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不败战神页面的设置

设置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返回不败战神的页面

不败战神

第七百七十二节 许烨之变

第七百七十二节 许烨之变

许烨苍白的脸庞满是震撼。

他被唐天丢到一旁,亲眼目睹整个战斗的过程。但此时,他脑海中翻天覆地全都是刚才唐天那一斩,毅然决然的一斩,赌上一切的一斩。他受到无以伦比的触动,在他的心目中,鬼脸大人已经是强大无比的人物,这样的人应该珍惜自己的生命才对,犯不着如此涉险。

可是,鬼脸大人却颠覆了他的判断,他不明白大人是因为什么,能够施展出如此决然一斩。他感到羞愧莫名,又升起几分明悟。

在亘古长存、浩瀚无边的法则面前,人类渺小若微尘,如果没有这份勇气,没有这份意志,畏首畏尾,如何窥到其中奥义?

他就像泥塑一般,呆立原地。

手上的死亡扳指,死气在悄然蔓延,许烨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败坏,好似树木凋萎。

他的脸色愈发苍白,但是他的眼睛,却是一点点绽放光芒,越来越明亮。

尖风城另一个方向,人群中,一个不起眼的老头,满脸铁青,眼中带着一丝恐惧。他周围的人群,谁也猜不到,在他们身边,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卢升象,飞马城真正的执掌者。

他看着天空恍如战神一样的鬼脸,一言不发,消失在人群中。

他不是鬼脸的对手。

卢天问死在鬼脸手上,双方已经没有调和的余地。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错了,那后面便再无可以调整的余地,双方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卢家遭遇前所未有的危险,这个时候半点犹豫和迟疑,都极有可能把它拖入深渊。

唐天的目光横扫全场,恍如实质的目光充满骇人的压迫感,所有人战战兢兢。

忽然,一道身影,弹地而起,有如一缕轻烟,疯狂朝城外掠去。

一道蓝光在空中一闪而逝。

如同蓝色光箭,瞬间洞穿这道身影。

疯狂逃逸的身影身形一僵,张了张嘴,却没有来得及出一声惨叫,身体失去控制,远远摔出七八丈远。人们此时才看清楚,地面上那个身影,赫然是奥古曼,只是已经气息全无,生机灭绝。

那道蓝光就像幻影一般,蓝花不知何时重新飘回到唐天身边,仿佛更加娇艳了几分。

所有人心底直冒寒气,所有人一动不敢动。

连奥古曼这样的强者,在鬼脸面前,都是如此不堪一击,没有人敢再生反抗的念头。扶正之呆呆地看着天空中的鬼脸,心中一片死灰。

怎么可能?

鬼脸怎么可能如此强大?

扶正之想过无数次种结局,但是没有一种结局,是眼前这样的结果。他想过无数种方案,但是没有一种方案,能够用在现在。

他终于明白自己是多么可笑,所有的那些布置那些阴谋,都是如此可笑。

在鬼脸面前,自己就像蝼蚁一般。如果早知道鬼脸如此强大,扶正之绝对不敢有任何想法。可是,为什么鬼脸的实力,和情报相差那么大?

扶正之忽然明白过来。

伪装,没错,就是伪装。这位最顶级的强者,把自己披上弱小者的伪装。然后又故意营造出极大的声势,给人造成一种空有其名的弱小者的假象。在罪域,名声大实力小的家伙,是最甜美的猎物。

是的,鬼脸把自己伪装成最甜美的猎物,吸引着无数猎手,直到最后时刻,猎物才露出自己的獠牙。

这是一场围猎。

鬼脸骗过了整个罪域,他的伪装非常成功,当那些猎手赶来时,便是他们沦为猎物的时候,比如自己。

好深沉的心机!

无边的恐惧,占据着扶正之的心,他只觉得自己是如此愚蠢如此不自量力,竟然去挑战这么一个可怕而的家伙。

战力榜前十的实力,足够令人战栗,再加上如此深沉的心机,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谁能与之为敌?

扶正之的脑海中不自主跳出这个念头,但是很快,这个念头便被他抛之脑后,反正不是自己。当下他最需要思考的,该是如何自保,奥古曼逃逸被杀,除了再次印证鬼脸的实力是何等恐怖,也告诉扶正之,逃跑绝对不是什么好选择。

怎么办?

无数个念头在他脑海中闪过,扶正之背上被汗水浸湿,他知道自己的性命和扶家的命运,全都在这一念之间。

片刻后,扶正之便作出决定,一片寂静之中,他拜倒在地。

“尖风城愿降!”

