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八十节 螳螂捕蝉

第七百八十节 螳螂捕蝉

“老大,逮到了!”

阿冷的语气透着难言的兴奋,石森周边的诸将闻言,亦是个个面露喜色。

“跟上,注意,不要引起他们的警觉。”

石森很冷静,他没有高兴得太早。他征战这么多年,如此狡诈的敌人尚且第一次遇到。

梅辰秀,这个文静有如女人的名字,却是一个连兵也感到棘手的家伙。光明洲的入侵,兵当机立断,收缩防线,没有理会梅辰秀。

但是石森没有放弃。

倘若单纯只有梅辰秀一人,并不值得如此费劲,但是梅辰秀身后,还有一个可怕的女人,柔夫人。柔夫人有着敏锐的政治嗅觉,长于宫廷间阴谋算计。

两人如果单独存在,都不值得令人担心。

梅辰秀客军作战,麾下骨干皆是光明海将领,但是依然改变不了海盗的本质。再出色的海盗,也只是海盗。柔夫人在各势力间游走,再长袖善舞,也不过是个交际花。

可是倘若两人联手,便足以令人忌惮。

光明洲的入侵,南域各势力人心惶惶,正好给柔夫人发挥的余地,而梅辰秀的这支海盗,倘若给他找到了立足之地,那无疑等于在后背埋下一根随时可能致命的毒刺。

兵需要考虑的是全局,比起全局,梅辰秀也好,柔夫人也罢,都远不如光明洲的三路压境那般危险而直接。

石森有他的考虑。

幽洲鬼骑补充了大量的新鲜血液,整体的战斗力不升反降,他需要时间和战斗来磨练整合。梅辰秀率领的白海盗,无疑是块绝佳的磨刀石。

另一个原因,却是战斗风格。幽洲鬼骑强调的是机动性,长途的奔袭,敌后的骚扰,在战役的初期,南盟最急切的需要,是立足以防线稳住局势。

兵同意了他的请求。

石森便率领幽洲鬼骑,紧咬着白海盗的尾巴。

对方的狡诈,让石森变得愈发小心,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若是失手,想要第二次逮住对方,那就难上加难。而且留给他解决这个麻烦的时间有限,一旦前线告急,他必须率领幽洲鬼骑前去支援。

石森就像老练的猎手,耐心而谨慎,远远地吊在白海盗的身后。

梅辰秀没有想到,竟然身后还有人追击他。

之前的捉迷藏,对方拿他无可奈何,这让他兴奋不已。柔夫人并没有在他面前露口风,所以当得知光明洲大军入侵南域时,他大吃一惊,但是很快便敏锐地意识到,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果然,他感受到的那股若有若无的压力,消失不见。

大军压境的南盟,此时已经顾不上他。

他试探性地攻击几座城市,没有发现战舰的踪影。他怎么也想不到,石森并没有乘坐战舰,而是带着幽洲鬼骑,在能量海内长途跋涉,紧追不舍。

随着前线的战报传来,梅辰秀更是放心下来。南盟的第一道防线已经被摧毁,虽然涌现出谢雨安这样出色的武将,但是南盟整体的表现并不好。

第一道防线的崩溃,意味着南盟承受的压力变得更大。

他可以想象,南盟前线承受的压力是可等惊人。

天赐良机!

梅辰秀跃跃欲试,兴奋莫名,前线已经把南盟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空虚的后方就像不设防的美女,是如此令人垂涎欲滴。

破坏,他只需要大肆的破坏。

破坏南盟的补给线,破坏南盟的工坊,不断地破坏,南盟会不断地失血。虽然他不认为南盟能够抵挡光明洲大军的前进,但是他的行动,可以大大加快光明洲征服南域的脚步。

这就是他们的意义。

他没有鲁莽出手,几轮试探性进攻,引起一起惊惶之后,他率领便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之中。随着前线战况变得危急,空虚的后方,这块肥美的蛋糕,并不是只有他才盯上,他的那些“同行”同样磨刀霍霍。

对于海盗而言,混乱永远是他们的最爱,混水才能摸鱼。至于南域会不会被攻破,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贪婪的海盗们脑袋里想到的,都是如何趁机捞一票。

一时间,海盗的各种活动迅速变得猖獗。

混乱、惊惶的局面之下,梅辰秀统率的这支白海盗,就像潜伏在深海的鲨鱼。

他在缓缓逼近自己的目标,铁山洲。

铁山洲不是什么大洲,甚至罕有人知道,这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洲,竟然是徐记这家南域前五的武器巨头大本营所在地。

