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零三节 跌成功了

第八百零三节 跌成功了

唐天不知道外面闹成什么样,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觉醒神装之下,他对于法则的理解,有着异乎寻常的敏锐。但是绿首剑的虚空之中,让两条的法则线生长到一起,对他造成无以伦比的冲击。

绿首剑的法则线,融合了空间属性。唐天明白这其中的价值,在罪域,武者只能修炼一种法则。罪域普遍认为,贪多嚼不烂,单一的法则,能够让武者更容易领悟法则的真意。

唐天也相当认可这种观念,但是单一的法则,也并非没有弊端,那就是局限性很大。只精修一门武技,在天路也不是没有,但是却极少有人如此做。

因为战斗的情况往往是复杂的,一剑破万法听上去很霸气,但想做到,却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绝大多数武者,都会选择主修一门主武技,兼修几门辅助武技,以面对不同的情况。

单一精专,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协作配合,只有这样,才能面对复杂的情况。

偏偏在罪域,唐天又几乎见不到团队配合。

这个奇怪的现象,倘若刚刚进入罪域,唐天一定会奇怪。但是现在,唐天却不觉得奇怪。在他走过的地方,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罪域。这是一潭死水,不仅已经失去抗争的勇气,也失去了拓展的勇气,他们一生下来,仿佛就在等待老去。他们没有探索的动力,没有创造的动力。

神一样的少年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地方。

他摇摇头,把脑海中的杂念抛之脑后,那些不是自己需要考虑的。单一精专彼此间的配合,是一个精细活,对神少年来说,太复杂了。也许兵对这个命题感兴趣,或者唐丑也会?

神少年不喜欢做不擅长的事情。

但他对这个发现,却有着极大的兴趣。

法则到底有多少种?没有人知道。它们就像天空的星辰那般浩瀚,这亦是罪域缺少探索的原因之一。罪域的法则,就像一片宝石海,随意捡起的就是一块光彩夺目的宝石。

在天路,所有的武技,所有的功法,都是经过一代又一代先辈,一点点创造出来。这是一个缓慢的积累过程,纯粹的能量,没有任何价值。所有的变化,都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心血。

法则天生就不缺乏变化,罪域人这么想。在他们的理解中,浩瀚的法则之海,一定可以找到他们需要的法则。他们完全不需要去考虑法则融合,只需要去寻找自己想要的法则。

唐天的想法截然不同。

他做了这么久的老大,想法思路和一般人有着相当大的区别。比如他会想到,有没有大规模推广的可能性。他早就不是孤家寡人,坐拥大熊座、商洲的他,是不折不扣的一方霸主。

零部开始修炼法则,唐天就有一些发现。零部队员领悟的法则,全都是最常见、最容易修炼的法则。

这不奇怪,零部队员在修炼零能量体之前,实力都非常低微,对于所谓的法则,都停留在最肤浅的层次。这一点,和从小耳濡目染的罪域人完全没有办法比。像许烨他们,会对零部队员领悟法则的进境感到惊讶,但是清一色的大路货,种类还少,也让很多人不以为然。

唐天不这样看。

他自己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如今他的境界早就超出以前不知道多少倍,武技更是不知见过凡几,但是到了今天还依然发挥作用的,却是基础武技。

对于大规模的兵团来说,过于繁杂的种类,没有任何好处。

零部的这种情况,对兵团来说更加有利。

三到五种法则,可以大规模推广,而一旦可以实现融合,那就意味着可以多出许多变化。罪域人不在意的东西,让唐天如获至宝。

除了能提高零部的战斗力,对唐天自己的战斗力提升,也有着极大的帮助。

想到了自己的觉醒神装,神装实际是由大量的法则线构成。但是这些法则线,杂乱无序,唐天曾经想过去梳理它们,他觉得这是提升觉醒神装的关键,但是却苦于找不到梳理法则线的办法。

两条相同的法则线在虚空中,生长在一起,给他极大的启发。

自己是不是可以如法炮制?

然而很快他便发现,自己的法则线并不生长。法则线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生长?他仔细回忆绿首剑法则线在虚空中生长的画面。

为什么它们会生长?

生长是生命最常见的一种现象,所有的生命,从诞生开始便从来没有停止过生长。

生长最重要一个基础,那就是养份,所有的生长都离不开养份。

法则线并不是生命,难道它的生长,也需要类似的养份?

