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八十四节 银霜羊角印

第七百八十四节 银霜羊角印

作为一名新人将领,凌旭绝对称不上合格。

他缺乏耐心,脾气火爆,一言不合,提枪便上。他的战斗欲望过于强烈,往往无法作出最合理的选择,他也许更适合充当先锋,而不是武将。但是如今人手不足,他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

凌旭自己也是这样觉得,从离开商洲开始,他的心情就一直不好。

该死的,什么都不顺利。

短暂的培训,只不过往凌旭脑子里塞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而现在还剩下多少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看着面前松松散散的众人,他的脸色就阴沉下来。鹤麾下的队伍,总是整整齐齐,那么赏心悦目。自己麾下的队伍,虽然也勉强算得上整齐,但就像一块松散酥脆的饼干,稍用点力就会破碎。

行军也不顺利,这些家伙的实力孱弱不说,行军也简直像龟速,他恨不得把他们统统一枪扎死,然后自己单枪匹马杀到光明洲。

要不是他手下有于青衣这批人,情况会更糟糕。于青衣他们出身洲南,对于兵团的东西,从小就很熟悉。

兵要求他和鹤各自组建一支兵团。

凌旭以洲南于家子弟作骨干,到底是白羊座的传承,大家是一个路子。于家弟子不过数百人,仅靠他们支撑不起一个兵团,他又挑选了一些实力不错、修习枪术的家伙填充其中,才勉强拉起一个兵团。

这支全新的兵团名叫银霜骑,这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兵团名字。

只是……

看着眼前这帮乱糟糟的家伙,凌旭心中苦笑,和那支堪称传奇的银霜骑相比,自己这群人连提鞋都不配吧。老师若是知道自己这么糟蹋银霜骑的名声,不知道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爬出来。

好吧,不去想那么多。

心烦意乱的凌旭坐下来,银枪放在腿上,望着能量海远处巨大的光团出神。在能量海徒步跋涉并不容易,于青衣他们还好,有秘宝,平时的修炼也刻苦,经常在能量海晃荡。那些新招进来的士兵们,哪里经历过这些,个个筋疲力尽,东倒西歪。

行军的速度,绝大部分都被这些新手们给累,慢得像乌龟爬。但是凌旭也试过,无论他怎么喝斥抽打,这帮家伙的能力就在那。

早知道,还不如用洲南五族的弟子,凌旭有些后悔。但是这些许悔意转眼就消失不见,除了于家,其他家都不是用枪,招来了他也不懂指挥。他只挑了于家弟子,其他四家一股脑塞给了鹤,让鹤去头痛吧。

于青衣见凌旭神色不爽,不由出声安慰道:“大人不必烦心,刚开始都是这样。”

凌旭听了这话更郁闷了。

虽然武将他是头一回,现在这样的情况,也不意外,但是对于心高气傲的凌旭来说,让他承认失败、能力低下,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他神色不善地瞪了于青衣一眼。于青衣脑袋一缩,讪讪退到一边。他们跟着凌旭修炼枪法,清楚大人的脾气,惹恼了大人那可就是一枪扎来。

凌旭握着枪杆,砰砰砰拍打自己的脑袋,周围的士兵艰难地吞了吞口水,连忙坐远一点。

不行!自己得好好想想办法,这样下去不去,银霜骑的名声他可以懒得管,但倘若因为他的缘故,导致战争失败。一想到神经唐鄙视的眼神,凌旭觉得自己一定会抓狂。

自己的兵团也叫银霜骑,可不能太逊。

怎么办?

他想到银霜骑,心中一动,银霜骑当年是怎么折腾的?

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他也明白,自己继承的是银霜骑的传承。只不过,他只关心银霜骑传承里面的武技相关,对于兵团什么的,没有半点兴趣。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折腾出一个该死的兵团。

简直该死!

好吧,他能想到的办法,只有银霜骑。他绞尽脑汁仔细回忆,银霜骑的传承里面曾经被自己忽视的那部分。但是无论他如何回忆,依然一片模糊。

砰,气急败坏的凌旭给自己的脑袋来了一枪杆子。

忽然,他想起一件东西,银霜羊角印。

银霜羊角印在他手上有很长时间,但是他一直没有太在意过,因为这玩意是银霜骑的兵符。当初分赃的时候,唐天把银霜羊角印给他,也只是因为这东西和他有那么一点渊源。

崇尚个人战斗的凌旭,对银霜羊角印没有半点兴趣,此时被逼得急了,才猛地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件东西。

他把银霜羊角印拿出来,仔细把玩。

银霜羊角印造型很简单,两道笔直如剑的羊角,印章上刻着银霜骑的徽章。

这东西怎么用?

