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九十一节 唐天的想法 【第二更】

第七百九十一节 唐天的想法 【第二更】

距离飞马城二十里外的天空高处,两道人影若隐若现。

风吹到他们身边,就仿佛骤然消失,两人周围的空气停止流动,他们远远地注视着不时绽放光芒的飞马城。

“没想到,兵团的威力竟然能到这地步。”其中一名老者有些惊讶,他眉须皆白,一身白袍如雪,眉目间不怒自威,此时他微微皱起眉头,神色有些担忧。

“是啊。”另一人叹道:“武将之學,在罪域已经失传,罪域没有武将生存的空间。没想到,此子另辟蹊径,以法则来控制,委实精妙。看来不是罪域没有兵团的空间,而是我们没有找对路子。”

此人约四十上下的中年男子,身形魁梧,浓眉大眼。

“此子天赋特殊,法则也怪。”白眉老者摇头:“此法终究不是正道。别的不说,光是这群士兵,想要凑齐,便谈何容易?”

“确实不易。”中年男子点头:“不过,对我们却是一个不错的辅助。论起兵团之學,我们不如这群外来者,但是论起法则,他们又岂可以与我们相比?”

白眉老者皱起的眉头舒展:“没错。”

他话题一转:“苏家这次下了血本,此时看来,未必能拿下。”

“苏家的选择,那自然由苏家自己来承担。”中年男子若无其事道:“若不是他们帮忙,我们也难见兵团真章。以法则连通众人,有意思。”

中年男子虎目精芒连闪,显然对兵团极为感兴趣。

“鬼脸麾下,人才辈出啊。”白眉老者沉声道:“若非今夜亲眼所见,你我只怕还被蒙蔽在鼓里。鬼脸此人-大不简单,吉泽亦被他所擒。又有如此生猛的手下,再给他一些时日,这罪域的只怕就是他的天下了。”

他说话间,恰好苏菲硬生生被击退,另外三人也是灰头土脸,没有讨得好。飞马城周围无数眼线,此时不知有多少人观看这场战斗。

“紫鹃城这群人,天赋不过普通,实力也低微,这才多少时间,在鬼脸手上,竟然突飞猛进。”白眉老者面沉如水:“那名法则如彩虹的女人,以前是秦朕的家将之一吧,可如今,秦朕竟然不是对手!还有那许烨,边陲小族的族长,可如今,可以和死亡侍者平分秋色。鬼脸自己更是神鬼莫测,进步之快,我都怀疑是不是李祖附身。在紫鹃城,莫说秦朕,据说不过和那个叫本森的大块头打平手。可如今,却连吉泽都被他所擒,每次想到,都让人觉得寝食难安。”

中年男子闻言,转过脸来,双目闪动异样光芒:“我却不觉得是坏事。”

“哦?”白眉老人有些诧异。

“罪域太久没有新鲜的力量注入了。”中年男子沉声道:“比如眼前,亲眼见到兵团是如何运转,以我们对法则的理解,相信不需要多少时间,便能够领悟这其中的奥妙。自李祖领悟法则之后,两百多年的发展,罪域法则之學,已经走到一个瓶颈。如果有这些新鲜血液的注入,我们的法则之道,必然可以更进一步。”

“更进一步?”白眉老者深深看了中年男子:“罪域已经是我们的了,更进一步?莫非你是想重返圣域?”

“为什么不呢?”中年男子迎着老者的目光,毫不闪避。

白眉老者一窒。

“如果能够掌握兵团的奥妙,我们一定能重返圣域!”中年男子的眼中,流露出野心的光芒,他的声音在空中有些飘忽。

白眉老者一脸见鬼的表情,脸上浮现一丝惊慌,脱口而出:“大家不会同意的!你会害死大家的!”

中年男子意味深长道:“是吗?”

远处爆炸的光芒倒映在他脸上,异常平静。

唐天依然沉浸在觉醒神装之中,越是摸索,他越是觉得觉醒神装的厉害。这个全新的世界,无比的开阔,有着太多的未知,仿佛没有边际。

连续的摸索,让唐天对于觉醒神装,终于有大致的概念。他知道自己的时间紧迫,自然不能像平时那样可以随意地摸索。

他在思考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觉醒神装很强大,但是如何利用觉醒神装去击败自己的对手?

