言耸听。如果罪域真的找到组建兵团的方法,那么他们唯一的优势必将丧失殆尽,罪域的人力物力整合起来,绝非区区一个零部能够对抗的。

看来要狠狠抓训练。

钟离白心中暗下决心,好在各路盗匪,现在都在想方设法模仿零部,大练兵的场面再平常不过。

当吉泽再次拿到自己的妖刀时,他愣住了。

绯红的刀身,像落日映照的晚霞,妖异的气息消失不见,平和温润,没有半点凛冽的气息。

这感觉……不对啊!

眼前的妖刀,哪里还配得上妖刀之名?半点都不妖!

唐天看到吉泽疑惑的表情,嘿然一笑,并没有说破,妖刀的变化,让这家伙好好自己摸索。这次妖刀的改造,唐天受益之大,甚至超出了上次绿首剑。

其他人早就迫不及待围上来。

“吉泽大人,试试刀呗!”

“是啊是啊,让我们也开开眼界啊!”

“好令人期待。”

……

吉泽的心情有些忐忑,妖刀这样级别的宝物,倘若弄坏了,想找到替代者可不容易。他握着妖刀,尝试着挥舞两下,觉得刀身似乎轻了一些,但是非常顺手。当他把力量注入妖刀,脸色蓦地呆住,眼中流露出不能置信之色:“这是……”

一个耀眼的血红光点,毫无征兆在刀尖亮起。

红色光点以迅速膨胀,像吹起的气球,疯狂扩张。

膨胀的殷红光芒,掠过众人的身体,化作一道红色血幕,笼罩众人。众人仿佛置身黏稠的血液之中,视野内一片血红,浓郁而妖异的血腥味弥漫着每个角落。血幕之中,隐隐存在一种奇异的力量,仿佛无处不在,但当你仔细寻找时,却难觅踪迹。

大伙被眼前的场面惊得呆住,吉泽周围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领……领域!”

带着颤音的惊呼,不知是谁喊出来的。早就心中隐隐有所猜测的众人,脸色瞬间褪得一干二净。法则领域啊,传说中的法则领域啊,当代只有杜克一个人能够做到。

法则领域,象征最高层次的法则力量,毁天灭地的终极力量。

队员们的实力不弱,却不是什么成名高手。对他们而言,法则领域,那是遥远而高不攀的传说。他们呆呆地着血幕,大脑一片空白。

“这不是法则领域,确切地说,这不是真正的法则领域。”

唐天的声音打破一片死寂,但是不知为何,大家反而松一口气,那莫名的恐惧消失不见,他们渐渐回过神来,如纸般的脸庞也恢复几分血色。

如果一件宝物就能够制造一片法则领域,那是多么可怕!

没有人能够想象。

就连吉泽也无法想象,他松一口气之余,心头又隐隐有些失落。领域啊,多么令人梦寐以求的力量啊。但是他却很快收拾心情,他心志远比一般的武者坚定得多,很快对自己的心态有所警醒。

倘若武器的力量超出自己,那自己只会成为它的奴隶。

每一件宝物都是一件凶兽,如果没有足够的力量降伏它,那只会被它撕破碎片。

等等……不是真正的法则领域!

吉泽忽然意识到鬼脸大人这句话里的潜台词。

“这是模拟的法则领域,确切地说,可以称之为不完全领域。这片血幕,是由血之法则构成。我们都知道,法则的境界分为法则线、法则面和法则领域。但它们是如何进化的呢?在研究妖刀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些奇特的东西。法则面实际是由法则线构成,一根绳子怎么变成一个平面?编织!大家见过草席吧。线如何变成空间呢?那就是草笼子了。这把妖刀,就是用这个办法,模拟出一个类似的空间。”

唐天洋洋得得意,但是鬼脸的面具遮住,队员们完全看不到他小人得志的嘴脸。

相反,通过面具,他的声音多了一份低沉。

队员们睁大眼睛,绝大多数人似懂非懂,但是有一些悟性高的,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但是每个人就像乖学生一样,认真地听着,丝毫不掩饰崇敬之情。

就连眼高于顶的吉泽,亦是满脸震撼骇然。

开玩笑,哪怕这不是真正的法则领域,但是研究层次,已经触及到法则领域,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大人对法则的理解,已经是罪域最顶尖的层次!

握着妖刀,眼前的血幕,在他眼中又是别番景象。

每一个队友,都是仿佛是一团鲜血,他能够清晰感受到他们脉搏的跳动,看到他们鲜血的流动,哪怕那些比发丝还细的血管,在他眼中也是纤毫毕现。在他眼中,没有任何秘密,他甚至可以肯定,只要他愿意,他能够让任何一个人的血液倒流。

这就是领域么?

一切在他掌握之中,难以言喻的迷醉感在他心中浮起。

当他的目光转向鬼脸大人时,他忽然愣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