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七十四节 穆之霞出发

第七百七十四节 穆之霞出发

英仙王庭迅速而高效地运转。

上官千惠的判断没有人怀疑,无数次铁一般的事实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在铁棘阿思明他们心目中,光明洲对野人洲的狼子野心,早就不是什么秘密。

光明洲的崛起史,就是一部不折不扣的扩张史,扩张和蚕食犹如一种本能,深藏于他们的光明血液之中。

穆之霞绝对不会坐视野人洲统一,光明洲也不会坐视。

统一的野人洲,对光明洲的威胁性,要远远大于南域。铁棘和阿思明等人,都是一方英豪,不会连这一点都看不明白。

英仙王庭横扫之势已经初现端倪,留给穆之霞的时间不多,现在的英仙王庭还不够强大,他还有胜利的机会。如果穆之霞再不动手,越往后,他胜利的可能性就越小。

英仙王庭每一天都在变强。

铁棘他们能看到这一点,他们不相信,光明五虎之首的穆之霞会看不到这一点。

穆之霞一定会动手,而且一定会在近期动手。

大家讨论最热烈的是,穆之霞会选择什么样的方式。

联合其他部落?这个方法实现的可能性很低,商北的黑水部落便是很典型的例子。野人洲排外的情绪很严重,穆之霞这么多年淡化光明洲的背*景,只是用通商来渗透,效果很不错。但是在如此敏感的时候,他选择加入战局,会引起各大部落警觉和反感。

惯于征战的野人部落,怎么会忽视穆之霞身后光明洲这个贪婪的巨兽?

如果不是上官千惠从天而降,如果不是英灵相随,她绝对无法如此轻易被野人洲接纳。对英灵的信奉,从天而降的神奇方式,给她蒙上传奇的色彩。除了这些,她孤身一人,这一点也至关重要。

她被视作广袤而纷乱的野人洲统一的希望,她就像刺穿黑暗的那缕阳光。她会给野人洲带来改变,她能把大家聚拢,但是野人洲还是大家的野人洲。

没有人会把光明洲视作野人洲的希望,强大的光明洲就像炽烈的太阳,只会把野人洲的冰雪融化,它会一口把野人洲吞下。将来不会再有野人洲,只会有光明洲,他们的传统,都将一去不复返。祖祖辈辈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部落们,他们将不再是这片土地的主人。

大家猜不透穆之霞会如何动作,上官千惠也猜不透。

像穆之霞这样的顶尖武将,二十多年的苦心经营,手上一定积累了足够的底牌。

但是大家并没有多少慌张,自从追随上官千惠以来,他们从未败绩,一场又一场实实在在的胜利,给他们铸变强大的自信。

而且,这是野人洲。

一旦穆之霞走出尾野关洲,他便踏上野人洲的土地。

这才是铁棘他们最强大的信心根源,在这片土地,从古到今,他们从来没有失败过。曾经多少声名显赫的强者,试图征服这片土地,然而无一例外,殒落在这片风雪之地。

尾野关洲。

“从来没有人征服过野人洲。”

穆之霞看着面前集结肃立的士兵们,开口第一句话便吸引所有人的心神。

“我们不需要征服他们,我们只需要击败他们,确切地说,我们只需要击败英仙王庭。我们要让野人洲回到过去,我们要把他们不切实际的想法,扼杀在摇篮之中。破坏,我们只需要破坏,彻底的破坏。”

“你们是光明洲最强大的兵团,我是光明洲最强大的武将。”

布满风霜的脸庞坚硬得像岩石,穆之霞神色平静说出这句狂妄至极的话,他面前的将士们并没有因此热血沸腾,他们纹丝不动,就像钢铁机械。他们和穆之霞一样,身上的铠甲布满伤痕,手中的刀剑破旧黯淡。

“我们在这里呆了二十年,人们已经忘了我们的强大,尾野关洲的漫天风雪遮掩了我们的剑锋,他们以为我们只是生意人。”

“我们手中的长剑早已饥渴难耐。”

“光明无物可挡!”

他抽出腰间军剑,转身一马当先,朝峡谷裂缝走去,身后大军轰然抽剑,整齐前行。

他们的气势浑然一体,战阵升起濛濛白光,极寒的气流风刃,没入白光之中,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整齐的脚步声如同势无可挡的洪流,走在最前方的穆之霞心中暗自点头,冰风口的声势依旧骇人,但是已经达到有他记录以来的最低值。

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

“前进!”

