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八十五节 暮春被屠

第七百八十五节 暮春被屠

鹤的任务和凌旭不同。

黑色宽松的长衫把他修长的身形勾勒得淋漓尽致,俊美无瑕的容颜,温煦平和的气质,无论他站在哪里,他依然是最耀眼的那个。

唐天和凌旭对这一点,早就嫉妒已久。

“你这一身,可不像武将。”兵用他一贯懒洋洋的语气调侃,嘴里咬着烟嘴,给鹤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鹤接过水杯,微笑道:“谢谢。”

兵坐下来,把脚搁上桌面,吐了个烟圈,随意道:“感觉怎么样?”

鹤放下茶杯,想了想谨慎道:“不是太习惯。以前接触得不多,临时抱佛脚,不知道能有多大的效果。”

“有总比没有的好。”兵哈哈笑道:“可惜神经唐不在,要不然抓他去带队,一定有趣极了。真想看看这家伙抓狂的表情,哈哈。”

n☆☆~bsp;注意到鹤正襟端坐,弹了弹烟灰,兵咧嘴一笑:“放松点,小鹤子,情况没那么糟糕。”

“我不紧张。”鹤露出微笑:“我只想知道,接下来我需要做什么。”

“你永远这么自信。”兵很干脆地点头:“那我们就长话短说。你的任务,是驻守在谢雨安的后方,帮助谢雨安分担一部分压力,必要的时候,需要你支援他。谢雨安扫了光明洲的面子,他们一定会找回来。”

“硬碰卫海要塞?”鹤有些疑惑:“他们不担心伤亡?”

卫海要塞这个级别的要塞,驻守的是谢雨安这位被誉为“天下防守第三”的名将,稍有点理智的人,都绝对不会去死磕,因为那注定要付出极大的伤亡。

在武将的排名之中,防守第一的是光明五虎之一的家亚,防守第二的是东域金洲宋纪泽。

“两个原因。”兵稍稍坐正一点:“第一,他是勾成闻刀。勾成闻刀是名符其实的进攻疯子,我研究过他的战例,此人最擅长的,便是疯狂进攻。第二,他们没有时间。如果不能迅速打开局面,南域各族回过神来,便会失去畏惧之心,到那时,南域就会成为一个血肉绞盘。勾成闻刀的选择不多,他必需以雷霆之势推进,只有这样,才能震慑南域群雄。”

鹤若有所悟:“我的任务,就是尽量帮助谢雨安拖长防守的时间?”

“没错。”兵露出赞赏之色,鹤的聪慧在这些人之中无人能出其右,和聪明人说话真是省力:“尽量保存力量,尽量消耗时间,如果能够再消耗一点敌人的力量,那就更好不过了。”

鹤站了起来,干脆利落道:“我现在就出发。”

兵也站起来,把鹤送到门口,忽然道:“如果事不可为,逃命第一。”

鹤洒然一笑:“身为统帅,这么丧气的话可不应该出自你口。”

兵哈哈大笑,不以为意:“你们没打过仗。像这样的大战役,保存有生力量,永远是第一选择。实力就像牌,手上有牌,绝大多数时候,你都可以选择打或者不打。如果连牌都没有,那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拍拍鹤的肩膀,老气横秋道:“这点你得相信我。像这样的大战役,我敢肯定,整个圣域没人比我更有经验。”

鹤笑道:“这句话,总算有点一万年没白活的感觉。”

两人相视一笑。

“像这样的大战役,我敢肯定,整个圣域都没人比我更有经验。”

阿信一脸淡然,他面前的铁棘等人,无不流露出几分崇拜之色。就在此时,他眼角的余光瞥到提着门板大刀的小蛮走过来,浑身一僵。他觉得这话头说得太早,这武力值爆棚的爆乳娘,也是和自己一个级别的存在。当年的蛇夫座,也是极其难缠的硬骨头。

好吧,其实她更凶残。

阿信脸上堆满笑容,谄媚无比地凑上去:“哎呀,小蛮你来了!”

