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八十一节 铁山洲之战

第七百八十一节 铁山洲之战

徐鸿霖神情忧虑。

徐记加入南盟,能够在光海浮桥上分一杯羹,徐记未来一片光明。黑金这种战略性的材料,让徐记如虎添翼。白家虽然能够从中瓜分走一块,但是白家终究不是专门的武器商。这一点,从武器订单上便可以看出来,南盟近七成以上的武器订单全都交给了徐记。徐记所有的工坊,都在日夜赶工,全负荷运转。

但是如此生机勃勃的场面,在战争的阴云之下,却是如此脆弱。

徐鸿霖当然清楚自家事,铁山兵团虽然装备精良,但是战斗力并不算强。徐记少有需要动用兵团的时候,哪怕有什么麻烦,也不需要依靠铁山兵团。徐记的盟友众多,和许多著名的兵团都有着频繁的业务往来。需要兵团的时候,他们有大量的选择。

只要徐记愿意支报酬,各大兵团都乐意效劳。而对财大气粗的徐记来说,钱从来不是问题。相反,有着诸多徐氏弟子的铁山兵团,一旦出现大量的伤亡,不知多少长老、管事,会跑来找麻烦。

连徐记的家主,也不想去触这个霉头。

铁山兵团上下越发懈怠,连日常的操练都减半,甚至出现过盗卖军械之类的事件。对于这些事情,徐鸿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铁山兵团已经烂到根子里。

再过两个月,他的任期就结束,他现在只想早就结束任期。最近他已经被家主和长老们约谈了很多次,高层的意思是,希望他能够重新把铁山兵团整饬一下。

徐鸿霖明白为什么。

光明洲南侵,南域乱成一团,人人自危。以前合作的兵团,此时自顾不暇,哪能照顾到徐记?南域的形势迅速恶化,无数海盗就像雨后春笋般,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到处都是。连续几支商队被劫,徐记大为震动。然而他们愕然发现,此时有钱也买不到兵团,顿时大为恐慌,这才想起自家的铁山兵团。

徐鸿霖暗自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晚了。

长久的荒废,如今的铁山兵团,完全没有半点战斗力。

但是家主温言鼓励,徐鸿霖也知道局势危急,多少还是想了些补救的办法。铁山兵团的公子哥们是指望不上了,他索性另招了一批人,充当铁山兵团预备役。

每日他就不断操练预备役,但是如此短的时间,能够发挥多少作用,那就只有天知道了。徐鸿霖虽然工作认真,但是心中明白,这只不过是给自己一点心理安慰罢了。

说到底自己还是徐氏弟子,徐鸿霖倒也尽心。

只不过,他很担心,徐记会被盯上。可怜的战斗力,令人垂涎的财富,不知会招来多少觊觎者。

唯一让他比较放心的是铁山洲的防御,铁山洲是徐记的大本营,徐记对各种防御要塞的建造,可谓不惜工本。

忽然,凄厉的警报声,打破铁山洲的平静。

徐鸿霖脸色大变,嘴里无比苦涩,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士兵们个个神情呆滞,他们愣住了,过了几秒之后,他们才如梦初醒,兵营就像炸窝一般,士兵们就像无头的苍蝇一样乱窜,场面混乱无比。

远方的天空,一群小黑点,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向这边逼近。

下雨了。

徐鸿霖抬起头,天空飘落的雨丝打在他的脸上,冰凉冰凉。

轰轰轰!

一团团火光不断地升腾而起,一座座的工坊在火光中被炸成碎片。慌失措的人群尖叫着四下狂奔,从天空望下去犹如被踏破蚁巢的蚂蚁。

破坏,只需要破坏。

尽情地破坏。

海盗们此时完成陷入亢奋,没有什么比眼前这一幕,更让他们激动疯狂。整个铁山洲,都在他们脚下哀鸣,无数的财富,正向他们敞开怀抱。无数人的生死,都在他们一念之间。

他们杀红了眼,嚎叫着拼命地开火,粗壮的光柱、光球,不断没入地面。

轰!

一道蓝光从一座高塔激射而出,击中梅辰秀的座舰的右舷,船身一阵摇晃。

更多的光芒,从下方激射而起。

连绵的地表要塞,映入梅辰秀的视野。

从下方的激射而至攻击密度,梅辰秀就判断出,这些要塞缺乏足够的驻守士兵,而且训练相当有限。

梅辰秀神色镇定如常:“各舰听令,全速突进,齐射准备。”

杀红了眼的海盗们被光明洲精锐们连扇几个巴掌,才清醒下来。各艘战船纷纷停止攻击,而是拉开阵形,全力跟随梅辰秀的座舰突进。

梅辰秀暗自摇头,到底只是一群海盗。

如果是光明洲的舰队,在他下令的瞬间,所有的攻击会同时停止。

海盗们全速突进,立即引起要塞内驻防的将领恐慌,他拼命地嘶吼:“攻击!全力攻击!”

