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九十节 夜袭 【第一更】

第七百九十节 夜袭 【第一更】

有情况?

钟离白抬起头,神色不善。lt;lt;.om

进来汇报的是东仙城的老人,他艰难地吞了吞口水,感觉老大的目光就像狼一样,要生吞了他一般。钟离白对自己的战绩极不满意,但是在他的属下们眼中,已经惊为天人。

沿途他们就像秋风扫落叶一般荡平了能见到的所有山寨,那些牢不可摧的山寨在大人面前,毫不费力便土崩瓦解。他们没有出现太大的伤亡,他们其中不少人和这些盗匪以前战斗过。那些穷凶极恶的盗匪,极为难缠,他们的战法凶狠,斗志顽强,极难剿灭。

倘若说,之前他们归附,大部分人都是情势所迫,现在他们对钟离白已经真心拥戴。

强者为尊。

这些东仙城各族精锐,虽然不明白什么是武将,但是胜利总是实实在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就像最鲜美的美食,一旦吃过,便再也无法停下来。

对待敌人狠辣得超乎想象的老大,对部下却十分大方,为人公正。谁训练态度好,谁战功高,谁得到的赏赐就多。以森严的纪律约束部属,以丰厚的赏赐、奖励吸引部属,这些散漫的盗匪,战斗力逐渐发生蜕变。

就连那些后来归顺的盗匪,也渐渐归心。对盗匪来说,他们之中绝大多数都是无法在城市中生存下来的人,这部分人往往得善待。而那些桀骜不驯的刺头,油腔滑调的老油条,皆被钟离白毫不犹豫斩首。

老大可是一个血流成河连眼都不会眨的狠人,哪怕是心狠手辣的盗匪,在他面前都像瑟瑟发抖的羔羊。

探哨被钟离白凶狠的目光盯着,不由一个哆嗦,他连忙道:“外面有人求见老大您!”

“求见我?”钟离白眯起眼睛。

“是,说是找我们东山盗做一桩生意。”

“生意?”钟离白沉吟,心中有些奇怪。

他扯着队伍离开东仙城,为了不引人注意,他索性伪装起盗匪,给自己起了个东山盗的名头。

盗匪之间的火并,时有发生,谁也不会把他和鬼脸联系起来。

连续吞并了几个山寨之后,他实力暴涨,东山盗名头大噪。大家都知道最近新崛起了一伙非常厉害的盗匪,已经连续吞并了好几个山寨。

“对方没说做什么生意。”探哨老老实实道。

钟离白冷笑:“那就看看他们是何方神圣,让他们进来。传令亲卫营,让他们迎接贵客。”

“贵客”两个字,他咬字特别清楚。

周围的亲卫纷纷站了起来,身上的散漫消失,默不作声抽出兵器,找到自己的方位。

大厅内鸦雀无声,肃杀之气弥漫开来。

钟离白金刀大马坐在最上首,这些亲卫都是他从十多万人之中精心挑选出来。

两千五百名亲卫,才是这支东山盗最核心的力量。

他们之中,有东仙城各族的精锐,有盗匪中的精锐,但是数目最多的却是山寨普通流民中挑选出来。这些流民在山寨毫无地位可言,他们从事最繁重的劳作,得到最少的粮食。

钟离白出人意料地挑选他们。

盗匪之中很多人想看钟离白的笑话,这些实力低微的流民有什么用,这些流民连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

亲卫营拥有最优厚的待遇标准,但同样,他们要进行最严苛的训练。令盗匪们咋舌的训练,在亲卫营却没有掀起什么波澜。

他们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平日的训练、战斗的方式,便是传说中兵团战法。

就算知道,他们也不在意,完成训练就意味着他们能够吃饱,意味着全家可以不用挨饿。比起那根本看不到希望的劳作,训练算什么?这些卑微的流民甚至会在训练中,拼到昏厥。

他们的实力低微,没有炫耀个人武力的习惯,那些复杂的配合战术,他们没有任何排斥。

如此搏命一般的训练,让那些看热闹的人为之噤声。亲卫营不是他们之中实力最强的,但一定是最服从命令、训练态度最端正、最悍不畏死之辈。

第一战亲卫营死伤惨重,但是钟离白厚赏幸存者。补充人员没有花费任何力气,无数流民红着眼睛想,几乎挤破了头,想加入亲卫营。

对于跌落尘埃的人来说,能用卑微的生命,换取一个能看到阳光的希望,他们会毫不犹豫。

数战之后,这支亲卫营迅速成长,就仿佛见血的宝刀,露出峥嵘。每当战况胶着,他们必然是打破均衡的力量。

刀剑如林,杀气弥漫。

颜色制式非常混乱的铠甲,没有让面前这群肃立的精锐失去半分颜色。他们个个昂首挺胸,神色漠然,裸露在铠甲外的部位,几乎没有一块完整,伤疤交错纵横。

一片死寂,却透着难言的震慑。

三名客人在这样一支精锐面前,骇然色变。

飞马城。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许烨的表情有点复杂。

聂秋笑了笑:“希望好消息好一点,希望坏消息不是那么坏。”

