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七十七节 白越的阴谋

第七百七十七节 白越的阴谋

“居然这么小看我们?这些人的眼光真糟糕。”

白越说这话的时候,懒洋洋就像刚睡醒,二十年前就跻身名将之列,麾下的白鸦兵团,亦是南域仅有的三大黄金兵团之一。

与其他两支黄金兵团,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传承不同,白鸦兵团在年前才刚刚晋升为黄金兵团。

白越的人生轨迹相当有意思,幼年顽劣,一直到毕业之前都是如此。他和谢雨安两人是同學,但是和谢雨安的品學兼优不同,他抄作业、逃课、考试作弊,是學校有名的问题學生,若不是看在白家的份上,他早就被驱逐出校。

白家上下没有人想到,白家未来会靠这么一个家伙在支撑。

十六岁毕业之后,他回到家中,便跑到家主那讨要组建兵团的名额,嚷嚷着要组建自己的兵团。这样离谱的要求当然被驳回,没想到白越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开始没日没夜的骚扰。白家家主和长老们不胜其烦,便索性用一个兵团名额打发了这个难缠的小鬼。

所有人都没把这当回事,在他们看来,白越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兵团是那么好组建的吗?钱、人、装备等等,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能搞定?

白越的毕业证是如何到手的,家主和长老们可是心知肚明。

反正一个口头的名额,就随便他去折腾吧。

没想到白越竟然真的组建了一支兵团,家主和长老们有些惊讶,当然,也只是一点点惊讶而已。他们都觉得,十有**是样子货,随便拉了一群小屁孩来充数。

好吧,只要他们玩得开心就好。

胆大包天的白越拉着这么一支刚刚组建的兵团,兴冲冲跑出去寻找海盗。白家上下,全都吓一跳,连忙派人四处寻找,一无所获。

大半年过去,就在白家以为白越十有**已经不幸时,白越带着这支伤痕累累的兵团奇迹般回归。

从那之后,白鸦兵团开始进入白家高层的视野。之后每战必胜,虽无惊世名战,但是栽在他手上的强手也多如牛毛。白鸦兵团也不断变强,从青铜兵团,晋升白银兵团,而终于在年前,跻身黄金兵团之列。

与谢雨安的平和严谨不同,白越性格玩世不恭,机灵多变,有着【南域之狐】的称号。

不过,依然没有人看好他。

光明洲三路大军,勾成闻刀、秋旭华、莫心三路大军,像三个箭头,齐头并进。

勾成闻刀方面先声夺人,除了谢雨安这个亮点,南盟的第一道防线,几乎是一夜之间崩溃。这也让所有人都能看清楚,南盟和光明洲之间无法逾越的鸿沟。

几乎所有人都对南盟的未来感到悲观,南盟的沦陷在大家看来,只是时间的问题。

秋旭华遭遇了南域第一兵团,三大黄金兵团之首,圣塔兵团。面对久负盛名的对手,才华横溢的天才少年丝毫不落下风,双方有来有往,互有胜负。

而莫心方向,却大败同样是黄金兵团的南风兵团。

南风兵团战败,引发的地震远超乎南盟防线的崩溃。从一开始,就没有人相信南盟能够抵挡得住光明洲的大军,就像没有人相信光明洲只是为了南盟而来。

光明洲如此大动干戈,怎么会只为了区区一个南盟?

几乎所有南域人,都认为光明洲的目标根本不是南盟,而是整个南域。光明洲对南域觊觎良久,狼子野心早就昭然若揭。在经历最初的慌乱之后,南域也迅速反应过来,南域的各大势力都达成共识,保卫南域!

圣塔兵团和南风兵团悍然出动。

南域的战力偏弱,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好在光明洲有所顾忌,只出动了三支黄金兵团。如此一来,在纸面上了,双方看上去还是差不多。

双方在黄金兵团的数量上相同,哪怕处于劣势,还是有一战之力。

黄金兵团之间的对决,在历史上是极其罕见的。

但是当南风兵团遭受重创,整个南域为之失声。相比勾成闻刀恐怖的攻击力,和秋旭华的才华横溢,莫心似乎并没有太耀眼的地方,结果却是这个不起眼的家伙,打出最强一战。

恐慌迅速在南域蔓延。

同样是黄金兵团,双方的战力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和新晋级的白鸦兵团不同,南风兵团可是真正的老牌劲旅,谁也没有想到,南风兵团竟然惨败。

连南风兵团都不是莫心的对手,没有人觉得白越能够打败莫心。

每一篇新闻都充满悲观的情绪,就仿佛南域已经败了一般,连白越的支援,也无人提及。

“我们的资历太浅。”念完新闻的官槿神色平静道,他是白越的副官,亦是白鸦兵团的元老之一。

喜欢天马行空的白越,处事严谨细致的官槿,两人是黄金搭档。

“没错。”白越把腿架在书桌上,整个人毫无形象地半躺在桌椅上,用一贯懒洋洋的语气:“不过被人这么小看,怎么能不在意?”

