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九十五节 平小山的奇袭

第七百九十五节 平小山的奇袭

轰轰轰!

连续爆炸的光芒,不时刺破夜空,璀璨的光华,倒映在聂秋苍白清秀的脸庞,嘴角弧形微掠,仿佛胸有成竹。但是额阔大布满的细密汗珠,却显示出他同样在运转的极致。

战斗从一开始便进入白热化。

秦朕、卢升象和他们有不共戴天之仇,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来自苏家的苏菲,同样明白,对苏家来说这是一场只能胜不能败的战斗。死亡侍者的目光,未曾离开许烨手上的死亡扳指片刻。

对于聂秋这边来说,同样不缺乏战斗意志。顾雪一看到秦朕,便目露杀机,魂魄被禁锢的痛苦,给这位坚强的少女带来了巨大的创伤。虽然在唐天的帮助下,她借着创伤之力再度突破。但是创伤已消,痛苦却未曾忘,仇恨依然在。

许烨也第一时间盯上死亡侍者,对方身上浓郁的死气和贪婪炽烈的目光,让他当场明白对方的意图。

死亡扳指,对于任何一位修炼死亡法则的人来说,都是梦寐以求的圣物。但是对许烨来说,它不仅是修炼所用的宝物,还有着更多的意义。从死神手中挣脱,重新获得生命。面对这份人情,心高气傲的许烨没有半点迟疑便作出决定,用这条性命去偿还。

敌人可以从他的尸体上摘下死亡扳指,除此之外,别无他途。

卢升象冷哼一声,右掌蓦地抬起,一大片雷球,倏地浮起。炽亮的雷球,刺目无比,恐怖的气息瞬间笼罩。雷球的直径都在一米左右,密集的劈啪声,不绝于耳。

他的身形再次隐藏在这一片雷球之中。

一道道模糊身影,如同蔓开的潮水,奇快无比。几乎是他刚刚召唤雷球,他们便冲入雷球之中。

“杀!”

最前面的大汉,借着冲势,毫无花巧地斩在一枚雷球上!

雷球一滞,还未来得及爆开,接踵而至的斩击,连续而至。不过一眨眼间,雷球便挨了五记斩击,雷球就像漏气的气球,骤然收缩,啪啦啦,化作一蓬雷芒,沿着几把大铡刀蔓延。

有一部分人的身体一僵,脚步一滞。

但是……

冲在最前面的几个家伙,却浑若未觉。铜浇铁铸般身体表面电蛇游走,卢升象甚至能看到他们的肌肉,在电芒的刺激下微微跳动,但是这群人就像没有半点感觉,满脸狰狞带着一身电芒地继续疯狂前冲。

门板大小的铡刀,每一次斩击,都是石破天惊。而他们如同疯虎般的气势,更是令人心神震颤。

卢升象脸色如常,心却一点点往下沉。

这群家伙的肉体,竟然已经锻炼到这地步!

他们浑身笼罩的电芒,拥有何等的威力,没有人比卢升象更清楚,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有人能够只用肉体,便硬扛电芒。真是野兽一般的肉体,不,哪怕野兽被如此密集的电芒笼罩,也绝无幸存之理。

如果说,这些人变︶态的肉体,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话,那么他们的攻击方式,给他带来的震撼却是无以伦比。

这就是传说中兵团么?

每个人之间的距离,显然经过精心计算。他们的斩击异常刚猛绝伦,除了独特的发力技巧,另一个原因是他们几乎汇集全身的力量。像这样不留余力的全力斩击,作为常规的攻击方式,是违背常理的。因为它没有余地,一旦攻击失败,对方的反击足以令他一命呜呼。除非绝境中的搏命,卢升象极少看到这样搏命式的攻击。

可是,在这群人手里,这却是最常见的攻击方式。

卢升象的眼光老辣,他很快便明白其中原理。他们用数量来弥补全力一斩后留下来的破绽,他们的斩击永远不是单独存在。敌人只要挨了一记斩击,便会瞬间陷入斩击的狂潮之中。这群家伙就像蜂群,成群结队,配合默契无比。只要挨了一记斩击,同小队的斩击便会接踵而至。而在这短暂得惊人的时间段内,附近邻近的小队已经完成攻击准备,他们会在同伴完成一波攻击时无缝对接。

好像有一支无形的手,精准无比地指挥着这个庞大的蜂群。

再擅长防御的强者,在如此刚猛绝伦而又连绵不绝的斩击中,都只能支撑片刻。他们的切入角度,显然经过精心的布置,刁钻无比。

如同潮水般的斩击,带着可怕的粘性,一旦沾上,便只剩下被吞噬一途。

卢升象看得毛骨悚然。

他立即选择以数量对数量,但是很快他便发现,这个选择谈不上好。他增加雷球的数量,这些雷球的威力,便出现大幅度的下降,对方竟然能用身体硬扛。而更让他惊慌的是消耗,他的力量消耗之快,超乎他的想象。

浑身游走的电芒,阿莫里毫不在意,除了麻痹感外,他没有受到大的伤害。他身后还跟着的,大多是第一批被救出来的零部队员。他们修炼天魔重斩的时间最长,而且吸食了大量金刚砂内的生命精元,在经过高强度淬炼之后,他们的血肉强度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他瞪着牛铃般的大眼睛,没有半点害怕,反而无比的兴奋。眼前的雷球,让他想到了卢天问。

那个白痴可是被伟大的阿莫里斩于刀下!

