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八十六节 觉醒神装

第七百八十六节 觉醒神装

圣域如火如荼的战局,并没有影响到唐天。**.

石人五式之中的空灵式,是他最熟悉的手印,创造性地用神拳开启空灵印,仿佛推开了一扇窗户。他就像着了魔一般,没日没夜,对外界不闻不问。

缓缓拉开拳势,无数法则线,向他的右拳汇集,转眼间,他的右拳炽亮如烈日。

尖风城被照得亮如白昼,恐怖的气息,笼罩全城。偶尔有人心惊胆战地抬头望向天空,但是更多的人,却习以为常。这几天,像这样的情景已经发生了不知道多少次。一晚上“太阳”会升起好几次,每当这个时候,恐怖的威压就像风暴般把全城狠狠犁一遍。

人们从最初的惊吓,到后来的习以为常,不得不承认,人类适应环境的能力顽强无比。

唐天仔细体悟着身体的每一丝变化。

他的眼界比起以前,不知要强多少倍,对力量的理解也远超当年。武技、法则、机关等等,都无外乎内外两个方面。所谓的“内”,是对人类本身的潜能的挖掘。而所谓的“外”,便是对自然法则的理解和利用。两者甚至能合而为一,因为人类本身便是自然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何,每一种形式的力量,到了最后,必然殊途同归。

左手五指灵巧翻飞,空灵印迅速成形。

右拳神拳汇集的光团,好似融化的铁水,沿着唐天的手臂向全身蔓延。光芒从刺眼稍稍黯淡了许多,但是依然明亮无比,它覆盖唐天全身,犹如给唐天穿上铠甲。

当最后如液体般的光芒,从脑后蔓延,从唐天的头顶流淌而下,把他整张面孔包裹。

世界在这一刻,变得不一样。

斑斓的世界,逐渐失去色彩,变成黑白。原本洞察如微的气流,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些杂乱却有序的线条,那是法则线。唐天第一次看到游离状态的法则线时过于激动,直接脱离了这种状态。

连续几天天的摸索,他已经相当有经验。他甚至发现,这些法则线,并不是真正的“线”。它是由无数细小无比的“光点”组成,光点分黑白两种。他还没有弄明白,这些黑白的光点,到底是什么。

唐天一点都不心急,力量的积累,从来都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人们总是热衷于讨论“顿悟”,却少有人看到“顿悟”之前的积累,只有水满了才能溢出来。

他的心神,仿佛在飞,越过尖风城,像跃出地平线的太阳释发的光芒,沿着广袤的大地掠进。

无悲无喜,他就像冷静的旁观者,看着斑斓的世界,被黑白吞噬,回归本源。

糅和了神拳、天魔六印、特殊临界点,唐天所开创的全新战斗技能。

唐天觉得这种状态,就像觉醒一般。他想起了巴巴拉他们的觉醒兵团,他不知道觉醒这个词是不是这个意思,反正只要自己觉得是就行。光芒就像铠甲,让他想起了具装,由神拳而来,那就叫神装吧。合起来就是它的名字

——觉醒神装!

他的身形一动,轻轻踏上空间法则线,他的身形骤然消失。千丈之外,他毫无征兆地出现。

他伸指轻轻触碰面前那条延伸到天际的法则线,那是风之法则线,他的身体就像羽毛般飘起,顺着上升气流不断向上飘升。

他来到云层,指出手指,轻轻拨动一根垂下的法则线。

轰隆!

无数电蛇,骤然在云层亮起,向他手指汇集。

唐天的觉醒神装泛着耀眼的电芒,有如雷神下凡。

前所未有的体验,让唐天异常的专注,他感觉自己就像天地的一部分,可是又如此冷静。他仔细地感受着天地的变化,这样的事情他已经连续做了好几天。

天地间的变化,无穷无尽,呈现在他面前的世界虽然只有黑白两色,却又如此丰富多彩,在等待他的探索。

忽然,他停下来,有人朝这边飞来。

一艘金色的大船破空飞行。

“苏兄的这艘流苏号,真是人间最顶级的享受啊。”说话的人约二十六七,名为吉泽。吉泽相貌俊秀,双目狭长,唇薄肤白,气质妖异。

他伸了懒腰,满脸享受。

其他人听到这话,无不点头。船上用品无一不是价格昂贵的珍稀之物,酒水点心也精致得令人不舍咽食,身下所坐软裘竟然是一张完整的黑水獭的皮毛制成。黑水獭生活在极寒之地,数量稀少,而且性情警觉,难以捕捉,它的皮毛昂贵无比。像品相如此完整的黑水獭皮毛极为罕见,可是船上像这般完整的黑水獭皮毛起码超过五十张。