如果是,那令法则线生长的养份是什么?他想到绿首剑,难道是墨澜木?有可能!那岂不是意味着,每一种法则需要的养份,都不相同?

觉醒神装蕴含的法则无数,这工作量……

倘若是一般人,面对如此恐怖的工作量,难免生出几分气馁,更何况这还只是一个猜想。唐天没有半点气馁,相反,他充满干劲,如果这些问题可以解决,那么觉醒神装的威力,一定会变得更强!

给法则线找到养份!

唐天冲出房间,他迫不及待。

刚出房间,一直等在外面的吉泽一个箭步上前,腆着脸:“大人!”

唐天有些意外,停了下来:“有事?”

“一点点小事。”吉泽点头哈腰。

唐天一听小事,一挥手丢下一句:“小事不要找我,我很忙。”

吉泽暗呼不妙,连忙追上去道:“不是小事不是小事。”

唐天不胜其烦:“说吧,什么事?”

“那个……属下这把刀,想让大人掌掌眼。”

吉泽脸上谄媚的笑容,让远处注视着这边的其他队员直呼恶心要呕吐。

吉泽可一点都不在意,陪点笑算什么。妖刀是他的绰号,亦是他的刀名。绿首剑这种排名靠后的宝物,和他的妖刀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可是被大人一折腾,那威能,看得他心里发寒,比他的妖刀,都要胜出一筹。

宝物在罪域是极其珍贵的,能够有名号的,也就几十件。宝物是花钱也买不到的稀罕物,从来没有听说,宝物的威能可以提升。要是放出消息,整个罪域估计都坐不住了,那些老妖怪们,哪个手上没几件好东西?这个小小的营地,只怕会立即被挤破。

陪点笑算什么!

大丈夫能屈能伸,威武不能屈富贵一定要淫啊!

来啊来啊,大人快来!

他眼巴巴地看着唐天,那可怜期盼的目光,简直令人心碎。

可惜唐天连看都没看:“拿来。”

吉泽愣住,他准备了一堆讨好卖乖必杀技,还没有开始用,这……就成了?但他很快反应过来,连忙把自己的妖刀奉上:“大人您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弄坏了不要紧吧?”

吉泽心中一紧,脸色刷地白了,哎呀妈呀,自己怎么忘了这茬!

这把妖刀,可是来历非凡。他这一脉祖师所制,经历几代人的完美和温养,才有今天这般气象。

要是弄坏了……

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这个时候后悔也没用了,他嘴里像吃了黄莲般,苦到心里,可怜巴巴道:“大人不要吓小人。”

唐天一脸鄙视:“瞧你那怂样。”

“大人家大业大,小人哪能比?”吉泽马上送上一记马屁。

“说得也是!”唐天龙颜大悦,拍拍吉泽的肩膀一脸大包大揽:“放心,我会小心的。真要是弄坏了……”

吉泽心中稍安,大人财大气粗,想必家底丰厚。

“那就只能算你倒霉了。”唐天一脸理所当然。

吉泽的脸一下子垮下来,耷拉着脑袋,他现在心中生出无尽的悔意,恨不得给自己的脑门两巴掌。利令智昏啊,自己完全是被冲昏了头脑。

真要弄坏了……

列代师祖,千万别爬出来找弟子啊!

弟子自裁都没兵器啊!

唐天完全无视一脸悲壮的吉泽,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他正缺研究对象,吉泽就把他的妖刀送过来,真是好人。

唐天轻咳一声:“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

“大人请示下。”吉泽有气无力地。

唐天就当没听见:“去弄些制作兵器的原材料来。”

“大人需要哪些材料?”吉泽依然有气无力。

“每样都来一点。”唐天大手一种。

每样都来一点……

吉泽呆呆地看着大人,大人,您以为这是饭店点菜吗?每样都来一点,您知道原材料有多少种吗?您这是开玩笑吗?

唐天瞥了他一眼:“种类越全,对你的妖刀好处越大。”

吉泽一个激灵,眼睛立即红了,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属下这就去办!”

看着一阵风般消失不见的吉泽,唐天满意万分,真是一个好劳动力。

远处注视这边的队员们,他们听不见两人的对话,但是却看到唐天收下吉泽的妖刀,吉泽一脸亢奋地离开,大伙顿时沸腾了。

“跌成功了!吉泽也跌成功了!”小秋激动无比。

“跌什么?”老毕没反应过来。

“狗屎堆!”小秋一脸羡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