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八十九节 羞愧的钟离白

第七百八十九节 羞愧的钟离白

这绝对是个该死的地方!

萧含光心中诅咒不已,他浑身沾满灰尘,狼狈不堪。.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这么肮脏过,偶尔从雪亮的刀身看到自己,那个叫花子一样的身影,他几乎不认得自己。

可是,他不敢有半点分神,如果这次的配合出现一丝失误,不光是他,整个小队都将面临惩罚式加练。如果是以前的他,早就傲然离开,这些实力低微的家伙也配作自己的队友?

从他被交给零部开始,事情就完全失控。

当天行军下午,他就被要求参加零部的所有训练。

该死的!

他只是来学习天魔重斩而已!

他的理由被那个可恶的瞎子无情驳回,那瞎子一脸云淡风轻说,既然大人把兵团交给他,那兵团的事务就是他说了算。心高气傲的萧含光何曾受过这样的气?败给鬼脸他无话可说,但这并不意味着自己是任人揉捏的面条。

一个瞎子也敢对自己指手划脚?

他冷哼起身,便朝外走,他不相信瞎子敢对他怎么样。

他还没有走出兵营,许烨拦住他的去路。

许烨的实力让他很忌惮,尖风城许烨的顿悟引发的死气恐怖至极,给他留下极深刻的印象。不过,也只忌惮而已,他并不害怕。

就在此时,整个兵营的地面开始颤抖。

无数身影如同潮水般,从兵营各个角落涌来,向他冲来。许烨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在他身后落井下石,说只要他能从这群人中脱困,那他就可以不参加兵团训练。

萧含光嗤之以鼻,就凭这些人,也能拦住自己?

他毫不犹豫朝人群冲过去。

令他终生难忘、感到羞耻的一战开始,如同潮水般一波接一波的疯狂进攻,可怕的斩击如同狂风暴雨让他迅速迷失,他只支持了三十秒,可怜的三十秒。就被狡猾的阿莫里逮住机会,这个白天还一脸好脾气教他天魔重斩的大块头,抡起的大铡刀,鼓足力气不讲半点情面地抽在他身上。

他可耻地陷入昏迷。

紧接着,他被一盆冷水浇醒,然后被阿莫里拎小鸡一般丢进队伍中,开始参加训练。

他开始了地狱一样的悲惨生活。

心高气傲的萧含光从小就是天才,周围那些实力平庸的队友,他打心眼瞧不上,他们跟不上他的节奏。但是很快,他便受到惩罚,不服气的他,口吐狂言,这样的配合根本没有半点意义。

聂秋也没有废话,只是让韩冰凝带一个小队,和萧含光一个小队实战。

萧含光觉得这是为自己正名的绝佳机会,他一马当先冲向韩冰凝。然后他很快陷入麻烦之中,韩冰凝的战斗风格和阿莫里截然不同。

阿莫里犹如无坚不摧的重锤,他喜欢全队合力一斩,声势威猛绝伦。

韩冰凝却是另一种风格,她就像一张挂满刀锋的金属网,她最常用的是三五人的合击,忽聚忽散,每一击没有阿莫里的威势,但是却无以伦比的犀利,萧含光发现自己变化多端的天魔印,很快就左支右绌。虽然到最后,他给韩冰凝小队带来近半的损伤,把个人强悍的战斗表现得淋漓尽致,但依然无法挽回一败涂地的结局。

萧含光没话说了。他虽然心高气傲,却不是傻瓜,没有什么比这样的实战更有说服力。

可是,该死的!兵团作战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自己只不过想学天魔重斩而已……

萧含光在内心咆哮,但是面对聂秋所言只要他日常训练合格便传授他天魔重斩的承诺,他还是乖乖参加日常训练。

许烨坐在城墙,饶有兴趣地观看正在苦练的萧含光。

天才少年被打得灰头土脸真是让人喜闻乐见啊,许烨心中幸灾乐祸。参加过一段时间训练的许烨,可是很清楚零部有多么恐怖,连徐向东也饮恨零部刀下。

萧含光的实力比徐向东只强不弱,但是零部也比之前更强。紫鹃城各族的高手,以及像顾雪这样的强者,融入到零部之中,对零部战斗力的提升巨大。

阿莫里韩冰凝等人的进步之快,也令人瞠目结舌。

场内零部队员们个个咬紧牙关,正在一遍遍不厌其烦地操练着,身为局外人,许烨都觉得操练实在是枯燥乏味。然而,那些零部队员们个个脸红脖子粗,满脸汗水,他们喘着粗气,瞪大眼睛。

