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零四节 祥和的飞马城

第八百零四节 祥和的飞马城

吉泽的妖刀很奇特。.

刀身狭长,一抹绯红血色沿着冰冷的刀锋缓缓流淌,难言的妖异混杂着冰冷,仿佛黑暗中无声蛰伏的血目殷红之蛇。

果然不愧有妖刀之名。

唐天有些惊讶,这把刀并没有魂,却有着类似生灵的气息。类似的气息,他只在秘宝上感受到。罪域是没有生魂的,同样是宝物,绿首剑就没有类似的气息。

有点意思。

唐天的兴趣大增,他开启觉醒神装,仔细地观察妖刀。

开启觉醒神装,面前的妖刀,就像换了模样,狭长刀身淡化,呈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泓妖异的鲜血。不,确切地说,是无数鲜红色的法则线,它们交错编织,缓缓流淌蠕动,看上去宛若有生命。

法则,血之法则。

这是唐天第一次见到血之法则,他仔细地观察着这些密密麻麻的法则线。血之法则,是生之法则的一个分支。鲜血存在大量的生命体内,是这些生命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蕴含着强大的力量和神奇的作用。

对血液的认知并不仅仅在罪域,在天路,同样有许多武技可以激发血液的力量。

妖刀的血之法则,非常强悍,只要沾染上敌人的一滴鲜血,它便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控制和影响敌人体内的鲜血。这也意味着,只要被它划破一个口子,你便会失去体内鲜血的控制权。它还能够吸食敌人的血液,并且把吸食的血液转化为精纯生机,滋养使用者,这同样是一个实用而令人恐惧的属性。

没有人会愿意面对这样一件武器。

妖异的气息,正是由这些殷红的法则线蠕动所产生。这是为何?

唐天有些不明白。绿首剑的法则线是毒,同样也是生之法则的一个分支,它们像水草一样摆动,产生毒素,却没有产生任何类似魂的气息。

觉醒神装开启状态下,他对法则的理解少有晦涩,但是此时他却难以悟透这其中的玄机。从这一点上看,妖刀的排名比绿首剑高就是有道理的。

很奇特的现象,唐天沉浸在其中。

“听说大人也组建了一支兵团。”许烨笑道,他如今境界突破,整个人的气势也变得愈发沉静,目光深邃:“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阿莫里愣了一下,嘟囔了两句:“神经唐组建兵团?这家伙肯定又抽风了。”

其他人有些羡慕,神经唐这三个字可不是随便人都可以叫的,当年的友情总是难以取代。其他人或许觉得自己对大人更有价值,但却难得到这样的亲近。

“他不抽才奇怪。”韩冰凝淡淡道。

熟知唐天的人,都知道这个家伙的人格情绪是何等的不稳定,各种奇葩、超乎想象的事情,对他而言是家常便饭。

聂秋笑了笑,没有作评价。他毕竟是狮子座出身,按照一般评判标准,他可不是什么嫡系。当然,落在其他人眼中可不是这么回事。能够执掌零部,足以说明大人对其信任程度。

深知人间冷暖的聂秋,当然明白这份信任的不易和珍贵。士为知己者死,这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早就在心里奉唐天为明主的聂秋,连语言上的坏话也不愿意讲。

至于在心里,对大人组建兵团,他只是一笑而过。

大人的实力和勇气,他心中极是敬佩,但武将那是另一个体系,没有多年的学习和训练,连门都难以摸到。

大人想必是一时兴起,就像是孩童突然对某件事情感兴趣,免不了折腾一下。大人赤子之心,还有几分天真,一点都不奇怪。

“肯定是眼红我们的战绩!”阿莫里得意洋洋,那股子炫耀劲沿着满脸横肉溢出来:“神经唐我太了解了!肯定就是这样!哈哈,这次他要在我们屁股后面吃灰了!”

越想阿莫里越是兴趣,自两人认识,他就被神经唐压得死死,一切可以嘲笑神经唐的机会,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其他人自然不能像阿莫里那么大大咧咧,对于大人,还是要心怀敬意嘛,但是!

这头蛮牛说得一点都没错啊!

