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七十八节 空灵印

第七百七十八节 空灵印

“我很失望。”

勾成闻刀的声音冰冷,狭长阴鸷的双目扫过正襟端坐的诸将,作战室内鸦雀无声。如刀锋切出来的刘海,遮住勾成闻刀半只眼睛,英俊而带着几分妖异的削瘦脸庞有些苍白。

他的话除了冰冷,没有任何感情。

“一条这么孱弱的防线,竟然挡住了你们三天。克利夫,这是你的责任。”

克利夫啪地站地起来,昂首回答:“是!”

他没有推卸责任,也没有说什么理由借口,失败了就是失败了。

“你先坐下。”勾成闻刀看了一眼头发花白的克利夫,削瘦脸庞冷硬的线条柔和了少许。克利夫、肯、齐克三人都是麾下大将,其中克利夫跟他时间最久,立下的功劳最大。而且他非常了解自己麾下头号大将,克利夫是军人的典范,而且绝对不会犯低级的失误。

谢雨安很强,这是勾成闻刀听到克利夫受挫消息时,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

“是!”克利夫没有说其他话,利落地坐下来。

勾成闻刀眯起的眼中闪过欣赏之色,无论胜败,克利夫从来不会给自己找任何理由,他也从来不会质疑任何命令。这一点,无论肯还是齐克,都不如克利夫。

他的神情重新变得冷酷,语气也变得异常尖锐:“我们太久没有在光明洲之外作战,大家不熟悉,我们对南盟的了解也很有限,但这都不是失败的借口。”

他的目光横扫过全场:“胜利!我只要胜利!明白吗?”

诸将心中齐齐凛然,轰然应诺:“是!”

士气不错,看来受到谢雨安的影响不大。

勾成闻刀面无表情,心中暗暗评估,继续道:“对方的意志很顽强,不会轻易认输。他们想把我们拉入缠斗的节奏,他们想用防线构成绞肉场,所以他们希望我们分兵。”

他停顿了一下,目光缓缓扫过诸将,淡淡道:“我们分兵。”

不少将领虽然脸上保持镇定,但是眼中的惊讶还是出卖他们内心的震动。但是克利夫、肯和齐克三位大将,脸上却没有露出半点讶色。

“时间。”勾成闻刀冷冷道:“如果我们想摆脱缠战,那我们就要像锋利的刀片划破牛皮,把他们的防线彻底摧毁,让他们根本没有时间,重新组织下一轮防线。我没耐心和他们没完没了缠斗下去。他们在赌我们分兵,这样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消我们在人数上的优势。但是,这也会增加我们发现他们防线破绽的机会。”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们齐头并进,撕碎这段防线。”

勾成闻刀的语气淡然,始终半眯着的眼睛,遽然睁开,森冷如刀芒。

“我来敲掉谢雨安,剩下的交给你们,没有问题吧?”

众人啪地集体起身,神色无凛然,齐声应命。

每个人心中震撼莫名,大人竟然决定亲自动手!

唐天睁开眼睛,不死剑荡开的细密振荡,一不断地在他身体扫过。

细密的振荡,深入骨髓深处,平时无法去除的杂意,也丝丝缕缕渗透出来。哭剑印对身体的强化,远比拈花印和怒拳印慢得多,但是它效果却更加深入。

原本已经停止进步的肉体,竟然又有进步。

他之所以没有动身前往飞马城,是因为他感觉他又到了一个关卡。

连续的激战,全都是战力榜的强者,他的眼界极大开阔,有着许多体悟。

他保持静坐,慢慢回味这些体悟。这样的状态,他一点都不陌生,在他的修炼生涯中,已经很多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天魔六印领悟三印,但是说起来,除了怒拳印,拈花印和哭剑印他领悟得有些稀里糊涂。之前他觉得那个梦境,但是小蓝和不死剑,都让他明白,那绝非梦境那么简单。

难道梦境里的一切,都是自己经历过的?

恍然间,他忽然想起自己修炼千拆破魔手的过程,似乎和这有点像。

幻境?从有听说过有这么厉害的幻境啊!

好吧,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复杂,唐天二话不说把它抛之脑后。无论是不是梦境,但是能够让他领悟拈花印和哭剑印,尤其是梦境里每个细节,都是如此清晰,他连当时的一些感受,都记忆深刻。

真是艰苦的战斗。

那场战斗,是他迄今为止,经历的最残酷最艰难的战斗。无数次,他处在崩溃的边缘,假若重来一次,他都不敢确定,自己能够再次杀出来。

不知为何,他忽然想自己处在崩溃边缘时的感觉。

那就是一个临界点。

当时的自己,完全凭借本能在战斗。他没有崩溃,但是却也没有离开那个临界点,出人意料的是,那段时间他的战斗力异常凶猛。

简直就像杀戮机器!

