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九十四节 牵线搭桥

第七百九十四节 牵线搭桥

“南域之狐,名不虚传。{3w.我谨代表联军,感谢贵部的援手。”

庞若的头发花白,满面风霜,他的体形魁梧壮实,可以想象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一位铁塔壮汉。他担任圣塔兵团兵团长超过三十年,在南域的声望极隆。

这位老将注视着面前的白越,眼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

白鸦兵团突然出现在战场,不仅秋旭华没有料到,庞若亦同样没有料到。随后白鸦兵团的表现同样无可挑剔,让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将惊叹莫名。对时机的把握,发起攻击的果决,以及强悍犀利的战斗力,迅速击溃了秋旭华的大军。

联军之中有不少人,怀疑白越是不是提前已经抵达战场,却迟迟不发动攻击,眼睁睁见联军去送死。

这些声音全都被老将军压下去,白越选择的时机非常完美,结果亦非常完美,这是一位出色的将军。更何况,白越本身就不受他管辖,不应该承受指责。对于联军拙劣的表现,这位老派的将军,早就心生不满。

“您过奖了,晚辈只是运气比较好一点。”白越神情恭敬。

他的恭敬并非作伪,圣塔兵团的历史悠久,而为人方正刚烈的庞若更是德高望重。白越还在上学的时候,庞若的一场场经典战例,常常成为他们学习和讨论的案例。

庞若扯了扯嘴唇,他不喜欢繁文缛节,开门见山道:“莫心怎么办?”

“随他。”白越一张口,疏懒的性子就要泛上来,但是见到面前一丝不苟的老将军,连忙端正态度:“我们主场作战,占据地利,首先应该考虑的是杀伤对方有生力量。”

庞若点点头,认同白越的想法,他问起另一个问题:“贵部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们已经走不了。”白越露出苦笑:“秋旭华这次是打定主意不放我们走。”

战场的形态,庞若一清二楚。秋旭华返身杀回的速度之快,让所有人都吓一跳。他们还没有来得庆祝来之不易的胜利,就必须迎接战斗。

秋旭华更是把手上的三分之一的力量,用来对付白鸦兵团。

这一招堪称狠辣,秋旭华统率着八万人,与十五万联军周旋,丝毫不落下风。而其麾下大将魏月则统率着四万大军,牢牢粘住白鸦兵团。

庞若突然开口:“你是南盟的人,救援商洲才是的职责。如果你需要离开,请尽快向我部靠拢,我为你争取脱离的机会。”

他的随从们脸色大变,他们当然明白庞若话里的意思。如果想把白鸦兵团从泥沼中拖出来,必需有兵团去挡住魏月,这和用自己的身体去帮白鸦兵团挡刀没有任何区别。

白越心中涌起一丝敬意,他知道在这么要命的时候,老将军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是多么不容易。

“多谢您的好意。”他忽然一笑:“商洲不需要我去驰援,我更感兴趣是把这里变成秋旭华的坟场。”

庞若神色不动,但是眼睛深处,却闪过一丝讶异,语气依然平淡:“你对商洲的信心很足。”

“是的。”白越坦然道:“他们是我见过最出色的一群人。”

“希望他们能如你所言。”老将军点点头,没有纠结这个问题,话风一转:“贵部所配备的战舰武器,非常精良,不知能否支援我们一批?我们愿意出资购买。”

白鸦兵团配备的战舰武器的威力,已经在战场上证明过。白鸦兵团每艘战舰,都像浑身是刺的刺猬,强大的战斗力给老将军留下深刻的印象。

更让他印象深刻的,却是白鸦兵团每艘战舰配备的战舰武器,竟然是他们的两倍。双方战舰的大小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对方所配备的战舰武器,大大减少了所需要的操控人数。

白越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反应过来:“很抱歉,我们本身的备用品也不多。如果贵方想购买的话,我愿意牵线搭桥,但是贵部需要自己组织船队去商洲。”

“商洲?”老将军有些意外地瞥了白越一眼:“不是徐记?”

南盟的各个成员,大家都并不陌生,但是论起武器,所有人都是会下意识地认为是徐记,更何况战舰武器远比一般的武器更加复杂。

居然是商洲!