许烨被聂秋这句话逗乐了,但是很快收起脸上的笑意:“好消息是,大人俘虏了苏家的流苏号,干掉了苏庆,俘虏了吉泽。”

“听上去战果斐然。”聂秋一脸赞同。

“不是听上去,是非常。”许烨想到聂秋对罪域并不熟悉,难怪如此平静,解释道:“吉泽被称为妖刀,十二甲凶大豪第三,亦是甲凶大豪之中最年轻者,天才横溢。没想到被大人俘虏,这下罪域想不轰动也难。”

“确实是好消息。”聂秋也不由高兴道。

许烨脸上露出苦笑:“坏消息是,苏庆之死,让苏家大为震动。苏家的报复,也会接踵而至。苏庆之死,让苏家有足够的理由。我之前在担心,中庭四城用什么方式来试探我们,现在看来,估计这苏家要作马前卒了。”

“明白了。”聂秋点头:“我们很快会面临对方的反击。”

“只怕是这样。”许烨眼中闪过一丝忧虑:“苏家的反击,一定会异常凌厉!”

就在此时,凄厉的警报,犹如夜枭嘶鸣,打破寂静。

“你的判断很准确。”

聂秋笑了笑,便扬身而起,丢下目瞪口呆的许烨。

飞马城的卢家,骤然变得灯火通明,人流如梭。

“各部就位!”

“准备迎敌!”

飞马城高耸的城墙上,四道身影并排而立,俯瞰着面前的一幕。

“真像群蚂蚁。”

高挑的身形,阴冷的声音,赫然是秦朕。他的眼中流露出怨毒之色,就是面前这群可恨的蚂蚁,把秦家摧毁,把他几十年的努力彻底摧毁。

在他身边,是位老农一样的老人。卢升象,曾经的卢家家主,好似又老了十多岁,脸上的更深了几分,他默然无语。

“我倒是觉得他们倒是挺井然有序。”说话的是名女子,一头充满光泽的紫发垂下,宛如水蛇般的腰肢,饱满高挺的酥胸,艳红的嘴唇和冰蓝色的眼睛,给人烟视媚行之感。

苏菲,战力榜第三十六位的强者。

而另一位则浑身笼罩在黑雾之中,有如幽灵鬼魂。另外三人仿佛对此人极为忌惮,三人都下意识地与之保持距离。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死亡侍者之名,在罪域却是无人不知,战力榜高达二十八位。他神秘异常,除了知道他修炼的是死亡法则外,其他信息一片空白。他深居简出,极少出现,没想到苏家这次竟然把他给请出山。

就在此时,浓浓的黑雾之中响起一声轻咦。

三人一愣,这家伙难道发现了什么?他们不由把目光投向卢家大院。

聂秋安然而坐,在他面前,阴殖剑飘浮于半空,剑尖直指地面。感受着自己和阴殖剑之间奇妙的联系,聂秋有些出神。不断的摸索,他对阴殖剑的了解日益加深,它能够极大的增强他战阵的威力,他亦明白这把剑的价值。

唐天的大方,其实让他有些意外。

在狮子座,像这样的宝物,绝对不会轻易赐给下属。当然,就算给,也绝对不是他这个级别能够奢望的。因为希望一展抱负,他离开狮子座,而投入到唐天麾下,但是他行事依然小心谨慎。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不算嫡系。

他本以为,唐天能给他权限组建一支兵团就不错了,他甚至不奢望这支兵团能得到核心兵团的待遇。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大人不仅把零部交给他,给他充分的信任和空间,还把阴殖剑如此珍贵的宝物送给他。

如此规格的待遇,远远超出他之前的预期。

在狮子座,虽然人人惊叹他的才华,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受过如此重视。但是在大人麾下,自己一个外来者,竟然能够统率核心兵团,那份信任和期待,沉甸甸的压在他心中,却又给他无穷的动力。

想想当年壮志难酬的嗟叹,此时能够快意战斗,何其幸运!

人生若此,夫复何求!

聂秋的手掌,握住阴殖剑剑柄,他的世界骤然安静下来,额前的刘海无风自动,有些苍白孱弱的脸庞,露出一丝温和却狂热的微笑。

来吧,以吾王之名战斗!

来吧,以吾王之名胜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