你这像是在意的模样吗?

官槿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给自己倒上一杯热茶润润喉咙:“莫心不好对付。”

“那我们就不去对付他。”白越随口道。

“不去对付他?”官槿不自主放下茶杯,皱下眉头:“除了我们,没有人能挡得住他。”

“为什么要挡他?”白越反问。

官槿愣住了。

“光明洲说了,他们的目标是南盟啊。”

官槿下意识反驳:“不可能,一个南盟不值得他们出动这么多兵团。而且,如果是为了南盟,他们根本不需要兵分三路。”

“值不得值得,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白越打着哈欠:“现在整个南域都相信他们是冲着整个南域来的,就没想过,万一人家真是冲着南盟去的呢?兵分三路很好解释嘛,正面摆不开这么多兵团。而且,你看,现在有人支援南盟吗?没有,为什么?大家的力量,被莫心和秋旭华吸引了。”

官槿面露凝重之色,他对白越的判断素来信服,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没正形,但是对战局的判断,有着极其敏锐的直觉,几乎从来没有出错。

“那我们去支援南盟?”官槿不由问道。

“不去。”白越稍稍挪动了一下身体,想到唐天那群人,脸上的睡意消失不少,露出几分冷笑:“光明洲和南域,都太小看商洲了。”

“南盟刚刚经历一场溃败。”官槿提醒白越,旋即道:“你的老同學打得不错。”

“我了解他,他有那个本事。”白越表情也变得正经起来:“他是那种只要你给他机遇,他一定会抓住的人。南盟的溃败只能说明他们是一群菜鸟,但是他们有一位顶级的统帅。”

“顶级统帅?”官槿有些意外,白越眼高于顶,可是很少能从他的嘴里听到如此高的评价。

白越一拍脑门:“忘了,是两名!”

官槿开始觉得这家伙在开玩笑了,顶级统帅真是大街上的白菜吗?

白越看到官槿不是太好看的脸色,打着哈哈:“不要计较这些了。南盟很弱,但是商洲很强。光明洲以为勾成闻刀一个人就够了,他们肯定要吃亏。说实话,我宁愿去打光明五虎,去打圣塔,也不想和商洲那帮人火拼。”

“因为他们统帅很出色?”官槿反问。

“不。”白越摇头:“是猛︶男,那是个不可思议的家伙。他不是太聪明,但他从来不会害怕,不会恐惧,不会退缩,哪怕看不到希望,他都不会放弃,都会死命拼下去。他给商洲带来的这份气质,才是最可怕的。”

“所以你觉得他们能挡住勾成闻刀?”

“连我都觉得难缠的家伙,喂,你这是不相信我的眼光吗?”白越一脸不爽。

“虽然不明白你为什么对他们这么有信心,但还是希望你的判断正确。”官槿已经懒得和这家伙辩驳了,他直截了当问:“那我们现在去哪?”

“圣塔兵团。”白越一脸奸诈:“我们这样的黄金菜鸟,当然要跟着老大哥混。而且,你不觉得二打一很爽吗?”

官槿呆了一呆:“那就任由莫心向南域进发?”

“进?他不会的。莫心为人谨慎,绝对不会犯孤军深入的错误。这可不是在光明洲,孤军深入,后路一旦被切断,那他就有得哭了。”白越嘿然。

官槿立即意识到白越这个方法的妙处:“我们需要隐藏形迹,光明洲对南域渗透得很厉害。如果我们能够突然出现在秋旭华的侧翼,他一定会慌。”

“哎呀,既然你知道了,那就没我什么事了。我睡会先。”

白越哈欠连天,眼皮耷拉,没多时打起呼噜。

官槿早就习惯了,他被白越这个大胆的想法刺激得兴奋起来,恨不得马上去布置。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的航线如此奇怪。

他看了一眼睡着的白越,这家伙把所有人都骗了。

不过这家伙可以睡,他却不能睡。两人的合作模式一贯如此,白越动动嘴皮子,真正做事的是官槿。官槿做事一丝不苟,细密周到,极少出错。

秋旭华,我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