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九十八节 时间会证明一切

第七百九十八节 时间会证明一切

“什么!”

白越跳了起来,就像受到了惊吓,他很快连连摇头:“二十二艘大型攻城船?不可能!光明洲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的大型攻城船!二十二艘,别开玩笑了,整个圣域有没有二十二艘大型攻城船?”

如果不是面前站着的是庞若将军,他早就直接把人轰出门。

一旁的官槿也露出怀疑之色,这个消息委实过于骇人听闻。

大型攻城船,是圣域的顶级战斗单位之一,在攻城器械中,它是当之无愧的王者。大型攻城船的体积极其庞大,它亦是最大的战船,就像一座移动的要塞。

庞大得惊人的体积,需要耗费的珍贵材料数量更加惊人,这是造成它昂贵的原因之一。而另一个原因,则是它的制作难度之高,同样达到最顶级。

以要塞为目标的大型攻城船,需要动用的顶级技术极多。圣域武器商多如牛毛,但是有能力制作大型攻城船的却只有三家。像徐记这样,在南↓↓+域已经称得上号的武器商,但是却无力制作。

只有财力雄厚,同时技术也雄厚的最顶级武器商,才能够制作大型攻城船。

可即是如此,制作一艘大型攻城船,也是耗时耗力,长达三年的工程,令人望而生畏。白越和官槿从来没有听说过,十艘以上的大型攻城船同时出现,突然听到二十二艘大型攻城船的船队,两人哪里会相信。

庞若脸上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我已经反复确认过。”

老将军的面色凝重,当他看到这个消息时,第一反应也是不敢相信。直到反复确认之后,才知道这个荒谬的消息,竟然是真实无误,他的心便沉到谷底。

二十二艘大型攻城船,有史以来最庞大豪华的攻城船队,老将军不由一阵失神,规模空前的战争巨兽汇集在一起,那场面一定壮观至极吧。

然而,这些战争巨兽却属于战场的另一方,老将军不寒而栗。

任何要塞,在这支规模空前的攻城船队面前,脆弱得就像纸糊一般。没有什么防线,能够阻挡这些战争巨兽,在正面战场上,他们失去防守之利。

对南域来说,这绝对是一个糟糕至极的消息。

与秋旭华的交战,庞若对光明洲兵团的战斗力有着直观的体会。若非白越的突袭,联军的失败早已经注定。主场作战,南域诸兵团并不缺乏战斗意志,而素来富裕的南域在装务上,也同样不逊色,但是双方战士的素质、士官的水平,都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光明洲经营蚕食策略多年,大战没有,小战却从来没有断绝过。光明洲的各兵团,都有着充分的实战经验。而南域兵团大多都是摆设,剿过海盗已经算难得的战斗经验,许多兵团甚至从组建到现在,都没有实战过。

光明洲号令统一,一旦有所决定,上下一心,坚决顽强。而他虽然名义上是联军的统帅,但底下派系林立,关系错综复杂,阳奉阴违之事常有发生。

这些都没有让老将军对局势失去信心,因为他们主场作战,有防守之利,有足够的纵深,虽然会付出巨大的伤亡,但是只要能把敌人拖入僵持,最终的胜利一定属于他们。

但是,这些战争巨兽的登场,瞬间粉碎了他的信心。

速度缓慢的战争巨兽,可以轻易碾碎所有的防线,失去了防守之利,光明洲的大军便会长驱直入。到那时,局势便会糜烂到无可挽回的地步。

白越张大嘴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脸上没有半点血色。他身边的官槿,脸色同样白得像纸。

庞若心中叹息,没有半点嘲笑的心思,他刚收到消息的时候表现还不如两人。不过,他到底是一位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将,哪怕在绝境之中,也不会绝望。

“南盟的防线很快就会失守,商洲保不住了。”老将军沉声道:“夺取商洲之后,有黑金之利,我们的处境会更加糟糕。我们必须想办法,摧毁这些大型攻城船,无论付出多大的伤亡,否则的话……”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也不需要说。

官槿紧咬嘴唇,嘴唇被咬得发白:“很难,勾成闻刀一定会全力保护这些大型攻城船。”

“是很难。”老将军坦然点头:“但是再难,我们也需要摧毁它们。卫海要塞肯定防不住,包括南盟的防线,也一定会被摧毁。如果光明洲真的打算夺取商洲,我们未必没有机会。”