预期中的门板大刀横拍没有降临。

小蛮神情有些奇怪:“出了点状况,你最好过来看看。”

阿信收起嬉皮笑脸,站了起来。铁棘和阿思明对视一眼,也跟了上来。

看着眼前狼藉的荒野,漫山遍野的尸体,所有人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铁棘抽了抽鼻子,空气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他弯腰抓起一块暗红的泥土,手指搓动,泥土化作粉尘簌簌从他指缝中漏出来。

他沉声道:“十天左右。”

阿思明翻动几具地面的尸体,直起身道:“是暮春部落。”

铁棘和阿思明两人对视一眼,都露出几分骇然之后。暮春部落不是什么小部落,它的实力和北地双雄,丝毫不逊色。之所以没有建立王庭,是因为这片区域群雄并立,而非北地那般贫瘠荒凉只有双雄并立。

两人想到什么,连忙四下搜寻起来。

片刻后,他们找到目标,一位中年男子的尸体,气息早断绝,兀自瞪着眼睛,充满不甘。

“暮春野,他也死了。”

阿思明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颤抖。他和暮春野打过不少交道,彼此知道各自深浅,暮春野的实力,比之他绝对没有半分逊色。暮春野惨遭毒手,暮春部落被屠,凶手的强大得令人恐惧!

对方能够轻松暮春部落,这也意味道,对方有能力北地双雄中的任何一个。

野人洲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部落?

铁棘和阿思明都是一方霸主,曾以为自己哪怕不是野人洲最强者,但亦能够跻身最强者行列。任何人想杀他们,都绝非易事。可忽然有一天,他们发现,野人洲竟然还有能够轻易屠灭他们的恐怖存在,他们心中的惊骇可想而知。

阿信蹲下来仔细检查暮春野的尸体,暮春野的尸体外表没有任何伤痕。

阿信指着暮春野的左胸,道:“从这里切开。”

铁棘闻言,毫不犹豫指尖沿着阿信指的位置划过,嗤,暮春野的尸体一分为二。

由于天寒地冻,尸体已经冻成冰块,尸体的一切都保持得很完整。众人的脸色微变,暮春野的心脏已经爆裂,一道淡淡的白色剑痕,贯穿其中。

哪怕过了十天,这道剑痕依然散着淡淡的白色光芒,说不出的妖异可怕。

“光明洲!是光明洲的人干的!”铁棘的脸色奇差无比。

这记释放白光的剑痕,散发着强烈的光明能量所特有的气息。

阿思明的脸色铁青,他的眼中闪动着怒火:“穆之霞,只有穆之霞才有可能杀死暮春野!光明洲入侵野人洲!”

“他们是冲着我们来的。”一直沉默的阿信忽然开口。

他的话立即吸引两人的目光。

阿信望着天边的乌云,平静而充满自信道:“因为我们有可能统一野人洲。”

“没错!”阿思明恨声道:“光明洲一直暗中觊觎我们世代生存的领地,他们巴不得我们越乱越好!眼看野人洲就要终结纷乱,他们坐不住了,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破坏野人洲的统一。”

铁棘冷笑道:“是啊,只要把小姐干掉,所有的希望就会破灭,野人洲会重新回到黑暗时代。老夫拼了这条老命,也绝对不会让他得逞!”

两人毕竟是一方之雄,阿信稍稍一点破,两人便立即看清楚光明洲的意图。

“奇怪,穆之霞不是镇守尾野关洲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小蛮一脸疑惑。

他们现在处于野人洲的腹地,距离尾野关洲非常遥远。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把光明洲作为假想敌,也正是这个原因。一旦光明洲的兵团踏上野人洲的土地,他们会遭受沿途各部落疯狂的攻击。无论穆之霞和其他部落的关系再好,可没有一个部落可以容易他们踏上自己的家园,比如商北的黑水部落。

仅凭穆之霞一个兵团,便想征服野人洲,那只是一个笑话。

“只怕他找到一处通往野人洲腹地的星门。”阿信片刻便理出头绪,语速飞快:“深入敌方腹地,目标直取对方首领。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人一定不多。人多的话,便无法隐藏形迹。但是实力必然精锐无比,能轻易把暮春部落屠灭,应该是穆之霞的直属兵团。穆之霞也是个狠人啊,为了阻止野人洲统一,不惜亲身涉险。”

“我们要把他们找出来,要不然大家别想睡一个安稳觉。”阿思明狠狠道,眼中却不自主流露出一丝恐惧。

一支如此可怕的兵团在暗中盯着他们,绝对是寝食难安。

铁棘重重点头:“我们把穆之霞兵团闯入野人洲,暮春部落被屠的消息散播开,让他们尝尝什么叫寸步难行!”

阿思明接着道:“还要把那个星门找出来,要不然以后咱们野人洲,就成了他们的后花园,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阿信沉吟不语。

他有种预感,这些最简单的办法,能起的作用只怕有限。

那是穆之霞。

光虎五虎之首,一个有二十年耐心经营渗透的家伙,出击之前一定会有周密详实的安排,这些问题他不可能想不到。

阿信从来不会低估任何一位敌人,而且对方还是穆之霞。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自己只能被动守株待兔。

一个大胆的想法,忽然从他脑海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