忽然间,许烨有些羡慕这些零部队员。

他们的实力在许烨看来不值一提,但是充满热情,甚至他会觉得疯狂。他们彼此信任、团结,就连聂秋眼中远不达标的默契,在许烨看来,已经足够令人惊叹。

不知道为什么,他喜欢每天坐在城墙远远观看零部的训练。

大概是因为他们和罪域格格不入吧。

苟延残喘的罪域已经失去心气,罪域人已经习惯低下头颅生活。可是这群人却不一样,他们充满朝气,充满对生活的热情,充满对战斗的无畏。哪怕沦为苦囚,他们依然挺直脊梁,梗着脖子,桀骜不驯。

偌大的罪域,竟然拿这么一群苦囚,没有半点办法。当罪域人束手无策地看着那些本来是他们的俘虏的零部苦囚,真让人怀疑,谁才是俘虏?

多么可笑,多么悲凉。

罪域已经忘记他们先辈的荣耀,罪域甚至连两代之前的开拓罪域的精神都消失不见踪影。罪域十七城,有多少年没有再增加过?

所以他喜欢远远看着零部的队员们训练,只有看到这些人,他才会觉得生活充满希望,他那被阴霾遮住的心,才能看到阳光。

沉沦的罪域,失去斗志的罪域,苟延残喘的罪域,犹如腐朽的枯木。

只有在灰烬中,它才能发出希望的新芽。

可惜,大人对罪域没有半点兴趣。许烨心中叹息,罪域各族对大人充满了戒备和警惕,但是他们大概想不到,大人对罪域没有半点留恋。

大人从来没有遮掩自己的意图,他只想率领零部回到圣域,听大人说,那里很有可能发生战争。

他摇摇头,把自己脑海中多余的想法排除,先想想怎么才能完成大人交给自己的任务吧。

接收飞马城零部队员的任务他们圆满完成,甚至超出预期,但是许烨知道这并不是他们的功劳,只不过周围各族震慑于大人强大的实力。身为下属,因为大人的威风才完成任务,这没有什么值得夸耀。

许烨忽然起身,他察觉到有人窥伺。

这两天的探哨,明显比之前多了不少。这些探哨来自不同的势力,数量之多,让许烨感到有些心惊。

飞马城与中庭四城相邻,一支人员高达两千训练有素的兵团陈兵于此,中庭四城怎么会无动于衷?

与聂秋不同的是,许烨对于罪域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们行事方式更加了解。

中庭四城绝对不会直接动手,兵团对于大人们太陌生,陌生到他们不会轻易涉险。周围的这些眼线,只怕有一大半和中庭四城有关。

中庭四城会如何反击呢?

许烨微微皱起眉头,眼中闪过一丝忧色。他绝对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的敌人,竟然会有中庭四城这样的恐怖存在。想到这,许烨不由微微一笑。紫鹃城不过边陲小城,当时的秦家,就像大山般巍峨无法逾越,没想到,他们竟然能够对中庭四城构成威胁。

想到中庭四城所拥有的实力,许烨的脸色凝重起来。

他们才上罪域真正的霸主啊,罪域的每个角落,都几乎和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他们会怎么做?

“晦气!”钟离白脸上不好,狠狠吐了口唾沫,杀气腾腾。

刚刚围攻一个山寨,对方竟然使诈,假意投降,钟离白的人马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俘虏们面若死灰,老大的计划失败,对他们来说,下场的悲惨可想而知。

“十抽一,斩。”

钟离白淡淡道,手下如狼似虎扑进俘虏中,求饶和惨嚎声不绝于耳。钟离白充耳不闻,这些盗匪个个手上都沾过好几条人命,若不是他还需要借用他们的力量,他早就把他们全都斩尽杀绝。

出身科班的钟离白,对于盗匪之流,本能不喜欢。

不过现在自己倒是和盗匪没啥区别,他的队伍膨胀数倍,如今手下超过两万人。沿途的山寨全都被他扫平,这些盗匪被他纳入麾下。

看上去数量不少,但是战斗力和炮灰没什么区别。

更让他胸闷的是,尖风城之战大人-大发神威,结果让聂秋那个死瞎子捡了个便宜,听说他手下的零部已经有两千人。别看他手下有两万人,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这两万人绝对不是聂秋两千人的对手。

那个死瞎子竟然走到自己前面,钟离白的心情自然糟糕不已。更让他郁闷的是,实力突飞猛进的大人,让他的战斗计划几乎成为笑话。

照这大人这速度,还没等自己的计划实现,零部只怕就全到手了。

自己领着一票人出来,无所事事地晃了一圈,灰头土脸地回去?做出了什么成绩?哦,扫平了很多山寨,干掉了很多盗匪,为罪域的治安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一想到这,钟离白就不自主掩面,脸上烧得慌。

就在此时,急匆匆的探哨冲进来:“大人,有情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