官槿不明所以地看着老将军。

庞若瞥了一眼失魂落魄的白越,接着道:“南盟的实力,其实比我想象得要强。卫海要塞阻挡不了勾成闻刀的脚步,那他们只有撤退,直到商洲。商洲的入海口很小,大型攻城船无法进入,连中型攻城船也无法进入。对南盟来说,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把战场设在商洲。假如光明洲真的想夺取商洲,勾成闻刀就必须投入兵力进入商洲,那个时候,也是大型攻城船防守最薄弱的时候,对我们来说,这是唯一的机会。”

官槿立即明白过来,老将军是准备把南盟作饵。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个绝佳的计划,也是目前唯一可能实现的计划。

“时间紧急,我希望贵兵团现在就出发。我们会对秋旭华发动攻势,掩护你们撤离。”老将军沉声道。

官槿看向白越,整个南域,能够完成这任务的,只有白鸦兵团和圣塔兵团,但是联军需要老将军镇守,那这个任务只能落在他们身上。

白越忽然抬起头,出人意料,他摇头:“局势未必到那么糟糕的地步。”

庞若微不可察地皱起眉头,他没有想到到了这地步,白越竟然还心存侥幸。他有些意外,这些天与白越并肩作战,他对白越也逐渐了解,这并不是一个缺乏果决优柔寡断的将领。

但是,现在最紧急的时间。

二十二艘大型攻城船一路碾压,势无可挡,若非是它们本身的速度奇缓,他们甚至连这唯一的机会也不会有。即便如此,从现在撤离,一路全速,才存在理论上的机会。稍有拖延,理论上的时间就会消失。

白越是一位出色的将领,这样低级的错误,不应该出现在他身上。

他在等待白越的解释。

官槿同样在等待大人的解释,在他看来,这是唯一的机会,他也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会在这么关键的问题上犹豫。

“局势不会那么糟糕。”白越重复着刚才的话,一边整理自己的思路,想着如何组织自己的语言:“卫海要塞是谢雨安在防守,他布防的要塞,不会那么容易摧毁。就算对方有这么多的大型攻城船,也不会那么容易。我很了解他,他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说着说着,他的眼睛一点点明亮起:“而且,他们的统帅,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

庞若露出失望之色,白越这些话,没有任何有用的内容。谢雨安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南盟的统帅也不是坐以待毙的人,这有什么用?在绝对的力量面前,这样的论调过于可笑。

“不能再拖。”庞若当机立断,冷冷道:“我以联军统帅的身份,命令白鸦兵团,立即执行命令!”

白越笑了。

“你想抗命?”庞若眯起眼睛。

“很抱歉,我不属联军管辖范围之内。”白越收起脸上的笑意,平静道:“白鸦兵团隶属南盟,只听从南盟统帅兵大的命令。”

官槿张大嘴巴,为什么他没不知道?

庞若没有说话,他只是注视着白越,白越的脸上没有半点慌张,没有半点伪装。他有些失望,但是更多的是意外。白鸦兵团,竟然听从南盟统帅的命令?

白鸦兵团可是黄金兵团,地位超然,如今南域只剩下两支黄金兵团,若非白越声望不足,他甚至可以和庞若一样拉出一支联军。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白鸦兵团都比那个什么南盟统帅有份量得多。

没想到,白鸦兵团听从南盟的指挥,这里面耐人寻味的东西就太多。外界普遍以为,白家对南盟更多的是一种投资,而非完全加入。如今来看,似乎和大家想的不一样。

第一次,庞若对所谓的南盟统帅产生了兴趣。

见白越态度坚决,庞若也不再作无用功,沉声道:“希望你不要为这个决定而后悔。”

“时间会证明一切。”白越致意。

看着老将军面无表情地离开,官槿黑着脸:“大人,如此重要的情报,为何属下不知道?”

白越打着哈哈:“哦哦哦,这是我刚刚作出的决定。”

官槿一呆,紧接着一股怒火腾地冲上来:“大人,您知道这个决定意味着什么吗?整个南域多少人为因为这个决定而丧生?属下不明白,大人为何对他们哪此充满信心,就连如此无法挽回的局面,大人竟然还会一厢情愿地认为,他们有办法,作出如此轻率的决定……”

白越笑嘻嘻地递过来一杯菊花茶:“喝点茶,消消火。”

官槿看白越如此没脸没皮的模样,满腔怒火不知为何消散无形。

“时间会证明一切。”

白越脸上笑意消失,淡淡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