萧含光呆呆地看着拜倒在地的扶正之,心中暗骂一声,不要脸的老东西。扶正之的反应之快,让他措手不及,但是他又不得不佩服扶正之的能屈能伸,一看事不可为,便迅速能作出决断,还能这么不要脸,这绝对是水平。

和这老家伙比起来,自己还是太嫩了。

萧含光心中哀叹,当下也没有退路,只有跟着拜倒在地:“萧含光愿降!”

最强大的两人拜倒,其他人此时再无半点他念,更是纷纷拜倒,口中高呼:“愿降!”

天空中的鬼脸,身形傲然,如王者降临。

但不知道为何,他心中并无多少喜悦,他的目光投向远处,看着深邃不知尽头的远方,暗自握紧拳头,战斗才刚刚开始。

忽然,他轻咦一声,转过脸,目光投向城外。

好浓郁的死气!

那里有一缕浓郁的死气,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疯狂暴涨。

那个位置……唐天很快反应过来,是许烨!

仿佛那个位置,打开通往地狱的大门,汹涌澎湃的死气,疯狂地倾泄而出。死气越来越浓郁,疯狂暴涨。

唐天正欲冲过去看看,忽然,他身形骤止,瞳孔一缩,满脸惊骇。

轰,一道汹涌的黑色炎柱冲天而起,直入天际!

荡开的圆形气浪挟着浓郁的死气,横扫整个尖风城。原本一片死寂的尖风城,此时安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人们目瞪口呆,张大嘴巴,看着眼前恍如末日一般的景象。

他们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眼中浮现绝望和恐惧,尖风城真的要灭亡吗?

纯粹的死气,带着死亡的气息,除非那些修炼死亡则的家伙,正常的人类都会本能地排斥这种气息。

拜倒在地的扶正之心中骇然无比,如此浓郁如此澎湃的死气,他不自主地联想到一件宝物。

死亡扳指!

死亡法则的终极至宝!

和扶正之一样脸色大变的,还有萧含光,他也想到死亡扳指。

那是……唐天注视着冲天而起的黑色炎柱,汹涌喷薄的死气浓郁得几乎恍如实质。他心中凛然,眼前可怕的景象,让他想起何心,想起那座通往地狱的打开时的可怕景象。死亡扳指吗?唐天心中一急,不会是自己把死亡扳指给了许烨,许烨压制不住,被它反噬吧。

该死!

他有些后悔,他没有想到,死亡扳指竟然如此厉害。他之前对罪域的宝物,没有太多的感觉。对于见惯了秘宝、魂宝的他来说,罪域的这些宝物,除了材料本身以外,没有什么太值得称道的地方。

但是眼前这一幕,却让唐天第一次正视罪域的宝物。他怀疑何心能够施展那最后一招,和死亡扳指只怕也分不开。

唐天硬生生止住冲上去救许烨的冲动。

他出手不仅无法帮助许烨,反而会害了他。许烨之前遭受重创,体内生机被侵蚀得厉害,就像一道千疮百孔的防线,根本无法阻挡如此浓郁的死气。

许烨的身体,已经完全被死气占据。

如果换个人,早已化作一具尸体,最终被黑炎吞噬消失。

但是唐天却知道,许烨还有一丝生机,一丝近乎为零的生机。因为许烨修炼的是生死法则,他才拥有这一丝可贵的生机。

生死仿若光影,仿若钱币的正反两面,总是相影相随,无法单独存在。

哪怕修炼死亡法则,也无法把生机,完全去除。他们只是把生机有特殊的手段压制,而让死气更加突出。

许烨修炼的是生死法则,如果他能在这无边无尽的死气之中,找到生机所在,他就有机会存活下来。最理论上来说,最浓郁的死气,一定会蕴孕最精纯的生机。就仿佛在最强烈的光之下,投射的才是最深沉的阴影。

只要找到这缕生机,修炼生死法则的许烨,就能够把浓郁的死气,化作滋养这缕生机的肥料,使之不断壮大。

生死之间的变化,深奥难测,除了许烨自己,没有人能够救他。

唐天只有硬生生压下心中的冲动,死死地抿住嘴。

许烨,一定要活下来啊!

他看也没看底下拜倒一片的俘虏,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那道可怖的黑炎柱。

一波波的死气汇集而成的黑色气浪,就像海浪般,不断地横扫过尖风城的上空。天空的鬼脸就像礁石般纹丝不动,任凭黑色气浪打在他身上,恍若未觉。

底下的人们更加敬畏。

死亡是令人恐惧的法则,如此浓郁的死气,没有半点防护,生机会不断被破坏冲散。

唯独萧含光仰起脸,他的眼睛异色连闪,他能够感受到,天空中的鬼脸被一团宁静悠远的气息包裹,浓郁的死气撞上,却振动这团气息分毫。

天魔六印,鬼脸修炼的是真正的天魔六印!

天空中的唐天,忽然目光暴涨。