所有的手段,所有的招式,完全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那个时候的天魔重斩,简直无坚不摧,远远超出他平时。

莫非临界状态才能真正发挥出全部的战斗潜力?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再无法遏制。唐天现在对力量的渴求,几乎疯狂,无论什么手段,只要能让他的战斗力变强,他便会毫不犹豫的选择。

大家还在等他营救,他还要杀回圣域!

可是,怎么才能让自己进入临界状态?唐天不禁皱起眉头,他如今的体力之强横,几乎达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这种强度,不仅仅包括血肉之力,还包括强烈至极的生机,他吞食了太多的生命精元。普通的战斗,根本无法消耗他的体力。因为他体力的消耗速度,甚至赶不上他体力的回复。

如果不是梦境里,那些如同潮水般数也数不尽的宝石蓝侏儒,他根本无法达到临界点。

他不由苦笑,他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因为体力回复太快而烦恼,这是以前绝对无法想象。

难道这条路行不通吗?

唐天有些不甘心,他心中隐隐有种直觉,自己的猜测极有可能是对的。

怎么才能让自己的体力见底呢?

绞尽脑汁的唐天忽然眼前一亮,有了!

神拳!他还有神拳!

每一次用神拳,不都是虚脱欲死吗?

没错!

唐天立即激动起来,二话不说,腾空而起,冲到天空高处。

云巅之上,唐天眼睛亮如星辰,缓缓拉开拳势。

滋啦!

无数法则线从四面八方向他的拳头汇集,无数变化的烙印,在他心头掠过。他拳头的光芒,愈发明亮,转眼间,便有如太阳。

尖风城亮如白昼。

神拳恐怖的气息,横扫全城,每个人都惊骇绝伦地看着天空中的唐天。

唐天感受自己体内的血肉之力以惊人的速度迅速被抽空,血肉的虚弱,琉璃心境的强大,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同时生出,异常矛盾。

不,还不够!

体内虽然空虚,但是依然还没有达到临界点。

不知不觉,他的身体已经强大到,能够让唐天挥出神拳。但是让他苦恼的是,这意味着他需要再找办法,能够让自己继续消耗体力。

还能怎么办?

再来一次神拳?

唐天摇头,身体已经非常虚弱,绝对无法承受第二次神拳,如果强行催动,自己一定会陷入昏迷甚至反噬。

更重要的是,神拳的变化已尽。

他的神拳,是根据基础拳法推衍出拳法所有的变化,然后再反向逆推,化繁为简,把所有的变化烙印浓缩于一拳的终极拳法。这一拳,已经没有变化,只有变化的烙印,也正是这些变化烙印吸引着与其相属的游离法则线。由于变化烙印极多,才造成吸引所有法则线的现象。

但无论之前它有多少变化烙印,但是当它完成,它只是仅有的“一”。

唐天周围的空间冻结,手中由无数法则线汇集,并且压缩到极致的光球,

还能做什么?

右手的所有变化都已经圆满,就像满溢的池水,再也容纳不了一滴水。除了挥出这一拳,他再也做不出任何其他动作。

不,自己还有左手,唐天猛然想起来。

对,自己还有左手!

左手能做什么?天魔重斩?怒拳印?拈花印?还是哭剑印?

一种有些陌生却又有些熟悉的法印,忽然闯入他的脑海,几乎下意识,他左手结印。

结印略有些生涩,但是依然很完整。

空灵印。

石人五式之中,他最熟悉的是空灵式,因为空灵式能够提高直觉。但是空灵印,他却迟迟没有领悟,这一点他也非常奇怪。

石人五式和天魔六印有着莫大的渊源,算得上是粗糙版的天魔六印,当时在他们的体内,形成五条独特的经脉,各有妙用。但是后来唐天用剑涡风暴淬体,修炼出前所未有的零能量体,体内的所有经脉、丹田,全都一扫而空,消失不见。

天魔六印同样消耗的是血肉之力,随着手印的变化,仅剩下的体力,迅速被抽空。

当空灵印结成的瞬间,唐天身体一震,微不可察的淡淡白气,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

就仿佛耳边有一根绷得极紧的无形之弦,被悄然拨动,一声弦响。

唐天缓缓地睁开眼睛,眼前的世界,变得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