如果他想带着零部离开罪域,有一个人,是他必须逾越的,罪域最强者,领悟了法则领域的杜克。虽然觉醒神装强悍无比,但是依然无法构建法则领域。

唐天对法则的领悟,远没有达到法则领域的地步,甚至连理论上的东西,他都知之甚少。

他询问过扶正之和吉泽,领悟了法则领域的强者有多厉害。但是无论是扶正之,还是吉泽,都无法形容法则领域。他们坦言,除了杜克,没有人知道,法则领域强者究竟是如何战斗的。

关于杜克的传说很少,这位出身世家的天才,很小的时候便崭露才华。杜家所在的杜城,在中庭四城之中,并不算强势。但是随着杜克实力的不断攀升,杜城也逐渐成为中庭四城之首,从而逐渐掌控着整个罪域。

杜克是唯一一位被确定踏入法则领域的强者。

在他的眼中,法则没有秘密。

没有人知道,杜克究竟有多强,甚至在外界都没有他战斗的传闻。他为人非常低调,务实而内敛,在年轻的时候曾经积极参加家族的事务,这一点和其他高高在上的强者,有着极大的区别。

“杜克冲击过罪门。”

吉泽忽然开口,话一出口,他就有些气急败坏。该死的!为什么自己会帮这家伙出谋划策?

扶正之满脸震撼,这件事在罪域没有半点风声。罪域第一人,竟然悄然冲击罪门,这是一个多么具有爆炸性的消息!

罪门由光明洲把守,是罪域通往光明洲的必经关卡。从先祖踏入罪域之后,无数人曾经想尝试过冲击罪门,但是无人成功,那条路径成为无数人的埋骨之地,亦被称为死亡归途。

死亡归途已经有很多年,再也没有人踏上。

谁也没有想到,被称为罪域第一人的杜克,独自踏上死亡归途,冲击罪门!

扶正之下意识地问:“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当时正准备去罪门。”吉泽洋洋得意,待看到两人狐疑的目光,连忙解释:“我只是想去看看罪门到底是什么样,我可不是杜克。”

唐天猛地一拍巴掌:“他想返回圣域?”

本来已经打算闭嘴的吉泽鬼使神差地回了一句:“谁不想呢?”

话一出口,他索性破罐子破摔:“罪域这鬼地方?谁会喜欢?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反正我是不想。杜克他已经是罪域第一人,再说他又没到七老八十,干嘛不拼一把?”

“有道理!”唐天摸着下巴,流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不过吉泽知道倒是挺多,他转过脸问:“罪门你熟悉吗?”

“不熟悉。”吉泽摇头,脸色不太好看:“我只看了一眼。”

唐天把脸转向一旁的扶正之,扶正之同样摇头,他的脸色也不好。

对于任何一位罪域人来说,罪门就像紧紧卡住他们脖子的枷锁,谈到罪门,没有人不咬牙切齿。死亡归途被鲜血浸透,那都是一代又一代罪域人的血。

扶正之犹豫了一会:“杜克想返回圣域,他会不会和我们合作?”

“不管他与我们合不合作,我们都要回圣域。”唐天语气斩钉截铁,霸气十足。

吉泽心里不以为然,但是脸上不敢表露。扶正之却是低头,不知在思考什么。

唐天把这个问题丢到一边,道:“我找你们来是有个想法,找你们来试试。”

两人闻言不约而同抬起头,露出好奇之色。

“你们也知道兵团吧,聂秋的阴阳阵是一种特殊的法则,把大家的力量调动起来。兵团那一套我不太会啊,但是觉醒神装对法则更好用,那我能不能用觉醒神装,把大家的力量集中起来呢?”

扶正之露出疑惑之色,吉泽却身体一震,脸上露出震惊之色。

片刻之后,扶正之也回过味来,眼中不自主爆绽异样光芒。

两人都是一方高手,对法则的理解远比别人要深。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样的想法无异于异想天开。不同的法则彼此之间互不相容,越是把法则修炼到高阶,往往越难联合。

唐天的觉醒神装,却提供是这种可能。

觉醒神装几乎蕴含了所有的法则,它就像飘浮无数法则的接口,大家的法则面可以找到相应的接口,从理论上来说,这个想法是可行的……

两人明白,倘若这个想法真的可行,那意味着什么!

当几十个、上百个法则面,与觉醒神装连接,法则面之间的力量,便可以互通有无,这其中,又有多少变化!

“快试试!”

两人异口同声站起来。

不同法则面的力量,相互融合,会发生什么?有人会知道,因为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两人相视一眼,他们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那份激动、震撼和期待。

如果这个想法真的可以成功,罪域极有可能会因此而改变!

法则的理论,将被改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