身后还站着的兄弟只剩下不到一半,但是,足够了。老头的雷球虽然数量还是很多,但阿莫里敏锐感觉到,雷球的气息在减弱。

老头的力量所剩无几。

他舔了舔嘴唇,眼中凶光闪烁。

老头看上去其貌不扬,但实力比卢天问那个疯子要强得多。身后倒下一大片,便可见一斑。这些家伙大多都是刚刚救出来的队友,还没有习惯这样的战斗方式。反正死不了,吃点苦头也好,这帮狼崽子就会下苦功好好修炼了。

阿莫里没有注意到,他的想法已经有些老气横秋的味道。

他的目光牢牢锁定卢升象,浮空的雷球,就像气泡般一个接一个破碎。

忽然,他瞳孔一缩,不好,老头要跑!

卢升象法则面的力量,急剧地消耗,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他扫了一眼远处激战的苏菲,脸上神情变幻,如果这个时候逃走,那寄人篱下的卢家就会迎来灭顶之灾。但是倘若自己战死,没有战力榜强者的卢家,更是会像一块破抹布,随时被扔掉。而只要自己不死,一位战力强者的作用,在绝大多数时候,对那些大家族来说,还是有些价值的。

他便不再犹豫,猛地催动最后一丝力量,浑身电芒大涨。

耀眼炽亮的电芒笼罩他全身,手臂粗的银蛇乱舞。

滋滋滋。

强烈的电芒让他面前的空间,发生异变,一个黑点在一片炽亮之中,急剧扩大。

狂奔中的阿莫里脸色大变,他怒吼一声,身形陡然变得模糊,速度暴涨,如同一道虚影直冲卢升象。

卢升象冷冷一瞥,伸出手指朝阿莫里一点。

滋!

一道粗壮无比的电芒,如道一道银色电矛,瞬间击中阿莫里。

炽亮的电光暴绽。

卢升象露出得意之色,虽然对方的攻击方式让他感到头痛无比,但是自己想离开,却也不是这些小家伙所能够阻止。最后这一击,也是他早有预谋。

忽然,他面前不断膨胀的黑洞一阵荡漾。

不好!他脸色大变!

就在此时,他的目光突然瞥见一根细若发丝的黑线连通黑洞,那是……空间法则线!

黑线的另一端,却是一个瘦小的身影,对方朝他咧嘴一笑。

赫然是平小山!

平小山一开始的工作只是切割金刚砂,但是聂秋不能容忍自己的队伍之中还有闲人,他也被拉着参加训练。平小山没有萧含光那么傲气,对于参加训练没有什么抵触心理。而且天天看着这些生猛的家伙,早就眼红无比。

他修炼的是空间法则,聂秋把他充当奇兵,还专门给他安排了几种战术。

长时间的兵团生活,对平小山的改变极大。原本性格有些懦弱的平小山,也变得有几分阳刚之气。平小山看到卢升象的雷电破开空间时,便陡然意识到这是机会,脑袋一热,他便发起攻击。

利用破开空间所产生的波动作掩护,他悄然催动自己的空间法则线,瞬间出现在刚刚破开的空洞附近。

然而到了空洞附近,平小山才发现自己这个行动有些头脑发热。他还没有领悟法则面,面对卢升象这样战力榜级的强者,就像蝼蚁一般渺小。别看卢升象力量消耗殆尽,要消灭自己,还是轻而易举。

怎么办?

强大的压力下,极度紧张的平小山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平时团长是怎么说来着?在兵团,从来不把个人战胜对手作为目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作用,经过合理的配合,从而战胜对手。

自己能够发挥什么作用?

他的目光盯着在不断膨胀的空洞,眼睛却是一亮。

只要自己破坏了这个空洞,卢升象就没办法逃走,不岂是给阿莫里大人创造机会了吗?

别人对破开的空间没有办法,但是修炼空间法则的平小山,却很清楚破开的空间其实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稳定。

空间法则线悄然连通空洞。

他不知道结果是什么,但是知道,这样会造成空间的紊乱。

下一刻,平小山的脑子一片混乱。

自己会死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