大军没有任何停顿,那一张张刚毅的脸庞没有半点感情,深不见底的冰风口,没有让他们有半点迟疑。

虽然冰风口的风力,降低到有史以来最低,但是越靠近冰风口,风力依然骇人。战阵的白光起伏不定,但是白光中的将士,却浑若未觉,他们的表情没有半点变化,轰然向洞口走去。

穆之霞第一口走进冰风口。

冰风口就像怪兽的血盆大口,把这支大军一点点吞进肚子里。

当最后一抹白光消失在冰风口,裂缝峡谷重新被呼啸的风声占据。

尖风城,一间木屋。

吱呀,木门被推开,一位清秀的男子,缓缓走出。

“感觉怎么样?”唐天一脸关切地问。

“前所未有的好。”许烨微笑,他身上的死气消失不见,气质也发生很大的变化。原本的许烨给人变化机诡之感,如今他却如一汪深潭,平静无波,就连唐天,都有些看不透他的深浅。最吸引人的,是他的眼睛,漆黑如墨,亮如星辰。

他忽然郑重向唐天一礼:“大人再造之恩,属下无以为报,今后大人刀锋所向,便是属下冲杀之地。”

唐天有点手忙脚乱,不知所措。他虽然早就是一方豪强,但是像这样直接的表态,还是很少遇到。

许烨看到唐天的窘态,莞尔一笑,随即起身。

心如赤子,这是许烨出关之后,对唐天的第一个评价。

这次死亡扳指死气的喷发,来得太突然,没有半点预兆。当他反应过来,已经被死气包围,浓郁的死气甚至转为黑炎,他的身体有如枯缟般消失,就在他以为自己要灰飞烟灭时,他脑海中忽然浮现唐天那决然的一斩。

那一斩包含太多的东西,信念、坚持、勇敢、意志……

他没有放弃。

在身体烧化的最后一瞬间,他在浓郁得几乎恍如实质的死气汪洋中,找到那点生机。

他稳住了伤势,带着浑身的死气黑炎,开始闭关。死亡扳指不愧是死亡至宝,死气澎湃得惊人,源源不断。但是顿悟的许烨,这些死气仿佛最好的补药和最好的练手材料。

把死气转化生机,他的身体在迅速地被修复、强化,他对生死的理解,也达到许家先祖从未有过的高度。

出关的他,实力突飞猛进。如果再次遭遇何心,他有信心在一对一对的情况下,把何心干掉。

甚至他觉得自己的实力,都已经不逊色于唐天,他带着满怀的喜悦和信心推开门。

可是当他看到唐天第一眼,进步带来的骄傲,瞬间被冲得一干二净。他就像被浇了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他一下子冷静下来。

懂得越多、越强大,他看到唐天时,感觉到的东西也越多,心中越敬畏。这些东西,都是以前他没有能力看出来,比如大人周围的空间,有着极微小程度的扭曲。比如越靠近大人的区域,游离状的法则线就会越稀少。比如连风从大人的身体掠过,都会分散,但是当它们离开大人的身体时,又重新复原。

每一种现象,都极其细微,换作以前,他甚至都无法捕捉到。

现在他可以捕捉到,但是很多现象,他依然无法解释。但是,他知道这些细小而复杂的现象背后,是深不可测的实力。究竟有多深不可测,他不知道,但是显然比自己强得多。

真是变︶态啊。

许烨心中感慨,但是看到唐天脸上尴尬的笑容,他忽然觉得挺好。

当他看到萧含光和扶正之脸上的震撼,心情更加愉悦,笑眯眯地在一旁坐了下来:“大人没杀他们俩?”

还沉浸在许烨剧变中的俩人听到这句话,脸顿时黑了下来。

投降本来就是一件相当屈辱的事情,而投降之后,还被问及为什么没有被杀掉,这种感觉更是糟心。如果目光可以杀人,那许烨已经被杀了无数遍。

许烨依然一脸笑嘻嘻,也不生气。

扶正之和萧含光忌惮许烨的实力,加上刚刚投降,对唐天又敬畏,没敢发作。

“为什么要杀人?”唐天摇头。

“也是,大人不是滥杀之人。”许烨点点头,忽然话题一转:“大人收集部属之后呢?可想好去处?”

“我要带他们回圣域。”唐天道。

众人一下子已愣住,对于他们来说,这个名字久远得已经有些陌生了。

“属下能问一下,大人为何要回圣域吗?”扶正之小心翼翼地问。

“我的同伴正在战斗。”唐天沉声道:“我们要去支援他们。”

“可是……”扶正之欲言又止,他想提醒唐天,从来没有人能够从罪域返回圣域,但是看到唐天一脸坚决,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许烨一脸认真:“大人何时前往?”

“零部集结完毕!”唐天斩钉截铁。

许烨起身再次行礼:“请允许属下随大人重归故土。”

唐天看了许烨一眼:“你想回圣域?”

“罪域无人不想。”许烨道。

唐天脱口而出:“我以为罪域人已经失去了血性。”

扶正之的脸刷一下红得几乎渗出血,他忘了自己俘虏的身份,几乎嘶吼:“那是死路!冲关的人,没有人能活下来!”

唐天也不生气,他看着激动的扶正之,认真道:“我会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