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八百节 唐天的反省

第八百节 唐天的反省

扶正之踌躇满志。

兵团正在迅速成长,几天下来,像模像样。虽然大人严苛了点,但是想想光明的未来,他心中便不由生出几分激荡。

罪域第一兵团,想想这名头,半夜他都要笑醒。

若要说有什么不好,那就是大人实在太严厉了。很多时候,他觉得大伙已经做得不错,但是等待他们的往往是那句听不出喜怒的“再来”。

现在他只要听这两个字,便会下意识一哆嗦。

不光是他,便是吉泽,这把桀骜的妖刀,现在老老实实,不敢有半点脾气。打头两人不吭声,下面的人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时间一长,扶正之也摸出几分鬼脸大人的脾气。

绝对的完美主义者!

完全见不得半点瑕疵,要求严苛到令人恐惧的地步。而且心狠手辣,惹毛了他,一定会死得很惨。虽然每一名士兵,都是扶正之精挑细选,但是这些加入的武者,没人想到训练会这么苦。

是真苦!

扶正之觉得自己也算是见惯世面的人,但是每天训练都有度日如年的感觉,硬着头皮,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下来。就连口气狂妄,叫嚣着自己什么苦没吃过的吉泽,每天都两眼发直,一听到大人说训练,都会不自流露出恐惧之色。

按理说他们对法则面的理解,已经达到巅峰,对力量的控制,也达到随心所欲的地步,这样的训练他们完全能应付过来。但谁也没有想到,大人的要求之高,在他们看来,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两百人的法则面百分之百共鸣!

这根本不可能!

当扶正之第一次听到鬼脸大人用他独特的、没有感情的话说出这句话时,整个人完全傻立当场,足足过好几分钟,才缓过神,下意识就想反对。不过鬼脸大人在他心中的阴影实在太强了,正是这强烈的阴影,让他在脱口而出的前两秒,硬生生刹住。

大人第一次训话,自己就让大人下不了台,那不是找死吗?

在他看来,大人的实力没得说,强得没谱。能和大人想提并论的,大概只有罪域的第一强者杜克了吧。至于大人强,还是杜克强,这就不是他能够判断的。但是大人强则强矣,还是太年轻,过于想当然。

要不然,绝对不会有这么不切实际的想法。

别看他和吉泽两人完成了法则面共鸣,但是两人是什么水平?两人对法则面投射力量的控制,可是罪域的一流水平。两人完成共鸣,看似不难,但是其中所蕴含的技巧水平,委实不低。

这两百人同样是法则面圆满,但是和他俩完全不是一个水平,差得太远。

他们的控制力,根本无法达到如此入微之境。

更何况,这是两百人啊!

不是两人,不是二十人,而是整整两百人!两百个法则面完成共鸣,这是什么概念?只要有一个在时间上差了一丝,都无法完成。

他转念一想,也许大人只不过给大家订一个远期目标,百分之百太扯,但是百分之五十,却是相当有可能。哪怕有百分之五十,一百个法则面共鸣,这样的力量,也极其恐怖。

自以为想明白了的扶正之,在后来的训练中,才知道自己有多么天真。

大人竟然真的是冲着百分之百分共鸣去的!

看似不可能的目标,让人目瞪口呆。偏偏大人以身作则,带着大家一起训练。训练中的大人,铁面无情,绝对不讲半点情面,有一丝差错,必然重来。

不少人觉得大人好大喜功,这么高的训练强度,最后大人第一个累垮。

果然,第一天训练完,大人累得连根手指头都动不了。

大伙暗地里松一口气。

第二天,还是一样,大人累得更惨。

大伙看到希望的曙光。

第三天,大人一训练完,倒头就睡,连饭都不吃。

大伙觉得胜利在望。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

一天天过去,耐心等待的大伙终于觉不住气了。

无论前一天,大人累成什么样。到了第二天,大人雷打不动化身成永远不知道疲倦的机器,一遍遍,训练量不仅没有减小,反而有所增加。训练过程中的大人就是一个魔鬼,他的情绪不会有半点波动,没有严厉的惩罚,也没有喝斥,淡漠的语气永远都是不厌其烦地纠正。

绝望之下,有人打退堂鼓,连夜潜逃。

扶正之和往常一样起来,来到训练场,脚步一滞。

远处的木杆上,倒挂着几名士兵。

紧接着扶正之目光一凝,也不知道大人用了什么手段,这些人的法则面都被大人禁锢。扶正之心中剧震,他从来没有听说过,法则面能够被禁锢。可是这一切,在他面前,活生生出现。

大人对于法则的理解,达到这般恐怖的境界么?难道大人,其实和杜克一样,是领域强者?