“是商洲。”白越解释道:“黑金是商洲的特产,虽然供给徐记,并不限定徐记的生产,但是这种新型的战舰武器,却是源自森林剑堡。商洲人同样擅长制作武器,我个人认为他们的水平比徐记更高,但是他们并不向外出售。”

白越身旁的官槿,也露出赞同之色。

身为白越的副手,武器的采购,绝大部分都是他在负责。当时白越提出选用商洲出产的战舰武器,遭到了他激烈的反对,直到测试的样品送到,经过反复测试之后,他才发现在武器领域声名不显的商洲,竟然拥有如此出众的技术实力。

完成换装的白鸦兵团,战斗力有了极大的提升。

可惜,这些人对制作战舰不感兴趣……

官槿觉得倘若森林剑堡开发战舰的话,那一定会很强劲。

“我想我需要一份推荐信。”庞若向白越致意。

“乐意为您效劳。”白越微躬。

拿到推荐信的庞若心满意足地离开。作为联军的统帅,钱永远不需要他担心,商业氛围浓厚的南域各洲都相当富足,他能够动用的资金超乎想象。至于运输,那更不是问题,虽然需要绕一个大圈子,从后方进入商洲,但是对于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来说,一切都来得及。

白越看着庞若离开的背影,摸着下巴:“促成这么大一笔单子,我得找森林剑堡要一份回扣,老官你说,要多少比较合适?百分之十怎么样?”

“不怎么样。”官槿毫不客气道:“相比回扣,我们应该关注森林剑堡有没有新武器出产,他们的效率一向惊人。”

“没错!那是一群疯子!”白越连忙道:“肯定好东西出来!得派人去问问。”

尝到了好处的白越兵团上下,对商洲武器,充满期待。

忽然,官槿脸色一变。

白越注意到官槿的异样,不由问:“怎么了?”

“勾成闻刀亲自进攻卫海要塞!”官槿的脸色有些发白。

白越倒抽一口冷气。

他知道商洲的防线必然会承受极大的压力,但是对卫海要塞反而是最不担心。一座要塞落在谢雨安这样擅长防守的家伙手上,所迸发的能量,绝对超乎想象。

自己这位老同学,有多么擅长阵地防守,他一清二楚。在学院时,谢雨安的布防作业,让所有的老师都感到头痛。以至于白越每次让谢雨安帮写作业时都得叮嘱,只能发挥一半实力、一定要留出五个以上破绽云云。

要不然,老师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份作业是出自谁之手。

他对谢雨安充满信心。谢雨安是不是圣域防守第三,他不知道,但是在阵地布防上,他相信自己的老同学绝对是天下第一。

拥有要塞的谢雨安,白越自己也绝对不会去碰。

可是……

那是勾成闻刀!

勾成闻刀在五虎将之中,战绩最糟糕。

穆之霞驻守尾野关洲多年,在初期与野人洲大小战不少,鲜有吃亏的时候。而擅守的家亚,败迹就更少。秋旭华在最初的几场战争中吃过苦头,后来一路走高。至于永远追求最合理选择的莫心,更是从无败迹。

比起其他四岁,勾成闻刀的败仗是如此刺眼,但是,他却是所有将领最不愿意碰到的敌人。

他视进攻为生命,性格喜怒无常,暴戾残忍疯狂。勾成闻刀在战斗中总是会露出各种破绽,但是他自己却浑不在意,他信奉的是,在自己被打成筛子之前,把敌人先打成筛子。哪怕在绝境,他的第一反应,永远还是进攻。和他对战,你永远别想全身而退,永远要作好挨刀的准备。

如果只有他一个人这样,并不可怕,更可怕的是,他拥有一批和他一样疯狂嗜血的疯子,他的直属兵团!

换作任何一位正常人,都绝对不会去碰卫海要塞,一座有着天下防守第三的名将驻守的要塞!

整条防线可以下手的地方有好处,为什么要去找对方最强的一点去硬碰硬?

可是,这个看似不合常理的选择,在勾成闻刀手上,却是如此正常。

白越不自主担心起来。

换任何一位武将进攻卫海要塞,他都不会如此担心。无论秋旭华还是莫心,一旦明白事不可为,绝对不会白白浪费士兵的生命。但是在勾成闻刀的词典里,从来没有“事不可为”这四个字。

他永远疯狂进攻,要么让自己头破血流,要么让敌人头破血流。

官槿咬着嘴唇,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他们需要支援。”

“不。”白越出人意料地摇头:“继续之前的策略。”

“可是……”

“我们要相信他。”白越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道:“就算是勾成闻刀,我们也要相信老谢!而且别忘了兵,那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一定不会坐看老谢吃亏。”

官槿脸上忧色不减,他总得阿越对商洲的那位统帅盲目信任。

为什么阿越总是觉得,那个家伙总会有办法?

那家伙,真的早有布置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