零部最近的战绩,确实可以称得上辉煌。他们所向披靡,倘若说与那些小家族的战斗还不足以令人信服,那么与四位战力榜强者之战,则让他们轰动罪域。四名战力榜强者,这样的战斗力,放在罪域,足以毁城灭镇。

不少人都认为,零部虽然未必能够抵抗中庭四城,但是中庭四城想要对付他们,也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这种观点如今在罪域相当流行,零部苦囚的行情再度上涨。只不过,这次没有人敢再把零部苦囚来干苦力。

虽然绝大多数势力,都坚信零部不是中庭四城的对手,而选择按兵不动,作壁上观。但是也有一些小势力,把手上的零部苦囚,送到飞马城。

很多人都以为零部会趁胜追击,没想到他们竟然在飞马城按兵不动。

零部内部也有趁胜追击的声音,但是被聂秋压了下来。一方面是没有收到唐天的命令,另一方面,聂秋并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现在零部的实力,水平拉得很开,最先获救的队员,经历的战斗最多,实力进步也最快,对战术的理解也最深刻,但是后来陆续回归的队员,却还需要时间。

换句话说,现在并非开战的好时机,他们还需要积蓄力量。

不过,中庭四城并没有放弃对付零部。

杜克并不赞同对付零部,但是同样也不反对。在中庭内部,对于扼杀零部的呼声极高,他不打算强压下来。而且他也对兵团这种战斗模式也充满兴趣,想看看零部的极限在哪里。

越多的战斗,越大的压力,零部就要被迫拿出更多的真本事,这才是他真正感兴趣的地方。

至于谁输谁赢,他完全不在意,反正最后都是他赢。

正在是杜克的默许下,最近飞马城遭受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击。各路来的山贼,就像疯了一般,不断地进攻飞马城。但是聂秋统率的零部,很快展现出惊人的实力,他们一次又一次击败敌人。

在别人眼中,危如累卵的零部,聂秋却甘之如饴。在他看来,这些山贼的攻击强度,还比不上四位战力榜强者。

频繁、低强度的战斗,不正是磨炼兵团的最好方式吗?

有的时候,他甚至会故意放水,摆出一副精疲力尽、遭受重创的模样,以免把这些山贼吓跑。但即便如此,他们最近的战绩之辉煌,委实把许多在暗中窥伺的家伙吓得半死。

被零部消灭的,可不是无名之辈,许多凶名赫赫的大股盗匪,全都殒落在飞马城下。

飞马绞肉场,很好地诠释了大家对这连日来战斗的感观。

人都是逼出来的。

以前的时候,罪域缺乏前进的动力,因为罪域的结构太稳定,稳定到已经缺乏生机的地步。但是横空出世的唐天,带着他的零部,把这座已经开始有些腐朽的大楼,彻底推垮。

兵团原来如此强大!

战斗原来还可以这样打!

飞马绞肉场对整个罪域的影响极其深远,每一场战斗,都有无数人在围观。几乎每个势力,都派出了自己的人前来观战。

“早啊,兄弟这风雨无阻的!”

“是啊,错过了就可惜了!”

“也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哎,这些盗匪也真是的,也不加把劲,对得起起早贪黑的咱们么?”

“反正都只能等呗,来来来,尝尝我带来的茶,慢慢喝,慢慢等。”

“还是兄台准备充分啊……”

类似的交流,每天都在进行。甚至飞马城对面的山巅,视野好的位置,都有仆人守着。那些有头脑的小商小贩更是见缝插针,跑到这里卖些吃食,居然生意不错。

当然财大气粗的家族,是直接坐着船,在高空俯瞰全场。

盗匪之中亦不缺能人,连续目睹同伴惨败,他们也开始主动地改变。他们开始模仿零部的一些配合战术、技巧,虽然远不能和零部比,但是气象也为之一新。就连对抗零部时的场面,也变得好看不少。

没有什么比这更有说服力。

倘若说,之前还有许多人将信将疑,那么,盗匪的进步,更是让大伙明白,罪域要进入兵团时代了。

一些自以为弄明白的家伙,更是兴冲冲回去。这段时间,新成立的兵团就像雨后春笋,不断地冒了出来。哪个势力不弄出个兵团,出门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

至于兵团该怎么办,飞马城成为唯一取经之地。

飞马城周围竟然愈发热闹。

与围观者的激动和零部的有条不紊比起来,从四处汇集而来的盗匪,气氛就要糟糕得多。

连续的战败,飞马城就像一个无底洞般,不知道填了多少性命,依然给人见不到头的地步。虽然大伙模仿零部,战斗力有所提升,但是依然无法击败零部。更要命的是,他们根本无法撤退。他们是中庭四城花大价钱招来,如果这么撤退,那就把中庭四城彻底得罪死了。

而打了这么多天,和零部的仇恨也化解不了。

这么一撤,就等于把罪域最大的两个势力都得罪了,那以后别想有活路。大伙现在也是骑虎难下,只有硬着头皮上。

不过这些刀头舔血的家伙,个个奸猾似鬼。

打不过,逃不了,那就拖!

每天派一小队,假模假样打一场,一看苗头不对,撒腿就跑。过一会,再换一伙人如法炮制。

如此一来,局势倒是稳住,大伙心中大定。

飞马城竟然呈现出罕见的祥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