光明洲对南域的渗透由来已久,在得知梅辰秀的活动范围之后,光明洲的情报系统立即给他提供了一份重要目标列表。而在这份列表内,梅辰秀斟酌良久,最终选择了铁山洲。

徐记是南盟重要的成员之一,而且它武器商的身份,南盟的绝大多数武器都由它来提供。

梅辰秀很冷静,哪怕前线推进顺利,但是他不认为这场战争会在短时间内能够结束。这是一场征服之战,对于南域来说,他们没有退路,一定会拼死抵抗。

自古以来,征服之战总是会受到当地民众最激烈的抵抗。

如果能够摧毁南盟的武器来源,尤其是武器制造基地,对南盟来说,无疑是致命的。这种打击,在初期并不会显现,而当战况持续一段时间,装备补给不足,对战局的影响便渐渐凸显出来,而且这种影响,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任何一个武器基地的建设,都非短期能够完成。

这是真正持续的放血。

抛开战略意义,铁山洲孱弱的防御,也是让梅辰秀动心的最重要原之一。铁山洲只有一个兵团驻守,还是徐记自家的兵团。在光明洲情报系统给出来的评价中,这支铁山兵团被形容成只是一群穿着奢华装备的商人。

也到了需要补给一番的时候了。

想想堆积如山的武器,梅辰秀便想流口水。他统率的这支白海盗,骨干都是光明洲精锐,但是装备的情况依然堪忧。当然,对于海盗来说,当下的装备已经足够令所有人心满意足,但是对于野心勃勃的梅辰秀来说,远远不够。

他可不是来看热闹的。

只能希望徐记的武器,真的像他们家宣传的那般精良吧。

视野中,远处的入海口要塞越来越近,他们在迅速靠近,但是没有要塞却没有响起任何警报,对方就像没有发现他们一样。

梅辰秀知道这是渗透进去的内应在接应他们,但是看到入海口越来越近,他的心脏依然无法遏制地急促跳动。他情不自禁摒住呼吸,舰队在悄然前行,深沉黑暗的能量海安静极了,只有极远的光芒,散发着淡淡橘黄的光芒,从战舰的窗户投射进来。

这大概是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一战了。

罕见的,他手心有些出汗。

和自己同样大的秋旭华,遇到这样的情况,应该不会紧张吧。

这么一想,心中紧张去掉大半,他的呼吸平稳下来。入海口越来越近,要塞依然没有半点动静,他的心情异常平静。

“靠上去。”

他的语气很轻,就像怕惊动面前沉睡安静的要塞,但是仿若呢喃的命令,却在安静的舰队之间异常清楚。海盗们一阵骚动,要塞已经进入一公里的范围,这个距离他们已经可以发起攻击。

光明洲的精锐纷纷低声喝斥,平息骚动,舰队悄无声息地继续靠近。

两百丈。

一百丈。

五十丈。

梅辰秀甚至能够看清楚要塞的观察窗后面沉睡的身影,他的嘴角不由扯起一抹笑容,但是这抹笑容却没有半点温度,而是像刀锋般冰冷。

“全力攻击!”

无数粗壮的光芒、密集如雨的光团,从海盗船上同时喷涌而出。

如此近的距离,扼守入海口的要塞瞬间被密集的攻击笼罩。

一团更耀眼的光芒,从要塞口内亮起,坚硬牢不可摧的墙体,就像脆弱的纸一般被瞬间撕裂、粉碎,撕扯的碎片甚至来不及飞散,就被耀眼炽烈的火光吞噬。

就连海盗们都被这一幕惊呆了,爆炸的冲击波,像风暴一般横扫整支舰队。

舰队就像被一只无形之手,硬生生向后推了二十丈。

当海盗们重新稳住身形,他们呆呆地看着要塞升腾而起的那团可怖火光,短暂的安静之后,震天的欢呼响起。

如今的铁山洲,就像衣衫半解的美女,如此诱人。他们唯一的障碍,只剩下铁山兵团。

梅辰秀意气风发,他胸中激荡莫名,此时哪怕他面前是一支精锐,他也有信心取胜。

这一战,一定会震动南盟。

名将梅辰秀之初战,这个说法,真是令人期待。

“登陆铁山洲。”

所有的战舰,迅速鱼贯进入入海口。

当最后一艘海盗战船驶入铁山洲,能量海仿佛重归于寂静,只有入海口剩下的半截要塞,在熊熊燃烧。

要塞附近区域的不稳定能量,迅速被点燃,转眼前,这里便化作一片火海。

火海猎猎,扭曲着能量海。

远处一群隐约的身影,从深沉的黑暗中,悄无声息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