轰轰轰!

一团团火光,不时在海盗的战船上亮起,有一艘海盗船冒起滚滚黑烟,但是所有的海盗船依然没有发起攻击。

当船队近只有一百丈内,要塞内的将领露出绝望之色。

座舰内,梅辰秀清冷的命令如扬起的雪亮铡刀斩下:“齐射!”

所有海盗船同时怒吼,无数光芒瞬间湮灭这片要塞。

轰!

巨大的光团吞噬要塞。

强烈的冲击波如风暴般横扫四方,两百丈范围内,所有的建筑全都夷为平地。

铁山洲所有人都被这一幕惊得呆住,当他们回过神来,心中仅存的斗志瞬间崩溃,各座要塞内的士兵们,如同潮水般,从要塞内涌出,疯狂地向远处逃逸。

梅辰秀身边的站着一位不起眼的男子,他就是潜伏在铁山洲的光明洲内应。梅辰秀能够如此轻松顺利决入海口要塞,绝大部分功劳都属于他。他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叫,铁锈。

铁锈赞叹道:“梅将军之决断,令人佩服。”

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让自己的舰队冒着要塞的攻击突进,抵近之后用齐射解决。铁山洲的要塞众多,如果一座接一座的敲掉,费时费力不说,而且极有可能激起铁山洲民众的反抗意志。

他们只是一支海盗,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敌人,自身便会陷入危险的境地。一旦铁山洲组织起抵抗,就轮到他们要考虑能不能全身而逃了。

梅辰秀这一轮齐射,不仅摧毁了这座要塞,也摧毁了敌人的战斗意志。

梅辰秀对于铁锈的恭维,表现很平淡,他的目光,落在一伙逆着人流而上的家伙。

这群家伙,动作敏捷,不断地闪避着战船的攻击。

“铁山兵团?”梅辰秀有意外。

“确切地说,是铁山兵团预备役。”铁锈看了一眼,笑道:“真正的铁山兵团,早就吓得屁滚尿流。徐鸿霖也知道这群少爷兵靠不住,新招了一批人,打着预备役的名头。看这人数,应该是逃了一半。”

原来如此。

梅辰秀恍然大悟,没有任何迟疑,冷冷道:“各舰准备,登陆应战。”

注视着那些逆着人流向他们扑来的人群,梅辰秀眼中闪过一丝寒光,这群不自量力的家伙是铁山洲最后一丝抵抗的意志。

跨过去,便再无阻挡。

一道道身影,同时从海盗船上跃下,海盗嘴里发出怪叫、咆哮,从天而降。

海盗们的战术素养,比起真正的精锐兵团差得远。梅辰秀也只能做一些相应的训练,让他们比普通的海盗要强一些。

但是应付眼前的局面,足够了。

海盗们迅速分成一股股小队,就像一把把锋利的匕首,刺入铁山兵团薄弱的阵形之中,带起无数温热鲜红的血雨。

战舰上俯瞰下方两道人流相撞,梅辰秀就像欣赏美妙的画卷。

胜利的味道,如此迷人。

五百幽洲鬼骑肃穆而立,南盟的成立,让石森在幽洲的声望空前。没落的鬼骑,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幽洲就像一块腐朽的木头,重新燃起希望的焰火。越来越多的幽洲青年,参加鬼骑的测试,鬼骑的数目开始出现缓慢的增加。

但是石森不仅没有扩张幽洲鬼骑的规模,反而进一步压缩。

从幽洲鬼骑中层层筛选的五百人,是真正的精锐。每一名都是白银圣者,他们经受最残酷的考验,实力强横。他们之中,任何一人,放在其他地方,都绝对是队长之职。

但是在石森麾下,却只是一名普通的士兵。

石森之所以能够远远缀着梅辰秀却没有引起对方的警觉,是因为他们没有乘坐战舰。徒步能量海,已经成为商洲所独有的修炼方式之一。

石森是这种修炼方式的坚定拥护者。

没有人知道,他曾带着这五百幽洲鬼骑,沿途避开所有的城市、航道、岗哨,最远甚至摸到光明洲的边境。

天空的雨越下越大,远处的火光冲天,不断的爆炸,地面震动。

石森没有说话,右手握住腰间雪暮海雪白的刀柄,他迈开步伐,向前进发。

身后的五百名幽洲鬼骑和他的动作如出一辙,扶刀前行,脚下没有半点声音。

他们的速度一致、步伐一致,整齐得就像刀切出一样,就连呼吸,都没有半点误差。

五百人浑然一体恍如杀戮巨鬼,寂然前行。

他们的速度并不算快,在沉默肃杀之中,不徐不疾,缓缓推开雨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