这个念头在他心中一闪而过。

无法借助法则面投射的力量,**凡胎的,吊了一晚,神情委顿。

每一名进入训练场的士兵眼角都是一跳,许多人庆幸自己没有头脑发热,作逃兵。一时间,兵团上下,心惊肉跳。

整个兵团噤若寒蝉。

唐天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开始训练,而是摸着下巴,他在自我反省。对于兵团,他是半路出家,赶鸭子上架。兵想过把他折腾出机关武者,但是可没有把他折腾成什么武将。连一向心怀南十字荣光的兵,对于唐天的武将之途,也心生绝望,唐天就从来没想过,自己这方面的天赋能好到哪里去。

但是现实的情况摆在眼前,这是他想到的最好办法。如果兵团真的能够成功,区区罪域自然就束缚不住他,什么杜克之流,他都不放在眼里。到那时,什么人敢囚禁零部队员?还不乖乖全都把人送到自己面前?

唐天是个不服输的人,既然办法是好办法,那肯定就是哪里没做好。

可是,哪没做好呢?

要是兵在这就好了,唐天心中嘀咕。但也只是嘀咕了一下,现在没人能帮自己,那就只能靠自己来。他绞尽脑汁,在脑海里拼命回忆兵是如何训练兵团的。

纪律严明公平,有赏有罚……

等等!

唐天眼前一亮,他觉得自己抓住问题的关键!没错,自己有罚却没有奖,难怪难怪。唐天露出恍然之色,要想马儿跑,自然要给马儿吃草,这个简单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但是问题来了,那自己奖什么呢?

觉得自己想清楚的唐天顿时大喜过望,这个好解决,等等!唐天忽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大熊座,也不是在圣域,而是在罪域,自己身无分文。

身无分文……

唐天的脸垮了下来,对于一名挥金如土买过兵团买过战舰从来都是把钱砸敌人脸上获胜的土豪来说,身无分文的感觉,简直是糟糕透顶。

空口许诺?唐天虽然脸皮奇厚,但是这种事情,还是做不出来。

按理说,扶正之他们也是家底雄厚,但是唐天却没想过,把主意打在他们身上。出身安德学院校霸的唐天想法很简单,人家都跟着你混了,你不给人家好处,还要把人家家底给捞了?

这事怎么说也不占理。

唐天对敌人是半点原则都不讲,但是一旦把对方视作自己的小伙伴,那是绝对不含糊。

而且,想到到时面对的,可是杜克这样的大枭,一般的小财,也打动不了别人。

一分钱,一分力,这道理天下哪里都一样。

这么一想,唐天反而没有什么生气的地方,他觉得确实是自己亏了大家。如果一般的事情,大家听你命令倒也罢了,但是你要大家出死力,那一毛不拔可万万说不过去。

吩咐扶正之去把人放下来,他继续闷着脑袋在想办法。

要是银宝瓶在就好,里面堆积如山的秘宝和奇珍,哪至于现在这么狼狈?

要不然,小二在也成,随便炼制几件魂宝,闪瞎这群土包子的眼!

唔,炼制魂宝……

被快逼疯了的唐天,忽然眼前一亮,这倒是个办法。

炼制魂宝他不会,这里也没有炼制魂宝所需要的秘宝。但是罪域的材料,非常奇特,和天路圣域截然不同。

鬼吾前辈的舍魂珠里面记录了大量炼制的法门,不过小二更精通于此,唐天平日压根没往心里去。现在被逼到绝境,也只有皱着眉头,看能不能想起一鳞半爪。

这一想,就是一夜。

扶正之顿时担心起来,难道大人因为这次逃兵事件,心灰意冷?

大可不必啊!虽然小有波折,但是兵团的未来可是一片光明!

他准备去劝一下大人,这兵团可是关系到自己和家族的未来,自己可不能让大人如此颓废下去。

他找到大人,便听到大人在那梦呓般念念有词,一句他都听不懂。

他还没有开口说话,大人看到了他,眼前一亮,劈头便道:“你那绿剑,拿来我瞧瞧。”

扶正之心中一跳,难道大人看上自己的绿剑?

但是转念一想,觉得不太可能,大人又不用剑。而且大人连死亡扳指都能送给许烨,怎么会觊觎自己的绿剑?

扶正之一头雾水,但是还是把绿剑递给大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