凌旭把它凑到眼前翻来覆去琢磨了一遍,却发现有些无处下手之感。

既然叫印章,那应该就是用来盖戳的吧,凌旭不太确定地想。可是,往哪里盖戳呢?凌旭左顾右眼,周围的士兵早就吓得溜到老远,自己周围十丈内,居然没有人。

凌旭见状,右手握着银霜羊角印,往自己左手掌心盖了一下。

一个清晰地的银霜骑徽章印在他的掌心。

没有反应?

凌旭盯着看了半天,也没有半点反应,顿时失望无比。

就在他准备把银霜羊角印重新扔回去的时候,忽然他听到风铃声,他不禁一怔。

银枪栓着的羊角风铃,无风自动。

清越的风铃声,仿佛穿过岁月,来到他面前。一层层涟漪,以羊角风铃为中心,向四周扩散。注意力被羊角风铃吸引的凌旭,没有注意到自己掌心刚盖的银霜骑徽章,正亮起濛濛的光芒。

涟漪泛起整个营地。

周围的景色扭曲,每个人如同施了定身法一般,惊骇地发现自己无法动弹。

禁锢自己的力量极大,凌旭尝试去挣扎,却不能动弹分毫。他不仅没有惊异,脸上反而流露出狂喜,没错,就是这样,他忽然想起自己有一次學习白羊星辰枪,就曾经陷入过类似的幻境。在那场幻境里,那些模糊的身影,向他演示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白羊星辰枪。

能量海中有如星辰般浩瀚的光点消失不见,空无一物的脚下,出现地面。地面不断地延伸,它们像泥巴般,向下陷成源泊,向上延伸化作一座座山峰。

转眼间,他们置身一片丘陵。

凌旭身体一动,禁锢全身骤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缕轻风而至,隐约的铃音顿时让他的汗毛直竖,蓦地弹地而起,厉声高呼:“准备战斗!”

周围的士兵们完全沉浸在惊骇之中,刚刚还在能量海,怎么突然变成另一个完全陌生地方?每个人眼中不自主流露出浓浓的惊恐,如此超乎想象的事情,令他们每个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于青衣同样惊骇绝伦,但是他听到凌旭的示警,还是强自按捺心中的惊慌,挣扎着站起来。

几名胆子比较大的士兵,也稀稀落落地站起来。

就这样的反应速度,换作平时,凌旭二话不说,绝对每个人先抽十棍。但是此时,凌旭却顾不上这些家伙,他死死盯着前方的小土坡。

熟悉的羊角风铃声,从小土坡的另一边传来。

果然,又是这一套!

凌旭已经顾不上骂娘了,倒拎银枪当棍使,对着瘫坐在地的士兵们便是一阵劈头盖脸猛抽。

“起来!”

“全都给我起来!”

……

这一顿乱抽,终于把这群沉浸在惊慌之中的士兵菜鸟们拯救回来。相比之下,于家弟子的反应要好得多,他们毕竟也有过一两次战斗经历。但是那群新招的士兵,完全是菜鸟。

一个个白衣银枪的身影,出现在小土坡上。

嘶,于青衣他们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个个脸色发白,这是什么鬼东西?

白衣银枪,胯下乘坐着一种双角如剑的羊,可是白衣之下,却非活物,而是一团雾气。他们的脸也完全是一团雾气,没有五官,没有眼睛。

这么古怪的东西,自然让人心里发毛。

而且……

几乎所有人都不自主看向凌旭,因为白衣银枪,这一身行头,和凌旭几乎一模一样,就连银枪上系着的羊角风铃,也一模一样。

“准备战斗!”

凌旭怒吼,如临大敌。

小土坡上那些身影只有五十人,但是五十人释放的气势,却远远超过他背后的这群菜鸟。五十名骑士,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他们坐在剑角雪羊背上,纹丝不动。

虽然那些骑士的脸是一团雾气,但是凌旭却能清楚无误地感受到,他们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对方明明没有表情,但不知为何,凌旭感受到对方毫不遮掩的轻蔑。

没错,就是轻蔑。

赤裸裸的轻蔑。

凌旭的脸刷地胀得通红,赤裸裸的轻蔑,几乎就像鞭子抽在他脸上。

混蛋!他什么时候,被人看不起过?

小山坡上的五十名骑士,他们扬起手中的银枪,催动身下的剑角雪羊,小碎步前进。他们的动作如此赏心悦目,哪怕前进,队伍依然整齐得像刀切过。

凌旭的橘瞳一下子被点燃,此时他脑海里完全没有半点其他杂念,只有一个想法。

干掉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