苏庆心中得意无比,哈哈大笑:“能让吉泽老弟夸一夸,我这流苏号,也没白建。”

流苏号是苏庆的心头至爱,这艘金色明黄-色的木船,是整个罪域最有名的宝船之一。通体由一种名叫流苏金楠的稀有木材制作而成,船身长二十二丈,布置极为豪奢。苏庆为之花费无数,请了最好的匠师,使用的无一不是稀有珍贵之物。

十名擅长风之法则的武者操控之下,船身轻如羽,借风而行,速度奇快。而且操船之人,无一不是高手,高速行驶中,船身没有半点颠簸。

苏家作为中庭四城中的老牌家族,家底自然是深厚无比。而苏庆身为苏家的实权长老之一,长袖善舞,又深谙享乐之道,倒是人脉极广。

“流苏号名不虚传。”吉泽悠然道:“就不知道这鬼脸有没有传得那么厉害,可别太让人失望啊,那就太没趣。”

吉泽狂妄的话,却没有谁反驳,在场诸人反而觉得一脸理所当然。

“妖刀吉泽,谁敢撄其锋?”苏庆闻言故作犯愁道:“吉泽老弟呆会可千万别自报家门,要不然,把人家吓跑了,咱们大老远跑来,只看到对方落荒而逃怎么办?”

众人哄然大笑。

“可不是!”

“此言大善!”

“我等可是等着吉兄大发神威,若是被对方吓破了胆儿,那可就不妙了!”

吉泽虽然面色笑吟吟,看上去似乎很是平静,但是狭长的眼睛,还是隐约可以看到一丝自矝之色。不过,他到底还没有被这些恭维冲昏头脑,转而对苏庆道:“这鬼脸的来历,苏兄知道多少?”

“不多。”苏庆收起脸上笑意:“说起鬼脸,就要说起大熊零部。这些人都是一批,被潮汐送上岸,数目大概在四五千左右。圣域没有听说有过什么叫大熊洲的地方,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三百年出来的新势力。不过大熊零部这个名字,听上去倒是有点像兵团。”

“没错。”有人接腔道:“这些人确实是兵团,令行禁止,哪怕是作苦囚,也和其他人不一样。不过说起来也怪,这些人个个硬气得很,是好汉。”

吉泽眯着眼睛,悠然道:“苏兄此行,想必不只是苏家的意思吧。”

苏庆点头:“吉泽老弟目光如炬,果然一眼便看出其中玄机。虽然敝族与飞马城卢家有所瓜葛,但是此行,却是大人们的意思。”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自主放下手中的酒杯,认真聆听。

“这鬼脸是不是李祖传人不重要。”苏庆目光环顾四周,沉声道:“罪域历经数百年,终演变以中庭四城为中心的格局。这么多年过去,大家日子也过得挺好,上面的意思,就这么过下去,谁也别给大伙折腾找事。”

吉泽有些讶然:“莫非大人们认为,鬼脸和他的大熊零部,会威胁到中庭?”

苏庆阴沉沉一笑:“大熊零部能战者,不过鬼脸一人而已,能掀起什么风浪?上面只是担心一些野心之辈,想借机生事。所以呢,最好的办法,便是把这种苗头扼杀在摇篮之中。”

吉泽若有所思,其他人皆缄默不言。

苏庆举起手中酒杯向吉泽致意:“若非此事重要,岂敢劳动吉泽老弟?不过在下一看吉泽老弟出马,心就放到肚子里了。”

吉泽嘿然笑道:“承苏兄吉言。”

苏庆接着一脸感慨道:“说起来,这鬼脸也是邪门。卢天问死于其手,何心亦败在其手,如今尖风城亦落于其魔掌之中。这个个都是战力榜的高手啊,怎么就拿不下区区一个鬼脸呢?”

吉泽知道苏庆激将之意,但是他性子本就疏狂,也不避讳,嘿声道:“战力榜?上了战力榜就能算高手?哈哈!”

他像听了什么笑话一般,放声狂笑。

苏庆微微一笑,只要吉泽肯来真格的,那就什么都好。

忽然,吉泽笑声戛然而止。

他如同施了定身法,一动不动,目光死死盯着舱外。狭长如刀的眼睛里的狂放消失得无影无踪,表情凝固在脸上,血色一点点褪掉,苍白如纸。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大家有些摸不着头脑。

“吉泽老弟?”苏庆试探着问道。

他心中暗想,难不成吉泽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暗疾,此时突然发作?

只有吉泽身后服侍的侍女,捂着嘴骇然发现,吉泽如雪白衫,背上一滩水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